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74章 线索

674章 线索

674章 线索

时间已经过去五天了。

这儿五天的时间,偷灵芝的事情,没有得到丝毫的进展。

鼠猴的人,一直在暗中注意着青帮的动静,调查那个偷了青帮鼻烟壶的人的动静,却也没有结果。

就仿佛,这儿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一般。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韩雨已经进了金园三回了。

前两回的时候,他只是在外围转了两圈,第三次只是稍一进入,便差点被对方给发现了。

如果不是他见机的快,没准便要折损在里边了。

金园的防守,不说是固若金汤吧,却也有点儿像蜷了起来的刺猬一样,浑身带刺,让人无从下口。

韩雨有些郁闷的靠在沙发中,喃喃的道:“再呆五天,若是实在没有机会,我们就回去,另想办法!”

“老大,要我说,咱们给他们来硬的得了!”胡来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么大的地方,咱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近对方的书房,更别说那灵芝还不一定在那里呢!咱们去将金老头抓来,我还就不信了,他能把灵芝,看的比自己的小命更重?”

韩雨瞪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捉了青帮老大?亏你想的出来!

那边叶随风却点头道:“嗯,若是实在没有办法,也说不得只好用出绑架的手段了!”

韩雨有些失望的瞥了他一眼:“和尚发烧了,你不会也被传染了吧?”

胡来,无语啊!

叶随风笑道:“想要绑架金老头当然不现实,可是,金不三不是他的孙子吗?咱们绑不了金老头,绑金不三,我就不相信了,为了一点灵芝,他舍得将自己的孙子也搭进去!”

韩雨想了一下,眼中寒光闪动道:“这儿倒是个办法!只是,那个金不三在这儿里吗?哎,胖子,随风在青帮有安插的人手吧?你让他们密切注意金不三的动静,看看有没有机会!”

叶随风摆了摆手道:“他上次,被我们带到了沟里去,便被金老头给关起来了。昨天才刚放出来。据我所知,本地有一家叫云雨娱乐会所的地方,是那小子自己的场子。从老毛子的训练场里送过来的女性工作者,第一站去的地方也是那里!按照金不三的习惯,每当有老毛子的女人送过来的时候,他都会进去替红牌**!”

“只是,”叶随风顿了一下:“他们接收并没有规律可循。”

“管他呢!只要他去,咱就将他抓住!”胡来狠狠的一拍旁边的沙发,差点没将沙发给拍露了!

“这儿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就不相信,金园那边会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今晚,我们再去一趟!”韩雨冷冷的道。

叶随风和胡来对视一眼,暗自苦笑不已。

他们是不愿意让韩雨再继续冒险,所以,才一直在想别的办法。

要知道,金园中,肯定有不少高手。韩雨的身手虽然不弱,却也还没有达到那种对手难寻的程度。万一,他有个闪失,凭他们这儿十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从金园中救出去!

到时候,他们如何向遮天众人交代?

可没想到,他们的一番心思,却事与愿违,反而给了韩雨再冒险一次的借口!

“老大,其实,我们也不一定非要用偷啊,抢的办法。只要我们能够拿出比灵芝更有价值,金老头更感兴趣的东西跟他交换,那没准也能成功!”叶随风忽然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韩雨望向他,叶随风笑道:“血鹰会,不是将钩吻送了过来吗?据我所知,老船所配置的药丸,非常的贵重,不说具有逆天夺命的功效,可比起单纯的一味灵芝来,总要好的多!青帮老爷子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而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往往都很怕死!”

“这儿么做不保险,不过,若是我们能够生擒住金不三,那把握会更大些!”韩雨想了一下才道。

他不是不想交易,只要能救出暗蛇,他宁愿付出比灵芝要多的多的代价。可是,他担心,青帮会宁愿损己,也不会利了他!

毕竟,现在的遮天跟青帮可是敌对关系,而暗蛇作为遮天的二号人物,他们实在是没有理由,拿出自己珍贵的草药,来挽救他的性命!

而一旦让青帮明白了他们的目的,那再想偷取灵芝,可就难如登天了!

再说,想要生擒金不三,那跟去金园偷灵芝的难度,也小不了多少!

叶随风嘴巴张了张,却还是没有开口。其实,真要说起来,他是不愿意因为一味草药,便让遮天得罪青帮的。

抢回被金不三夺走的地盘跟绑架了金不三,威胁金老头拿灵芝来赎,完全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拿回他们应得的东西,后者,却完全是在落青帮的面子!

可他也知道,如果在这儿件事情上,他有所迟疑,或者没有尽心尽力的话,那别说是韩雨,只怕是胡来等人,也会因此对他心存芥蒂。所以,他只能将自己的意见保留在心中!

