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66章 不文明执法二

666章 不文明执法 二

“啪!”胡来从人群中蹦了出来,是的,是蹦。他直接从一名城管的脑袋上跳了过来,直接落在了那人的前面,然后,抬手就是一巴掌,干净利索。

那小子明显是被打懵了,胡来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和尚虽然打了你一下,可并不打算要收你这儿个儿子!去,给这儿位大爷道歉!”

“呃,不用咧,不用咧,你这儿大师傅,算咧,你惹不起他们咧……”那正在地上的老人家,抬起头,目光中又是惶恐,又是感激,又是不安,连连摆手!

胡来笑呵呵的捡起了老头的鞋子,走过去,直接给他穿了起来:“大爷,佛祖说,终生平等。他也不过是个人,欺负了人,就得道歉。不然,又怎么能算是平等?”

“哎,不,不,俺自己穿……”

“没事儿,我帮您穿上一样。您这儿么大年纪了,比我师傅也小不了几岁,跟我您还客气什么?”胡来嘿嘿一笑。

“呵呵,我道歉,我道你妈!”那城管爬了起来,抡了棍子,直接朝着胡来的脑袋顶上砸了过去。

可棍子在距离胡来的脑袋还有半米多的时候,便顿住了。

韩雨握住了他手中的橡皮棍,轻声道:“这儿样的画面,你不应该去打扰!”

说着,手一动,便将橡皮棍抽了出来,直接一棍子抽了回去。那城管大概是经常用它打人,被它打却还是第一回,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韩雨静静的盯着他,冷冷的道:“疼,你还知道疼吗?”

“你,你他妈的等着!”那城管跳着向后躲了几步,然后指着自己的手下道:“他妨碍我们执法,袭击执法人员,算是袭警,你们给我打,狠狠的打!”

旁边的几名城管,被韩雨干净利索的动作吓了一跳。可这儿年头能出来混城管的,哪儿一个不是心志坚决,手段过人之辈?要是没有点胆气,他们在这儿行根本就混不下去!

所以,得到了命令,他们立即将那一点胆怯丢的一干二净,奋不顾身的冲了上来,那架势,就跟过去堵机枪眼,扛炸药包,拎了手雷就去扑小鬼子铁王八的战士一般无二,不,还犹有过之!

他们就像是得到了神圣祝福一样无所畏惧,他们就像是吃了春和谐药的野狗一样,充满一种**的**!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老实说,便是那些刀头舔血的道上豪杰们,在他面前,也没有眼前的这儿几人所表现的更有勇气。这儿让他心头越发的火起。

他可以肯定,若是真的打起来,丫们会表现的比一个普通老百姓更卑微,更怯懦。可此时,他们却如此的富有勇气,这儿勇气从何而来,这儿勇气又将用在谁的身上?

欺压良善,横行乡里,便是此僚!

韩雨手中的橡皮棍抡圆了,啪啪啪几下,根本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便将这儿几个小子抽倒在了地上。

这儿一下,四周看热闹的都懵了。

“好身手啊!”有人反应过来,立即叫好,还有人开始鼓掌。

“哎,哥们,你这儿是练过吧?”还有一名年轻人,眼中露出了浓浓的向往。其实,有的时候,不能怪他们没有侠义之心,他们缺少的只是能够出头的那份气力罢了!

韩雨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安抚他们,所以他轻轻嗯了一声:“以前当过兵,让大家见笑了!”

“原来是军人啊,难怪!”

“这儿些城管啊,早就该有个人出来管管了,这儿些家伙简直就像是一群蛀虫,好好的一座城市,愣是让他们弄的乌烟瘴气,乌七八糟!”

“哎呀,小兄弟,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他们人多!”

“走,朝哪儿走?”那个明显是城管小头目的家伙,从那辆执法车中跳了出来,恶狠狠的道:“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向局里汇报了,你不是挺能打吗?我们的局长,马上就来!你若是走了,我就将这老头抓到局子里,关两年!我倒要看看,你是救了他,还是在害他!”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一阵唏嘘!

有的直接骂起娘来:“狗日的,别以为就你关系硬,老子也有靠山,我这儿就打电话,让人收拾你狗日的!”

“就是,这儿才过了年,你就给人添堵,我就不相信还真没人治得了你了,我这儿就给我生意上的朋友打电话!”

人群中,有好几个火大的掏出了电话,也想走走自己的门子。

韩雨看的颇为感动,不管天朝的蛀虫们如何,这儿老百姓总还是好的,他们善良,真诚,有正义感。有同情心,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Z国才会有未来!

