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2章 目标5271

042章 目标,5271

韩雨点了点头,他找方文山来可不是为了兴师问罪,之所以提起这事,不过是想先让对方欠上自己一个人情,好继续下面的谈话罢了。

轻轻的搅动着咖啡,韩雨轻声道:“这次来找您,是想给您送笔大功劳。”

韩雨将话单翻了过来,正色道:“这上面的人,都是些干过强和谐奸,逼良为娼,贩毒杀人的混蛋,他们需要受到法律的严惩。据我所知,春节将近,严打将至,若是方局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话,想必全县,甚至是全市都会相当的震动。”

方文山闻言看了上面勾着的一大串名单,神色一动,他虽然颇有城府,可此时也难免有些心跳加速!

“这些人中,也有竹叶帮的吧?你……”

“出来混,不一定要横行乡里,欺压良善。更何况,我们现在既然是在合作,我总不能将好处都拿了,让您白忙一场。”

方文山这才相信韩雨有和他长期合作的诚意,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仿佛看见了铁面局长的大名在朝自己招手:“好,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比那个徐华银有魄力的多了。昨天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过分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话虽然没有说抱歉,可其中的意思却很明显。对于方文山来说,这已经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了。

然而,韩雨并没有露出他想象中的激动神色,只是一脸平静的轻声回了一句:“方局言重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咱们来日方长。”

方文山有些诧异的看了韩雨一眼,目光越发的透着欣赏。宠辱不惊,像这样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多见了。

韩雨接着道:“竹叶帮,我会取而代之,至于方局您想要的政绩,我也会双手奉上。别的话我不敢说,可总要让您体会到和徐华银当道的时候,不一样的地方。”

“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市里的帮派之一,那时候,总需要在市里安插一个自己人。不知道方局您有没有这个意思?”

“你想成为市里的帮派?”

韩雨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是!”

方文山笑了,他摇了摇头,虽然他挺看好韩雨,可此时也只当是听了一句笑话:“市里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年轻人有勇气是好的,可还是要脚踏实地,千万别眼高手低了,不然,会死人的。”

韩雨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我把马三太的人给杀了。”

“什么?”方文山脸色第一次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他微微有些浮肿的眼睛向外突突着,像是一只正在运气的蛤蟆:“你动了马三太?”

韩雨默默的点了点头,方文山顿时朝后靠了过去,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他虽然知道徐华银请了马三太在身边,却并不知道其中的具体情形,对于徐华银死的过程,也有点糊里糊涂的没闹明白。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韩雨竟然有胆量动马三太。马三太是谁?是市里最大的帮派,狂风帮出了名的主。以狂风帮一向的霸道,他们会饶的过韩雨才怪。

自己是不是该离这小子远一点呢?万一引火烧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方局也不用担心。”韩雨一直在观察着他的神色,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轻笑道:“我不会连累您的。”

方文山轻轻的哼了一声,神色并没有什么好转。韩雨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打着道:“如果我赢了,或许,能取狂风帮而代之也不一定。到时候,您的好处是少不了的。当然,如果我输了的话,您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方文山冷笑着道:“镜花水月。画出来的苹果再好看,也是不能吃的。”

“那倒未必,若是梵高画出的苹果,只怕够人吃一辈子呢!”韩雨轻笑着道:“高风险才会有高回报,锦上添花又怎如雪中送炭更显情谊?”

“噢,”方文山两眼眯成了一条细线,紧紧的盯着韩雨。粗大的手指无意识的搅动着咖啡,半晌才轻笑道:“那不知道,你想要我给你送什么样的炭呢?”

韩雨也笑道:“一个人。”

“一个人?嗬嗬嗬,”方文山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微微眯着两眼紧紧的盯着韩雨,似有不屑,可对于这个年轻人却是再不敢小瞧。

别的不说,单是他察觉自己暗算他,又轻描淡写的将这事揭了过去,虽然这其中有他不敢和自己深究的因素在内,可这份心胸和定力,便是许多老家伙也颇有不如。

方文山心中暗叹一声,韩雨先是抛出被暗算的事,然后又舍弃了一批人,做他的政绩。自己既然呈了这份情,此时又如何出言回绝?

