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64章 男儿泪

664章 男儿泪

韩雨不知道,所以他走了回去。有些抱歉的道:“咱们今天还是先回去吧。”

萧炎也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她只是想让自己的老哥晒晒太阳,听听普通人说话的声音。却不想,竟然碰上个二百五。

“那个人……”萧炎想要替李不该求情,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或许她会比韩雨更残忍。可是,现在她却不想让韩雨为此,而平白得罪了别人。

“这儿个你就不用管了,他既然口口声声的……出言不逊,若是我不给他点教训,只怕他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混蛋!”韩雨懊恼的道。

萧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韩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郁闷的道:“看起来,医院方面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回头,应该让裁决堂来整治一下,将医院也纳入社团的监控范围中。”

因为韩雨的汉魂医院,请了不少名医,在设备上他又舍得花钱购买,在药品的价格上,又不贵,所以基本上在当地那都是首屈一指的医院。

可也正因为如此,也暴漏了许多的问题。今天他所碰上的,便只是那些问题中的很少一部分。

韩雨可不想让自己的医院,也变成污秽不堪的地方,他给这些医生,护士的工资,可是其他医院的两三倍,图的什么?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医院能够与众不同,能够成为真正的医院吗?

医院中,韩雨诧异的望着邵洋,惊愕的道:“你说什么,截肢手术不能做,为什么?”

刚才他虽然是一怒之下,才让人将李不该的腿给废了,却也没想到会被邵洋给从中阻拦,所以,他感觉有些意外!

“因为我是医生。一个普通人,他可以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可医生不可以,他只能救死扶伤,只能选择做天使!在医院中,故意害人,一旦开了先例,万一有人心眼小,就会容易酿造悲剧。所以,这儿种事情,要从源头上掐掉!不能出现。”邵洋静静的盯着他,从容道。

“你的意思是,医生要控制住自己心中的魔性,所以,不能做这儿样故意害人的事儿?”韩雨轻声道。

邵洋点头。

那边胡来嘿嘿一笑:“这儿好办!”

他转身走了出去,不大会儿便走了进来,淡淡的道:“现在你去帮他做截肢手术,就是救人了!”

韩雨和邵阳对视一眼,无语啊!

……

当李不该从手术室中出来的时候,韩雨静静的望着他,淡淡的道:“现在,你不用再羡慕别人了,因为,你也成残废了!”

李不该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他只是狠狠的盯着韩雨,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

“其实,这儿你也怪不的我,就像是在战场上,有的人可以四处乱跑,枪林弹雨却连跟毛都伤不着,有的人,却只是一脚,便踩在了地雷上!这儿就是命,是运气!而我,就是你命中的那颗地雷!你可以在这儿里养伤,直到你的伤养好,也可以,选择报复,不过下一回,我这颗地雷,会将你炸的粉身碎骨!”

韩雨轻轻的朝他吐了一个烟圈,然后转身向外就走。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就在韩雨要出去的时候,李不该忽然用全身的力气喊了这儿么一句。

在刚才他醒过来的时候,便感觉不到了下身的知觉。他便知道,自己昏死过去的时候所听到的那句话是真的了。他想不通,自己只是随便点了一个人,到底是谁,竟然只是一句话,便让自己也变成了残废。

这儿种巨大的落差,和悔恨,让他甚至都忘记了去反抗。

韩雨转身,手指头轻轻一弹,一抹猩红的火焰便准确的砸在了他的脸上:“老子就是黑衣,记得,下回管好你的臭嘴,我讨厌一个嘴上没有把门的人!”

说完,他直接走了出去。

李不该傻了,彻底的傻了。别人或许不清楚,可他却是知道,黑衣这儿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遮天老大!

妈的,他竟然就是遮天老大?老子竟然骂了遮天的老大?李不该只觉得浑身冰冷,那好容易才积攒起的仇恨的力量,瞬间也变的冰冷了下去。

他终于明白,韩雨说他踩到了地雷是什么意思了。撞到了遮天老大的枪口上,可不就是踩到地雷了吗?

“啊!”李不该哆嗦了一下,这才感受到自己的脸被烫的生疼,那里,已经被韩雨的烟头给烫出了个泡!而被眼泪一泡,疼的他浑身都哆嗦!

妈的,你们给老子动手术,也不带动用麻药的吗?李不该忽然一把抓过枕头,捂在自己的头上,使劲哭了起来!

……

“老大!”韩雨一从李不该的病房中出来,武柏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一看见韩雨便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道:“墨迹,墨迹他醒了!”

“什么,快走!”韩雨闻言大喜,急忙跟他一起朝着墨迹的病房匆匆走去。这儿可是他今天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墨迹受的内外伤比较重,浑身包裹的像个粽子一样,脑袋上,还扎着点滴。

不过,他的两眼却睁开了。

韩雨进来的时候,胡来等人正站在门口,被邵洋拦着不让进。

“他现在还比较虚弱,你们一进去,难免让他心情产生波动。还是让老大一个人先进去给他聊聊再说吧,你们只要知道他没事儿了,这不就行了!”邵洋轻笑道。

胡来等人还能说什么?谁让人家是老大呢?