不过,他们的关系,门路还没发挥作用,远处的警车便响了,一辆辆的城管执法车,快速的扑了过来刹车,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城管烈着整齐的队伍,大踏步的走了过来,那效率,比此地失火要快的多了。

嘎吱,一辆尼桑改的警车,嚣张而霸道的停在了几辆执法车的中间,刚刚挨揍的那小子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打开车门,里面走下来一个穿着便装,满面红光的中年胖子。

“小伙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走吧!有我们在,总看不能让老人家吃了亏!”人群中,有许多人开始好心的提醒韩雨。

“大师傅,你快走吧!老汉不能连累了你啊!”那老人家也对着胡来连连摆手。

韩雨扬声道:“各位乡亲,多谢大家的好意。不过,一人做事儿一人当!我身为一名军人,哪儿怕只是曾经是,也绝不能临阵脱逃!再说了,自古以来的老话都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现在,是他们暴力执法在先,难道还不许人管管了吗?路不平,众人踩!我就不相信,这儿碰上城管就没说理的地方了,碰上城管,什么就得咬牙认了!今天,我还就非要让这儿城管,给老人家赔礼道歉不可了!”

“嘿嘿,老大,给你样东西!”叶随风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笑眯眯的道:“等一会儿你送给他们局长!”

韩雨看了一眼,是一面卷着的锦旗,不由有些诧异的望了叶随风一眼,这儿胖子嘿嘿一笑,朝旁边指了指,只见公路对面,便有一个印刷店!韩雨便知道这儿锦旗有鬼,他笑笑,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嗯,闹事,谁闹事?我看看谁闹事呢?”那局长脸色通红,似乎刚喝了两杯!

韩雨静静的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足足有五十多名城管,在普通人眼中,那自然是威武雄壮,可韩雨却视之如草芥!

他静静的走了过去,两名城管想要拦,他斜斜的睨了两人一眼:“送锦旗!”

那俩城管知道自己的局长,最喜欢的便是这儿口,所以颇为踌躇的不知道是不是该拦他。

“让他过来!”高明轻轻的打了个嗝,醉醺醺的喊了一句。他刚才正跟一个市场的老总吃酒吃的正欢,本来说好了,等一会还要去汉魂集团旗下的娱乐场子,洗洗脚,好好的放松一下!却不想自己的小舅子,竟然在这儿个时候打电话来,说啥,让人给打了!

这儿可是自己才刚刚包了不到一年的小老婆的兄弟啊,他要是打了,她那个嫩的能流出水来的姐姐,哭肿了眼睛怎么办?

所以,他想也不想,便来了。他就是想来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来砸他的场子,砸城管的场子 !

可怜的家伙,他此时还不知道,自己遇上专业砸场子的了!

韩雨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刚才那个被抽了一鞋底的小城管头目,正在高明身边低低的道:“姐夫,不,局长,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高明扫了韩雨一眼,哼声道:“行啊,小子,打了我的人,还不跑,够有种的啊?”

韩雨眉头一拧,此时的他有一种错位的感觉,他怎么觉得这话跟道上的台词那么像呢?

“呵呵,我这儿不是给您送锦旗来了么?一点小意思,您请笑纳!”韩雨说着,将锦旗抖开,只见上面五个碗口般大小的字:“不文明执法!”

尤其是那个不字,非常的显眼。因为下面的几个字,都是工整的打印体,可上面那个,似乎是喷写的,而且写的歪歪扭扭,非常的刺眼!

四周有看见的,顿时发出了一阵嘘声。韩雨将锦旗展开,笑道:“局长,您就高抬贵手,收了吧!”

“收了!”

“收了!”不少人开始跟着起哄!高明眉头一皱,伸手就来抓韩雨,韩雨也不躲闪,任由他抓住:“好小子,你这儿是来给老子上眼药水来了是吧?我收你……”

“喀嚓!”旁边的叶随风,摁下了快门,笑道:“城管局长,亲自动手打人,不知道送到报社去,能值多少钱?”

高明气的一推韩雨,浑身哆嗦道:“你,你们,给我,给我把他们都抓起来!”

“你们凭什么抓人?”

“就是,你们打人还有理了?”四周的群众见状,纷纷靠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啊,想干什么?聚众闹事是吧?都想进局子里喝茶了是吧?”高明狠狠的哼了一声,那酒意却也醒了不少。不少城管已经四下散开,拦住了周围情绪有些激动的众人。

“小子,你是挺能打,可是你有我人多吗?识相的,立即跟我走!不然,我让你好看!”

韩雨轻轻的用手打打领子:“给我比人多吗?”他拿出电话:“烟嘴儿,立即带人过来,嗯,一个中队吧!”

说完,挂了电话。

“那就等等吧,两分钟就行!”韩雨掏出烟来,叼在嘴儿上。他的身上有着一种天然的自信,这儿让众人都自发的沉默了下来。

高明有些不安的打量着他,这儿一看才发现自己似乎从哪儿里见过:“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

“局长大人,不会是要跟我套近乎吧?只要你让你手下的人,给那位老人家赔礼道歉,补偿损失,那我愿意交你这儿么一位朋友!”韩雨笑笑。

高明狠狠的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跟我交朋友,就凭你也配,小子,你不用跟我狂,老子没时间听你在这儿里装腔作势,我……”

话未说完,他便扭头,只见几辆崭新的昌河车停在了路边,车上,呼啦啦的跳下来一个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

而在他们的胸口,绣着汉魂两个字。

“嗯,汉魂保安公司的?他们怎么来了?”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来人的身份,纷纷相互嘀咕。如今的汉魂集团,在天水市可以说是鼎鼎大名,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便已经成为了当地首屈一指的综合性企业。

尤其是保安业务,几乎已经垄断了全市!而汉魂这儿两个字,也成了许多企业的护身符!

