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86章 兄弟替我死一次咋样

686章 兄弟,替我死一次咋样?

“好小子,敢来这儿里闹事?”那两名警察冲了出来,手里还举着橡胶辊。

自从他们这儿里立了石碑以来,已经有过好几次捣乱的了,不过,根据他们的经验,只要他们冲出来,对方多半还是会要跑掉的。

可这次不同!

因为,他们遇到了专门来管闲事的人!

黑B眼中闪过一抹凶光,直接反手一拳,将前面的警察砸倒在了地上,又用手中半截的牌子,将另一个人,顶在了旁边的墙上。

丫的举着橡胶棍,却愣是没敢朝下落!

“你应该相信我,有将你的喉咙碾碎的实力和胆量!事关生死,你考虑一下!”黑B声音平静,可落在对方的耳中,却分外有力量。

寒风呼啸,那小警察却觉得脑门上汗涔涔的!

黑B带了一双护耳的帽子,眼睛黑黝黝的透着股子疯狂的杀气!

这儿个在剑门惯常笼着两手,在火车站一带和稀泥的汉子,此时,终于重新捡起了他身上那股一直隐藏着的军人气势!

那是只有双手沾染过鲜血的人,才能有的杀气!

“您,您有什么事儿,请,请吩咐!”小警察几乎没怎么考虑,便选择了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毕竟,他上面有人,便是真的出了事儿,也绝不会影响到他。而眼下,这种充实,悠闲,富裕的生活,却是他绝不想放弃的。

他,几乎不用选择。

黑B笑了,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尿性,这么快就怂了?东北的爷们,不都号称是血气沸腾的汉子吗?你的呢?被老娘们给吞光了?”

小警察尴尬的笑笑,不敢回话。

“你真是在给这儿片黑色的土地丢脸,给你脚下千千万万哭泣的亡魂丢脸!”

黑B冷喝道:“将你的同伴抱起来,送到里面,把门跟我打开!”

小警察老老实实的将同伴抱了起来,然后,又老老实实的将门打开,连一点手脚都没做。

黑B看的暗自叹了口气,若是对方反抗一下,那他还能给对方增加点印象分,可是现在,他却是彻底的火了。

这样的怂包软蛋,简直就是天生的汉奸料!

“找个绳子,将他绑起来!”黑B冷冷的道:“给你三十秒的时间,做不到,我就把你摔在车上,扫大街!”

小警察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不是反抗,而是忙着找绳子。

他用前所未有的虔诚,将自己的同伴用他曾经学过的手法,反锁在了凳子上,赔笑道:“行,行了!”

黑B轻轻的将旁边的警棍递了过去:“把你自己敲晕!”

“你,你这儿是干什么?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你这么做……”小警察的火终于窜上来了。

黑b冷冷的道:“好,那我帮你来吧!不过,我若是将你敲死了,你可怪不得我!”

说着,他便要举警棍。

小警察一激灵,急忙也握住了另一头。

黑B微微一笑,松开了手,轻声道:“你可以选择,砸晕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总得要给上面一个交代!”小警察握住了警棍,可是,半天却没有挥舞的勇气。

黑B一拳头将同伴砸的晕死了过去,他可是亲眼看见的。

那厚实的木头做的牌子,被他一下就弄断了,也是他亲眼看见的。

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这儿一警棍下去,能真的砸中对方!

所以,他只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若是上面追问起来,他或许还能捞着个跟歹徒英勇搏斗的嘉奖!

“你不用给上面交代,你只要好好想想,怎么给祖宗交代,怎么给你自己的良心交代就行!”

黑B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的道:“看起来,你连将自己砸晕的勇气都没有,还是我来吧!”

“不,我自己来!”那小警察,舞动着警棍,狠狠的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黑B看着他软软的倒了下去,彻底的郁闷了,也看傻了。

他有些敬佩的望着对方:“能够用勇气给自己来上一下的人,怎么就没胆子朝老子砸一下呢?”

“因为,他活的比大多数人都要舒服,所以他怕死!怕你趁机把他给杀了!”韩雨的声音从门口传了出来。

……

这是在友好园林的内部。

韩雨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巨大石碑,在车灯的照映下,他看见了一座两人多高,足有四五米宽的巨大石碑!

上面书写着一个个名字,在最右边,还有一行深邃有力的大字:倭国开拓者之墓!

风声呼啸,可是,韩雨却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寒冷过。不是身体,而是他的心!那是一种几乎要将自己冰冻的寒意!

“开拓者?好一个开拓者!他们执行的,大概是大东亚共荣吧?”

韩雨深深的吸着烟,声音带着笑意,却似乎比北风还要寒冷:“你要来这儿里,为的就是要毁掉这碑?”

在刚到heb的时候,胡来便要来MH县,被韩雨给阻止了。

“这碑难道还不该毁吗?”胡来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这个世界上赚钱的方式多了去了,可就是那些妓和谐女卖身的钱,都比这种方式招商引资赚来的钱要干净的多!”

“又是一群汉奸!”韩雨望着天空,夜幕中,有细碎的雪花开始飘舞,渐渐变大!

“有些人,实在是安逸的太久了。他们已经忘记了许多的东西,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个人!看起来,是时候有人得让他们长长记性了!”韩雨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

“你调查过没有,这儿个石碑是谁让立的?”

“常务副县长,白烟朗,县长,梅梁鑫,县文宣主任,杨伟!”胡来的回答很干脆,显然是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韩雨连连点头:“好,就去找他们三个!”

