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11章 细雨山庄

711章 细雨山庄

韩雨本就没有吃饭,又跟唐峰干了一架,早就饿的不行,所以,在王笑非让人送来了酒菜之后,也不客气,坐在那里招呼着两人吃喝起来。俨然一副主人的派头,却绝口不提下午的事。

这让王笑非两人,可谓是如坐针毡啊,顿了好半晌,王笑非才算是鼓足了勇气,轻声道:“韩少……”

“叫我黑衣吧,”韩雨打断了他的话。

“这不合适吧?我们怎么能这么直接的称呼……”王笑非本想客气一下,一见到韩雨面无表情,忙又改口道:“不过,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们也就冒昧了。黑衣老大,我们今天是真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这杯酒,便算是我们两个向您赔罪了。”王笑非端起一杯酒来,满脸陪笑说完,直接一饮而尽。

汪火乐也跟着喝了一杯,在旁边,小意的打量着韩雨。

“你们是想认打,还是认罚?”韩雨眯着两眼轻声道。

王笑非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和汪火乐对视一眼:“认打怎么说?认罚又怎么说?”

“认打就是这事,跟我没关系,回头墨家的人找上来,那也由你们俩扛着。你们要知道,雨心其实是一个非常马虎的女生,她没准早已经将这事都忘了。那你们自然也就高枕无忧了!”

韩雨转动着酒杯,轻笑道:“认罚嘛,这家店面我看上了。”

在BJ这个寸土寸金的都市,这样繁华路段的的一家高档咖啡店,至少也得值三千万以上。

这或许是许多人奋斗一生都难以企及的成就,可是对于王笑非等人来说,却是太便宜了。三千万,能买个心安,值了!

所以,韩雨的话音一落,王笑非便急忙截口道:“我们认罚,我们认罚。我还有两家路段更好的店面,若是您也看的上……”

韩雨一摆手:“我来,可不是敲诈你们来了,我要这家咖啡店,那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刚才跟我一起在你的咖啡厅里喝茶的那人是谁吗?”

两人齐齐的露出凝重的神情,韩雨手指头重重的在桌面上点了一下:“唐峰。”

这两位少爷齐齐的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然后,四周的空气便开始了流动。不等他们发声,韩雨便竖起一根手指:“嘘……”

“有些事情,你们知道就行了。你们久在这里住,想来也应该能够清楚他们的手段。”韩雨临了又吓唬了他们一下,他心说,唐峰啊唐峰,这可不能怪我拉着你的名号来唬人了,谁让你丫刚才喝茶都不掏钱呢!

“行了,这事过去了,就不提了。来,喝了这一杯,咱们也就算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了。”

朋友?这可是个意外收获啊!王笑非,汪火乐两人急忙给自己倒满了酒杯,因为这俩人知道,这酒得给韩雨赔礼道歉,所以没有让任何人陪着。自己好歹也是当爷的主,若是被人瞧见了孙子样,以后这腰杆子也不好再硬了不是。

三人一饮而尽,王笑非边给韩雨倒酒,边道:“黑衣老大,真是好酒量!”

“不仅酒量好,这度量也大!”汪火乐也笑道:“都说宰相肚里好撑船,今天算是见识了。我们真是自惭形秽啊!今天,能跟您喝这杯酒,称上一声朋友,也是我们哥俩三生有幸。日后您若是有啥事儿尽管吩咐就是,我们哥俩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行了,场面上的客套话就别说了。”韩雨目光一扫:“我黑衣只知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在这四九城是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你们两位呢,也算是上层社会的人……”

王笑非和汪火乐脸一红,齐齐的连道不敢:“我们算是什么上层社会的人啊?那都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老大,您这是笑话我们了。就我们哥俩这样的,以后,还得您多费心,多提携呢!”

韩雨摆手笑道:“那咱们就互相帮助。”

两人立即笑着连连保证,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向韩雨汇报。

他们通过今天的事情已经看出来了,韩雨现在的身份和势力,虽然还不足以跟真正的京城四少相抗衡,可也绝不会差上多少。

不然的话,他敢搅和人家两家子的亲事吗?

就当酒足饭饱的韩雨,准备告辞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黑B是你的人吧?想来救他,就来细雨庄园!”

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韩雨的两眼,顿时眯了起来,他急忙给黑B打电话,也没有打通。

忙扭头望向王笑非:“你们知道细雨庄园吗?”

“细雨庄园?知道,好像是哪儿一个大人物的私人宅子,就在城北,不过,我们没有进去过……”

“告诉我地址。”韩雨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得到了地址,韩雨快步向外走去,那边的王笑非还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大声道:“要不要我给您派两辆车?”

韩雨摆了摆手,拿出手机拨通了陆辉的电话,直接道:“现在谁离我最近?”

他知道自己出来,身边肯定有社团的人跟着。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社团的老大,一举一动都关系着整个社团的兴衰存亡,他自己虽然不愿意,却也不能拒绝手下的好意。

而如今,遮天上下正处在忙碌紧张的整顿训练中,最有可能派出人手的,便是陆辉的天劫了。果然,陆辉听到他的问话后,没有寒暄便立即道:“忘语的神罚小队!”

