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70章 胡来的独到法门

670章 胡来的独到法门

第二天,当韩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他的头,还疼的厉害。

这儿便是宿醉的坏处,韩雨记得自己昨晚跟武柏说了很多,仿佛还劝他看开点来着。

武柏甚至叫嚣着,要做一个超越胡来的男人!当然,这儿些都是醉话,模模糊糊的,只怕今天连他自己也想不起来了吧?

韩雨从他的房间出来,见到胡来正在哪里上网。

“你说你一个和尚,平时看看美女也就罢了,怎么一有时间,还要看写真?你不嫌累啊?”韩雨瞄了一眼屏幕上的那些个曼妙的身体,对于胡来的这份雅兴,有些无语的摇摇头,自去倒了一杯开水喝,没好气的道。

胡来嘿嘿一笑:“老大你这儿就不清楚了吧?孔老夫子曾经日过,说这儿女人的身体,就仿佛暗器,平时都藏着光泽,不掏出来绝难看出其中的锋利。可她们的脸蛋,丑则吓退鬼神,美则颠倒众生,却是名副其实的社稷神器!啧啧,只可惜啊,这儿暗器我是见了不少,可没瞅着多锋利的。吓退鬼神的也碰到过,却尚没有真正的拥有过一把神器。你说,对于一个阅女无数的和尚来说,这儿得是多么悲惨,多么违背信仰的一件事儿?所以,我决定,在网上看看有没有既能杀人的,又能当神器用的!”

“首先,那是曰,不是日……”

“你的意思是,孔老夫子没日过?”胡来扭头,诧异的道。

“他当然日过,可……”

“日过就行了!我还以为这儿话不是他说的呢,现在终于得到考证了!”

韩雨满头黑线,喝水,不理他。

“老大,老大,快来看,啧啧,这儿小妞怎么样?这身材,暗器,绝对必杀级的啊。看了她,我才终于明白啥叫,美女杀人不用刀,斩将追魂全在腰了!”

“再看看这儿脸蛋,当年九斤老爷子曾经说过,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你看看这神器,摆明了是让你甘于奉献生命的精华,使得人生充满意义!”

韩雨彻底被打败了,有些虚弱的道:“这儿,好像是游戏里的人物图片吧?”

“是吗?嗯,难怪有点卡通,不过,可以作为参考!”胡来微微眯着两眼,点了下一张。不能啃的白菜,再好也他妈的没用!

“哎,你不说准备成立一个娱乐公司的吗?计划的怎么样了?”韩雨瞄了他一眼,轻笑道。

“嘿,那个叶苏和楚颜都已经批准了,现在,正准备建设影视城。嘿嘿,老大,不是你暗中帮我的吧?”

“美的你!”韩雨瞪他一眼:“我听他们说过,这儿个方案很不错,便于我们引导人们的舆论视线,隐蔽我们自己,赚钱不赚钱的倒在其次。这儿娱乐城,我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和尚,你可别致想着泡妞,忘了正事啊……”

胡来嘿嘿一笑:“哪儿能呢!”

“哦对了,老大,陆辉跟魏疯子早晨回来了,不过,陆辉跟三郎又一块走了,暗铁堂跟黄泉堂之间的调动,也已经开始了。”胡来头又开始搜罗起了美女,不过,这儿回却都是娱乐圈的。

想泡妞,哪儿里最容易?只怕非娱乐圈莫属了。入这行的,或许有不爱钱的,可只怕,没有一个不爱名的。只要他胡来,能够掌握她们的名利,那还怕这儿些小妞,不主动的拜倒在自己那性感的月白色僧袍下吗?

胡来越想越得意,嘴角差点没流出哈喇子来!

韩雨将杯子放下,走到旁边去用热水洗着脸道:“魏疯子呢?”

“还在外面休息!”胡来低声道。

韩雨擦着脸道:“他跟陆辉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了?”

“没见到什么改善,我听猎狗说,似乎两人都招揽了三千人左右,分不出上下!”胡来笑道:“看起来,这两人昨晚都很卖力!”

“让天劫全力训练,各个堂口进行整顿。”韩雨将毛巾一丢,转而朝外走去:“我去见见魏疯子。”

这儿是韩雨第二次见魏正峰,这儿个像长枪一样笔挺,像战刀一样霸道的男人,静静的矗立在窗前,正俯瞰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他的身上,穿的还是那身有些泛白了的军装。

听到身后的响声,他头也不回的道:“我是该叫您老大,还是该叫您黑衣?”

