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52章 落幕

652章 落幕

在这儿个世界上,有几种特殊的极端情绪,能够激发人的潜力。

一种是爱,一种,是恨!

眼瞅着那点三棱军刺,扑面而来,墨迹眼中的瞳孔,充斥着狰狞的血丝,突然放大,一股似乎自己的灵魂和生命,都要燃烧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彻底的疯狂了起来!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但求一死!

“我去你爷的!”墨迹手中的陌刀一转,刀锋朝天,胡乱一挥。

那堪比长箭激射而来的三棱军刺,竟然当的一下,被他磕的呜一声飞了出去。

墨迹像是一只灵巧的豹子一样,狠狠的窜了起来。

转眼间,便来到了金龙的身前,狠狠的一刀,带着一种寻死的疯狂,劈了下来!

金龙怎么也没想到,墨迹的速度竟然能一下变的如此之快。

他只来得及将右手朝前一挡,一道血光便猛然绽放。

他闷哼一声,脚下已经朝着墨迹踢了过去。

墨迹被他这儿一脚,踢的足足滚出去得有五六米远。

他却像是没有了一点痛觉一样,用刀撑地,再次站了起来,然后,再次冲上。

这儿一回,金龙并没有再让他得手。他迎着墨迹冲了上来。

墨迹的刀还没挥出去,金龙便已经腾身而起,他的脚接连的踢上墨迹的胸口。

随即一个倒挂金钩,踢中了墨迹的下巴。

墨迹一百三十多斤的身子,竟然被挑起五六米,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血线,然后才落到地上。

幸亏后面没有刀什么的,不然,只这一下,他便可能挂了。

墨迹的身子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他的肋骨,已经断了不知道有多少根,他的内脏,出血是肯定的了。

可他,毕竟还没死!

只要他还没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要替自己的兄弟报仇!

山炮,狼牙,你们看着,你们看着,我,为你们报仇来了!

墨迹的身子再一次的站了起来,他的右手,将刀握的那么紧,鲜血,从他的手臂上滑下,将刀身染的一片肃杀。

可他的身子却越站越直,尤其是头颅,高高的抬着,目光直直的盯着金龙等人。

即便是以金龙的强悍,心中也禁不住泛起了寒意,这儿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冷漠?不,比冷漠更冰冷。仇恨?不,没有仇恨,有的只是执着,一种宁愿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将他们杀掉的执着!

一种,只要不死,就要冲锋的执着!

这儿是一种无声的宣言,此时的他,分明是在告诉三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必杀你三人!

“啊!”墨迹挥刀,身形竟然比刚才还要快!

金龙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朝旁边一闪。

玉兔抬头,目光中满是嘲弄和杀机。

想杀我吗?如果你变成了一个死人,我看你还如何杀我!

玉兔右手一扬,一根黑色的鞭子,便缠住了墨迹的右手,将他的刀,带的脱手而飞。

而玉兔则猛的跳了起来,两腿微微一张,便朝他的脑袋夹了过来。

她,显然是要故技重施,用杀掉狼牙的手段,杀掉墨迹!

墨迹突然抬头一笑,玉兔的脸色禁不住一变,可是迟了。

墨迹突然张大了嘴儿吧,狠狠的朝着她的两腿中间咬了过去。

这儿时候,玉兔几乎是自己送到了他的嘴边,又如何能够躲的过去?

结结实实!

玉兔感觉自己下面的毛,好像被钳子给夹住了似得,火辣辣的痛觉,瞬间便升腾了起来。若是换了普通的女人,这儿样敏感的地方,突然受到了攻击,只怕立即就会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可玉兔,既然能够成为幽冥会十二无常战将,又岂同寻常?

虽然,她以前也没有遇到过如此疯狂的人,可还是柳眉一竖,两腿毫不犹豫的夹住了他的脑袋,腰部一扭,借助刚才上跳的力量,将墨迹带的头下脚上,再次朝地上狠狠的栽了下去。

剪刀腿!

