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89章 龙将军的警告

689章 龙将军的警告

柳生家族的杀手,被灭团,甚至还搭上了一颗主要的军事通讯卫星,损失惨重,那就不用说了。而井衣家族那边,也好不了多少。

一支精锐的杀手,还没到SY呢,便被龙组的人给抓了,还有几个人被活捉!

至于他们的下场,大概是享受不到日内瓦的战俘公约了……

不过,这儿一切身为主人的遮天,却并不知晓。只有猎狗徐阀明,凭借着一种天生的触觉,似乎嗅到了什么。

只可惜,当他带了人试图来将这一切找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找到。

毕竟,以现在他所掌握的那点力量,实在还不足以发现龙组的行动。

Heb,金园内!

就当韩雨朝MH赶去的时候,青帮众人也已经发现了老爷子最喜欢的灵芝,不见了。

金不四,宋天等人的脸色阴沉,十分难看。毕竟,身为护卫,却使得如此名贵的草药丢失,已经是他们的严重失职!

“妈的,这个黑衣也太他妈的嚣张了,我这儿就带人,杀向遮天,将他们全都宰了,正好,也将LN夺回来!”金不四转身就走。

那狮虎一般的身躯,就像是一把凛冽的战刀,杀气四溢!粗野的声音,带着一股野性的咆哮,余音缭绕!

“站住!”一个不太响亮甚至还微微有些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威严:“丢都丢了,难道他们还会吐出来吗?你这个时候去找他们,有什么用?”

“可恶!”金不四猛的一拳砸向旁边的一张檀木的椅子。

这椅子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若是挨上他这一拳,只怕除了粉身碎骨,也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只手伸了过来。金不四那暴怒的拳头砸进了他的手掌中,发出噗的一声响,就仿佛石子丢进了水中似得!

那只手的主人,只是肩膀晃了晃,便有些谦卑的将手收了回去:“四少爷稍安勿躁!”

这儿是一个看外表只有三十岁的中年人,他相貌普通,额下无须,声音微显尖细。

他的身上,是一身浅灰色道袍,头上也弄了个道士才穿的发髻。在他的背上,则是背着一把带着剑鞘的古剑。

这儿打扮,若是出去,那不用问,人家一看也知道是拍电视剧的,嗯,或者是神经病。

此时,他的脸上正挂着微带讨好的笑容。

房间中,宋天等人对于他竟然能够轻松的接下金不四那暴怒的拳头,纷纷露出惊骇的神色。

尤其是宋天,身为护卫队长,他只知道此人姓金名傲,是金家的远亲,与三年前突然出现之后,便一直呆在老爷子身边,深得老爷子的信任。

虽然他也知道,金傲的身手定然不错,因为,他是金老爷子钦点的东北虎大队的近战教官。

却也仍没有想到,他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他以前也见过金傲出手,可因为没有一个足够强悍的参照物,所以难免有误差。

可这一回,却是着实的让他吃了一惊!

金不四愤怒的一拳,那得有多大的力量?他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就接下了!

内家劲外放,只有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才有这样的实力!

宋天的眉角轻轻抖了几下,只是,其眼眸深处,却快速的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

金不四却似乎知道自己不是金傲的对手,所以,有些悻悻的收回了手,没有再纠缠。

“爷爷,会不会不是黑衣干的,而是那个偷咱们鼻烟壶的人干的?或者,那个偷鼻烟壶的人,干脆就是黑衣的人?”金不三的眼睛亮了一下,狠狠的盯了金傲一眼,这儿才忙收回目光。

嗯,想不到金傲的身手竟然比金不四这儿个野种更强!看起来,以后自己对傲叔要更加尊敬些才行。只要有了他的支持,那金家的位子,还不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吗?

想的正美,耳边却冷不丁的传来了叱喝的声音。

“愚蠢!那黑衣既然打算偷灵芝,又怎么会为了一个鼻烟壶而打草惊蛇?而且,以他的手段,偷走个鼻烟壶,根本连我们谁都没惊动。若取灵芝,还用的着黑衣亲自出手,调虎离山吗?只怕灵芝被偷走了,我们还一无所觉呢!”

