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65章 不文明执法一

665章 不文明执法 一

从医院中出来,韩雨便将这儿个李不该丢到了脑后。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有心思却理会这儿个狂妄而不知所谓的人物!

当然,他也并没有真的将李不该的腿给切掉。胡来出去,只是又将这儿小子的腿骨,又给敲断了两截。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他得有三个月的时间躺在轮椅上,这样的惩罚,对于那小子来说,也不算轻了。

狼牙和山炮的遗体,暂且冰存,墨迹已经答应他全力养伤。只是,他心中的仇恨,只怕得等到遮天的战旗,飘扬在幽冥会的地盘上时,才能全消了。

“不斩杀幽冥会的玉兔等人,他们两人,永远不能入土为安!”这儿是墨迹的原话。

“咱们不坐车了,就这儿样走走吧,三郎,你将车开到前面去等我们!”韩雨抽着烟,有些沉重的琢磨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儿。

武柏点点头,直接上了车。

韩雨的身边,只剩下了叶随风和胡来两人。

这儿是一个颇为引人注目的组合,一个占了足有三个人地方的胖子,偏偏还架着一副眼镜。此时,正朝嘴儿里填着什么。一个光头的和尚,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僧袍,却偏偏带着一股凶蛮霸道的气息,一双眼睛更是色迷迷的来回逡巡。

还一个则穿着黑色的风衣,脚下是深帮的皮鞋。静静的走在中间,怎么看,他们也不像是正常人。

三人却是浑然不顾别人的目光,自顾自的走着。

痛苦,其实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人这儿一辈子,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遗憾,会承受许许多多的痛苦。遗憾,可以让人沮丧,也可以让人学会珍惜,痛苦,可以让人颓废,也可以激发人的斗志。

只有经历过,人才会变的越发的强大!韩雨微微眯着眼,静静的从眼缝中扫视着阳光下的世界,有些感叹的道:“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旁边的两人闻言连连点头,胡来笑眯眯的道:“是啊,到处都是美女!”

叶随风赞同的道:“好吃的东西随处可见!”

韩雨满头黑线啊,他这才想起自己身边的这两位,那都是不走寻常路的主儿。不过经过胡来这儿么一提醒,韩雨也发现,街边上是有不少美女。

一个个穿的花枝招展的,摇曳着远来的春的气息。

不过,只看了一会儿,韩雨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儿些丫头,上边大多穿着毛衣,或者短小的羽绒服,线衣,脑袋上还顶着各种各样好看的帽子,或者,干脆将头发做成帽子。

可下边,却多穿着短裙,露出长长的被丝袜紧紧裹住的腿儿。这种带着巨大反差的打扮,让韩雨看的有些咂舌。

丫头们的抵抗力,还真是够强大的啊,这么冷的天,便连裙子都穿上了!

那边的叶随风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边吃边感慨的道:“现在的女孩,这儿都怎么了?上半身穿棉袄,下半身穿丝袜?不冷啊?”

韩雨还没表示赞同,胡来便嘿嘿一笑,得意的道:“这儿你就老外了吧?鲜奶要保温,火腿要冷藏啊!常识!”

“咳咳咳……”韩雨被他的经典回答,给呛的连连咳嗽起来。叶随风也是一个劲儿的翻白眼。

胡来自顾自得意的道:“作为一个有道高僧,我的目标便是超度无数个落水失足的少女!”

“那是你们方丈的活!”韩雨没好气的打击他道。

“他现在已经不是方丈了,妈的,我们少林的脸都让他给丢光了!”胡来提起这儿个就来气,恶狠狠的道:“就是因为他,现在那些女孩,都知道防着我了!”

“该!”韩雨失笑,很不厚道的送了他一个字。

胡来有些郁闷的道:“哎,现在还是那些富二代吃香啊,什么都不用干,自有大把大把的漂亮姑娘投怀送抱!”

叶随风撇着嘴儿道:“那是她们目光短浅,没看不透。在这个年代找富二代,无异于在19世纪90年代,找八旗二代,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找财阀二代,在五十年代,找红二代,在八十年代找国企二代!”

“而历史早就已经证明了,这儿是相当不靠谱的,因为在她们结婚十年,二十年里就会面临辛亥革命,解放反右,**,和国企大规模下岗!”

胡来立即点头道:“嗯,你说的对,我也觉得是这儿么个理,这些姑娘真该聘请你去给他们好好上上课,接受一下思想教育!”

“最近有什么日子吗?”韩雨见到路边,有不少男女说说笑笑的,还有的人手里捧着花,若是只有一个两个,那还可以说是有人过生日。可现在,这么多人,那韩雨就是再迟钝,也察觉到异样了。

他这儿一问,胡来和叶随风都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望着他。

叶随风摇头道:“啧啧,本来我还以为,我自己就够封闭的了,没想到,老大比我还两耳不闻窗外事。”

胡来喃喃的道:“我真怀疑,颜儿她们是怎么看上你的。难道,你不知道明天是情人节吗?”

情人节?

韩雨眉头一皱,目光轻轻的从那些女孩手里的花上扫过,这儿才发现他们拿的都是玫瑰。路边不少商店,都在贩卖玫瑰!甚至,有的人察觉到了这儿是一个商机,也弄个流动的三轮车,希望能够赚点钱补贴家用!

竟然又到了情人节了,韩雨忙收回目光,有些尴尬的道:“哦,洋人的玩意,我从来都不过,我只过七夕,那才是咱们Z国人的情人节!”

胡来和叶随风齐齐的鄙视了他一下,胡来感慨的道:“哎,想想真为许多人感到不平啊,你说,等到了情人节那天,有多少人会为了几朵玫瑰花,在四十块钱的小旅馆里失身?又有多少人,会要求他未来的丈夫,得买成千上万一平米的房子才结婚?弱肉强食啊!”

