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15章 与卿言再见

715章 与卿言再见

一夜无话,韩雨第二天也没有联系到墨雨心,本来以为静汐会来找他的,也没有等到。这让韩雨稍稍有些失落。

不过,如今社团事务繁多,他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便决定打道回府。

忘语等人昨晚昙花一现之后,便又悄无声息的隐入了黑暗之中。

不轻易被人摸清楚他的底盘,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黑B在前面开车,可是,没等他走多远,便被一辆挂了军牌的越野车给拦下来了。

车中,下来了一个人,正实赵文鼎。

韩雨眉头顿时一拧,老实说,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中,赵文鼎便算是其中一个。因为静汐的关系,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他。而且,搅和了赵唐两家的好事,在他看来,对方定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他还是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既然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那他也不能坐缩头乌龟,再说了,他就算想做,也没有这机会啊!

“赵,赵兄!”韩雨让胖子跟黑B都留在了车上,只有自己下了车。

赵文鼎微微眯着两眼,轻轻的扫了他一眼,冷笑着道:“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哪儿长的好了,我们家老爷子要见你!”

说着,直接扭身打开了自己的车子。

韩雨看看,只好冲黑B打了个先回去的手势,自己则跟着赵文鼎上了他的车。反正这光天化日的,对方总不能真就让他人间蒸发了。

一路上,赵文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开车。韩雨也只好闭着嘴儿,车子的速度很快,不大会的功夫,便来到郊区一处明显是军区大院的地方。

门口有两个哨兵,见到了他们的车子,一个敬礼,便让两人开了进去。

等到了里面,韩雨才发现,戒备的相当森严。

车子经过了至少三道岗哨,才到了最里面。那是一栋两层的别墅,布置的十分肃穆。门口,一个穿着笔挺军装的老头,正坐在太阳伞下,默默的喝茶。韩雨扫了一眼他衣服上的肩章,神色微微一震。

上将。

娘的,这样的军衔,只怕几大军区的司令也不过如此吧?韩雨深吸一口气,默默的上前两步,想了想,还是一个敬礼,扬声道:“赵将军好。”

那老者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双古朴无奇的面容,只是他的两鬓,写满了岁月的风霜。一双不大的眼睛,带着一种包容,平静的目光,静静的望了过来,一点也没有一方大将的那种霸道和锐利。

可韩雨却丝毫也不敢轻视眼前的这位老者,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人是谁。赵家的家主,军方元宿老将,绝对的实权派人物,同时也是赵静汐的爷爷,赵承汉。

此老绝不是银洋蜡枪头,据韩雨所知,他曾经参加过八十年代的那几场战争,是那种通过铁与火的实战,一步步爬上来的那种人。是那种真正的军人。

“坐吧。”赵老微微一伸手,声音平静,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韩雨两腿一并,肃然道:“不敢。”

“让你坐你就坐,有什么敢不敢的?你现在不是军人了。”赵老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不用那么拘束,这次找你来,就是随便聊聊,我可是经常听达钢和静汐说起你。”

韩雨只好坐在他的对面,屁股稍微沾了点凳子,赵老轻轻扫了他一眼,端起手里的茶杯,给他倒了一杯,韩雨连忙两手接过,道谢,不过老头下一句话差点没让他将杯子里的茶给洒了。

“陆战那小子在你那里吧?他还好吗?”

韩雨知道,老爷子说的如此清楚,那是容不得他否认,打马虎眼了,忙笑道:“挺好的,只是对过去的事情,已经都遗忘的差不多了。现在,他只是想好好的过完下面的人生。”

“不能怪他,是政府对不起他啊!”赵老摆了摆手:“我还没有谢过你上次救了静汐的事儿呢。说起来,姓金的那小子,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我孙女的主意上,简直就是罪不可恕。这样,你什么时候去棒子国的时候,替我好好的折腾一下。总不能让他觉得咱们国内无人,你说是不是?”

韩雨干笑,他总觉得这赵老爷子说话中,充满了禅机。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不过,你昨天搅和了静汐跟唐峰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啊?”

