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29章 九叔收徒

729章 九叔收徒

韩雨老脸一红,血战八方还算是比较实用,可也在实战中,暴露了不少的问题。

胡来,武柏等人正召集了一批血战八方练的比较好的小弟,商议整改。

像这种属于半成品的刀法,在楚九这位刀法大家面前,当然也就算的上是微末之技。

所以,韩雨微微有些尴尬的道:“是我和胡来他们几个互相商议,胡乱弄的。一直想要找机会,请您来帮我们把把关,做做纠正,我看择日不如撞日,您就给我们指点一下呗?”

“臭小子,想让我给你做苦力,直说就是,绕什么弯子啊?”

楚九跟韩雨也很熟了,再加上他一直都拿楚颜当作自己的亲姑娘一样看,所以言语间十分亲热。

他凝神仔细的盯了半晌,几个正在练习血战八方套路的小弟,好一会才道:“嗯,刀法大开大合,刚正凌厉,用来近身厮杀,相互配合,威力也算不错!只是,刚猛有余,细腻不足,有的地方粗糙生硬,显然是没有仔细的推敲。”

韩雨佩服的道:“是是,我们当时也是被形势所迫,临时起意……”

楚九边走边轻笑道:“刀为百兵之胆,自古以来学武之人所用的武器最多的,便是刀!刀说能用好也简单,只要有一膀子力气,胆气够大,直接劈下去就是!”

“不过,这样的人,倒不如去用棍子,斧子更有威力。用刀,除了力气之外,还要有眼力,更要有招法变化,身体腾挪!有一句话叫,单刀看手,双刀看走。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看你这血战八方,气势是够了,可明显的霸道有余,灵巧不足。正所谓刚则易折,不能持久,柔则易泄,难以长战。刚柔并济,才是长久之道。一味的追求杀伤力,伤敌伤己,那就落了下乘了。”

韩雨听的是连连点头,不说别人,单单是他自己,也是颇有感触。

他的刀法,基本上都是取自生死之间,随机应变,信手拈来。

这样做的好处,自然是仿佛天马行空,让人难以捉摸,可坏处却也是显而易见,比如,有的时候会白白的坐失良机。

因为你不可能,每一次的随手一刀,都能恰到好处。

只有到了无名心法突破,练习了那十个古怪的动作之后,才渐渐的有了套路。

可这毕竟也是他自己摸索着来的,属于按图索骥,没有理论的支持。

此时听了楚九的一番深入浅出的直白话语,对于那十个古怪的动作中,本来有许多难以理解的地方,竟然有一种融会贯通,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起来,那十个古怪的动作,其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锻炼他的身体内外,使得他能够阴阳协调,内外一致。

其目的与楚九刚刚说的刚柔并济,应该是殊途同归!

“可,这血战八方如何找那持久之道呢?”韩雨可知道,这时候最要不得的就是谦虚,所以追问起来。

楚九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望着场中。

此时,在离他们有四五十米的地方,有大概一百来号人,围成了一个方阵,手握木刀,呼喝连连,对打厮杀,热闹非凡!

“记住了,不是杀,是杀!”场中,墨迹的声音仿佛狮虎一般吼出,声音未落,身子便猛的弹了起来,一身浅灰色的训练服,类似于野战军服的那种,就好象一道流光似得,猛的弹出。

一道炫丽的刀光,比那身影还快一步的劈在了一名精英小弟的刀上。

这一刀,竟然将他劈的连人带刀都飞了出去!

“杀是什么?是要你死,我活!没有强烈的求生欲望,没有强烈的杀意,你这一刀挥出去能干什么?杀鸡嘛?起来,继续练!”墨迹狠狠的踢了那小弟一脚,厉声道。

“要想活下去,就得给我玩命的练!”墨迹狠狠的道。

韩雨顺着出击的目光望了过去,正见这一幕,禁不住眉头微微一皱。

他刚想要开口,楚九忽然伸手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轻声道:“这小子倒是个苗子。”

说着,径直走了过去。

“小子,话说的不错,可刀却绝不是你那么使的!”

墨迹才刚刚要转身,一个略带沧桑,老气横秋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那口气就好象是大人在教训小孩子一样。

墨迹的眉头微微一皱,猛的转过身,便想要看看是哪儿个不知道死的,竟然敢对他口出狂言。

显然,伤好之后的他,脾气变的比以前暴躁了许多。

不过,在他将脸转过脸看清来人之后,所有的怒气全都消失不见了。

墨迹曾跟着韩雨去过楚家,并且,跟楚九学过两天的刀法。自然认得他。

“哎呦,九叔,您老怎么来了?”墨迹轻笑一声,然后才看见韩雨也跟过来了,忙道:“老大!”

