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60章 重要一课

660章 重要一课

韩雨身子瞬间绷紧,尤其是两腿,带着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在地上踩了一下,身子同时向后一扬,狂暴的力量迅猛的吐出,巨大的作用力让他的身子,如同一道离弦之箭般,暴烈的向后退了出去。

那长刀,堪堪擦着他的脖子,一扫而过!

韩雨似乎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发出来的不安的颤栗了,可是他的眼睛,却依旧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影子的眼睛。

“嗯?”影子轻轻的发出一声鼻音,左脚向前一踏,手腕一晃,原本已经用老的招数,竟然生生停了下来。

长刀收回,转而刀锋向前,微微扬起四十五度的角,然后照着韩雨的脑袋狠狠的追了下来。

就好象他刚才的那一招,不过是虚张声势,此时的这一刀,才是他真正的杀招一般!

刀未到,刀身撕裂空气,带来的尖锐,便摩擦的他皮肤一阵阵的生疼!

韩雨两眼眯的几乎都要看不见了,只有里面的眼神,越发的冷漠起来。这儿个影子,无疑是他所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他随手的这儿两刀,给了他一种巨大的危机感!

可是,想杀他韩雨,只靠这儿两刀,还不够!

韩雨的无名心法运转到了极限,一瞬间,原本还模糊不清的影子手中的长刀,立即变的清晰起来。韩雨在后退中的身子,猛的转了过来,竟然根本不管身后的长刀,转而全力朝着野兽跑了过去。

刀锋落下,却贴着他的衣服,再次斩杀在了空气中。

两次躲闪,全都是妙到毫巅,也险到了极点!

韩雨在刀锋落下的刹那,两脚已经接连蹬在了悍马野兽的车身上,因为速度的缘故,他的身子暂时的脱离了惯性的限制,竟然在车身上跑了四五步。

此时的他,几乎是跟地面平行。

影子手中的长刀,已经再次翻转,刀身带着一股凛冽的气势,向上抹了过来。

当!

韩雨出手了。他就这儿样两脚蹬在了悍马的车身上,背靠大地,可是,天策却极为老道的点在了影子手中的长刀上。

天策的刀身猛的一弯,韩雨借力,身子猛的弹了起来,脚下又连蹬两步,他却不是逃向悍马的车顶,而是要进行反击。

韩雨的右脚狠狠的一顿,腰部一收,一紧,灼热的力量,便顺着他的四肢百骸游走喷涌。那坚逾钢铁的的车身,都禁不住凹了一下。

韩雨的身子便像是弯到了极限的弓弦一般,腾的一下弹了起来。随即凌空翻滚,而天策在他身子蜷起的刹那,再次化作一道青芒,直取影子的头顶!

影子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身子却矮了下去。

他将两腿屈起,两脚狠狠的一蹬,身子便如同炮弹一样,忽的一下窜了起来,反手握刀,朝着半空中的韩雨便撞了过来。

我艹!

韩雨禁不住心中暗骂一声,老实说,他已经觉得自己是个狂妄而且霸道的人了,尤其是在动手的时候,可是现在跟影子对上,他才发现什么叫真正的狂妄,真正的霸道!

在这儿样的时候,竟然还敢凌空跟他硬干!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影子的这儿一招,玩的漂亮,因为即便是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撞了上来,而来不及变招。

天策和影子的长刀撞在了一起,韩雨的左手成拳,跟影子的左手狠狠的对在了一起!

闷哼一声,韩雨的身子直直的飞出去五六米远,这儿才落地,原地转了两圈,韩雨又朝后趔趄了几步,才算是站稳了身子。一条手臂,却已经麻木的没有了知觉,胸口中,堵着一口恶气,胃里还是昨晚吃的东西,早就消化的干干净净。

可仅剩的胃液,也依旧不愿意安宁,翻腾个不停,似乎随时都会夺口而出。

不过影子,也被他这儿一拳,震的向后趔趄了两步,身子,甚至靠在了车上。那如同奔涌的河水般流畅,激荡的攻势,也终于被打断了节奏!

影子一直微微眯着的两眼,在两人的拳头相交分开的刹那,瞬间瞪圆,有些意外的低声道:“内家劲!”

他抬起头,目光惊疑不定的朝着韩雨望了过去,眼神中,露出了罕有的凝重和思索的神色!

韩雨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他只是剧烈的喘息了两声,表面上一片平静,可是,心中却是暗自惊骇不已。

他那一拳,已经用出了颤抖的力量,配合着那十个几乎融入他灵魂的怪异动作,本以为就算无法让影子吐血,至少也可以将他击退,却不想,他竟然只是退了两步,便像没事儿人似得再次站了起来。

不愧是老爷子身边的高手啊。韩雨心中感慨一声,手中的天策微微一转,便要再次出手。

既然双方已经干上了,总得先倒下一个!

