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54章 挥拳怒哀思

654章 挥拳怒哀思

当韩雨赶到天水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朦胧发亮了。东边的日头,被薄雾轻轻笼罩,看不真切。可那白,却是原本如墨的黑色再怎么挣扎,也抵挡不了的。

这儿,或许就是形势比人强吧!

武柏早早的就带了人,在天水市外围等着,见到韩雨来了,急忙将他请到了野兽上。

他带人前来天水的时候,开的便是悍马野兽。

“你怎么来了?”韩雨一看见他,便皱了下眉头。

武柏当然不说,是怕幽冥会还有余孽没有被肃清,来找韩雨的麻烦。

他轻声道:“我带了人,就在附近,正好赶上了。顺便将车交公!”

韩雨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武柏小心的道:“咱们先去哪儿?”

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冷冷的道:“训练场!”

武柏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墨迹在医院,狼牙,山炮和其他受伤的兄弟,也都在医院,可老大却不去医院,反而去训练场,为的什么,他心中清楚。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山炮,狼牙死了,那都是跟他一起喝过酒,吹过牛的兄弟。尤其是狼牙,打小是听水浒长大的,最为佩服的就是里面的武松。在他的背上,就连纹身都是武松打虎。由此可见,他对武松的喜爱。

当他知道武柏是武松的后人之后,曾经缠着武柏喝酒,看他耍刀。他们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豪爽利落。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却早就已经成了兄弟。

对于他们的死,武柏心中也觉不好受。

车中的氛围,因为沉默,显得有些压抑,就连空气,似乎都无法承载几人胸中的悲伤,而凝重起来,让人难以呼吸。

只有猩红的火焰在指尖轻轻的燃烧起淡淡青烟缭绕,却痴缠四周,怎么也化不开!

训练场。

韩雨下了车,萧炎和叶随风正等在哪里。在她身后是李剑白,狂熊,黑狼,陈蛟,曹伟等人。一见了他,萧炎便恭敬的低头,施礼。后面的众人,也齐刷刷的做着相同的动作,却没有一个人出声。

他们打败了幽冥会的进攻,使得遮天从此成为了国内名副其实的第五大帮派,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成就了遮天的未来,可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那种是功臣的感觉。他们更害怕面对韩雨的眼神,害怕面对他的失望。

韩雨静静的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没有停留。

这让他们心中的叹息,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可就在这儿时,韩雨停了下来,他背对众人,淡淡的道:“遮天与幽冥会一战,你们立了大功,不过,我暂时没有心思给你们论功行赏,所以,此事先搁置一下。现在,你们去将训练场的所有成员都召集起来,我有些话想问!”

叶随急忙快走两步,眉头微微皱着,低声道:“老大,现在社团的士气有些低迷,有些事情,还是过段时间再说!”

他是遮天的军师,明知道有些话说了韩雨会不高兴,他也不得不说!因为这儿是他的职责,不说,他就不配做这儿个军师。

韩雨停下,扭头,目光森冷如剑:“过段时间?好啊,只要狼牙,山炮能活过来,你让我过多久都行!”

说完,韩雨再不理他,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叶随风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暗自琢磨着如何善后!

就在宽敞的场地上,训练场的两千多名小弟,早就已经整顿完毕。显然,在他来之前,萧炎便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这让韩雨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可马上,就又变成了冰山一样的坚硬。

对于活着的人的任何一点怜悯,都是对死去者的亵渎!

韩雨必须要让自己的心坚硬起来,因为,他要杀人!

“知道,你们脚下站的是什么地方吗?”韩雨走到人群最前面,面向众人,武柏等人站在一侧。

他就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衬衫,黑色的皮鞋,袜子,什么都是黑色的,可是在他的胸口,却带着一朵白色的哀伤之花。

那白,是那么的刺眼。那黑,是那么的冰寒。

韩雨就这样站着,冷漠的开口:“是遮天曾经开年会的地方,是我遮天精英,曾经授勋升职的地方,你们不配站在这儿里!你们,不配做遮天的人!”

“我以有你们这样的兄弟,而感到耻辱!我为狼牙,山炮,墨迹他们感到不值!因为,你们现在是站着的,是活着的。可就在你们这儿两千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你们的教官,你们的堂主却死了!”

“谁能告诉我,这儿是为什么?”

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能说话。他们这儿些人,都是受了轻伤,有的甚至连伤都没受的,由此可知他们在厮杀开始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在厮杀后,又都做了什么!

“因为,你们是懦夫,是逃兵,是王八蛋!因为,你们没有血性,你们是爷们吗?不是,你们连女人都不是,你们中间的那个把只能是你们的耻辱,你们悬挂一生的耻辱!”

“现在,我给你们个机会,滚!因为,我不想再看见你们!再看见你们,我害怕自己会抑制不住心中的杀机,虽然你们没有为遮天流过血,可你们,也算是为社团流过汗。所以,我给你们一次机会,”韩雨眼中,杀机闪动。声音猛的转过身去:“滚蛋!”