“随便,昨晚喝多了,起的晚了些!这儿应该算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吧,前天晚上的事情,我还没有对你说声谢谢!”韩雨静静的走到他旁边,向下望着:“看什么呢?”

“人!”魏疯子静静的道:“我在想,我现在在高高在上的注视着他们,那谁,又在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韩雨微微眯着两眼,抬头望着远处的高楼:“你觉得呢?”

“不知道,不过,我不喜欢这种感觉。”魏疯子将窗帘拉上:“我说过,只要遮天能够击败剑门,我便加入遮天!”

他静静的盯着韩雨道:“所以,你不用对我道谢,我来帮忙,是担心他们将你杀了,而萧炎那边又打败了幽冥会,让我被迫食言!”

他抿了抿嘴,想要叫声老大,可话到嘴边才忽然发现,这儿两个字不是那么好喊的。

韩雨哈哈一笑,伸手朝他的肩膀拍了过去,魏正峰几乎死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可随即就停住了,任由韩雨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不用多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想,等接触一下你便会发现,遮天跟剑门,完全是不一样的。昨天我跟其他人商议了一下,现在,特意问问你的意见。我想,在遮天成立一个疯字营,你来当堂主,地位等同胡来等人,不知道你意下如何?”韩雨笑眯眯的问。

“既然我现在是遮天的人了,那自然要听从安排,那我手下的原疯字营的人马,你打算怎么办?”魏正峰的眼神,就像是石头一样,冰冷,生硬。

韩雨毫不闪避,正色道:“他们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只有在你的手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自然由你决定。”

开什么玩笑,若是将那些三百名死士,拆散了分到天劫等重要的部门,到时候,若你一句话,将他们都弄了回去,那我找谁哭去?

韩雨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魏正峰的真实身份,所以,难免有所戒意。疯字营的去留,便是他跟叶随风等人商议后的结果。要说天劫这儿一战,损失惨重,若能将疯字营的人补充到天街中,那自然是美事一桩。

可问题是,魏疯子会不会也这么想?

显然,他不会。因为他听见韩雨的回答,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好,那我马上就回去,安排一下。”

“不用了。”韩雨轻声道:“我今天要跟和尚等人去一趟HEB,你留守SY。”

现在的遮天,总共分为黄泉,血斧,飞羽,黑羽,暗铁,裁决,破晓,疯字营八个堂口,其中飞羽堂正在重组训练中,血斧堂驻守SY,暗铁堂在LN以东,对抗青帮。黄泉堂驻守SD,黑羽堂负责训练,裁决堂负责纪律,破晓负责情报!

而如今,胡来要带着十八罗汉跟他一起行动,直接就导致了整个SY,没有了堂主坐镇,韩雨当然不放心!

魏正峰愣了一下:“我留守?”

“嗯,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下面的人和事儿,自然有狂熊跟刘泽宇他们负责。若有什么异动,破天自然会找你,他就在隔壁的那个屋子里。”韩雨笑笑。

魏正峰没想到,韩雨竟然将自己的老巢交给他。要知道,虽然这儿里有血斧堂的一千多名小弟,可是,他相信自己的手下,只要三五个小时,便能彻底将这儿里掌控!然后,他可就等于是掌握了大半个LN。

“你,不怕我……”

“没有什么怕不怕的,我相信自己不会连这儿点眼光都没有!眼下,只有你,才能够抗拒天狼社和请帮的压力,又能震慑的住原剑门的那些人。对了,你还没吃饭吧?”

魏正峰有些愣怔的摇头。

“刚好我也没吃,走,一块吃点!”

这儿是韩雨的早餐,牛奶,鸡蛋,外加十个馒头,一碗豆浆,两荤两素的小菜。当然,为了保证自己喝的牛奶里面,没有掺杂的尿素和能够让人致癌的东西,牛奶,是楚家在内蒙那边自己弄了个牛乳提炼厂,然后每天安排专人朝这儿里送的。

吃过了早饭,韩雨又将叶随风,胡来,卓不凡,还有被手机派了过来,担任破晓联络员的破天都叫到跟前,一一的介绍给了魏正峰认识,并将自己的命令重复了一遍。

“呵呵,想不到,我们又能一起并肩作战了!”叶随风伸出胖手,笑眯眯的道。

“也许,这不是什么好事!”魏正峰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抽了一下,伸手跟他轻轻一握,神情坚硬,冰冷如石!