“遮天的人,包括楚家一直都在搜购钩吻,只是,因为它是一种毒药,我才没有想到,他会将主意打到灵芝的身上来。现在看来,黑衣偷入金园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报复小三,而是为了灵芝,他肯定是为了配备某种草药!”

金正朔,青帮现任的老大,也是金家的老爷子,此时正一身青衣坐在那里,虽然丢了灵芝,却并没有暴怒,反倒表情轻松。

在他的手中,正握着两枚铁胆,轻轻的转悠着,发出叮叮的声音。

那俩铁胆,大概是因为被把玩的实在太久了,以至于表面光滑的几乎都能照出人影来。

老爷子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可依旧红光满面,手劲十足。想想也是,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能再娶一房媳妇的人,那想来身体的机能也是不错的。不然,他娶媳妇干吗?有的时候,手指并不能代表一切,你懂得~(邪恶了~)

见了老爷子这副表情,其他的人禁不住愣了一下,金不四迟疑道:“二爷爷,他们偷走的灵芝,该不会是假的吧?”

“难道,你还以为我会故意在书房放一个假灵芝,等着人来偷吗?”金正朔白他一眼。

他这儿话让金不四,宋天等人的脸色再次一红,尤其是负责驻守HEB的青山堂堂主,叶寞,更是老脸发热。他上前一步,施礼道:“帮主,这儿一次让黑衣等人潜入HEB,是叶寞的失误,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行了,heb这么大的地方,哪儿里你真的能发现所有的风吹草动?”金正朔摆了摆手,毫不以为意!

见到老爷子似乎是真的没生气,叶寞这才松了口气,站到旁边,不说话了。

金不四却有些不甘心的冷哼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

金正朔微微一笑:“拿了我的灵芝,若是就这么算了,岂不太便宜他了?这儿小子,倒是也有胆子,竟然敢来偷!呵呵,看来他是要用灵芝救人啊!只是,他未免太小瞧了我的度量,若是他要救人,只要言语一声,看在同道的面子上,我怎么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样吧,老宋,你去找那个黑衣问问,到底什么情况吧?若是他用灵芝配药,那将配出来的药,送我五分之一,这事便这么算了!别忘了,咱们身边还有一头狼。现在,还不是对付遮天最好的时机!行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我累了,你们都下去吧!!”金正朔摆了摆手。

等众人都退下了,金正朔这才轻叹道:“小三目光短浅,为人轻狂,小四身手是好,可脾气暴躁。而且太过争强斗狠!”

此时,金老头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刚才毫不在意的神情:“他们也不想想,那黑衣,现在已经占据了两省,我们没有招揽到手的魏疯子,也跟了他!灭剑门,战外敌,阻幽冥,多大的杀气和威风啊!”

“这个时候,他们气势正盛,不是我们跟他撕破脸皮的最好时候!”

“而且,我还听说,那个幽冥会的封不动,与天狼社的郑元豪,跟他私交不错,看起来,应该是关森那头西北狼王,想要跟遮天攀附成联盟了。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想要对付我们吗?这个时候,我们若是动了遮天,便等于是给了他们联手的借口!”

顿了一下,金正朔忽然笑道:“不过,想来那个黑衣若是足够聪明的话,也不会跟我做对才是!这一次他这么费尽心机的弄走灵芝,应该是那个邵洋,有了中和灵芝药性的方子。这儿人可是杏坛国手,若是黑衣下我们给他的台阶,将最后制成的药送点来,我们非但不吃亏,反倒是赚了!”

“对了,你去查一下,黑衣身边的那个胖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有,那个胡来的来历,也一并摸清楚。竟然能够请动十八罗汉贴身保护,这儿个黑衣跟那帮内院的秃驴们,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是,我马上就去查!”金傲转身走了下去。

SY。

当韩雨等人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他还没有到总部,便收到了龙怒海的电话。老龙一上来便对韩雨是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你小子行了啊,长本事了是吧?谁让你跑到MH去杀人的?啊,谁让你去的?”

“嘿,您误会了吧?我现在在SY呢,哪儿去过MH?龙将,虽然,我这人的手上是沾有同胞的鲜血,可是您知道,我是绝不会滥杀无辜的啊!”韩雨眨着眼,跟龙怒海扯皮!

