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01章 最意外的消息

701章 最意外的消息

“哎,你对他们这么客气干什么?”车中,墨雨心阴沉着脸色,冷声问。

韩雨微微一笑:“我只是觉得,自己在京城中的眼线太少了。”

“嗯?”墨雨心眉头一挑,随即用一种嘲弄的语气,轻声道:“你要是想收服他们的话,只怕没多大可能!”

“我知道,他们有钱,有权,有明星,自然不会跟着我,找什么刺激!不过,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他们应该不介意再多一个朋友,尤其是这儿个朋友的实力还不弱!”

“哼,你倒是自信!你该不会是想将手伸到这里来吧?我可告诉你,这里可不比别处。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我没那么大的野心,你放心!”韩雨轻笑道:“我只是想要掌握一下这里的动态,为自己做事情多一个参考!当然,若是有可能,我也不介意来这里发展一些关系!”

“想不到,你野心倒是不小!”墨雨心横了他一眼。

“这便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韩雨叹了口气,淡淡的道:“没有走上这条路之前,我也不知道,这是一条只能进不能退的路,而只要一失足,便是悬崖峭壁。”

“若只是我一个人,倒也没有什么,可我总要为身边的这些兄弟们考虑!”

韩雨平静的道:“既然我不想做个最差的,就只能去做最强的。”

墨雨心顿顿,忽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只希望你不要在这条路上将自己给迷失了就好!”

韩雨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

权利这个东西的确是诱人,可他并不是一个醉心权术的人。他之所以走上这条路,只是不甘于平凡,不甘与安逸。

相比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他宁愿选择流星那燃烧了自我的璀璨一瞬!

总能让这黑色的夜幕,记住些什么!

“黑B,你小子以后得练练了啊,才几个保镖,看把你小子给揍的!”韩雨忽然笑骂道。

黑B嘿嘿一笑:“老大,您可饶了我吧!您以为谁都跟您和胖子似得,那么变态……”

“嗯,你说什么?”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您很强大,我这儿是赞颂,是赞美,是赞扬,是赞……”

“滚滚滚,你再赞下去,我就能直接去当兵马俑了!”

经过了新京城四少的事情之后,韩雨他们去找了个普通的饭店吃东西。

毕竟带着胖子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呢,人群太多的地方,进去多有不便。

川味源,是一家地道的川菜馆,只有两层楼高的地方,却经常是座无虚席。

此时,虽然刚过了吃饭的点,还是有零星的坐着两三桌人正在哪里吃饭。

见到墨雨心,这些人的眼睛明显的露出了惊讶,意外,震撼之类的神色,不过再看看韩雨,黑B,尤其是胖子,他们立即低头吃饭。

只看胖子那凶悍的像是狗熊一样的身躯,甭说揍他们了,只是拿屁股坐他们,都能让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墨雨心他们径直去了靠边的一张桌子,她拿着菜谱,一口气点了十个菜,然后豪气干云的道:“给我来二斤正宗的BJ二锅头,要五十二度的,不兑水的,但凡兑水,我可不给钱!”

那小服务员哪儿里见过女孩子这么点酒的,愣了一下才答应一声,便要下去。

韩雨急忙拦住了她,墨雨心用诧异的目光望着他,眉头微微弯着,似乎在问,你干嘛?不会是看上人家小服务员了吧?

韩雨可没心思理会她的眼神调侃,虽然在她看来,十个菜已经不少了。

可她这明显是小瞧了胖子的饭量啊!

韩雨轻叹一声:“等一下,你就照着这个标准,再来……算了,给他吃这些玩意,就是把你们这做菜的师傅给累死,估计也不够他吃的!还是给他上米饭吧,还有水煮肉片,给他来上一盆。嗯,”韩雨两手比划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形状:“这么大的盆!”

“啊,啊?”那拿着菜谱的小服务员愣了一下。

“啊什么啊?不够我再添!快去,饭要一盆啊,少了我也不给钱!”韩雨轻笑着摆手道。

那小服务员目光十分机敏的扫了胖子一眼,这才转身往回走,路上,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胖子,显然,是被他那强悍的外形和潜在的饭量给震住了。

这儿是一张足够坐六个人的长桌子,可此时,胖子一个人便占据了半壁江山,将黑B都挤在了旁边。

墨雨心用狐疑的目光望了胖子一眼:“他虽然胖了点,可也是人,又不是猪……”

“等会你就知道,跟他比,猪根本不算什么!”韩雨有些心酸的道。

墨雨心,无语啊!

“这里的川菜做的挺地道的,也还算卫生。”墨雨心已经履行了半个地主之谊:“你们尝尝!来,黑衣,咱们先走一个!”

三两的酒杯,已经倒满。

韩雨有些愁容满面的将杯子举了起来,心惊胆战的跟墨雨心碰了一下,还没举起杯子来呢,墨雨心已经一扬脖子,全透了。

看韩雨还举着酒杯,墨雨心边吃菜边道:“你怎么喝个酒连个娘们都不如?端着干什么?喝啊!”

把个黑B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儿小子回过神来之后,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吃饭,再也不抬一下了。

他可没那个胆量,也透一个三两的。

巨子大人啊,墨子老祖宗啊,你们那个谁有空,赶紧将她带回去吧!这也太给你们老墨家抹黑了!

