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0章 残废并不是废人

040章 残废,并不是废人

韩雨点了点头:“辛苦了,那几位兄弟都醒过来了吗?”

“醒过来了,其他的人都还好些,只是,狂风帮的那三人,断臂时间太长,接不回去了。”梁欢轻声道。

韩雨平静的道:“活着,总比死了要好的多。我去看看他们。”

梁欢忙道:“我陪您一起去吧。”说着,他吩咐了那两名小弟继续在大门盯着,这才转身在前面为韩雨引路。

“昨天那名医生呢?”韩雨忽然问了一句。

“失血过多,正输血呢。”梁欢轻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有的时候,面对非常之人,必须得用非常手段。这件事,你处理的很好。”

“老大,您就别臊我了。若不是您的当头棒喝,我现在还懵懂着呢!”梁欢轻轻的揉了揉鼻子,他的个头跟韩雨差不多,肤色黝黑,细长的目光中,时不时的闪过一抹精光,透着一股子凌厉。

不过此时他的眼中却带着几道细丝,显然是一夜没有合眼,脸上也带着一股子尴尬。

韩雨微微一笑,没有出声。路上的那些行人和小护士,就算是有几个昨晚不在,不认识韩雨的,也认识梁欢这个拎着医院的值班主任在他们眼皮子低下晃了大半夜的家伙。

所以,一见到他们便远远的低头站到了一边,等两人过去的远了,才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

“就是这。”梁欢推门先往里看了看,这才侧身等韩雨进去。

三名狂风帮的小弟脸色透着一股失血过多的惨白,静静的躺在**,两眼无神而空洞的睁着,房间中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颓废,萎靡的气息。

听见房门响,听见脚步声,其中两人转过头来,看见是韩雨,一个眼中顿时闪过一抹仇恨的光芒,另一个的眼神却极为复杂。不过,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

韩雨轻轻的扫了他们一眼,叼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烈烈的烟草轻轻的刮着肺部,也带起了他说话的欲望。

“狂风帮的人,也不过如此。”

**三人的神色齐齐的一变,韩雨却毫不在意,淡淡的道:“你们的胳膊虽然断了,可你们毕竟还活着。我觉得你们应该庆幸,应该高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

“是你断了我们的胳膊,难道还要我们感激你吗?”眼露仇恨的那名狂风帮小弟冷冷的哼了一声。

“至少,你们没有恨我的资格!”韩雨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睨了他一眼道:“放弃你们的是马三太,是狂风帮,可救你们的,却是我韩雨。”

“是我们有眼无珠,错认了人,落的这步田地,的确是没资格怪别人。”眼露复杂神色的年轻人轻叹一声。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人这时忽然开口道:“你,不应该救三个废人。”

这话一出,另两人的脸上齐齐的露出了落寞的神色。他们如今都二十七八岁了,可除了砍人,除了混,什么都不会。就算活着,他们除了像狗一样的活着之外,又能干什么呢?

倒不如真的死了,一了百了。

“你们,只是残废,并不是废人!”韩雨对他们的想法很清楚,因为刚刚退伍的时候,他也有过同样的迷惘。轻轻的将烟蒂丢到脚下,使劲的踩着:“断臂,是你们为曾经走错的路,犯下的错所受到的惩罚,可这同样也是一个你们和过去的自己说再见的机会。”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动拳头的,只要你们愿意,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哼,说的好听,就算我们愿意去打工,去卖力气,又有哪儿个工厂愿意要一个残废?”眼露仇恨的狂风帮小弟恶狠狠的道。

“我!”韩雨两眼一眯,轻声道。

**的三人齐齐的愣了一下,还是刚刚说话的那人,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谢谢,不过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已经无以为报了,不再需要你们的施舍!”

韩雨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施舍,是邀请。如果你们觉得我这样说矫情的话,那就当报答我救你们一命的恩德好了。”

“你,想让我们干什么?”当中那人挑眉道。

韩雨轻声道:“我在乡下建了个厂子,需要可信的人帮我看着点。”

“还是施舍。”最先那人冷笑道。

“这样的人,不能惹人注意,却需要胆色过人,若是有什么事,至少也可以抵挡两下。”

韩雨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你们是狂风帮的人,见多识广。你们砍过人,自然也有胆色。马三太的抛弃,让你们心灰意冷,你们需要新的机会,新的人生。而我刚好救过你们的命。”

“哼,说的好听,只怕你救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跟你吧?”

“算是吧。”韩雨痛快的点头承认,反倒让冷笑的那人愣住了。

“你,就那么相信我们?”说话最少的那人开口了。

“能够被选做马三太的保镖,至少能证明两点,勇敢,忠诚。而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当然了,我不会自以为是的凭空猜测,我让人调查过你们三个人的经历,老实说,对你们的能力我也很欣赏。”

“如果不是跟了马三太这样的一个纨绔,你们在狂风帮中只怕也会有一席之地吧?”韩雨眯着眼,柔声道:“当然了,为了能让你们更加安心的工作,我将你们的家人都接到了那里。这样,你们也可以弥补以前所忽略的东西。”

“你……你还真是好手段啊,看来我们不去是不行了。”最先的那人冷笑着道。

神色最为复杂的那年轻人却像是解脱了似得,轻声道:“谢谢。”

“墨海。”话最少的那人。

见他报名,剩下的两人也只得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韩雨露出仇恨之色的叫苏前,道谢的那人叫方槐。看的出来,他们两个是以墨海为首,而在这三个人中,韩雨最为看重的也是这个墨海。

果断,冷静,思维敏捷又话不多。其子那边缺少独当一面的人才,而能够被派为马三太的保镖,三人的身手当然不用说。就算是头脑,也比一般人要强的多。

若不是韩雨的那一刀太过突然,天策又远比三人想象的锋利,韩雨想要重创他们三人,绝不会那么容易。

有了他们帮忙,其子可以轻松许多了。

韩雨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好好养伤,回头我让人来接你们。”

看着韩雨走了出去,苏前冷哼一声,有些不满的看着墨海道:“海哥,你还真答应他了啊?别忘了,是他砍断了我们的手臂,我们却反过来还要帮他?”

墨海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精光,冷冷的打断他道:“不是我们帮他,而是他在帮我们。”

方槐轻叹了口气道:“从根本上说,我们和他是敌人。我们的手臂被断,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是他,在那个马三太抛弃我们的时候,救了我们一命。又给我们安排好了后半生。作为一个敌人,他的确为我们做的够多了。”

苏前张了张嘴想要分辨,却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回了一句:“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敌人!”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话未免太过没有说服力,他恨恨的用未受伤的左臂在肩膀上捶了一下,怒骂道:“马三太个狗日的,我们拼死拼活的保护他,他他妈的却将我们像垃圾一样丢弃?要不是他,我们怎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行,这个仇,我们一定得报!”

方槐眼中也露出了森冷的寒光,相对于正面击倒了自己的敌人,那种抛弃他们的同伴才是最可恨的。

墨海微微沉默半晌,眼中的复杂神色才褪去。他轻声道:“报仇的事,以后就别提了,我们的命是他救的,我们没有挥霍的权利!”

“可我们现在这副模样,能干什么?”苏前有些激动的道。

“你只是残废,不是废人。我们的胳膊虽然断了一只,可头脑还在。以前的生活是动拳头,以后的日子,那便多用些脑子吧。”墨海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PS:闹事的书友,过年了,别蹦达了,你写的不累,哥删你书评都累了,呵呵,要不趁着过年你多写点,回来我打总删,嘿嘿,加油!

兄弟们过年了,给大家拜年,新年快乐,嗯,今天的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