龙怒海没好气的咆哮道:“老子没说他们是无辜,没错,他们是该死,就算你不动手,老子也准备让人去问候一下他们!可是,那也不能你过去就动手吧?你这么做,置龙组于何地,置天尊于何地?”

天尊此时正躺在沙发上,裹着个被子,闻言轻轻的翻了个身,喃喃的道:“拜托,你想让我顶雷,也不用把我从美女的被窝里叫出来吧?身为一个高福帅,我有责任给自己护过的木耳,一个完整的夜晚!”

龙将军就站在旁边,不理他。

韩雨忙提高声音道:“天尊,真的生气了?哎呦,龙将,那您可得替我解释解释!本来啊,我是不想管这儿蛋疼的闲事的,但实在是那几个人出言嚣张啊,说什么没有人能够对他们怎么样,便是天尊来了,也不能把他们如何之类的,我这儿是天尊出气呢……”

“滚滚滚!你少给我扯淡,你知道天尊长了几条胳膊几条腿,你就替他出气?”

天尊嘟囔道:“怎么又扯上我了?胳膊,两条,腿,三条,若是不计算长短的话……”

龙怒海无语啊,他没好气的道:“行了,反正你现在也不是老子的人了,老子管不着你。我只给你说一声啊,你小子以后最好一次性把天捅破,别没事零敲碎打的!行了,说正事!”

韩雨冒汗啊,感情这还不是正事!

“你小子,已经拿下富顺了吧?你看看什么时候抽空把兵工厂的合同签了吧!这上面也催促的急,你这儿里既然是个试点,那做不做的出来,总要抓紧时间出效果!这事暂时就由我负责。”龙将沉声道。

“好!那我准备一下,回头给您电话!”韩雨忙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他不由得暗自琢磨起来,MH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反正有铃木正雄的人,穿了夜行衣,拿着武器在哪里,该说不清楚的应该是他们。而临走的时候,他让胖子将石碑给砸了,人也杀了,心中那口气也出了。

他此时考虑的是龙将最后说的那个,兵工厂!

这儿兵工厂自己若是接手,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军火商了。

这可是个会下金蛋的母鸡,美国鬼子那边已经严重的证明了军火是个暴利行业。可问题是,他得找谁来负责呢?

这个人,必须要对他忠心耿耿,而且,对上面没有什么好感。

韩雨可不想自己一番努力辛苦之后,只因为手下被收买或者被威胁之类的,让他变成了被人卸磨之后要杀的那头驴。

实际上,类似的事情,他在东方之怒的时候,也不是没曾替上面干过。

而且,他对于军火商承包这件事情,本身就存在着疑虑。他实在不相信,上面会把这么重要的机会,丢给他来做!

跟国家做生意,好处是只要自己拿得出好东西,那利益不用担心,销量,也不会有问题。

可麻烦也不小,尤其是安全上的。万一有人翻脸,他这个造枪杆子的总不如人家拿枪杆子的。

嗯,是得好好琢磨琢磨,若实在是事不可为,那自己便直接不要这儿母鸡了。

韩雨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忠于的是这儿个国家,是这个民族,而不是享有权利的那群人。若不然,他昨晚也不会毫不客气的杀掉那几个汉奸了。

而龙将军的敲打,显然也是在警告他。毕竟,他今天能够击杀两名县长,若是他日,发现一省之长也变成了汉奸,那他岂不是照样会动手?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浅笑,眼神却变的凌厉无匹。

他能够让手下的人成立监控城管的队伍,那自然,也能将这个对象再放大一些!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以一种十分隐蔽的手段,将自己保护好。

他十分清楚,一旦触动了那些利益既得者的利益,他们会做出如何疯狂的反击!

嗯,看起来,组建雇佣军的事情,必须要提上日程了。一来是为了试验新武器,二来,韩雨要掌握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同时也是因为一个浅显的道理,不要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韩雨的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整个人都充满了斗志。他喜欢,这种挣扎奋斗的感觉。

鲤鱼跳龙门,一跃天下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