“金不三那边,就交给你了。和尚,你跟降龙他们也准备一下,晚上我们再行动!”

韩雨起身道:“我到外面去走走!”

“我陪你吧!”胡来急忙站了起来。

“不用了!”

出了酒店,韩雨默默的走在heb的大街上,此时的他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尤其是戴了个眼镜,早就将一方老大的气息,遮掩了起来。

他随手打了一个出租车,说自己心情不好,让他拉着随便逛逛。

那司机一听还有这样的好主顾,顿时眉开眼笑的收了钱,开车随意的转悠了起来。

车厢内,气氛明显有些呆滞。那司机却是个能侃的人,所以憋了没一会儿,便笑呵呵的道:“兄弟,是不是遇到啥难事了?我给你说,这儿男人啊,跟自家老二是一样的,只要你能长能短,能粗能细,能屈能伸,能软能硬。那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开车以前,还是一副科级呢!这儿不得罪了人,下来了,每天接个客,也挺舒服的!”

韩雨汗了一下:“你们这儿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不?”

“嘿嘿,你的意思是找地方放松一下吧?那你可真问对人了。咱们这里有不少地方,那可都有进口的肉!”司机瞅了他一眼,露出会心的笑容。

韩雨知道他说的应该是青帮的场子中,有不少老毛子美女做皮肉生意,他正好想打听一下青帮的情况,所以故意露出了意外的神色,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那种金发碧眼的?”

“嘿嘿,得了吧,兄弟,一看你就是个老手。跟我还玩啥虚的啊?我给你说,以前我还当副科长的时候,那也是见过世面的!只要你有钱,那什么样的妞,不得由你挑拣啊?”

“这儿倒也是,不过我是第一次来HEB,这人生地不熟的……”韩雨轻声道。

“嘿,怕不安全吧?我知道啊,就这儿家你看见了吗?这儿家,那是公安不敢查,警察不敢办!实话跟你说吧,这儿是金山集团的产业!那家伙,人家的钱那都是没数的,从上到下,基本上都被他们给用钱砸出来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以前朝这儿里也介绍了不少客人,就从来都没出过事儿!”

韩雨满脸惊讶的道:“还有这儿好地方呢?”

“可不是吗?我这儿出租车公司,你看见了吧?我们这儿公司的老板,据说就是金山集团高层的一位亲戚,在整个HEB,那基本上就是横着走!”司机得意的笑道。

“让你这儿么一说,我好像还真听说过一个地方。云雨,你知道吗?”

韩雨随口套着他的话,跟他从破晓和随风那里得到的情报相互印证!

“嘿,行啊,兄弟,这儿地方你都能知道,看起来,跟你说的那朋友,也是同道中人吧?”那司机嘿嘿一笑,带着三分亲近的道。

韩雨不置可否的笑笑:“你能带我去看看吗?这儿个,车价我照给!”

“别,你说这话,可是在侮辱我们东北爷们了!不就俩钱吗?我跟你说,就冲咱们这儿共同的爱好,今天这车钱我都给你打八折!”那司机十分豪爽的道。

“大哥贵姓?”韩雨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没啥贵不贵的,咱叫雷鸣!”司机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韩雨愣了半晌,这名字,够响亮的!

云雨是本地非常著名,却也是非常高档的娱乐会所,在这儿里,兜里不揣着个万八千的,最好是别进来,因为都不够唱两个小时包间的!

当然了,贵也有贵的理由和好处,这儿里的小妞,自然也都是十分上档次的。

金发碧眼,专业训练啊!

听着雷鸣的介绍,韩雨笑笑,问道:“雷哥进去过?”

“一楼就是个酒吧,二楼是唱歌的包间,三楼是娱乐场所,四楼是按摩足浴,五楼是玩骰子的地方,六楼嘛,一般人上不去,就算是我曾经在副科的时候,跟着我们局长上去见识了一会儿。那叫一个豪华,就别提了。再朝上,应该就是酒店的负责人居住的地方了!咱就没机会了!”

“哎,你不会是现在就要进去吧?”雷鸣笑笑。

“哪儿能呢!”韩雨急忙道:“我就是认个路!嘿,行了,多谢你了啊,咱们接着走吧!”

“你呀,就算是现在来,她们也没上班。这儿漂亮的主儿,都在家里睡觉,养精蓄锐呢!”雷鸣笑笑,重新发动了车子!

韩雨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又打量了云雨几眼,这才收回了目光!

就在这儿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了。韩雨一接通,便听到鼠猴那焦急的声音:“老大,你快来!”

“出什么事儿了?”

鼠猴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我,我好像是找到那个偷了鼻烟壶的人了!不过,现在,我出不去了!”

韩雨两眼一亮:“你在哪儿呢?”

“在,在精神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