“韩总!”烟嘴很会来事儿,他分开众人,走到韩雨面前,搓着两手打了声招呼。

这儿一声称呼,不仅让四周的看热闹的人低低的惊呼一声,便是高明也倒吸一口冷气。汉魂保安公司?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他心中却清楚,这儿后面的背景是什么!

遮天!

本地最大的,也是唯一的黑帮,雄霸整个SD省的帮派!

他虽然是一个小局长,干的也是心黑手狠的活,可是,认真说来,他这儿连业余都算不上,而人家,却是专家级的!

高明目光闪烁的望着韩雨,此时,他的酒早就已经醒了。娘的,我说怎么瞅着有些眼熟呢,黑衣,遮天的老大,自己曾经有幸参加汉魂保安公司剪彩的时候,远远的看见过他!

妈的,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高明只觉得腿肚子都有些发软,他张嘴便想,怎么着才能糊弄过去这事,不想韩雨已经望着他,静静的道:“你们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从现在开始,被开除出公司!”

说着,韩雨伸手向高明点了点!

烟嘴那是什么人物?韩雨把他留在天水的保安公司里面,负责整个市的保安业务 ,看中的就是他头脑灵活。

韩雨虽然没有下达更具体的命令,可他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

他将脑袋上的帽子一摘:“一人一个,别弄死了!”

说着,抓过高明身边的那个城管,直接一膝盖便撞了上去。

砰!

那小子坑也不吭就倒了下去,他身后的其他人,听到命令,直接拉过一个城管。要说他们,对于这儿帮城管还真没什么好印象。平常的时候,便有些脾气大的,没少跟他们发生过冲突。

有的城管,甚至还被送到汉魂的保安公司训练过。

此时,腆着脸在那打招呼:“李哥,李……”

话没说完,便被揍趴下了。五十多名城管,还没引起周围人的慌乱,便都被揍到了地上。

“行了,你们去他们的车上,等着自首吧!”韩雨说完,紧紧的盯着高明,冷声道:“从现在开始,我盯上你了。只要再让我的人发现你们暴力执法,那,便是今天这儿结局!”

“大不了,他们去自首!不过,若是惹的他们动手的次数多了,我很担心,你们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韩雨对着烟嘴儿道:“通知各分公司,从现在开始,专门成立监督小组,只针对城管!遇到暴力野蛮执法的,便他妈的把身上的衣服给老子脱了。干趴下丫的,再去自首!老子,工资给你们照发,等着你们回来!”

“就是公司不要了,老子也要管到底!”韩雨冷冷的扫了高明一眼,其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高明是想怒,又不敢,一时间,别提多郁闷了。

……

若干天后。

高明带了人,静静的坐在警车里。

前面,一名城管成苦口婆心的劝一位烤红薯卖的大爷:“大爷,这里不让卖,您到前面去,啊,就在哪儿,对,那里啊,有的是人买!你放心吧,哎,要没人买,我买十斤!来,我帮您推车……”

车中,脸上带着一个暗色的鞋印的城管苦着脸道:“姐夫,您看,咱们这哪儿还像是城管啊,简直就是当孙子的!有咱们这儿么干的吗?”

“你还说,要不是你嚣张过了头,惹了那杀神出来,咱们用的着这儿么低三下四吗?三天不到,有人就被揍了七八回,吓的这儿帮小子差点散伙!不这儿么干,那杀神能放过咱们吗?”

高明没好气的瞪了自己这儿个小舅子一眼,随即又笑道:“不过,你别说,咱们这些日子,那些人看咱们的眼神都变了。以前,局里的锦旗,都是咱要求人送的。可现在挂的,可都是他们主动送的!”

“上面还说,我干的不错,准备给我弄个嘉奖,评个先进,还要到其他地方去推广城管的工作经验呢!”

高明嘿嘿笑着:“这儿种感觉,也不错嘛!”

“可咱们的收入,那是明显的少了。也没人求咱们办事了!”

“你懂个球!那杀神坏了咱的好事儿,不也从别的方面补充了吗?上一回,合同到期的那三个小子,不就因为表现好,进了人家汉魂集团吗?妈的,现在混的比老子都好。现在,下面这儿伙小子,哪儿个不希望能够好好表现,进人家的保安公司?”

“告诉下面的小子,都他妈的给老子精神着点,谁再敢动不动的就抡拳头,老子直接开除了他,杀神那里,有的是人来顶他们的位子!”高明吐个烟圈,将手一挥,车子走了。

这儿,就是后话了!

五千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