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71章 到达哈尔滨

671章 到达哈尔滨

倭国!

“血难,你的倭国话,进步越来越快了!”柳生破东笑眯眯的望着对面一个相貌丑陋,目光时不时的闪过一抹沧桑和阴狠的年轻人。

虽然,对方长的很丑,可是却心狠手辣,意志坚定,狡猾虽然不如老狐狸,却也展露出了他非同常人的眼光。

尤其是来到倭国之后,给了他不少的帮助。而且,两人现在拥有着共同的敌人,同仇敌忾,颇有共同语言!以至于一向对相貌颇为看重的柳生破东,对于他却我那全是另眼相看。

坐在血难对面,柳生破东轻叹一口气:“让你说对了,那个叶随风有问题,那个魏疯子,也有问题,想不到,他们竟然都是黑衣的人!这儿些叛徒,我早晚都要将他们一一杀光!”

说到最后,柳生破东的眼中,已经是寒光闪动,杀气腾腾了。

“少爷!”血难恭敬的微一点头,轻声道:“请稍安勿躁,无论是叛徒还是黑衣,我们都是要杀的,却不是目前!”

“这儿我也知道,眼下,还要以隐忍为主!听说,你现在每晚都在修炼剑道?也不要太累了!身体才是你最大的本钱!”柳生破东这儿话,难得的透出了一丝关系。此时他的手下,总共也就他从国内带回来的这三员干将而已。

若是血难垮了,他便连个出谋划策的人都没了。在倭国,想要混下去,几乎没有可能!所以,也由不得他不关心!

血难自然也知道,他心中虽然不以为意,眼中却露出感激的神色,轻声道:“敌人就在哪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嚣张得意,心中实在是难以咽下这口气!血难也知道自己不能上阵为少爷斩杀仇敌,却也不想拖了少爷的后腿!”

“我何尝不也是这样!”柳生破东狠狠的一拍桌子,随即道:“不过,你放心,已经正式拜了倭国的剑道大师,菊门纲为师,只要我潜心修炼上两年,定能将那黑衣斩杀与剑下!”

血难并没有立即拍马屁,而是皱眉道:“这儿一次,组织的报复,都被他轻易接下了,要想从武力上解决,只怕很难!”

“呵呵,你可能不知道,菊门纲大师,已经达到了剑道大成境界。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黑衣,便是十个八个,也不再话下!”

柳生破东随即一挑眉头,恶狠狠的道:“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家伙的运气那么好,竟然能够扛下组织的报复!不过,这儿样的好运气,绝不会在有第二回了。”

“您的意思是……”血难眼中寒光一闪。

柳生破东阴阴一笑:“组织已经决定再次报复了,这儿一回,出动的都是家族武士,每一个的身手,都足以成为剑门堂主!你说,黑衣还有没有生还的可能?”

“难说!”血难想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雅库扎的打算是,警告青帮和天狼社,灭掉遮天,所以,对于青帮和天狼社那边,他们派遣的人手本来就少。为的不过是警告对方一下,不要触怒了雅库扎。至于遮天,则由井衣家族和柳生家族旗下的组织联合出击。

四五百名潜伏已久的精锐,配合两大家族的精英,原本是完全可以吃掉韩雨等人的,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封不动,魏正峰以郑元豪,胡来等人的出现,使得他们的计划不但没有完成,反而最终全部折损。

这儿一战,让雅库扎的面子丢尽,威信扫地,他们不再次报复才怪!

“怎么,难道你认为组织还不会赢?”柳生破东皱眉道。

“我记得您上次说过,龙组曾经对我们进行过反击!那这一回,只怕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这儿些家伙,是那种能自己把对方打的头破血流,却不允许别人染指一下的主儿!”血难淡淡的道。

“那我得去给爷爷说一声!”柳生破东说着,便要起身。

“少爷,您不觉得,现在的家族实力,再受损一些,对您更有利吗?”血难淡淡的道。

“你什么意思?”

血难眼中精光一闪:“少爷想要报仇,是一方面,掌控柳生家族,是另一方面。比起后者,报仇的事情,倒是可以暂时的向后放一放!甚至,我们可以借助仇家的力量,来清扫您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柳生破东缓缓的坐下:“你的意思是……”

“驱虎吞狼,借刀杀人!”血难嘴角一勾,轻轻的补充了一句。

“好,就由你来安排。”柳生破东狠狠的点了点头。

“是!哦对了,少爷,我听说,天照甲贺的公主,貌若天仙!那不知……”

“这儿个不用你说,我也想。只是,那小丫头极为厉害,曾经发下誓言,谁想娶了她,就必须得打败她,揭下她的面纱!”柳生破东苦笑道:“我就是跟着菊门纲大师再练十年,只怕也不是那小娘皮的对手!”