韩雨有些不安的扭了扭屁股,心说来了。娘的,就知道今天叫他来没什么好事,这不,兴师问罪来了。

“晚辈也不是有意坏人好事,只是,唐三跟静汐的确不合适。您是静汐的祖父,应该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幸福……”

赵老点头:“这倒也是,唐三那混小子整天不务正业,虽然臭小子的能力是有的,可跟他的老子一样,太花心了些。要不是这亲事是我跟他的祖父定下的,我倒是真想给推了。你这么一搅和啊,倒是帮了我一个忙。”

韩雨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赵老忽然轻轻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不过,这毕竟是赵唐两家的婚事,让你这么给搅和了,用的还是那么个名义,你倒是打算怎么跟静汐交代呢?”

韩雨这才刚刚松了一半的气,顿时又憋在了嗓子眼里,憋的脸都红了。

“咳咳,”他也不顾的礼貌了,使劲咳嗽了两声,轻声道:“晚辈当时十分情急之下,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倒不是真的想唐突静汐,还望您大人有大量……”

“嗯?照你的意思,你是不打算负责了?”赵老忽然一挑眉头,眼中寒光闪烁,竟然让人不敢正视。

“我赵承汉的孙女,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了一口。你还想让我当作此事没有发生过?你未免将我的度量,看的太大了吧?”赵老冷冷一笑。

韩雨慌忙站起,连声道:“晚辈不敢,不过,赵,赵文鼎赵兄和唐三都曾经下了封口令,那些人想来是绝不敢乱说的。所以,您……”

“他们不敢乱说,可不代表不敢乱想,更不代表这事就没有发生过。”赵老哼了一声。韩雨脸色一白,心中暗自叫苦。

他喜欢静汐,希望静汐能够幸福,可这不代表着他真的会跟静汐在一起。

他现在毕竟已经答应了楚老,要给楚颜一个交代。这时候若是答应了赵老,那岂不成了始乱终弃?

一咬牙,韩雨沉声道:“是晚辈唐突了,您老想要如何责罚,我都接着就是。”

赵老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以赵静汐的身份,可以说有的是人上杆子的追求她,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韩雨竟然宁愿背着责罚,也没有顺着他的意思,表示出愿意娶静汐的意思。

“你不喜欢静汐?”赵老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韩雨低头,轻声道:“是我福缘浅薄,跟静汐有缘无份。”

“因为,楚家那丫头吗?”赵老轻声问道。

韩雨点了点头:“是!”

“明白了,那你走吧!”赵老忽然摆了摆手。

韩雨知道这老爷子是对他失望了,却也不多做分辨,告辞后转身向外就走。可还没出了那大院,他便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那一道浅绿色的身影。

赵文鼎扫了他一眼,静静的道:“看起来,不用我送你了。不过,你小子要小心点,若是你敢让静汐不高兴,我会去找你的。”

说完扭身回去了。

韩雨此时的眼中,只剩下了静汐一个人。这儿丫头,明显比以前瘦了。

他静静的走了过去,静汐没有多说话,只是扭身就走。两人就这样并肩走了起来,静汐的头发还是那么的柔顺,就像是一道瀑布,静静的流淌。

“多谢你给了我自由!”静汐的声音响了起来,柔和而平静。

可韩雨却是心头微颤,就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似得,有些堵的难受,可偏偏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是用微微沙哑的声音道:“对不起,昨天我……”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用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回去?”静汐轻声问。

“今天。”韩雨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

静汐忽然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来望他:“你跟颜儿,什么时候结婚?”

韩雨站住脚步,目光快速的扫了她一眼,静汐的脸颊微微有些白,目光莹莹,却显得十分自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忽然失落落的,有些苦涩的道:“可能过些日子,先定亲吧!”

“嗯,那到时候别忘了跟我说一声,怎么着我也得将祝福送到。行了,我就不送你了。再见。”静汐停住了脚步。

韩雨深深的望了她一眼,轻声道:“再见。”

转身没入阳光中,他脚步轻盈,可每迈出一步,都要用尽几乎全身的力气,只因为那一道道目光,恍如一个个泥潭,让他宁愿深陷其中。

静汐静静的望着他的背影,一行泪珠滚滚而下:“花开再谢,人来又走。假若注定是过客,起初又何必招惹?”

又打了一天,娘的,手挑开了,不过貌似又起来了,我很郁闷,看看明天还打吧,估计也就再打一天了,多谢兄弟们的理解,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