墨迹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他禁不住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要死了吗?应该是了吧。狼牙,山炮,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没用了,一个仇人也杀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你们一起了吧.

不过,我相信老大会替我们报仇的,嗯,一定会的!

这儿是他最后的一个念头,随即,便是如同潮水般的黑暗。只是进入黑暗之前,他隐约的听到了一声低沉的闷哼……

墨迹没有死,至少现在没有。

因为就当墨迹的脑袋要碰到地面的刹那,一抹寒星,射伤了玉兔。

萧炎人在十米开外,收回了手。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杀!”

曹伟带了人,朝着金龙他们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金龙左右环视,见到四面早就已经乱成一团,刚才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墨迹等人的身上,竟然没有注意到,遮天的人,从四面杀了过来。

十米的距离,几乎刹那间,一伸手便能够的着了。

“走!”金龙一看见萧炎,便知道自己中计了。他一把拉住了玉兔的胳膊,喊了战虎转身就走。

因为有幽冥会小弟的遮挡,曹伟等人竟然一时间不得追赶!

“传我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全力狙杀幽冥会众人!”萧炎没有看见狼牙,山炮的死,却看见了墨迹的下场。她的眼睛都红了,手中的一把陌刀,轻轻的窜过了一名幽冥会小弟的咽喉,左手一挥,一道寒星顿时没入了另一名小弟的咽喉。

没有活口!

跟在她两边的火火和果果一个舞动着手里的铁骨伞,一个舞动着蛇鞭,替萧炎遮挡着四处的刀锋,铁骨伞还好些,多半都是防御,进攻的时候,也只是借着伞尖和四周伞页的锋利,可是那蛇鞭,却明显要狠辣的多。

火火有些担心的看了她一眼,她知道自己的姐姐,在想什么。她当初之所以会选择留下,除了的确该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外,也有武柏的原因。

只可惜,他有了自己的女人。从那之后,自己的老姐,就变的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

火火 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声,也加紧了手上的动作。这三个女人,发起威来,那真就像是三只母老虎一般。两边的两名天劫的小弟,竟然都有些跟不上趟了。

一名小弟退后两步,抖手一甩,天空中,便出现了一张炫丽的画面。

那是一个火红色杀字,红红的字体四周,燃烧着一道道焚天的火焰,再加上漆黑的夜幕作为背景,将这儿一个杀字,渲染的肃杀无比!

所有看到这儿个字的遮天小弟,就像是得到了命令似得,纷纷怒喝,全力朝着面前的幽冥会小弟杀去。

血腥,顿时变的浓郁起来。

“马上将王帅叫来,医生,准备好的医生呢?马上救人,快!”当萧炎过来的时候,一名天劫已经将墨迹抱了起来,朝着后面的楼上冲去。

萧炎目光紧紧的盯着曹伟:“狼牙和山炮他们呢?”

曹伟轻轻的扫了地上一眼,微微低头:“我们来迟了一步!”

萧炎身子一颤,她也看见了,狼牙和山炮,就躺在一起。似乎,死后他们也会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生是兄弟,死也是兄弟!

萧炎狠狠的握紧了刀柄,锋利的指甲刺进了手心里,鲜血,染红了刀柄。

可她却没有感觉到痛,因为她的心,已经疼的没有了知觉。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训练场,找黑衣的时候,跟着狼牙他们一起训练,还记得,那时候她带着几个红颜的小姐妹,没事儿就来调戏狼牙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军人,身上有着一种属于军人才有的质朴,见了女孩子,特别容易脸红……

那个时候,她在训练场横冲直撞,除了有黑衣之外,更因为墨迹他们三个,拿她就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他们都宠着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紧着她。

还记得,狼牙和山炮,曾经听她说,喜欢做秋千,俩人便自己动手做了一个,然后推着她玩了半天。狼牙还想给她做个木牛流马来着,只可惜,没有成功,那牛做的像四不像一般,现在,还被她给珍藏着!