“嘿嘿,”血难一笑,脸上的疤痕纷纷跳动起来,带着一股子狰狞的寒意,若是胆子小的,看上一眼,晚上非做恶梦不可:“我说的,是她的表妹。听说是山口组井衣家族的旁支,以前的时候,有井衣步兵在,她自然毫不重要。甚至,我还打听到,您的兄长,柳生春竹少爷,曾经拒绝过跟她的婚事。”

柳生破东目光一挑:“你是想,让我取而代之?可她行为放浪,连柳生春竹都看不上,我……”

“我没有让少爷跟他结婚,不过,若是您能够满足她,那她自然会对少爷您产生好感!”血难嘱咐道:“对了,我觉得您对柳生春竹少爷,要更客气些。毕竟,现在,我们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另外,少爷应该暗中结交高手,尤其是跟随菊门纲大师习武的人。”

“可我担心,他们中有柳生春竹的眼线!”

“无妨,只要他成了您的手下,我保证,会让他们死心塌地!”

“好!”柳生破东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听你的!有你给我出谋划策,有扬威和断刀辅助,我就给他们玩一招,庶子夺嫡……”

……

韩雨一行,总共二十二个人,除了十八罗汉,他还带了黑B开车。黑B就是他跟郑元豪从车站出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剑门小弟,他是叶随风的人,一名退伍军人。曾经在部队的时候,便是开车的。技术,十分不错!

而且,他曾经在HEB呆过,所以,韩雨这回便带看上了他。

一行人分作四批,悄无声息的到了heb,韩雨早就在这里包下了两个套间,一行人入住的十分顺利。

“老大,咱们都到这里了,能不能到MH县看看?”胡来轻声道。

“去MH干什么?”韩雨一皱眉。

胡来嘿嘿一笑:“我听说,那里的美女多……”

韩雨目光一闪:“等着吧,等药物到手了,我陪你一块儿去。”

“不是,老大,我……”

“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劝我像你似得找女人吗?刚好,这儿一回我跟你这个师傅好好学学!”韩雨笑眯眯的道。

胡来还能说什么?虽然心中蛮不情愿,却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安顿好众人,韩雨跟胡来一起走了出去。这儿些和尚,都是那种习惯了寂寞的人,所以将他们留下,倒也没什么。

叶随风,因为目标太明显,所以也留下了,好在他也只需要足够的食物,和一台电脑,便能玩的十分哈屁。

韩雨,胡来,黑B,三人出了酒店。

韩雨的眉头用一种特殊的胶粘了一下,使得他的眉头顿时变的柔和了许多,脸上也不复那种长剑似得英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顺的气息。

他穿着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外面再套着个黑色的绒线外套,休闲裤,鼻梁上还架了一副宽边的平面镜,遮掩了他目光中的锐利,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神情严肃中带着一股子小心翼翼!看上去,就像是企业里的那种中层管理人员。

“嘿,老大,想不到,您穿上这儿一身,倒也挺好看的嘛!”胡来笑眯眯的走在前面,此时的他,带了一顶帽子,脖子里缠着围脖,穿着一件阿玛尼的大衣,腆着肚子,步履中带着一股成功人士的派头,尤其是嘴角带着的那种荡漾的笑容,一看便知道是那种什么足疗啊,桑拿等地方的常客。

韩雨没好气的道:“谢了。”

一出了酒店的门,胡来便禁不住打个寒噤,然后跟其他的人一样,一猫腰,快速的朝下面停车场的一辆黑色赔死他走去!

在SY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感觉到了比天水要冷,可是等到了这里,他们才真切的感受到,东北这儿嘎达的天气,是多么的强悍。

他们穿的已经不少了,可那小冷风,还是呼呼的一个劲的朝他们招呼,身上的衣服,似乎成了摆设似得,根本就挡不住。

路上的行人,少有慢条斯理的,全部都将身上的衣服裹紧,行色匆匆。

黑B急忙上前两步,将车门打开,胡来坐在了后面,韩雨走到对面坐了进去,黑B自去前面坐在了驾驶室中。

“难怪这儿里人说话都语速快,嗓门粗呢,感情要担心被风给吹跑了啊!”胡来一坐进车中,便搓了两手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车内,小空调开的十分的舒服。他便敬围脖也取了下来。

车内,副驾驶座上正坐着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闻言嘿嘿一笑:“和尚哥果然有见地,一针见血啊!这儿鸟地方,手指头都冻的伸不出来,难怪说这儿里钳子少呢,根本就他妈的没有市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