“那个,老大,我们,我们教训他们一顿,将这个石碑砸了也就得了!他们,毕竟也还是政府的人,若是我们太过激烈的话,只怕会让那些家伙人人自危!”胡来看韩雨的神情有些不对,不由得出声提醒道。

“会人人自危的,只有他们的同类!”

韩雨冷冷一笑:“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和黑B一起,去将这三个人给我找来!”

“不用了吧?”胡来心中有些叫苦:“我已经让人搜集了他们贪污,受贿的证据,这儿些足以让他们乌纱不保,在大牢里蹲上半辈子的。咱们……”

韩雨没有说话,没有回头,只有猩红的火焰,在风中越来越亮。

饶是胡来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发起火来的韩雨,便是胡来,也不敢有丝毫违逆他的意思!

胖子像是一尊巨大的洪荒猛兽似得,矗立在他身后,看上去十分的狰狞!

这儿家伙从韩雨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杀机,自然也跟着警醒起来。

原本只是为了院长的话,为了升官,为了能够更好的突破他的小宇宙而跟着韩雨的他,已经渐渐的改变了想法。

在他看来,大哥给他鸡腿吃,还带他打怪兽升级,就是他的英雄。嗯,反正,不能让任何怪兽,伤害到他!

半个小时之后,当韩雨的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雪的时候,胡来和黑B终于来了!

“都过去蹲下!”黑B照着那几个人踹了一脚,恶狠狠的道。

韩雨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问了一句:“这儿石碑,是你们三个决定竖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告诉你们,你最好马上将我们放了,你知道,私自劫持国家公务员,是犯什么罪吗?”白烟郎努力保持着他的气势,这儿是他此时唯一的指望了。

韩雨皱了皱眉头:“犯罪?呵呵,好大的帽子啊,可惜了,我的罪孽再重,也比不过你们几位!所以法律管不了你们的,我管!”

“行了,有什么目的,你们赶紧说吧,别做戏了!”梅梁鑫的脑子转的很快。他们这些人,毕竟都是见过世面的,哪儿能那么容易就被唬住?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遮天的老大,黑衣!站在你身边的,是我的两个兄弟,和尚,和黑B。”

这儿回,白烟郎三人终于变了脸色。遇到了什么都不怕的道上的人,那就是秀才遇到兵,别说他们没理,就是有理也说不清啊!

不过,真正让他们恐惧的,却是韩雨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只有死人,才是不需要保密的!

“你,你不要乱来,这儿里是青帮的地盘,我们,我们是县城的领导,是国家干部!”杨伟不愧是文宣部的,这儿个时候了还不忘给自己找活路:“你若是胡作非为,那国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是国家干部?不,你们不是,你们是蛀虫,是垃圾,是王八蛋!不过你们放心,你们可以没有良心,没有尊严,没有廉耻,可我,却不会践踏国家的法律!杀人偿命的道理,我懂!”韩雨幽幽的道。

他的话,让三人为之一松!胡来也暗自吐了口气,只要不杀这三个挫鸟,那怎么揉捏他们都行。

“不过,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给他们立碑?为了钱?”韩雨用手点了点前面的石碑,在他的脚下,已经落了十几个烟蒂!

“我们,我们这也是为了给当地百姓谋取利益,为的不是我们自己啊!”梅梁鑫急忙颤声解释了起来。

“啊对,这儿是为了吸引倭国人投资……”

“放你妈的狗屁!”韩雨转身,直接一脚踹在了杨伟的脸上!鲜血,顿时从哪小子的脸上激射而出。

韩雨借着车灯才看清楚,对方是个四十来岁,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其他的人也都差不多,只是,多少有些狼狈,冻的畏畏缩缩的,应该是被胡来他们从被窝里给带出来的!

“和尚,说说他们的罪状!”

“杨伟,这小子总共贪污了大概有九百多万,将自己的闺女,送到了美国,他的老婆据说还拿了绿卡。还有这个梅梁鑫,我已经让人去他家里清点过了,这老小子光现金就存了三千多万在家。在银行用他家里人的名义,存了大概有四五百万,他的兄弟有一个厂子,年差值在二三十万,基本上不赚钱!可利润,却是每年三百多万!”

胡来嘶声道:“至于白烟郎,则至少有一个亿的资产。他养了十七个小老婆,二十多处房产。这儿些家伙,哪儿一个都是有几房老婆的人,他们每一顿饭的花销,都是数千,数万不等!”

韩雨笑了,他静静的扫着三人:“这儿个县总共有多少人?”

“今年人口普查的,大概在十七万六千多!实际居住人口,还要少一些!”

“就算二十万,你们三个王八蛋,哪儿一个把家里的钱拿出来,都够他们每人一年的收益了。可你们,偏偏要舔小鬼子的屁股,吃他们拉的屎!你们不配活着,你们活着,只能让更多的有良知的人,对自己呼吸的空气都感到厌恶!”

“黑衣,我告诉你,你杀了我们,你也得死!你的那个遮天,也得亡!”梅梁鑫一开始脸色还青白变幻,听到最后,他也知道今晚只怕不死,也难落好了,所以,有些绝望的吼了起来。

“是吗?”韩雨嘲弄的一笑,静静的将烟丢在地上,扭头望着黑B:“兄弟,替我死一次咋样?”

黑B身子挺直,躬身,行礼:“好!”

“宰了他们!”韩雨言简意赅的挥了挥手!

推荐暗夜幽伤的一本异界大陆,同组的老作者了,书名,武道至尊,吼吼,书荒必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