韩雨心中暗自嘀咕,一咬牙,也透了。

说什么,也是一个七尺高的汉子,总不能真让一个女人在喝酒这样的事儿上给瞧扁了不是?

哈着酒气,韩雨才刚放下杯子,吃了一块鱼肉,墨雨心又满上一个:“来,再走一个,那个你们俩来不来?”

胖子只顾吃自己的,不说话。黑B仿佛也进入了耳鸣状态,低头,不说话。

韩雨急忙道:“哎,别,别慌啊,你今天还得参加酒会,若是这个时候先用二锅头把自己给灌醉了,那多亏啊?咱悠着点,慢点喝,不着急啊!”

墨雨心白他一眼:“我要是个男人,我绝不会说出你这样的怂话来!男人就应该玩最好的刀,喝最烈的酒,搞最难搞,最不能搞的女人,杀自己看不顺眼的人!亏你还是要黑衣遮天下的人,有点爷们气概行不!”

韩雨无语啊,这还没喝呢,就开始醉了。

“那个吃饭,吃饭,菜都凉了。”韩雨已经决定,在有墨雨心存在的酒场上,不再纠结与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了。

那根本就是在自找其辱!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儿里的酒菜味道,的确做的相当到位。

水煮肉片,水煮鱼,铁板牛肉,豆花鱼,回锅肉等等,全部都是川菜中能够 叫的上名来的家常小吃,虽然叫家常,可它们的味道却是一点也不差!

不管是喝酒吃,还是吃米饭,那都是滋味十足!

韩雨他们吃的自然是热火朝天,爽利无比,胖子那也是吃的狼吞虎咽,气壮山河!

韩雨也不去理会一只手轻松的托着一只足有十几斤的米饭盆,就着一大盆的带着红辣椒油水的水煮肉片吃的胖子,扭头向墨雨心打量起了新京城四少的消息。

墨雨心淡淡的道:“这四个人我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在警局的时候,偶尔听到几个喜欢追星的同事说起过,所以才知道一些。”

“今天,你既然说那个叫汪火乐,那四人你就已经见了两个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李代怀,方正。这儿四个人,家里都小有势力,再加上他们跟娱乐圈的走的比较近,所以才会名气大些。不过,跟真正的京城四少比起来,他们根本就是个笑话,不过就是一群人的自娱自乐罢了!”

韩雨闻言顿时来了兴趣:“真正的京城四少?哪儿四位?”

墨雨心微微一笑:“若说起最老的嘛,那得是民国的时候了,溥侗、袁克文、张伯驹、张学良,四人不仅长的帅气,身份尊贵,而且,在诗书礼乐方面,全都有着较高的才情造诣。”

“今日你所见的这所谓的“京城四少”参差不齐,且论财势品貌,无一人担当得起。他们不是最有钱的,也不是最有势的,不过只是沾了明星名气的一部分罢了。”

墨雨心边吃边道:“财富积累了这些年,内地暴发户涌现,刚富裕起来的人最想壮势,入上流社会镀金。明星常自我催眠,陶醉于“公主”、“王子”、“女王”等称呼,正好和暴发户二世祖的蠢蠢欲动一拍即合。”

“这样的“京城四少”满足的是民间八卦游戏。如同顶尖奢侈品不会在电视里向最广大群众投播广告,最漂亮的女人不会抛头露面演戏给大众看一样,真正有身份的少爷自有封闭的小圈子,绝不屑与外人道。”

韩雨敏锐的捕捉到了她话里还有未完的意思,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追问道:“那不知道,眼下真正的京城四少都有谁?”

墨雨心用筷子挑起一块正流油的肉片送入口中,点了点头道:“唐家的一个无赖,李家的一个色狼,宋家的一个流氓,庄家的一个人渣。没准,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们。”

“什么意思?”

墨雨心喝一口小酒,淡淡的道:“今晚的酒会,他们也要参加!”

“咳咳,”韩雨连连咳嗽两声,差点没一口酒喷到菜里去:“什么意思?他们也参加?为什么?”

墨雨心耸耸肩膀,无辜的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见韩雨沉默半晌,墨雨心淡淡的道:“堂堂的黑衣老大,该不会是怂了吧?”

“你不用对我用激将法,我不吃这一套。不过,我既然答应了你,那总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韩雨微微眯着两眼:“可你必须要跟我说清楚,这酒会是干什么的?我可是听说,那俩新四少,也要参加!”

墨雨心眉头微微一扬,一双点墨的漆黑双眸,静静的望着他的眼睛,似乎直欲看到他的灵魂深处,半晌才转回头来,轻声道:“其实,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之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韩雨微笑道:“说这样的话,可证明你小瞧我了。别的我不敢说,自我控制的能力,我若自认第二的话,只怕还没人敢自称第一!”

说着举起酒杯朝嘴儿边送去,虽然话这样说,可是,他的心中却轻轻一横,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墨雨心扭头望着他:“如果我说,今晚,是赵家二小姐,赵静汐的定亲酒会呢?”

“什么?”韩雨身子一抖,手里的酒杯应声而碎,酒液四溅,落满了他的全身。他脸色惨白,目光似乎都没有了焦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