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53章 一杯薄酒祭英魂

653章 一杯薄酒祭英魂

“右帅,咱们怎么就撤了呢?这遮天还没打下来呢!”断魂抽了抽鼻子,有些懊恼的哼哼了一声,他的胳膊都快被楚九那老头一刀给劈碎了。

这儿是一辆悍马房车,十分宽敞。后退的小弟,也都已经被接应了出来,上了车原路开了回去。

范伟笑眯眯的,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可是眸子深处,却藏着一丝忌惮:“遮天,不过是个地盘罢了。我们不能在这儿里陷的太深,免得让血鹰会的人钻了空子。既然拿下楚家的事情出了意外,那对付遮天,自然也就没了意义!”

“可这儿一回,咱们一万多人,兴师动众的,连个毛都没捞着,就这么回去了?还不让血鹰会的那帮孙子给笑话死?我不甘心!”断魂有些懊恼的道。

“你给我闭嘴!你不甘心?你有什么不甘心的?我告诉你,老子还不甘心呢!”范伟抬脚就踢了过去:“可是,不甘心能怎么办?跟他们拼个两败俱伤?那是愚蠢,是莽撞!”

“不灭掉楚家,你能占的住SD吗?你能灭的了遮天吗?能的你!跟斩魄两个人,竟然也不是楚九的对手,你还不甘心!等你什么时候把楚九给宰了再说吧!”

断魂,无限郁闷的闭嘴了。在范伟面前,他也只有乖乖挨训的份!

不过,很多年后,范伟便很为自己的这儿个决定而后悔。如果,就像断魂宋无缺说的那样,当初跟遮天拼了多好?以他此时的实力,毕竟还是胜多负少!

只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王八蛋,好像他不给你点后悔挠心的事儿,便显不出他是老大似得!

此时的范伟,如何能够猜的到,遮天,这儿个几乎他随时都能捏死的小玩意,竟然会有着如此茁壮的生命力和潜力!

……

SY。

韩雨陪着郑元豪等人喝酒,十分尽兴。虽然他们心中都各有心事,封不动担心韩雨顶不住幽冥会的进攻,郑元豪想着,要是告诉老大,魏正峰早就是黑衣的人,他会有什么反应。韩雨在担心着萧炎。

可是,心中有事儿,却不会放在脸上。他们都是一时的豪杰人物,知道彼此间,或许下次见面,就是刀斧相向,所以,也就抛开了那些琐事,敞开了胸怀的喝。

这儿几杯酒一下肚,话,自然也就跟着多了起来。

“黑衣,老实说,我很少有佩服的人,可你小子,得算一个!魏疯子,竟然是你的人,啧啧……”郑元豪摇摇头,有些懊恼似得道:“我还派了人想去招揽这小子呢!这儿家伙,他跟我在那演戏,弄的我差点没让我们老大亲自去他的地盘上去来个三顾茅庐!娘的,得亏我没这儿么做,不然……想想就后怕。”

韩雨笑笑:“豪猪兄,这儿次的援手之情,我绝不敢忘,日后……”

“哎,行了,你可别跟我说什么报答啊,那是在打咱的脸。我来帮你,是因为我们都是Z国人,这是应该的,可不是图你什么报答,再说了,真要算起来,我还欠你一条命呢!”

“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韩雨笑道。

郑元豪摆了摆手,豪气干云的道:“不提是不提,可这儿情是情,事是事。他日若是天狼社跟你的遮天干了起来,老子一样当先锋,朝你挥刀,下手绝不容情!你若是做不到这儿一点,那这儿个遮天老大你干脆就别干了!省的连累了你手下的兄弟!”

封不动也跟着点头,笑眯眯的道:“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豪猪你一起喝酒吗?就是冲着这儿一点。坐下的时候,能够举杯喝酒,站起来的时候,就能够挥刀拼命!男子汉大丈夫,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黑衣,你呀,身上就是少了他这儿份豪气!”

