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12章 强拆听风阁

712章 强拆听风阁

细雨山庄,听风阁内!

庄金身子微微向前一探,不无好奇的道:“你就不担心你的手下?”

韩雨傲然一笑:“别人或许我不清楚,可是我那兄弟,只要是他自己不想死,我想,这个世界上能够杀的了他的人,不多。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死他的人,或许 有,但庄少嘛……”

韩雨闭上了嘴儿,庄金却诧异的道:“你说的是那个胖子?”

“你这两人给我滚,老让我在屋子里呆着,给我鸡腿吃,说让我们等我大哥,我大哥呢?”咆哮的声音从房外响了起来。

然后,便是窗户哗啦啦的被撞破的声音,两个身影翻滚着落了进来,随即,一个胖子出现在那被撞破的窗边,一下迈步闯了进来。

因为四周的窟窿太小,以至于整堵墙都被他撞的晃了几下。

那边被庄金称为庄叔的中年人,早在听到韩雨自信的话之后,眼中便已经精光闪动。此时,冷喝一声:“尔敢!”

上前,迈步,一招锁扣手,缠向了胖子的手腕,他身下沉腰扎马,腰马合一,吐气开声,厉喝道:“给我过来!”

另一手,则呈指状,向着胖子喉咙的方向迎了上去。在他看来,他这一拽之力少说也得有千斤,胖子虽然势大力沉,却也绝不是敌手。只要他一趔趄,那自己的另一手便能趁机扣住他的喉咙。

而拿住了这个胖子,庄金跟韩雨说话的底气,自然也就足了。

可他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那胖子是那么好拿的吗?

“大哥?你真来了?”胖子一看见韩雨,两眼便刷一下亮了起来。也不管别的,直接就朝韩雨走了过来。

韩雨一见不由得大惊:“小心!”

胖子还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他那胳膊就已经让庄金给制住了。胖子两条扫帚眉一立,眼睛也不看一眼,胳膊一甩,爆喝道:“滚蛋!”

那庄金的护卫,便像是被甩掉的面条一样,闷哼一声,直接退到了四步开外。

胖子趁势走出两步,便已经越过了他:“大哥!”

韩雨笑笑,那边的护卫却已经掏出了枪,对准了胖子的脑袋。韩雨两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细线,二话不说,手中的天策便已经化作一道寒光,缠向庄金的咽喉,眼中杀机闪动。

那庄金在关键时刻,竟然露出了不俗的功夫。他身子向后一仰,便想躲过韩雨的袭击。

韩雨冷笑一声,脚下轻轻一点,踩住了他的太师椅,天策便搭在了他的咽喉上。韩雨的目的本是想制住庄金,以要挟那名身手强悍的吓人的保镖,可他也忘了,胖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正常人被枪止住了,自然会先举起两手,找出机会再进行逃跑或反击。这时候,韩雨手中的人质也就起到作用了。可是,胖子却不会。

他一感受到危险,立即想也不想,转身,硕大的拳头直直的砸了过去。

刚猛无俦,悍勇绝伦!

庄金的护卫,身子猛的向旁边一翻,胖子的拳头几乎就擦着他的脑袋砸在了旁边的一根柱子上。顿时,整个房间都发出砰的一声,那根支撑的柱子,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吱声。仿佛随时都要倒掉似得。

“妈的,房子要塌了!”韩雨抓住了庄金,就朝外跑:“胖子,走。”

那边他的护卫,手中的枪已经再次对准了韩雨的脑袋,得亏这时候庄金喊了一句:“庄叔,走!”

等四个人跑出去之后,那房子惨哼着轰隆一声,落在了地上,砸起一阵细尘。

“呸呸,你这是什么细雨山庄?我看你叫细尘山庄还差不多,你说好好的楼房你不住,跟着住什么木房?又不是拍电影!”韩雨轻轻的拍拍头顶上的灰尘,望着有些发傻的庄金,没好气的道。

庄金喃喃的道:“一拳,就把我的房子给砸塌了?黑衣,你这个兄弟让给我好不好?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啊!”

那边,被他称为庄叔的护卫,脸色顿时一僵,他就算是脾气再好,休养再高,也无法忍受自己保护的小少爷,去抢他的对手作手下啊,那不等于是说他不如胖子吗?不过,对于胖子那天生的神力,他倒的确很是吃惊。

这房子虽然是木头做的,可木头全都是精挑细选,特制的。别说是挨上一拳,就是踢上十脚,撑上个三两百年的风雨,也不会有一点问题。

现在,却生生被胖子一拳打断。也难怪庄金吃惊之下,竟然也不顾忌手下的颜面,直接开口要人了。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声音微沉道:“庄少,我和胖子是兄弟,是要一起维护宇宙和平的肾斗士,只怕要让你失望了。他是我的兄弟,只要他愿意跟你,我可以一点好处也不要。不然,你就是将庄家都送给我,也不能让我点头。”

“有些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是一辈子的。你知道一辈子是什么意思吗?那是,一直到死!”