没有人动弹,因为他们不知道,韩雨这儿话是什么意思!

“不走吗?”韩雨冷冷一笑:“兔子,将昨晚,临阵退缩,丢弃兄弟的人,全部都揪出来,帮规处置!”

韩雨这儿次特意将兔子也带了来,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听到这儿话,不少小弟的脸色禁不住白了一下。当他们看见,一道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四周的时候,有些小弟禁不住迈出了第一步!

在遮天中,除了各位堂主,天劫以及裁决堂外,其余的人,衣服都是灰色的。这儿些人,显然都是裁决堂的成员。

他们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在帮规中得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断掉一手,那都得是轻的。

这儿样的事情,有了第一个人开头,剩下的自然会有人尾随。而随着动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矗立原地的训练场小弟,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且,还在逐渐减少中。

到了最后,原本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了八百人不到。

萧炎等人一直冷眼的望着,韩雨则依旧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背对众人,默默的抽烟。直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他才慢慢的转过头来,扫了一眼剩下的那些小弟,冷笑道:“你们呢?怎么不走?”

“我不走!仇还没报,我哪儿也不去!”一名小弟壮着胆子大声道。他的胳膊受了伤,打了夹板缠着绷带,挂在脖子里。

有他一开头,剩下的小弟纷纷出声:“是,我们也不走!”

“不走?好啊,我问一句,昨晚,没怂的,干掉了一个对手,哪儿是干伤了一个的,你站到那边去,我让你留下!”大概有两百来名小弟,走了出去,剩下的人,却依旧站在原地。

也就是说,除了那些受伤没能来的,当晚没跑的,大概也就不过五六百人,真正跟幽冥会动手的,则不会超过三百!

“你们,滚蛋!”韩雨对着站在原地的那些人,冷冷的道。

大概有上百个小弟,承受不住压力,再次挪步走了出去。

韩雨冷冷的瞄着剩下的人:“看起来,你们是铁了心了?”

没有人应答,沉默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有许多人,或许已经吓的腿都软了,却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们心中那最后的一点尊严和梦想。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走出这儿一步,便很有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再踏入遮天了。

所以,他们依旧坚持着。他们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为自己昨晚的胆怯感到了羞辱。他们已经怂了一次,绝不想再怂第二次。

既然犯了错,那便得接受惩罚,无论这儿惩罚的结果是什么,他们都必须得扛起来,这儿,是他们必须要为之付出的代价!

“好,”韩雨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那些选择退出的众人,冷冷的道:“萧炎,将他们统计一下,以后,社团不准他们踏入一步!通知集团,不得招募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将身上的这儿身衣服扒下来,以后,你们的任何事情,都跟社团无关,因为,你们被开除了!滚!”

萧炎冷冷的伸手,两千多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韩雨重新抬起头,冷冷的盯着剩下的人:“你们是自愿选择留下的,就要为昨晚的事情,付出代价!”

一名小弟脸色铁青,两腿一弯,狠狠的跪了下去:“是我们,害了堂主他们,要杀要剐,我大鹏认了!”

“我斧头也认了!”

“我大飞认了……”

……

遮天的小弟,呼啦啦的跪下了一大片,到了最后,便连那些动手受伤的,也都跪下了。

“也不用老大动手,我愿意自己斩掉左手,只求老大留我们一命,给我们一次洗刷耻辱的机会,”最先跪下的一名小弟,本叫康鹏,外号大鹏。

在没有加入遮天以前,也是个轮着板砖,拿着酒瓶便能将人开飘的狠角色。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拿着酒瓶跟人干架,和拿着陌刀跟人玩命,是两个概念!

所以,当昨天看到不断有人倒下的时候,他懵了!他下意识的跟着身边的几个同伴,开始了后退,甚至,连一刀都没干出去!

当他知道,狼牙等人守在楼洞门口,舍命战死的时候,他心中也是懊悔到了极点!

所以,他说话间,便已经拿出了陌刀,对着自己的手狠狠的斩杀了下去。

没有血光,因为当他挥刀的瞬间,便被韩雨拎了起来,那陌刀,无力的垂着。

“给老子玩横的?你也配!”韩雨狠狠的盯着他,然后,一拳砸了上去!

大鹏闷哼一声,直接被他的拳头挑的飞出去三四米!刀,也掉了。

“拿起你的家伙,站好!”韩雨看也不看他一眼,又抓起他旁边的人,挥手,又是一拳!

沉默的抓过一个人,挥拳,然后再抓一个,再打!

他竟然一个个的抓起了那些没有动刀,却又选择留下的小弟,挨着打了霞去!

所有的人一下都懵了,包括挨揍的,旁边的遮天众将!

“大哥!”武柏上前一步。

叶随风一把摁住了他的肩膀,缓缓的摇了摇头:“要是不让他将心里的那股火发出来,他会病的。再说,这儿些人,也的确该收拾一遍,长长记性!”

今天四更了,明天继续,大家也给力下嘛,嘿嘿,贵宾涨五百,咱就加更明天,现在6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