极道特种

651章 血雨兄弟情

651章 血雨兄弟情

凄冷的寒风,轻轻的舞动着天空那丝丝缕缕,像是青烟一样的细云,飘渺着幽幽的月光。

四周,厮杀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只有浓浓的血腥,还在诉说着此地刚刚经历了什么。

两边,是两群沉默对峙的黑色人影,在他们中间,三道人影正彼此纠缠在一起。刀光闪烁,火星崩出!

翻转腾挪中,便不知道在生死中游走了几回。

双方的动作都很快,几乎快的连人影都看不出,忽然,血光,闷哼接连闪现,三道身影各自倒飞出去。

楚九连退三步,这儿才止住了身形,握着劈柴刀的右手表面,一道殷殷的血渍,正在慢慢的游走。

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可是目光却依旧强悍而平静。

而在他的对面,断魂,宋无缺捂着右边的胸口,手中的黑刀,已经掉到了地上,眼中,满是惊骇的神色。

在他脸颊的一侧,正汩汩的冒着血,他的一只耳朵,已经不翼而飞了。

而斩魄,则右手捂着小腹,他的喇嘛帽子,早就已经不知道掉到哪儿里去了,那两个飞轮,则变成了四半,正静静的躺在地上。在他胸前的衣服上,一口血红色的梅花正在渐渐扩散,那是他吐的!

“小子,闪的挺快嘛!”楚九轻轻的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劈柴刀,上面,正挑着个耳朵!

宋无缺的眼中,厉芒恨意交替闪过,他轻轻的举起了手。迟啸飞深吸一口气,握着玉箫的手禁不住轻轻一紧,狠狠抿住了嘴儿唇。

在他身后,幽冥会的小弟,一个个的浑身绷紧,就等着一声令下后,开始冲锋。沉闷的压力,和冰冷的血腥气,瞬间开始翻腾。

楚九目光冰冷,手中的劈柴刀轻轻向前一点,淡淡的道:“楚卫听令,厮杀开始,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击杀断魂宋无缺,喇嘛,和迟啸飞!”

“诺!”整齐的声音齐齐的传了过来,透着一股坚强而冷漠的决心。

断魂宋无缺,号称黑刀断人魂,他喜欢杀人,喜欢看着鲜血在他的刀下绽放,生命在他的脚下颤抖枯萎的感觉,那让他有着一种强者的成就感!

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可是,今天,在楚九的目光下,在他身后那两百名楚卫的凝视下,他竟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无路可逃的感觉!

他坚信,只要一旦他发布进攻命令,楚九身后的那两百人,就会变成两百条饿狼一般,狠狠的扑上来,将他们三人撕成碎片。

而当他们成为目标之后,幽冥会的众人,还能有多少的战斗力,值得怀疑!

所以,宋无缺的手,竟然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而不是立即的挥下去。

便在这儿个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立即将手缩了回去,掏出电话接通,听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他抬起头,沙哑着声音,连连咳嗽两声,这儿才有些奇怪的望了楚九一眼,冷冷的道:“楚九,今天,你斩我宋某一只耳朵,他日我要你楚家以命相还!走!”

“癞蛤蟆吃天,口气不小啊,我的命就在这儿里,你若有本事,随时来取!”楚九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道。

断魂宋无缺回头看了一眼,却不再说话,只是跟斩魄两人转身就走。迟啸飞带了轮回负责殿后,至于跟李剑白交手时伤亡的人,自然全部带走。

遮天的老大,喜欢以伤员敲诈勒索的事情,他们可是早有耳闻,自然不愿意再给韩雨留下发挥的素材!

而楚九,一来担心楚家的安危,二来,他的手下只有两百人,可是,对方却足足有两千。他一点儿优势也不占,自然也不愿意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他一边打电话回去,打探情况,一边安排人,远远的跟着对方,以防出现意外。

断魂这儿边撤了,那边,进攻韩雨别墅的幽冥会小弟,比他们散的还早。

负责带着他们进攻的金剑鬼使王胜西,在进攻开始没多久,便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带着猪头面具的人,给一拳砸成了昏迷。

以至于当明天龙带了他的手下进行反击的时候,幽冥会的反应有些吃力。

而随着巴格达的加入,犀牛终于也不敌受了重伤。幽冥会乱象已生,后来,李剑白又带人赶了过来,幽冥会终于成了第一个被稻草压弯的骆驼,开始了溃散。

只是,断魂的反应的确够快。他得知了消息之后,立即派迟啸飞带了五百人,将这儿些人接应了出来。

至于训练场那边,遮天却陷入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战虎,玉兔,黑龙,是幽冥会的十二无常中的三位,战力颇为强悍的人物。这一次进攻训练场,便是他们三个负责,而他们三个人的主要目标,便是黑羽堂的三位正副堂主!