韩雨点了点头,楚九径直走到一名小弟的身边,那名小弟正挥刀跟他的对手劈砍做一团,楚九的手便直接伸进了两人的木刀劈砍之中。

也不见他做什么动作,一名小弟的木刀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楚九直接转身,向墨迹道:“小子,敢不敢跟我来一场?”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抢刀的那名小弟的对手,显然有些刹不住车了,竟然一刀朝着他的后背,狠狠的劈了下去。

这一下要是劈的实在了,虽然是木头的家伙,不能真要了他的命,可是骨断筋折却是难免的。

韩雨虽然知道楚九的身手,不可能被自己的小弟所伤,还是禁不住提了一口气,暗自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对面的墨迹更是惊呼一声:“九叔,小心……”

说话声中,他抬手将手里的木刀便投了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楚九忽然动了。

只见他向旁边一错步,头也不回的将手里的木刀向后一撩。

那把几乎要砍中了他的木刀,便擦着他的肩膀落在了空处。

那名明显是用差了力气的小弟,不由自主的跟着刀向前踉跄了一下,正撞在他手里的木刀上。

这若是真家伙,这小子,只怕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可这样一来,墨迹原本是为了救他才脱手而出的木刀,却立即变成了杀招。

那黝黑的木刀,就像是一条翻身的巨蟒一样,带着怪异的呼啸,朝着他的胸口而来。

转瞬即至。

这一次,连韩雨也忍不住张起了嘴,连眼都不敢眨一下。

可楚九却是不慌不慌的向后退了一步,手肘一抬,正撞退了那名小弟,然后两眼轻轻一眯,手里的木刀微微上扬,斜指四十五度的天空,缓缓的劈了下来。

此处的缓缓,是一种形容,不是说楚九的动作真的就像是八十的老太太那样,笨拙缓慢,而是说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做的一丝不苟,完美无缺,就好象是一场教科书似得表演似得。以至于给人的感觉,能够分解出一个个的小动作。

退步,吸气,抬手,拧腰,扬刀,眯眼,下劈……

每一个动作你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当你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只是见到一把木刀猛的扬了起来,然后带着一股能够割破苍穹的霸道,化作了一道流光。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韩雨看的两眼大亮。

因为他心中清楚,这看似简单的一刀,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种似缓实快,大巧不工的刀中王者之境,只此一刀,便是换了他想要接下,只怕也颇不容易。

而这看似并不出奇的一刀,威力更是大的出奇。

只听嗤的一声响,就像是布匹被撕裂了似得,在众人的耳边一闪而过。

当一切都云淡风轻之后,两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当啷声,这才砸进众人的耳膜。

韩雨眯着两眼朝地上扫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了然明悟之色:果然如此!

墨迹等人也看见了地上的情形,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大家发现这一幕的时间不一样,以至于四周接连不断的响起丝丝的声音,不明真情的人若是见了,不以为自己到了蛇窝才怪。

当然,这也不能怪的了他们。因为,不管是谁,看见了这一幕,也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地上的东西,仍旧是一把木刀。

只不过这刀,却是从中北分成了两半。

中间被劈开的部分,颜色新鲜,切口整齐,就好象是利刃从中而断的一样。

可众人却都看的分明,将它切成这幅模样的,同样也是一把木刀。

这已经不能用力量,速度,和技巧来形容了,在他们看来,这堪比神迹!

要知道,遮天用来练习对杀的木刀,都是选择的十分坚硬的十年以上的铁木,这种木头只有热带雨林里才有,树木坚硬逾铁,韩雨花了一百多万才打造了三千把,平均下来其每一把的造价都在三百元左右。

而在打造成木刀的形状之后,又经过了油浸,火烤等一系列的工序,使得这木刀的质量,比起最初有了质的飞跃。

这样的木刀,别说是用同样的木刀来砍,便是拿着陌刀来,只怕也无法将之一刀两半。

若非神迹,眼前的这一幕又如何解释?

众人呆呆的望着楚九,目光闪烁着兴奋,惊讶和敬畏,此时的楚九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怕已经不必比天人差多少了。

墨迹轻轻的吞了一口唾沫,显然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有些超出脑海里的那些常识。

楚九却像是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得,轻轻的将手里的长刀朝墨迹抛了过去。

墨迹下意识的伸手接住,这才茫然的张望过来。

楚九拍拍手:“本来想要陪你小子玩一局的,既然毁了你的武器,那你便用这把刀吧。来,小子,把你刚才的劲头,朝我使一遍。”

墨迹不动,韩雨见状禁不住着急道:“还傻愣着干什么?九叔让你动手你就动手啊!”

墨迹握着木刀道:“我用这个,您赤手空拳?这万一要是伤了您……”

“哈哈哈,小子,别说伤了我,便是你能将我迫退这十步之内,便算你赢。”楚九哈哈一笑,豪情万丈。

韩雨忽然嘿嘿一笑:“九叔,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您虽然是江湖前辈,可我们墨迹那也是后起之秀。这万一要是他侥幸,真将你迫退了这方圆十步,您是不是得有所表示啊?”

楚九哑然一笑,他用一种洞若观火的目光,瞄着韩雨:“你小子,倒是啥时候都不忘了跟自己捞好处。那你说,想要我有什么表示?”

“嗯,墨迹要是真能办到,那就说明他是个可造之才。您老就费心指点一下他吧,要不然,这以后他跟人交手,若是败了,这不等于是间接的堕了您的威名嘛!”韩雨打蛇随棍上。

楚九呵呵一笑,扫了墨迹一眼,微微点头道:“嗯,也罢。墨迹,你小子,年纪虽然大点,可是底子不错。只要你能迫我离开这方圆十步之内,我便像你这老大说的,收了你这徒弟。怎么样?”

PS:等会还一更,嗯,九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