“能跟陆辉打成平手,咱们遮天又多了一个牛人啊!老大,有空您得允许我,跟魏疯子讨教几招,听说,他的五虎断门刀跟和尚的一样,走的也是刚猛的路子!”胡来笑眯眯的道。

魏正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轻轻扫了胡来一眼:“我也正想跟你讨教!”

“你们的事情有机会再说吧,现在没时间!”韩雨直接拦住了两人道:“疯子将暂时接掌社团在SY的一切权利,狂熊,你们要看好下面的小弟,不准惹事。至于你昨晚跟陆辉一起抢下的地盘,则由三刀和疯字营的人,分别接收!”

“若是这些小子,有什么不听话的,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收拾他们!”韩雨警告性的扫了狂熊等人一眼,这儿才招呼了叶随风,胡来,喊了十八罗汉,一起上车,离去。

“老大,你真将咱们的人都让听魏疯子的?他跟咱们不熟……”车上,胡来笑眯眯的道:“你就那么相信他?”

“这儿一次,就是对他最好的考验。如果他能够通过,那就说明他值得我们相信,不是吗?若是通不过,”韩雨眼中寒光闪动,有些阴险的笑笑:“那我们也就有了理由,吞并他手下的剑门小弟了!”

胡来微微一笑。这才是老大嘛,他就不相信,经过了老莫的事情之后,老大的骨子里还能不增加点阴险?

“我倒是担心,咱们的造型,到了青帮的地头上,很容易暴漏啊!”叶随风有些担心的道。

韩雨转向那个瘦高的和尚:“大师……”

“小僧法号降龙,您直接叫我降龙就好!”

“咳咳,这儿个不太合适吧?我还是叫您尊者好了,到时候,还得麻烦一下大家,我们得小小的化妆一下,不然,我怕还没找到他们的老巢,就被人给发现了……”

“这儿……”降龙罗汉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若是外院的和尚,那化妆也就化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问题是,他们是内院的,是真正的僧人。

“什么这儿那的,我问你,来的时候,方丈师兄他们老人家是怎么说 的?”胡来冷哼一声,端起旁边的酒来,喝了一口。

降龙立即两手合十:“回师叔,方丈说,让我们听从师叔的安排,并且,多多向师叔学习。”

韩雨和叶随风对视一眼,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这儿方丈得跟这儿十八罗汉多大的仇啊,咋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下这种命令呢?

“哎,这儿才对嘛!既然方丈都让你们听我的,向我学习了,你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来,降龙,喝了这杯酒!”胡来直接将旁边的三碗不过岗端了起来。

“不不不,降龙不敢!”降龙吓的脸色都白了,连连摆手,并且低头诵经。

胡来脸色一沉:“肤浅!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所谓修行,修的是心,只要心净,则身无浊。只要心正,则身无邪!”

“你啊,还是太在乎这儿具皮囊肉身了。这儿,不过是一工具罢了,载着我们在苦海沉浮!就如同我们屁股下面的车,承载着我们从这儿里,到另一边去。你会在乎这车,烧的是油还是酒吗?”

胡来一脸的高深之相,韩雨不由得暗自嘀咕,难道你丫的抱着女人在哪里嘿咻的时候,自己却在魂游天外不成?

那边的降龙,和另外几个和尚,却露出了思索之色。

“师叔的意思是,修心而不修体?”降龙试探性的道。

胡来的身子一晃,杯子却端的稳如泰山:“扯淡!咱们现在坐的是昌河,你换老大的野兽试试?没准这儿个时候早到了!车的好坏,决定了你的效率,速度和舒适程度。同样的,你若不修身,没准,连目的地都到不了,半路就抛锚了!来,乖,师叔这儿里还有对佛法和世界更为精妙独到的理解,先把酒喝了,等会我给你们讲解一下,什么叫阴阳大道,这儿可是师叔我领悟的独到法门,回头,再让叶胖子给你们化化妆……”

嗯,停电一天,哥很郁闷,求安慰啊求安慰,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