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10章 在咖啡厅里喝茶

710章 在咖啡厅里喝茶

“自己走路,就不许别人去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就不许别人喜欢了?我这人没那么霸道!”唐峰淡淡的道。

韩雨苦笑,直接道:“你找我,该不会是训斥我一顿,然后将我弄到你们龙组里做个标本吧?我可先说好了,这可是雨心说的,是你的意思,换句话说,我是在替你挡雷!不然,我哪儿有胆子敢坏你天尊的好事儿?”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了?”唐峰睨了他一眼。

韩雨摆手道:“那倒不用,你只要不给我小鞋穿,那边是唐青天了。”

“你倒是真不怕我!”唐峰深深的望着韩雨,似乎想要看穿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似得:“我能看的出来,这跟楚家应该没有关系。”

韩雨一笑,轻轻的抿着茶水,轻声道:“怎么说呢?我一直都将自己是一个死人!”

“死人?”

“是!”韩雨轻声道:“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呆的是什么地方,一次次的生生死死,渐渐的便对自己的小命看的淡了。一个连自己都要忽略的人,那这个人本身所承载的情感,所延伸出来的社会关系,便也变得不是那么的重要!”

“所以,我不怕你,因为大不了,我再变成一个死人。”

“可你毕竟还活着,我就不相信,你不珍惜眼前的这一切,你就没有让你为之不顾一切的人!”唐峰失笑摇头。死人至少是没有情感的,可是韩雨的情感不仅真挚,而且强烈。

从他所得到的情报中,他是一个极为孝顺的人,也是一个极为重视兄弟情谊的人。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牵绊。

韩雨脸上挂着笑意,两眼却微微眯了起来,透出冷冽而坚毅的光芒:“当然,不过,任何一个敢于用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的人,都必须要承载我怀着必死之心的疯狂,所带来的报复!”

“你是在威胁我?”唐峰皱眉。

韩雨没有否认,只是徐徐道:“我是一个小人物,若是生死危机来临,除了将全身蜷缩起来,将最为锋利的獠牙漏出去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我的命不值钱,所以,我会不择手段。”

因为命不值钱,所以不怕各种谴责,没有什么负担,不择手段起来,也会更加的狠辣!

唐峰自然听的出韩雨话里的意思,笑嘻嘻的点头道:“嗯,带种!我也就不说什么你就不怕我将你留下之类的屁话了,只是告诉你一句,不要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不要搅乱地方上的秩序,因为这是你和遮天存在的土壤。我不希望看到你自掘坟墓!”

说完,低头吸溜了一口茶水,咽了。

这才将杯子一放,声音渐渐加快速度:“公事谈完了,该说说私事儿了。老子是让你狗日的帮忙不假,可没让你趁势扯着虎皮拉大旗吧?更没让你假公济私吧?你一嘴巴下去,倒是过瘾了,可你想过没有,静汐还怎么嫁人?赵家的颜面何在?本少爷的脸面何在?”

“一下让我们都丢了脸,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了。”唐峰冷笑道。

韩雨尴尬的道:“我当时不也是脑子着急了吗?”

“我看你是早就蓄谋已久,想要亲吻她了吧?只不过是借着一股勇气,付诸实现了而已!不过,你这么做,可就等于是把静汐得罪惨了。那丫头虽然平静如水,可骨子里却凛冽果断,巾帼不让须眉!你亲了她,又不能为她负责,只怕会让她从此以为这世上都是负心汉……”

“啊?”韩雨目瞪口呆,小心道:“不会有这么严重吧?”

唐峰一耸肩膀:“我也这样希望,不过,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赵家大小姐若是不能嫁出去,你的责任可就大喽!”

唐峰站了起来:“龙将军那边,让我负责跟你谈具体的合作保密事宜,咱们三天后再见!”

说着他弯下了腰,将手搭在韩雨的肩膀上:“宋无极,外宽内忌,为人阴狠,倒是那个庄金,为人还不错!”

手掌抬起,轻轻拍了两下,大声道:“服务员,三杯茶,记在这位先生的账上!”

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韩雨顿了一会,才豁然省悟:“我靠,唐三,你丫的竟然让我买单?我没钱!”

那边的唐峰哪儿里会管他啊,早就走的连人影都看不见了。韩雨是真没拿钱啊,以前的时候他身上是会带着些钱财应急,可今天出来的本就匆忙,又因为墨雨心给他置办了这一身的行头,他身上的兜,比脸还干净呢!