而除了他们之外,二十八战鬼中,也来了六位,再加上三千多名训练有素的幽冥会小弟,遮天黑羽堂中的小弟,虽然在人数中,不占弱势,可是,他们的人本来就都是些刚刚才接受训练没多久的新丁,几乎是才刚一接触,便落入了下风。

这儿便是见过血和没见过血的区别!

而此时,训练场的四周,厮杀一片。遮天的人,已经被压缩到了几座楼内!

墨迹等人亲自带人殿后,却反而陷入了对方的包围。情形,有些不太乐观。三人,都是普通的特种军人出身,虽然身手对付七八个普通大汉不成问题,可要是让他们对付七八个精锐,却显然是有些力不从心的。

而战虎等人,能够成为十二无常战将,其战斗力自然不容小觑。最为关键的是,他跟黑龙,也是特战军人出身。而且,经历的血战更多,身手更为强悍!

“你大爷啊!”山炮身子一颤,腰上挨了一刀。可这小子的凶狠劲上来了,厉吼一声,此时的他,披头散发,满脸是血,恍如厉鬼一般。手中的陌刀,狠狠的劈下!

战虎手中的刀一挡,不想山炮这儿一下是从高空朝下劈来,气力之大,便是他一时不察之下,手腕也不由得一沉,山炮的陌刀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肩膀上,入肉足有三寸!

战虎厉吼一声,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然后,抖手将手里的战刀,丢了出去。刀光化作一道寒芒,直取山炮。

“山炮哥!”一名小弟身子向前一窜,挡在了前面。

长刀,贯穿了他的身体。

“快,快走……”

那小弟嘴角吐出一口鲜血,头一歪,便死了!

“虎子,虎子!”山炮晃了他两下,见他没有一点反应,知道他活不成了。他不由得血灌瞳人,从地上跳了起来。

“狼牙!”墨迹的一声凄厉的喊声,再次让他心头一颤。他扭过头去,只见狼牙被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女人,用腿夹住了脑袋。然后,狠狠的朝地上砸去。

这儿本来是一个十分香艳的动作,此时,却充满了凛凛杀机。

狼牙的两臂,在地上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用出力气,脑袋便噗的一声,破了!

红白之物,瞬间崩出,就像是一场死亡的盛宴!

那女人,轻巧的落下,胸口紧绷绷的不断喘着粗气,正是幽冥会十二无常之一,玉兔!

“狼牙!”山炮身子一颤,几乎都要疯了。他再也管不了战虎,举着刀,便朝那女人冲了过去。墨迹也是势如疯虎,竟然几刀将他的对手金龙,给逼退到了一边。

扭头也朝她冲了过去。

“山炮,小心!”

山炮猛的转过头来,便看见战虎的刀,狠狠的劈杀了下来。他只来得及将手中的刀一横,那把带着粗犷,死神气息的刀,便劈了下来。

噗!

山炮只觉得身子一凉,整个世界一下便倒了过来。

狼牙,我来找你了,黄泉路上有我跟你做伴,也不寂寞了吧?

耗子,这儿回我们仨又能见面了,让丫墨迹一个人在这儿个世界上继续耗下去吧。他,比我们更适应这个世界。

只是,对不起你了老大,我食言了。我再也不能完成对你的承诺,跟墨迹一起帮你训练一帮征战天下的精英了。

墨迹,以后,就靠你了。活下去,替,我们活下去。

山炮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这儿是他心中一段无法诉说的表白,而他,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诉之于口了!

“不!”墨迹伸出了手,可他能抓住什么呢?他什么也抓不住。他们四个人是在部队中认识的,都是孤家寡人,离了部队之后,在社会上闯荡了两年,也没混出个名堂来,却一直一起吃,一起住,一起混,可谓是形影不离,互相扶持!

虽然不是亲兄弟,可彼此间的感情,却早就已经超过了血缘的界限。

尤其是当耗子死后,他们三个,更加的珍惜,可是现在,却一下死掉了两个。

墨迹,疯狂了。

他虎的一下跳了起来,几步便窜到了玉兔跟前。沿途三四个试图拦截他的幽冥会小弟,纷纷被他一刀,断喉。

可是,金龙的动作,却比他要快,已经先他一步,挡在了玉兔的前面。手中的三棱军刺,一下刺了过来,直取他的咽喉!

墨迹,不躲,一刀劈下。今天是圣诞吧??咳咳,好像是的啊,嗯,保底四更,小小的爆发一下,兄弟们贵宾,盖章的顶起,网站活动,整点最好呵呵……

金龙脸色变了一下,手中的三棱军刺一挡,抬脚将他踹了出去。墨迹的陌刀,在他的脑袋上,劈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线。

金龙眼中的杀机,越发的凝重起来,在十二无常中,他的地位要比战虎和玉兔两人要强些,可此时,他们两人都已经解决了对手,可唯独他,不仅没有干掉对手,反而自己还负了伤!

这儿让他有些恼恨的冷哼一声,手中的三棱军刺脱手而出,化作一道寒芒,直取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