墨迹一看见韩雨,嘴巴一张,发出虚弱的声音:“老大!”6

房间中还有一个小护士,这儿里的小护士那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的,有些甚至还签了特殊服务条例,也就是说,你让她们做那个,她们也不会拒绝!

当然了,她们为此所赚取的报酬,也绝对可以让一个白领眼红!

韩雨虽然不提倡,可是在胡来的强烈要求下,当时他还是将这一点保留了下来!当然,这儿个时候的墨迹是没那个心情的,也没那个体力!

那小护士在好韩雨进来的时候,正在用小勺挑了水,一点点的喂给喝。

听见声音,又见墨迹这儿样称呼,小护士吓的差点没将手里的杯子都丢了。她低下头,却又忍不住悄悄的拿眼睛打量韩雨。当她见到遮天的老大,汉魂医院的主人,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时,小嘴儿禁不住张成了诱惑的O型!

“好了,你伤才刚好,就不要说话了。”韩雨笑着摆了摆手,对那小护士道:“你先下去吧,水交给我就是!”

小护士这儿才反应过来,忙将水杯放下,然后迈着轻巧的小碎步,像小猫似得走了出去。

韩雨坐在了刚才小护士的位子上,拿过茶杯,继续她刚才的动作:“现在你才刚醒,多喝点水,补充一下体能!”

墨迹便是想要拒绝,也无从拒绝起,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喝光了大半杯子的水儿,感觉身体比刚才顺畅了,这才有些虚弱的道:“老大,我又给你添麻烦,拽社团后腿了!”

“胡说!”韩雨有些不悦的将杯子朝旁边一丢,恼声道:“谁说你给老子添麻烦了?谁说你给社团扯后腿了?你是老子的兄弟,你为社团抛头颅撒热血,老子得感谢你。要不是和千千万万的兄弟,我黑衣不会有今天,更走不到今天!”

深吸一口气,韩雨放缓声音道:“你别胡思乱想,你做的很好,真的,在我的心中,没有谁能比你更适合黑羽堂堂主这儿个位子。或许,你的身手不是最强的,可是你的组织能力,你对大家的思想掌控,却是任何人也比不了的!”

“训练场一战,你和兄弟们的拼命,谁也抹杀不了。若不是你,和,和兄弟们的拼死阻拦,那萧炎他们绝对无法及时赶到,击溃他们!咱们跟幽冥会这儿一战,首功,便是黑羽堂!这儿一点,遮天上下都睁大了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你好好养伤,现在咱们社团还太弱小,手下的人 还缺少训练,大家还等着你回去,我还等着你回去呢!黑羽堂,离不开你!”韩雨轻声道。

墨迹狠狠的点了点头,嘴巴咧开,似乎是想要笑一下:“只要有老大这儿句话,便是爬,我也会爬回黑羽堂!”

“放屁!老船说了,你小子受的只是皮肉伤,养上三两个月就好!到时候,你活蹦乱跳的回去,我带着大家去接你!”

韩雨瞪了他一眼,肯定的道。

墨迹点了点头,然后,房间中便陷入了沉默。

韩雨知道墨迹想要问什么,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塞到嘴儿里,才想起墨迹正在养伤,忙又从嘴儿里拽了下来。

“老大,你抽吧,我没事儿!”

“不抽了,今天已经抽不少了!”韩雨有些僵硬的笑笑。

墨迹忽然嘴巴张了张,轻声道:“狼牙和山炮……”

韩雨手一抖,将烟掐成了两半。他想笑,可是嘴角僵硬的厉害,他想给墨迹说,他们都没事儿,可是,话堵在嗓子眼里,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墨迹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终于无法抑制,骨碌骨碌的落了下来。顺着脸颊落下,砸在枕头上。

都说受了伤的人,心也会跟着变的脆弱。

此时的墨迹,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他是多么的希望,那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啊,当自己从梦中醒来,他们两人还在他身边。听见他做了这儿么荒诞的梦,纷纷表示抗议,谴责!他是多么希望,狼牙能踢他一脚,骂一句,你丫别在这儿挺尸,起来去喝酒去!

他是多么的希望山炮能拎着他的小胳膊,得意的道:“来,咱玩两手!看看谁的拳头硬,要是俺赢了,你负责去给老大说一声,这儿黑羽堂的堂主,让俺来做!”

然而,他醒过来了,却发现这儿个念头才是梦,美好的梦!

韩雨只觉得自己的鼻梁一个劲儿的冒酸气,他使劲眨了眨眼睛,伸出自己粗糙的手替墨迹抹着眼睛:“你的伤才刚好,不要太激动,不然挣了伤口,好的更慢……”

“老大,狼牙山炮他们死的惨啊,咱们得替他们报仇!咱们得替他们报仇!”墨迹从喉咙里朝外喷这儿些话,带着他的体温,带着他的仇恨!这儿个铁打的汉子,此时终于忍不住,靠在韩雨的肩膀上,呜呜的哭出声来!

“我知道,我知道,这儿个仇我们一定会报,我发誓,遮天和幽冥会将会势不两立,我黑衣跟幽冥会不共戴天!”韩雨的两眼,再也承担不住酸涩的力量,而缓缓的落下一滴晶莹的英雄泪!

这,是男人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