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69章 一醉方休

669章 一醉方休

“老大,谁找你啊?”胡来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实际上,他是在想那车中坐的,是不是女人!

韩雨微微拧着眉心,没好气的道:“放心吧,是个男人!想跟我谈点合作,三郎,开车吧!”

胡来嘿嘿一笑:“女人也没事儿,老大练了欢喜佛,最不怕的就是群战!话说,老大你也该找个女人了!”

韩雨满头黑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胡来立即一缩脖子,不说话了。

韩雨用两根手指,轻轻的在太阳穴中揉动,脑海里则不断的回放着跟李河谈话的整个过程。

不得不说,李河是一个合格的政客,他有眼光,有魄力,有手段,更重要的是他有为了上位而敢跟黑社会合作的野心。

这儿是一个为了追求利益,在某些时候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当然,对于他的身份,韩雨还是有些意外。

李家,三门五姓中的李家。虽然已经是旁支散户,却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这儿些大家族的力量!

所以,韩雨,最终还是答应了他。

因为,就像李河说的,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利益。

当然,在他取得韩雨的绝对信任之前,他们之间的这儿种合作,都是保留性的,只是一个意向。

不过,韩雨并不介意将天水市的市长位子,送给对方,作为双方合作的基础。

回头扫了一眼远去的奥迪,韩雨沉声道:“掉头,去楚家!”

武柏也不答话,让人掉头就往回赶。

韩雨找了楚老爷子,将李河跟他的谈话,毫无保留的说了一遍,楚老磕着烟灰道:“嗯,这儿个李河我也知道,年纪不大,可是手段多,心眼活,有能力,也办了几件实事,在咱们本市的干部当中,算得上是年富力强的,威望也不低。就算我不出面,他能够当选市长的可能性,也在五成以上!”

“您的意思是,他故意卖我个人情?”韩雨皱眉。

“嗯,也许,是他真的想结交你。他是南方李家的末系旁支,现在看来,他是想要夺回李家。这也算是一颗备用棋子,必要的时候,或许能让李老头喝上一壶!”楚老爷子微微一笑:“这儿样的人,对你有用。”

幽冥会,便是李家力量的一部分!

“他如此费尽心机的接近我,目的不外乎是想得到我的帮助,这儿样的人,绝不甘心受人摆布控制。”韩雨有些担心的道:“我怕,如果我全力帮他,到了最后,反而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而遭他的算计!”

楚老哈哈一笑:“你能有这儿样的担心,说明你已经开始成熟了。不过,官再大,钱再多,阎王照样往里拖!只要你能做好这儿个阎王,谁不得怕你!”

韩雨忍不住笑了一下,是啊,这儿个世界上不管什么样的利益都是要有本钱的。而人,最大的本钱便是自己的小命。

只要你能随时抽掉别人的本钱,又何必在乎他是不是在坑你呢?只要我发现你丫的敢坑我,我就弄死你!

韩雨从楚家出来,便给李河打了个电话。听到了韩雨肯定的答复,李河笑着表示感谢,并且让韩雨放心,这里有他照看着。

这儿对遮天来说,也是个好消息,虽然方文山也算是跟他们交好的高官之一,可他实际上,却实在按照赵达钢的意思办事,他真正服从的还是这儿个国家。

而李河就不一样了,他是想要将自己绑在韩雨的战车上,赌的就是韩雨这儿辆战车,能够走多远!

办完了李河这儿个插曲,韩雨直接驱车回了SY。

他先去医院看了看谷子文等受伤的人,等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而卓不凡告诉他,楚颜已经等他一天了。

韩雨现在住的地方,是原健仁集团旗下的一家娱乐会所,因为地方比较宽广,所以做了遮天的总部。

这会所只有五层楼高,其中最上面的一层,靠近里面的套间,是韩雨的住处,外面紧挨着的是办公室和会客室,在办公室的对面,则是叶随风,卓不凡,胡来和武柏,李剑白等人的临时住处。

现在的暗铁堂,暂时由陈蛟继续带着,因为黄泉堂调整的缘故,韩雨最后只得将黑狼调到了飞羽堂担任副堂主,而马奎则成为了黄泉堂的副堂主。

韩雨直接回了自己的套间,楚颜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听见响声,忙将书一丢:“你回来了?”

韩雨将衣服挂好,笑道:“嗯,我听说你早晨就来了?”

“啊,昨晚上,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我是早上才知道,所以,过来看看。你还没吃饭吧?我有帮你留的饭菜,你等着啊!”楚颜忙跑到了厨房,很快便端上来四五个小菜,还有一小盆清粥!

饭菜都热气腾腾的,显然,不知道热过多少遍了。

韩雨有些感动的看了她一眼,笑呵呵的坐下:“我回去可见爷爷了,他说想你了,明天你便回去看看吧。毕竟天水才是汉魂集团和楚氏集团的总部,酒厂的事情,还需要你来拿主意。这儿边,就交给李中文吧。”

楚颜点了点头:“现在,最好再招聘几个副经理,这儿样,我们可以在人手的控制上,更容易些!至于李中文他们,我想可以分别掌管娱乐,酒店和酒厂这儿三个方面。”

“可这方面的人才,哪儿能说找就能找到?”韩雨苦笑着摇摇头,以前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毕竟摊子小,李中文等人也的确都是人才。可,也仅仅只是人才而已。

如今随着摊子的越摆越大,甚至,一下掌控了整个健仁集团,得到了这儿种井喷似得发展,无论是李中文,还是张新收他们,都有些扛不住了。

要不是叶苏,要不是楚颜,只怕汉魂集团真就要被自己给活活撑死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打打杀杀的人,不缺,可玩经济的好手,一时间还真不好找!