庄金顿了一下,忽然拍着脑袋道:“看我,一时爱才亲切,竟然也将黑衣你当成了这俗世中人。实在是该打,该打!”

正说着,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低低的闷哼,韩雨这才回过神来,低声道:“都住手。”

他抬起头,苦笑道:“刚才这里出现了异状,我的手下没忍住,动手了,可能伤了你的几个手下,抱歉!”

“他们现在在哪儿?”庄金笑吟吟的轻声道。

“得到了我的命令,已经退下去了!”韩雨实话实说道。

果然,他话音未落,四周已经出现了七八名黑衣护卫,还有两个抱着脑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他们两个是刚才被韩雨给揍晕的。

一名黑衣护卫上前一步道:“少爷,护卫刚才遭受了不明力量的火力打击,共有四名兄弟重伤,六名兄弟失去了战斗力,两名兄弟轻伤。已经有人带队追杀下去了,天亮以前,定出结果!”

“天亮以前,定出结果?出什么结果?出什么结果?”庄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就要了本少爷的命。幸亏这是一场误会,不然,本少爷死了,你们都不知道给我收尸!”

“行了,别给我丢人现眼了,将卫队收回来吧!”庄金挥了挥手,然后对着庄叔道:“庄叔,卫队您还要帮我继续训练一下……”

“是,少爷!”那被称为庄叔的中年人点了下头,可手中的枪却依旧没有放下。显然,面对韩雨和胖子,他已经没有了足够的信心,能在两人同时出手的时候,还能拦得住。

所以,他只能倚靠手枪。

“行了,你也下去吧!我跟他们有几句话说。”庄金轻轻的挥手。

“少爷……”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庄叔,不过你放心,黑衣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既然刚才没有伤我,那现在,自然就更不可能!”庄金静静的望着韩雨,冷冷的摆手,显然这话不仅仅是说说,而是他对自己的判断,有着绝对的自信。

那被称为庄叔的中年人,只得无奈也退了下去。

“刚才你进到我房间中的一瞬间,感觉他瞄的是你哪儿里?”庄金忽然问了一个十分奇怪的问题。

可韩雨却没有一点奇怪的感觉,就好象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么一问似得,笑道:“大腿!”

“妈的!”庄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冷哼一声,低低的道:“老家伙,是真的想借刀杀了我啊。”顿了一顿,他忽然轻声叹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让你看笑话了,走,咱们回屋聊!”庄金脸上的那丝落寞与不敢,只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挂在脸上的和煦中隐隐带着高傲的笑容,这才是那个名震天下的京城四公子之一的真实面目。

韩雨用手指了指已经坍塌的房间道:“回哪儿屋?”

庄金看看一地狼藉,失笑道:“瞧我,我带路,我带路。”说着,望望瓦砾叹息道:“只可惜了,我刚才泡的那两壶好茶!那可是极品雪域天香啊……”

韩雨也不接茬,只是跟着他又朝旁边的房间走去。韩雨路过胖子身边的时候,忍不住抽出手,轻轻的在他粗壮的手臂上拍了拍:“干的不错,不过下回不能这么莽撞了。这回就算你蒙对了!”

“大哥,俺这哪儿能是蒙的呢?这不是蒙的,绝不是蒙的,这是俺青铜肾斗士胖子真正的实力。你要不信,俺再将这房子给拆了你看看……”

那边的庄金一听,胖子又要拆他家房子,急了:“别,可别了,胖子哥,我这额方子盖起来老贵了,里面有不少玩意,我平时挺稀罕的,你就高抬贵手,饶了他们吧!”

胖子不理他,望着韩雨。

韩雨蹦起来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拆什么拆?我靠,你丫挺好使啊,是不是强拆带着你,比那些挖掘机好用啊?这怎么那些发黑心财的咋没发现你这宝贝呢?”

胖子嘿嘿的,受用的笑了……

今天打吊瓶,娘的,竟然过敏了,那身上红的,娘的这年过的也忒他奶奶的郁闷了,砸手,感冒,车祸,针药过敏差点去医院!!!我勒个去的,哥们到底是得罪了哪儿路神仙啊??呜呜呜,忒惨了,还有比我更倒霉的么??我现在手还肿着明天还得放血呢,啊啊啊啊啊,为自己祈福,为可怜的狼祈福,呜呜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