韩雨没好气的道:“你说你一个和尚,哪儿来的那么多感慨啊?啊?”

胡来望望那些明晃晃的动人身材,喃喃道:“我这儿不是替自己委屈吗?你说,咱搂的,那不知道是谁的老婆,可关键是,咱的老婆也不知道正被谁搂着啊!”

叶随风哑然失笑道:“怎么着和尚,你也打算结婚啊?”

胡来瞪眼道:“废话,我们老胡家还指着我往下传宗接代呢!”

三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随意聊着,而胡来也叶随风也都有意的帮着韩雨放松一下,所以言谈间,是胡说八道,惬意至极!

“哎,老大,你看前面怎么围了那么多人?”叶随风忽然指着前面道。

韩雨早看见了,就在前面百十米的地方,围了至少有七八十号人,而且渐渐的越围越多。

“过去看看!”韩雨说着,带头朝前走去。那胡来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几步就窜到了前头:“老大,我先去给你打探一下情况!”

“别惹事儿!”韩雨嘱咐了一句,他现在可没心思也没心情管闲事儿,胡来答应一声,几步就窜到人群中去了。

韩雨他们才刚走走过来,还没看清楚里面的状况呢。便听见一声浑厚的佛号:“阿弥陀佛,去你妈的!”

然后,便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影被一个通天炮给狠狠的顶了起来。

韩雨见状不由得骂了已经:“我擦,这和尚又胡来!”

他急忙挤进了人群中,看见七八个穿着制服,却依然不掩二流子气息的年轻人,手中举着棍棒,正十分嚣张的将胡来围在中间。

在他们的袖章上,赫然印着两个金碧辉煌的耀眼大字:城管!

而在他们身后,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他的背微微有些驼了,脸上那一道道仿佛刀削斧刻的皱纹,深深的掩藏着岁月的风霜。

他带着一个农村长见的青布帽子,穿着一件有些破烂的棉袄。脚上是一双棉花鞋,也不知道是青色的还是黑色的,已经被时间给染的难以分辨。此时,只有一只鞋在他的脚上,另一只,则被远远的丢到了一边。

老人此时正坐在地上,嘴角带血。

在他的身下,是朵朵带刺的玫瑰,玫瑰花是那么的鲜红,就像是血染过了一样,可此时,却被丢在脚下。

老人顾不得穿鞋,只是伸手去捡着。

他身后,是一辆看上去随时都要报废的破旧三轮车,此时,已经翻了过来,两个轮子朝天,就像是一只老龟被人给掀了过来似得,两个车轮有些挣扎似得转动着,却再也不能跑路了。

而在旁边,还停着一辆崭新的执法车,上面写着文明执法这儿四个字,此时却显得那么的讽刺和污浊。

只是一眼,韩雨便猜测出了这儿是什么情形。早就听说过,城管执法,粗暴不堪,却没想到,竟然粗暴到了如此的程度!

不过,对于城管的超强战力,韩雨也是有所耳闻。他们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横扫一切老弱病残!

下手之狠,手段之黑,甚至有的人将他们当作特种兵中的特种兵来对待,网络上甚至有的人喊出了给我三千城管,我来收复TW的强大口号,由此可见他们的威名之盛,已经深入人心!

更有人调侃,他们是战略性武器,Z国向外媒宣称,将不首先对外使用城管!

不过,这儿些调侃的背后,揭露的却是一幕幕血泪的画面和无奈!是老人的绝望,是孩子的悲鸣,是无数弱者的无可奈何和悲哀!

“你这儿和尚敢出手伤人,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一名城管嘴角露出一丝狰狞,恶狠狠的道:“跟我上,打死了我扛着!”

话音刚落,四周的城管还没动,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飞了过来,一下砸在了他的脸上。

那城管低头一看,竟然是只臭胶鞋。

四周的人纷纷发出哄笑,那城管却四处张望,厉声喝骂:“谁,谁他妈的拿鞋丢我?给我站出来。”

“我!”韩雨收回脚,缓缓的上前几步。

“你他妈的又是哪儿根葱?”那城管眼中露出狠厉的神色,举起了手中的橡胶辊!

有两名城管甚至颇有经验的一左一右,不懂声色的迂回到了韩雨的两边。

韩雨当然不会理会他们的这些小动作,他只是微微眯着两眼,静静的望着那城管,淡淡的道:“我是哪根葱,不用你管!我只是想问问,刚才你说什么?打死了你扛着,好大的口气啊,我很好奇,所以想知道,你拿什么扛?”

“老子是执法人员,你说我拿儿什么扛?我告诉你,别管闲事,不然便是跟政府做对,没你的好果子吃!”那城管恶狠狠的警告着韩雨。

“执法?可我怎么感觉你们像是伙黑社会呢?”韩雨淡淡的道:“不,你们还不如黑社会!”

上文中的小护士,其实是小狼一直的一个想法,为的是弥补曾经挖了没埋的坑!现在还有人在问,所以,我便将这遗憾给填补一下,虽然那坑不是这儿本书里的!不过,有的兄弟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不是吗?这儿伙王八蛋,对一个老人这儿样,还有没有点良心了?”

“你们还他妈的是爹妈生养的吗?我怎么觉得你们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

“打死这儿伙王八蛋得了,整天就没个鸟事儿,净欺负人!!”

四周看热闹的人,纷纷出声起哄,痛骂落水狗!

“好啊,嗯,看来你们是打算要造反了。来啊,来,你打我一下试试,老子不让你们在局子里蹲上半年,老子跟你姓!”那城管显然也是早就见惯了场面的,竟然丝毫不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