“停停停,你这是夸人的吗?我怎么听着,像是骂人呢?”郑元豪眨巴眨巴眼,朝嘴儿里塞了一条黄鲫仔鱼,咔咔的嚼着道。

封不动和韩雨禁不住都嘿嘿笑了起来,胡来在旁边陪着郑元豪和封不动的手下,那也是杯到酒干。

封不动笑道:“其实,咱们这儿些人能够生在同一个时代,不管是做兄弟,还是做敌人,那都是一种幸运。所以,咱们今天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儿,去他妈的!”

“好一个明天的事儿,去他吗的,来,就冲这句话,咱们得干一杯。我给你说,封公子,这儿你要是跟着和尚也去了少林,你这儿就是慧根。来,黑衣,走一个……”

“好,走一个!今天,我们是最称职的兄弟,明天,若是为敌,我黑衣,也一定会争取做一个最够格的对手!”韩雨举杯,朗声道。

“这儿才够味!”郑元豪哈哈大笑,一饮而尽!

这儿是一个Z国黑道无比辉煌的年代,场中的任何一个人,若是放到外面的世界上,那都是能够掀起一片风雨的风云人物,可是,上天好像生恐这儿一出大戏不够热闹似得,愣是让他们扎成了一堆!

这儿不得不说是一种宿命。

酒喝过了之后,郑元豪便带队回去了。送走了他上车,封不动微微皱眉道:“这儿个豪猪,似乎是有心事啊!”

韩雨微微一笑:“干咱们这行的,谁没个心事?”

“这儿倒也是,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欣赏你。只是可惜啊,他是关森的人,有的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封不动轻声道。

韩雨目光微微一冷,老实说,他对封不动的印象很不错,不过,此时对于他话里话外的暗示,却有些不爽了。

不管怎么说,郑元豪今天能带了两百个人来给他帮忙,这便是个天大的人情,得还!他黑衣,做人的标准只有六个字:恩必报,仇必血!

这要是搁在平时,韩雨或许只会笑笑算了。可此时,也不知道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心中有些堵堵的,气不太顺,他竟脱口而出道:“你不也是血鹰老大的人吗?”

封不动顿了一下,摇头笑笑:“嗯,还真是。好了,反正雅库扎的人都已经办了,我也就不多呆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幽冥会那边,我血鹰会当仁不让!以后,至少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咱们都会是朋友,不是吗?”

韩雨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些尴尬的笑道:“我刚才也就是随口一说……”

“别解释,若是连这儿都斤斤计较的话,那本公子,也不配再喝你的酒了。行了,你事儿也挺多的,赶紧忙吧,走了!”说着,他直接上了路边的车,十分潇洒的呼啸离去。

韩雨笑笑,转身走了回去。胡来立即跟上,一路上,韩雨都没说话,胡来也难得的没有出声。

“老大,你身上的伤没事儿吧?”胡来见他一路上都皱着眉头,以为他是触动了伤口,忍不住道:“要不,我给你去将老船叫来吧!”

“老船早就让三郎拉着去天水了,估摸着此时都该到了。”韩雨摆了摆手,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吐了口气,火影老老实实的趴在那里,韩雨随手搭在它的毛发上,下意识的抚弄着:“我没事儿,就是,担心萧炎那边。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这儿你就放心吧,不还有老爷子照顾着的吗?萧炎那丫头虽然年纪不大,却比铁手还精,吃不了什么亏,你就放心吧!”胡来难得正经的劝慰道。

韩雨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他的十八罗汉,问道:“哎,你的那些师侄们呢?怎么安排,他们也回去吗?要是回,我给安排几辆能够睡着的车。也不知道他们坐飞机不,不然给他们弄些机票……”

“呵呵,老大你就别替他们忙活了,他们暂时不回去。咱们不是还要去青帮吗?这儿几个家伙,虽然人数不多,可是身手都还不赖!带过去,没准能帮上点忙!”胡来笑呵呵的道。

“啊,这儿合适吗?若是万一让这儿些师傅,受点伤,挂点彩的,不行不行,对付倭国人,他们或许会出手,可是,去青帮那性质不一样。哎,和尚,你可别仗着你是他们的师叔,就胡来啊!”韩雨有些担心的道。

要知道,这儿可是少林内堂的弟子啊,他们跟外山的那些人不一样,外面的那些人,本来就是装点门面的,便是泡妞喝酒,那都无所谓。内堂的弟子,却是肩负着传承少林佛法衣钵的重任。参与黑道厮杀?