“行了!”一个浑厚质感,略带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韩雨刚才踏了一步的身子,猛的转了过来,微微有些意外的道:“九叔!”

来人,正是楚九。

“呵呵,黑衣,影子他只是想试试你的功夫!你别当真!”楚九轻笑了一下。

韩雨收了天策,淡淡的笑道:“这儿个试探可真是特别啊,不知道若是我刚才再不躲闪,影子前辈的刀,会不会将我劈成两半?”

显然,影子这儿没脑没脑的给他来的这儿一顿,让韩雨有些不爽了。关键的原因是,为什么?

“会。因为,死在我的手中,总比你死在别人的手中要强!”影子扫了他一眼,直直的收起了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韩雨愕然的望向楚九,楚九嘿嘿一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他啊,本来也不这样,这儿是受刺激了,你别往心里去。哎,你这儿次回来,是怎么打算的?应该要跟颜儿定亲了吧?”

韩雨老脸一红,忙道:“颜儿到现在还在SY呢,都没空回来。昨天社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过来处理一下,知道九叔也受了点伤,所以,提了点东西,过来看看您和老爷子!”

说着,韩雨跑到旁边的车上,拎出了两坛子药酒。这是他让邵洋亲自给定的方子,又让人从武老爷子那里,拿到的陈年三碗不过岗。

楚九眼睛一亮,微微一抽鼻子,笑道:“嗯,有三十年的份了,好酒,好东西啊,可惜,有些暴殄天物了,这么好的东西,你小子却用来泡药!”

韩雨无语啊,感情他这儿一番心思,不仅白费还没落好!

对于九叔的鼻子,他早就习惯了。这儿位喝酒那可是宗师级的,只是拿鼻子一闻,这酒的年份和质地,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他的嘴儿里。

反正,韩雨对他这儿一手那是十分佩服的。因为他也曾经试着闻过,却怎么也察觉不出,三年和三十年的有多大的差别。

“九叔,您刚才说,影子前辈受到了刺激,那个,不知道是啥刺激?这一见面,便给我两下,你若不给我说清楚,以后我可不敢来了。”韩雨笑嘻嘻的问道。

楚九眼睛轻轻一撇,斜斜的睨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怎么了,挨了两下心里不舒服?我可告诉你小子,要不是影子留手,你啊,还真不好说!”

韩雨嘴角一勾,刚想反驳。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身为一名文人,若没有虚怀如果的情怀,那是无法进步的。可同样,身为一名武者,若是没有了一份傲骨,也一样无法取得巨大的成就!

可没等他说话,他便觉得自己脖子后面,绷的响了一声,随即便感觉小西风吹的凉飕飕的,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韩雨扭头,啥也看不见啊。他将手中的酒坛子放下,反过胳膊去向后一摸,整个人禁不住僵了一下。他将另一手的酒坛子也放下,然后双手扯着衣服向前一拽。

这儿原本应该紧紧的绷在后背上的衣服,竟然轻松的被他向前扯了出去。韩雨将风衣脱下来一看,整个人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那风衣,竟然被齐整整的划出了一道口子,整齐,笔直,干净,利索!

见韩雨看着风衣发呆,楚九笑呵呵的道:“怎么样,小子?这儿回该知道我没骗你了吧?影子那家伙出刀之快,那是仅在我之后啊。我一见到你小子,朝野兽那跑,便知道坏了。跟他动手的时候,敢扭头就跑的人,你是头一个!”

韩雨禁不住老练一红,心中,更是凉飕飕的,便连那西风吹在身上,都有些扛不住的冷。

自从有了无名心法的相助,他的每一个对手,向他攻击的速度,角度,只要出手,便无法逃脱出他的感觉和判断。

可先是有白河愁,快的他无法捕捉,现在又有楚九,一刀挥出,明明不可能劈中他的,却好整以暇的在他的背上开了一道口子。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一开始,影子劈出的那一刀,根本就不是他的最快速度。更说明了,在一招批出去之后,他还可以突然加速!

要是影子真有杀他的心思,那只是这一刀,他大概也要变成医院里的标本了。

“九叔,我……”韩雨嗫嚅的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楚九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行了,你小子以后多注意点,千万不要大意了。这儿个世界上不是没有能杀了你的人,只是你没有遇到罢了。这些道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还有,以后不管有什么心事,也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朝你动起了刀子,你就要全力以赴!”

“有的时候,你留手,便等于是找死!”

韩雨狠狠的点头,楚九和影子这儿是给他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