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695章 人在囧途下

695章 人在囧途 下

韩雨跟墨雨心都没有理会胖子,也没有再看电影,而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喝着东西。

韩雨很担心她会突然问出,为什么会拒绝她之类的话,不过,好在墨雨心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说着她在警队的时候一些趣事,韩雨也随口说着自己以前时候的事。

时间,渐渐的过去,两人似乎也越来越熟悉。

聊家常似得对话,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拉近着彼此的距离。

“你以前哪儿个部队的?东方之怒?”前面,墨雨心正说着一个她在警队里的笑话,突然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韩雨点头,随口道:“嗯,你怎么知道的?”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有些吃惊的望着墨雨心。

像他们这些人,曾经接受过专业的抗药性训练,反审讯训练。

像墨雨心的这种小手段,本来是不能把他绕进去的,可是他对这丫头实在是没什么戒心,所以,一时说秃噜了嘴皮子,再想收回来已然不可能了。

墨雨心的眼睛因为意外而越发的亮了起来:“看来我真猜对了,你真是东方之怒的啊!难怪我总觉得你的身上有着一股上过战场的人才有的硝烟味。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生气的时候,眼睛就好象真的能杀人一样?”

韩雨靠在后面的沙发上,手里举着茶杯:“东方之怒选拔人的标准,便是让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变成杀人的利器,包括眼睛!只不过,我似乎很不合格,因为我从来都没发现,谁是被我用眼睛给盯死的!”

墨雨心笑笑:“你现在的脸皮厚度,也能将人给恶心死,恭喜你,个人必杀技又多了一条!”

“呵呵,比起胖子来。我差的远了,他那才是真正能防弹的!”韩雨淡淡的道。

墨雨心望了胖子一眼:“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活宝,不过,论起脸皮来,你们应该是半斤八两!”

“我是半斤,大哥是八两!”胖子回头呵呵一笑,接了一句。

这让两人吓了一跳,这胖子该不会是一直在偷听他们谈话吧?

“我靠,凭什么啊?咱俩把脑袋都抠下来,放到那秤上,你的还得比我多好几斤呢!”韩雨不满的骂道。

胖子用一种充满忧伤的语调道:“可是,我的脸皮依然没有你的厚!”

墨雨心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韩雨伸腿蹬了他一下:“这死胖子,你真是脑子有问题吗?我怎么感觉你他妈的比孙猴子还难对付?”

胖子得意的咂吮着手指头,牛哄哄的道:“主要是我太博学了!”

韩雨身子一晃,差点没掉下来。

不过再想一下,还真是。这个胖子虽然脑子有问题,却有时候总能有惊人之语。而且他的理解能力过人,身手更是强悍的没谱!

韩雨只是一个单纯的享有这一切成果的人,所以他才越发的好奇,胖子以前的那个院长是什么人?能把一个脑子有问题的超级胖子,教成现在这地步,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他自己又变态到了什么地步?

韩雨甚至想:那天他们见到的,烧了的那人,他真的死了吗?

轻轻的敲了敲脑袋,韩雨感觉自己跟胖子呆在一起的时间可能是太长了,不然,怎么能拥有如此令人望而生畏的想象力?

“如果一个人的饭量跟一个人的见识是成正比的话,世界第一天才是你,那没跑了!”韩雨轻叹道:“不过,作为世界第一天才的老大,还真是有压力啊!”

说着,韩雨不由得得意笑了起来,胖子再强,见了他,那也得叫大哥不是?

“德行!”墨雨心白他一眼。

韩雨忽然坐直了身子,屁股轻轻扭了扭:“哎,你能跟我说说你们墨家的来头吗?”

墨雨心颇有深意是扫了他一眼,韩雨老脸一红,知道自己想要套套三门五姓老底的想法,被人家给识破了。

对于韩雨知道墨家的存在,墨雨心一点也不吃惊,毕竟楚家并不比三家五姓弱上多少,若只是论起历史的渊源,它甚至要比其中大多数家族的历史都长!只是因为在近代历史的积累中,动作慢了些,这才没有被排入三家五姓中。

可任谁也不敢小瞧楚家!

韩雨既然是楚老爷子钦定的孙女婿,那自然也会向他介绍最基本的国内势力格局。

“楚老爷子没给你说吗?”

“没细说!我也没问,这就像是你玩一个游戏,若是提前将游戏的背景全都掌握了,那难度也就降低了,乐趣也就没了!所以,倒不如在游戏中,慢慢发掘的好!”

“所以,你就找上了我?”

“咱这不是没事儿嘛,闲着也是闲着!哎,墨家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是墨子传下来的?”韩雨笑着问了一句。

“当然!”墨雨心正色道:“先祖正是上墨,下翟!先祖创立了墨家思想,讲究量腹而食,度身而衣。他以为万民兴除利害为己任,四处奔走,游说诸侯放弃战争,等到了晚年的时候,才发现一番努力,根本就是白白浪费!所以,转而创立了墨者行会,传下了巨子令,为的是平息当时先秦时期的国家纷争……”

韩雨吃惊道:“你还是墨子的后人?那这个墨者行会,该不会到现在也依然存在吧?”