韩雨点了点头:“好!”收了线,他立即给忘语打了个电话,当他下去的时候,已经有两辆车停在下面了。

韩雨一坐进去,车子便划过一道曲线冲了出去。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自两边分别又窜出来两辆黑色的赔死他,护在了左右,呼啸而去。

王笑非跟汪火乐两人见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侥幸。得亏没有得罪死他啊,不然只看这派头吧,便不是单单有钱便能够办到的……

韩雨坐在车中,旁边是一身白色衣服的忘语。

“出什么事了?”

“黑B好像被绑架了。”韩雨微微拧眉道。

忘语摇头,语气缓慢却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不可能。我让尚地亲自跟着他们呢!”

韩雨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带人一直都跟在我的身边?”

“是!从下午到现在,除了酒会附近,封锁的比较严密之外,我们一直都在。若是有人从我们眼皮子低下,绑架了他们,总该要动手的,只要动手,我便应该能收到消息才是!”忘语缓缓道。

韩雨忽然笑道:“那,没准就不是绑架!是有人想要看看你们的身手了。”

他两手交叠,枕在脑后,幽幽的吐了口气,才来BJ一天,不,应该说是参加了一个酒会,他便仿佛掉在了一个漩涡里似得。

这就像是一个专门养金鱼的池子里,有一天,突然窜进来一条鲶鱼,那些金鱼自然要先弄清楚,这条鲶鱼的出现对自己是有利还是有害。若是有害,那又如何除掉,或者转害为利!

北城有一片地方,是专门独立的别墅区,里面住的全都是各部级主管,大佬,常年有部队驻守,一般人根本都无法进出。

而细雨庄园,则在这片独立的别墅区不远的地方。占地并不算是非常大,却也绝对要比旁边的别墅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因为这里是国内名副其实的第一金主,庄家的产业。也是庄家二少爷,庄金的住处。

庄金懒洋洋的靠在椅子里,慢条斯理的处理着自己的手指甲。他在等,等一个人。

这个人来到他身边的方式,将决定他对这人的态度。

他是一个商人,一个好的商人,不仅要敢冒险,还要会冒险。收益再好,若是风险大的没有命去享受,那也白搭。

不知道,得有多少分钟,他才能赶过来?

庄金有些懒洋洋的举起了旁边的酒杯,刚送到嘴边,可没等他喝下去,一道冰冷的寒光便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不足半米的地方。

他目光轻轻的转动,这才看见了一身黑衣,满脸冷漠的韩雨,正静静的望着他。在他的手中,一柄青色的长刀,就像是一道坚冰,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黑衣?”他的瞳孔狠狠的一缩,目光中难掩惊讶的神色,脸上却带着轻笑道:“你来的好快啊!不过,你杀不了我!”

说着,他目光轻轻一转。

在他的另一边,一扇门半开着,一个恍若岩石般的男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韩雨的眉心。

韩雨早就看见了他,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凛凛杀意。那种生死的直觉告诉他,他的天策一旦没入庄金的咽喉,那他的脑袋也会被打的粉碎。

绝对不会出现第二种可能!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动的原因,他根本没有把握躲开对方的枪。

“那也不一定!”韩雨嘴角一勾,露出一丝邪笑:“我的命,好像并不太值钱,只要我拼一把,你,总是死定了的!”

庄金嘴角一抽,苦笑道:“得了,咱们不开玩笑了好不?庄叔,将枪放下吧,这位黑衣兄弟,是自己人!”

韩雨抢先收了刀,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他对面,拿过他刚才还没来得及喝的茶水,倒进嘴里,笑吟吟的道:“想不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说吧,这么处心积虑的让我来演这么一出,到底想干什么?”

更新迟到了,汗,不过我觉得能有更新就不错了,真的,因为哥今天差点没回来见各位啊!这两天本想快点更的,奈何出了点小状况,好像前面说过一阵子,初二跟媳妇回去,俺光荣的感冒了,从那到现在就没好,不过也不发烧就是头疼,流鼻子水!

初三跟几个来玩的朋友又喝了两杯,结果,除了去年装修的时候感冒一回的我,这回竟然又来一回。一直到现在,当然,这不妨碍我的存在。事是出在今天,俺老爹腿得了股骨头坏死,俺让俺连襟送俺爹却日照看病,路上让一大车给拍了,现在他的车还在4S躺着,我们打车回来的,后面全毁了,后玻璃全碎,连后门都取不开了……

哎,俺是一天都没吃饭啊,做大客回来,没暖气,冷的我直打颤。回来吃了半个煎饼,又去弄了下咱的小手,娘的,不仅没好,指甲全黑,就连指甲两边和后面都鼓鼓的,亮亮的。去到卫生室,让拿一个针筒子给挑开,我放血,放的都是黑的。结果他让我回来再放几回,于是,它起来我方方,它起来我放放,到现在他也无语了,让我明天看看吧!!估计要是再这样,就得去医院了,明天能不能更,我也不说了,哎,无语啊,这年过的,真够2012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