四周的人听到韩雨的喊声,纷纷用嘲弄的笑容朝他这里张望,韩雨火大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来咖啡厅里喝茶的潮男啊?没见过身上没带钱的富翁啊?”

众人无语了,见过身上没带钱的,可没见过没带钱还这么嚣张的。可谁让韩雨心情不好呢?他们算是沾光,长见识了。

韩雨好容易用自己手腕上的一块钻表来说服那个女服务员结账,却不想对方依旧不放心:“你这不会是假的吧?我拿上去跟我们经理看一下。若是只值得十块八块的,你可别想走。”

韩雨无力的点了点头,他也想给黑B打电话,江湖救急,可是身为老大,为了这百八十的钱,被人给堵在了咖啡厅里,本就够丢人的了!要是再让手下知道了,那还不丢人丢到家了?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叫无巧不成书。这咖啡厅的大老板正是刚刚从酒会里出来,喝了不少酒压惊的王笑非旗下的一处产业。他正想清醒下脑子,想想怎么跟韩雨道歉的事儿呢,正跟汪火乐一起在这里的办公室里喝茶。

那值班的经理便让人将表送上来了,王笑非那也是识货的主,一看这表便知道这不是一般人能戴的。手表,男人身份的一个象征啊,经理送上来的这块,比他手上的还要好的多。

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刚刚得罪了韩雨,所以变的更加小心了的缘故,当下便决定亲自下来看看这位能戴的起这么名贵的手表,却付不起茶钱的人会是谁,所以二话不说,喊了汪火乐两人便下了楼。

等到了下面一看不要紧,两人差点被吓了一跳。认识,正是他们刚刚还商议的主,韩雨!

王笑非脸上的表情,当时就精彩了,他自然是认为这是来找茬来了。所以,二话不说,先给了那经理一巴掌:“混蛋玩意,眼睛怎么长的?韩少来咱们这里,那是咱们小店的荣幸!”

说着,忙抢上几步,将表恭敬的送到韩雨的手中:“韩少,您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您的表!”

韩雨一见是他,心中顿时大定啊,他摆了摆手,做扭身就走状:“嗯,不要了,只要是真的就好。是真的,便当作我刚才的茶钱了,现在,你的了!”

妈的,下午得罪了你都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要是再收你这表,那自己以后还过不了?

王笑非一个箭步窜到了韩雨的前面,那身手矫健的都把韩雨给吓了一跳:“不敢,不敢,您老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可就无地自容了!刚才谁说的您,我立即将他开除了,只要您老别往心里去!”

“嗯,我很老吗?”

“不老,不老!是我不会说话,是我不会说话!”王笑非有些生涩的连连道。显然,以他的身份并不常拍人马屁,所以显得有些生涩!

韩雨知道对方是把自己当成是跟唐峰一个级别的人物了,也不点破:“那就行了,开除就不必了。”

说着,他将手中的表接了过来:“她还是挺认真的,就让她继续在你这呆着吧,若是哪儿天我跟唐三再来喝茶,还要她来给我们弄!”

王笑非连忙笑道:“全都依您的吩咐,我在楼上备好了酒菜,咱们上去聊聊如何?”

“这个……”

王笑非可怜兮兮的道:“韩少,我们都知道自己错了,您就给我们个机会吧,墨小姐那边也要仰仗您多多美言。今天下午的冒犯,是我们两个有眼无珠,色胆包天……”

汪火乐忙点头:“对对对对对……”

要说起来,王笑非跟汪火乐最郁闷的,还是他们调笑墨雨心,看上了墨雨心。妈的,这跟看上了阎王家的千金小姐有什么区别?

要是墨小姐永远的想不起来了,那倒还好些,可备不住她哪儿天想起来了,自己就得成为她的出气筒。与其如此,倒不如狠狠的抱住韩雨的大腿。

墨雨心喜欢他。王笑非跟汪火乐虽然只见了两人一面,却还是坚定不移的得出了这个结论。说起来,他们倒也不愧是混迹欢场,跟明星们不断传出绯闻的主儿,眼神的确够毒!

韩雨正想也跟他们走个交情,便道:“既然两位盛情,我若是拒绝,倒会让你们误以为我不近人情,也罢,就上去坐坐!”

王笑非急忙笑着在前面引路,后面的汪火乐落后几步,一把抓住了那个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的经理的领子:“小子,马上去将北京城能找到的好菜都收拾来,半个小时内送到,有的是你的好处。快去!”

说完自己也跟了上去。

周边不少客人,已然看的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