楚颜手底下虽然也有几个总经理,可实在也抽调不过来,所以,她有些无奈的道:“那也就只能先留意着了。实在不行,我便去找猎头公司,挖几个墙角过来!”

韩雨摇头道:“挖些中层的人来吧,副总还是算了。 这儿些家伙,都没什么忠诚可言。我可不希望自己哪儿天醒来,突然发现集团成了烂摊子,没人收拾了。”

两人边吃边聊,显得很是随意。

吃过了饭,楚颜这儿才收拾碗筷边道:“你,昨晚没受伤吧?”

“啊,没有,你看我这儿不好好的吗?”韩雨笑笑,有些感慨的望着她的背影,这儿丫头大概一直就憋着要问自己这儿个问题的吧?

“那好,那我先走了!”楚颜笑眯眯的直接告辞。

韩雨错愕的道:“你不留下吗?”

楚颜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我,集团那边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等会我便直接回去。今天接到了武老的电话,说,他的研究已经差不多了,让我准备开始生产三碗不过岗!”

韩雨说完了挽留的话,也有些尴尬,他搓着手道:“那让拼命三郎开着野兽送你吧,刚好,这儿些天劫众人,也该回天水去,便跟你一路!”

韩雨将她送到外面,看着她上了车,对于临了楚颜眼中的幽怨,韩雨也看见了。

只是,他的兄弟伤的伤,亡的亡,更有躺在医院没有苏醒的,他实在是没心情自己在这儿里谈情说爱。所以,只能狠心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一干天劫除了张笑晨带了几个人留下,其余的人都在石敢当和尚地的带领下,回训练场担任教官。

他们这儿次的任务,是训练遮天的小弟,顺便要从中挑选两百名身手高强,反应敏捷,有潜力的人,重组天劫!

韩雨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放到嘴边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转身走了回来。

不过,他没有去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天台!

武柏,正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厚实的如同岩石般的脊背,静静的靠在天台边上,在他的手边,放了七八个酒坛子。他的手里,还拎着个喝了一半的。

韩雨走了过来,走到他旁边,坐下,默默的抽烟。

夜风呼啸,吹在人的脸上有些刺骨的凉意!

韩雨拿过旁边的酒坛子,拍开泥封,仰头灌了几大口,这儿才哈了口酒气,眯着眼睛打量着头顶的夜空。

繁星点点,闪烁着夜色的光芒。

“你说,人死后,会不会变成星星?”武柏忽然开口了,这儿体态豪雄,恍若狮虎一般的汉子,此时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和悲伤:“以前,爷爷说,人死了就会变成星星,我想知道,哪儿一颗才是他?”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静静的盯着夜幕:“最亮的那颗,你觉得哪儿一颗最亮,哪儿一颗 就是最关心你的人,在天上注视着你!”

“大哥!”武柏笑了。

韩雨伸出手,拿起酒坛子道:“什么也别说了,来,整一个!”

“怎么整?”

“往死里整!”

两人轻轻一碰,咕咚咕咚的像是喝开水一样,将酒液朝嘴儿里倒去!

武柏亲手杀了白小兮,就在昨天!

或许,这儿是全了兄弟义气,了了自己被骗的苦痛。可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一刀斩下的,还有他未曾绽放的爱情。

在一连串的高强度的杀伐中,他的心一直在紧紧的绷着,紧的让他没有时间去为自己的爱情,或者,第一次成为男人而悲伤,可此时,冷不丁的放松下来,他心中,还是不可抑止的爆发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苦!

武柏扬着头,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泪角,有一丝晶莹划过,可是瞬间就被酒液所冲淡,落入他的口中!

酒是苦的,一如此时他的内心。谁能想的到,他挥刀的瞬间,斩杀的不仅仅是一个倭国间谍,还是一个自己在前一天还深深爱着的女人!

就像一个女人,永远不能忘掉破掉她第一次的男人一样,一个男人,也永远难以忘却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呵呵呵,好酒!好酒!都说这儿世上最宽广的就是天,老大,你说老天他有悲伤吗?他会喝酒吗?”

“他会个屁!天若能容,又怎会空空如也?”

“说的也是,来,再喝!”武柏身边放了足足有七八坛酒,他显然是想把自己灌醉的。

就算加上韩雨,两人再喝了四五坛子之后,也隐隐的有些高了。

都说,当你不想醉的时候,喝多少,都是水。可当你想醉的时候,喝的是水儿也能一醉方休!

因为,醉人的不是酒,而是心!

“三郎,你会怪我将你从那武家村中带出来吗?”韩雨躺在地上,大着舌头问!

“不怪,出了多大的事儿,我都不会怪大哥!我,我没事,**有鸟,必做男人!顶天立地,去他吗的!”

“来,喝酒!”武柏倒起酒坛子,如长鲸吸水,吞吐不停!

新年开始,却停水停电一天了,让我说什么好捏???求兄弟抚慰,啊不,是安慰,特别声名,兄弟,人也,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