这要是让少林老大知道了,万一再对胡来来个清理门户什么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胡来嘿嘿一笑:“老大,你就放心吧,这儿都是我们住持同意了的。对了,临来的时候,我们方丈说,他还有一个要求。说让你有空,去少林一趟。他想见见你!”

韩雨意外道:“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

“嘿嘿,那是住持的吩咐,至于为什么,可能是觉得你有慧根吧!反正你要答应,那十八罗汉,咱就带去找青帮的麻烦。若是不答应,那明早便将他们送回去!”

“是不是你对他说什么了?哎,你小子回去之后,提我了?怎么说的?你给我说清楚,不然,今晚你甭睡了!”韩雨狐疑的扫了他一眼,不安道。

胡来嘿嘿笑道:“我也没怎么说,就是将我出来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说了一遍。你就别担心了,没准是什么好事儿呢?”

韩雨无语啊,把混黑道,砍人的事情,告诉一个老和尚?他怎么觉得这事那么荒谬呢!

不过,少林主持找他是不是好事儿先两说,单是借给他十八个高手,那便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

他手上的高手,本来就有限,若是全拉去冒险,那谁来管理社团?可有了这儿十八罗汉,这问题就解决了。而且,他去青帮的把握可就更大了。只冲这一点,他也得答应!

“行,去就去,我也正想看看千年宝刹的庐山真面目呢。等我手头上的事情一忙完,就跟你一起回去一趟!”

韩雨笑呵呵的正说着,忽然电话响了。

他接通,只听了两句便忍不住脸色一变,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听了两句,手机便掉了下来,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胡来被吓了一跳,急忙道:“老大,出什么事儿了,老大,你说话啊,我靠,你可别吓我啊,我给你人工呼吸了……”

见韩雨还没有反应,胡来一把将电话抓了起来,见里面还在通话状态,立即放在耳朵上,轻声道:“喂,我是胡来!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什么,狼牙和山炮……”胡来那胖硕的身子微微一颤,他微微扭头,扫了韩雨一眼,见到韩雨已经走到了窗前,这儿才松了一口气:“好,我知道了。”

“命令萧炎,全力抢救墨迹,便是给我抢,也要把他从阎王爷的手里给我抢回来!”韩雨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声音虽然平静,却像是暴风雨前的大海,充满了无穷的压力!

胡来一字不落的将韩雨的话说了一遍,这才挂了电话,嘴巴张了好几下,半晌才轻声道:“三郎说,老船已经去给墨迹做手术去了,不会有事儿的!老大,你别担心。”

“就是狼牙和山炮,他们也,也……”听到这儿两个名字,韩雨的身子禁不住轻轻的抖了一下。胡来自己却先憋不住了,泪水,从这儿个成天笑呵呵的,随心所欲的胡来的大和尚的眼睛中,蓄满了。

“你说,这儿俩狗日的怎么就挂了呢?他们怎么能挂呢?呜,他们还说要跟和尚赛车让我给他们介绍美女的呢!我都给他们准备好了,一人准备了俩,还没来得及给他们说呢,狗日的,狗日的,不讲信用,比和尚还不讲信用!”

韩雨的目光静静的盯着窗外,夜幕如墨,漆黑无垠。璀璨的星空,坠挂其上,璀璨无比!

光明,是因为黑暗,才珍贵。生命,是因为死亡才唯一。拥有,是因为失去才伤感……

韩雨收回目光,眼内,满是哀伤。

他慢慢的伸手倒了两杯酒,然后轻轻的举起,撒落,酒液落地,遥遥祭拜。

直到做完了这儿一切,韩雨才直起身来,轻轻的扫了他一眼,转身朝外就走,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即将挥出的剑,冷漠中透着股惊人的平静:“行了,和尚,别唧唧歪歪的像个女人一样。幽冥会不是杀了狼牙和山炮吗?那我便斩他狗屁四方冥将,十六鬼使,来给他们报仇!血债,血偿!”

“走,我们去天水,去看看他们!”韩雨拿起了风衣,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虽然是三章,可是一万多字了,后面再更章,娘的,我也不过了!吼吼鲜花,大家每天送一朵嘛,热闹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