可笑他一向自诩老谋深算,却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摆了一道。他现在才发现,从他进来到现在,似乎都是韩雨在悄悄的主导着话题和节奏。

有些郁闷的端起咖啡,方文山这才道:“说说他的资料,我倒有点好奇,是谁竟让你如此上心?”

韩雨似乎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讽刺,轻笑道:“或许方局您也知道他,就是上一次进监狱的时候,认识的那个室友……”

“咳,咳,”方文山没等韩雨说完,便猛的咳嗽起来,嘴里的咖啡差点没吐出来。他一边擦嘴一边道:“你说谁?”

“我的狱友,编号,5271!”

“扯淡!那是个危险人物,你要他干嘛?不行,别人还可以,那个人可不行,难度太大,”方文山说着话,将话单推到韩雨面前:“这事我办不了。”

韩雨心中微微一动,这个方文山若是真的办不了的话,应该会严词拒绝才对,可现在他的语气虽然坚决,却并没有一口回绝。

如此说来,这事虽然麻烦,却不是全然没有一点可能。老家伙如此做作,不过是想多要点好处罢了。

想通了此点,韩雨立即精神一震,笑呵呵的道:“方局您手眼通天,这点小事对别人来说是有点难度,可对您来说,却不是没有可能的。”

韩雨说着话,将话费单又推了回去,这一回上面又多了一张支票。今天他约见方文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个忘语。

狂风帮可不比竹叶帮,没有个稳定的大后方,他还打个屁?不如直接负荆请罪,任由对方发落来的痛快,也省的连累家人。

方文山瞄了上面的数字一眼,心脏狠狠的一抽,三百万?花三百万捞一个人,这小子还真有魄力啊!

略微沉吟了一下,方文山又将支票和话单推了回来,一脸为难的道:“不是我不肯帮忙,那个5271是重犯。我捞他,不说冒着杀头的危险,被发现了也得掉官。不好办。”

韩雨又朝上添了一百万,慢慢的推了过去:“据我所知,5271已经在里面关了十年了,却一直没有受审,更没有被判刑,似乎是被人给遗忘了。您费费心,将他弄出来也算是救人一命不是?”

“您给跑跑,打点一下,就算最后真不成,我也绝不敢怪您!”

方文山一脸为难的沉吟半晌,才狠狠的点了点头:“好吧,你既然都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试试吧。不过,这个我可不能要!”

说着,他便要将支票推回来,韩雨忙又推回去,一脸坚决的道:“方局,您的为人我知道,这东西要是给您的,我也不敢拿出来。这事时间长了,肯定有定有用的着这个地方。您一定得拿着……”

“得拿吗?”

“一定得拿!”

方文山想了一下道:“那行,我就先替你收着,若是用不到,回头我再给你。这样的事成与不成,主要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我明白,若是有什么需要,方局尽管吩咐。”韩雨很识趣的道。

“其实我只是想看看你小子,到底能走多远。”方文山扭头看看外面,起身道:“行了,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约我的话,记得换个地方,或者我请你。老实说,我不喜欢喝咖啡!”

说着,他转身头也不会的走了出去。

其实韩雨有一句话说的没错,那个5271是被人给忘了。

他是被一个特殊部门的人押送来的,正好当地的公检法系统进行大换班,而负责押送他的人本来说是暂时在这里关押几天便会将人带走,却不想这一关竟然就是十年,而那人却还一直没有出现。

因为没有备案,而他们也找不到这个被关押之人的一点线索,这事就这样一直撂了下来,直到今天。而那个5271,也渐渐的由重点犯人,沦为了监狱借刀杀人的利器。

所以,想要将他捞出来,就像韩雨说的那样,有些麻烦,可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

祝福亲爱的黑米们,春节快乐,额,今天有看的吗?留言啊,我看看有多少人,春节还奋战,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