“朝代虽然会出现更迭,可是墨者行会却如同那春风中的野草一样,长盛不衰!历代的墨者,都会在最疾苦的民间,收授会众,传播思想和光明。你以为,每次当一个王朝腐朽的时候,那些起义都是真的水到渠成,自然发生的吗?”

“啥意思,难道这里面还有墨家的功劳?”

“若我说是,你或许会以为我是在朝自己祖宗,自己脸上贴金,可事实就是如此!当时的儒墨之争,开创了百家争鸣,那时候墨家思想更是受到许多人的追捧,墨者行会的实力自然也迅速膨胀!而后,墨子便指示墨者行会拥秦而立。后因为嬴政胡作非为,行会便刺杀了他,结果,不想那胡亥更为无能,使得天下大乱。墨者便又重新拥立了刘邦!而后来的黄巾之乱中,张角便是巨子的弟子,只可惜,他最后因为贪婪,而失去了对自我的控制!”

“墨家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多亏了巨子当时高瞻远瞩,派出了墨家的第一智者,暗中帮助大耳刘备,这才拖延了曹操的时间,不然,只怕墨者行会就要从历史上除名了……”

“墨家第一智者?你说的是谁?三国那边我可比较熟,诸葛亮,庞统,卧龙凤雏,号称是得一者便可以得天下!水镜先生,徐庶,这也都是帮过刘备的,你说的那人,该不会是诸葛先生吧?”韩雨小声的嘀咕着,目光滴溜溜的扫着墨雨心。

“有什么不可以吗?真正的诸葛先生,并不是小说中那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掐指一算便是人间前后五百年的妖孽般存在,相比那个虚幻的人物,他其实更擅长内政,处理政事得心应手,而且手段颇多,也有些机谋!最为难得的是,他还会制造许多即便是现在,都有人难以研究出来的器物,比如木牛流马~”

“而这些东西,你以为是书本上能够学来的吗?只有那种大家大族,或者超级势力花费心血大力栽培才行!没有人生来就是天才,不是吗?”

韩雨干笑道:“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怎么,我现在很像一个喜剧演员吗?”墨雨心看了看自己,眸子里远是清明和认真!

“如果不是你疯了,那就是我疯了!”韩雨有些目瞪口呆的喃喃道:“历史,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的!”

墨雨心微微一笑,神情中自然的透出了一股俯瞰天下,指点沧桑的感觉:“历史,有的是为了给后人一个交代,有的,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还有的,则是为了更符合人们心中所想的东西。”

“其实,这里面有许多的破绽和漏洞,只可惜,时间能掩埋一切!”

“证据,我需要证据!不然,我就告你在诽谤历史!”韩雨咬牙切齿的道。

墨雨心随手将墨镜丢了过来:“你自己用脑子想想,如果只将一切都归于运气,而不是有人苦心营造出来的,或者努力去创造的结果,那你不觉得运气这个东西,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吗?我不否认运气,却也绝不相信,单单是运气便能够决定一切!”

“每一个新兴的势力,都会有无数的人去争夺,较量,更何况是一个王朝?你口里的历史,其实一直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他们用自己的一个念头,一个举动,来推动或者改变着这一切!所谓的真相,更是只有极少数的眼睛才能够看的到!”

妈的!如果这小妞没有骗自己的话,那这个墨家可就太牛了。前面,刺杀了个秦始皇,后面冒出来个刘邦,丢出个张角,弄了个刘备,至于以后的历史中,更不知道还有多少力量的角逐中,有着墨家的影子!

可能吗?

韩雨本能的想要摇头,可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历史,有无限可能!既然可以是一个人的运气,为什么就不能想成是有人刻意的安排呢?就像是鸿门宴,在十几万大军的包围中,刘邦上个厕所要是就能尿遁的话,那楚霸王的中军帐跟咱们现在人住的房间能有什么区别?

这千古第一奇宴,本来就充满了许多隐藏的谜底!

当然,只要你不是神,你就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到。比如张角,若是墨家巨子知道这老丫的会失败,估计也就不会选择他了。

所以,所谓的安排,无非就是挑选出了张角,然后对他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军师训练,或者,这家伙压根就是从无数人中,被选出来的!然后,将他丢出去让他发展自己的力量。结果,这家伙牛逼之后,得意忘形,宣布脱离组织。然后才玩完了。

轻轻的吞了口口水,韩雨有些无力的道:“我怎么总觉得,你是故意在颠覆我的世界观和历史观呢?”

“我是在告诉你,什么是历史,什么是现实,什么是真相!历朝历代,世家大族这种东西一直都存在。所谓创造历史,无非就是他们彼此的力量互相碰撞的结果。这既是一种眼光,也是一种气运的较量,或者赌博!”墨雨心轻描淡写的道:“从来都是如此。”

韩雨心中微微一动,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终于明白了墨雨心的意思。这丫头费了这么大的功夫,绕了这么大一圈,就是在提醒他,现在,楚家很有可能就如同历史上的那些家族一样,在他身上下注!

嗯,这儿或许就是他们这些有了岁月积淀的家族,所独有的处世哲学或者智慧吧!

呼叫点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