可是,现在,他们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死了呢?

萧炎猛的抬起头来,望着还在四处边战边走的幽冥会小弟,眼中,露出了无比森寒的杀机。

那狰狞的目光,看的曹伟都禁不住一愣:“留下他们,替狼牙,山炮,和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曹伟顿了一下,二话不说的掉头就朝着幽冥会众人冲了过去:“黄泉荣耀!”

“粉身碎骨,杀,杀,杀!”四周的黄泉堂小弟,纷纷发出了一声声的怒吼。他们中,谁没在训练场呆过?谁没喊过墨迹他们堂主,叫过他们一声教官?见到他们的惨状,这儿些家伙,一个个也禁不住红了眼睛。

那是他们的老师,是他们叫过一声教官的男人,他们得为他们报了这儿个仇!

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遮天的其余小弟,也一个个的玩命厮杀了起来。

萧炎叫了几个人将狼牙和山炮的遗体收好,自己则带人一声不吭的冲杀了过去,陌刀飞舞,带起的是鲜血,死亡……

当训练场这儿边的厮杀结束的时候,三千名幽冥会的小弟,只跑出去一千人不到,剩下的,不是战死,便是受伤被俘。

除了跟血鹰会交手之外,幽冥会还是第一次在另一个帮派的手上吃这种亏!这儿已经不是失利了,而是失败,彻底的失败!

以遮天目前的情况,能打出这样的战果,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至少,萧炎跟墨迹等人商议的,以训练场作为诱饵,萧炎率领韩雨留给她的四千精锐,先击破这儿里的战术目的,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可是,她此时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数百名小弟战死,尤其是黑羽堂训练场的小弟,死伤更是惨重。而狼牙,山炮的死,则更让她感觉到无法接受。

她,该怎么跟韩雨交代?怎么向遮天交代?一战,竟然折损了两名副堂主,她便是击杀了再多的幽冥会小弟,又有什么用?

“黄龙,带领五百名小弟,立即驰援明天龙他们!其他的人,立即整顿,受伤的留下,罗纯,你带领三百人,帮助整顿一下黑羽堂众人,让他们帮着救治伤者,必须要保证,重伤的不能死,轻伤的伤势不能加重!”

“其他的人,五分钟后,上车,朝别墅进发!”萧炎正说着,忽然得到了手下小弟的通报,李剑白那边也击溃了幽冥会的人,此时,幽冥会已经撤了。

萧炎眉头一皱,正想问个明白,李剑白便已经将电话打了过来。知道是楚家出手,萧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也不再怀里,立即让李剑白他们整顿下场,救治死伤,挂了电话。她扫了一眼,身边的几个头目:“刚才的命令取消。”

“现在,遮天的人,十人一小队,全城搜捕幽冥会的余孽。若有反抗,格杀勿论!原天龙帮众人,由明天龙带两千人,返回JN,其余的人,清理各处现场。”萧炎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心中的仇恨压下,一条条的下达着善后的命令……

然后,她伸手叫过曹伟:“将他们重伤的人都集中一下,若是伤势过重,不能救治,那就别勉强了。还有,问一下谁杀过遮天的人,手上带有我们人命的,挖坑埋了。以后,对幽冥会的所有俘虏,都这样办。”

曹伟身子微微一颤,他虽然是雇佣军,杀人如麻,此时却也禁不住心中有些冒寒气:“这儿个,要不要向老大请示一下?”

萧炎看都不看他,只是静静的望着狼牙等人:“若是他知道了,这儿些人,只怕一个都别想活!先按我说的办吧!”

曹伟行礼,然后带了天劫的人,开始执行命令去了!

MD,好像弄错了,今天是平安夜,不是丫的蛋蛋节,娘的,咱不过节,还真不清楚来,爆发延后到明天,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