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0章 正式拜师

730章 正式拜师

墨迹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楚九能有天刀之名,二十年前,威震天下,证明他在刀法上,绝对有着独到之处,堪称一代大家。

他虽然身手也不赖,可是经过了上一次的教训之后,他心中的些许傲气与自得,早就已经消逝的一干二净。

要是能得到楚九的全力栽培,对于他来说,不啻与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所以他两眼禁不住放光,问道:“真的?”

韩雨不等楚九回答,便直接道:“这不废话嘛,九叔那是什么身份,那能骗你吗?是吧,九叔?”

楚九微微一笑:“全场啊,我发现就数你小子最坏。”

那边的墨迹便趁着他说话的这功夫,突然将身子悄悄一猫,快速的冲了上来,当头一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杀!”暴烈的木刀,带着躁动的杀气,朝着楚九当头劈下。

楚九的脚下微微一动,身子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嘴里更是毫不在意的笑道:“偷袭就彻底一点,咋咋呼呼的再去给人提醒,不多此一举吗?”

墨迹一刀落空,手腕一翻,木刀下劈的架势顿时止住,改为横扫。

楚九哈哈一笑,探手在他的刀背上一拍,身子便从刀上掠了过去,顺带脚还在墨迹的头上砸了一下,将他踢了个趔趄。

墨迹倒也不气馁,身子猛的窜出,将木刀舞动的大开大合,围着楚九便是一通猛砍猛杀。

身为黑羽堂的堂主,墨迹负责监督别人的训练,那他自然知道,没有足够的实力镇不住别人的道理。

所以,他自从加入遮天以来,便没有放弃过对自己的训练。

每天只要不是社团有任务,他都会将血战八方练上三个小时以上。

长时间下来,这一套刀法,他至少练习了一万遍。

有句话叫熟能生巧,此时在他身上,便是最好的体现。

那把木刀被他耍的,呼呼作响,充斥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杀气。

血战八方中,本来有许多生涩的地方,在他的刀下,也不见了踪影。

众人只看见那木刀,围着楚九的身子是上下乱飞,仿佛雨打芭蕉一样。

而楚九呢,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艘小船,随波逐流,时隐时现,可不管风雨多强,他总能安然无恙。

天刀楚九之名,显然不是盖的。

“好功夫啊!”胡来啧啧有声,旁边的武柏等人也都围了过来,显然是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老大,九叔的身手,只怕比我们几个都要强啊!”胡来低声道。

韩雨微笑道:“墨迹这小子,得有苦头吃了。”

果然,场中,响起了楚九爽朗的笑声,墨迹的刀扬了起来,肩膀上,被他揍了不轻不重的一拳。

“还来吗?”楚九笑眯眯的望着三米开外的墨迹,淡淡的道。

墨迹也笑了一下:“我还想要拜您为师傅呢,怎么不来?”

说着,厉吼一声,又冲了上去。

可不大一会,墨迹竟然再次被逼退。

“再来!”这小子明显是打出了火气,二话不说,再次冲上,可没一会又一次被逼退。

墨迹再一次冲了上去,楚九脚下只是不断的踏步,两手时不时的挥出,便让墨迹野牛般的攻势,不是落入了空处,便是陷入了僵局。

“刀行霸道,势如霹雳,侵略如火。人如其刀,落地生根,不动如松,动如疾风。双手是门,如封似闭,两脚有根,有如怪蟒。以快打快,以快打慢,以快打很,以快打凶!”楚九一边说,身子,两手,不断的舞动。

墨迹的木刀,看似凶恶,却是寸功未建,就像他说的,连一块衣角都没摸着。每每都在看似要中招的时候,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

砰的一拳,墨迹再一次被揍了出去,不过这一次,他却是被揍的不轻,直接倒退而出三四米后,要不是木刀拄地,只怕这小子都趴下了。

毕竟他现在才伤好没多久,韩雨见状忍不住眉头一立,上前一步,便要停止攻势。可马上他又顿住了。

“老大,不行啊,墨迹这小子再打下去,便先撑不住了!”胡来低声道。

韩雨微笑道:“放心吧,要是生死之战,墨迹自然一点机会都没有。可现在两人是打赌,那就是两回事了。”

武柏等人齐齐的一愣,他们来的晚,可没听见楚九收徒的条件。

两人说话的这功夫,场中的墨迹,突然像是发疯了似得,再次朝着楚九劈了下去。

这一回,他是不管不顾,就好象是打红了眼,要玩命似得,

刷刷刷,当头三刀,便是楚九,也禁不住连退了几步,暂避锋锐。

然后,就在他旧力殆尽,新力未生的当,伸手夹住了他的木刀。

显然,九叔是想夺刀,结束这场争斗。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木刀,竟然应手而至,楚九神色一凛,暗叫一声不好。

可墨迹算计了半天,装做失去理智的样子,为的什么?

不就是迷惑他,争取这一线机会嘛!

如今好容易得手了,他哪儿能放这么放过?

刀一离手,这小子便猛的一矮身子,给楚九看来了一记扫堂腿。

腿出如风,又突如其来,直奔着楚九的下盘就去了。

好一个楚九,不愧是与人厮杀的老将,临危不乱,遇惊不慌。

见他两脚轻轻一点,人便腾身而起,墨迹的腿,恰巧从下面一扫而过。

同时,他夹着木刀的手,微微一晃,那刀柄,朝着墨迹的喉咙便扫了过去。

而几乎就在同时,他忽然感觉小腹一阵剧痛,刚刚落地的身子,本就不稳,受此一击,不由自主的就向后退了一步。

墨迹却是捂着喉咙,接连咳嗽,脸上却带着笑意。

他刚才冒着被那刀柄,扫碎喉咙的危险,生生击中了楚九一回。

韩雨等人冲了上来,韩雨满脸关切的道:“九叔,您没事吧?”

“你说呢?”楚九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却是将刀一松,捂着自己的肚子道:“臭小子,下手够黑的啊!就冲这一点,我也不能收你,这是下死手,摆明了要我老家伙好看啊!”

韩雨嘿嘿一笑:“九叔,您不想收这个徒弟,只怕也不行了。”

“怎么着,你还想强迫我啊?”楚九不爽的扫了他一眼。

韩雨眼睛朝地上一瞥:“不是,我是为您老的声誉着想。您当年在道上,天刀威名赫赫,一言九鼎,若是现在跟我们玩一手失信,当然,我们这些做小辈的,绝不敢胡乱说什么。可就那些不知情的人……”

楚九顺着他的目光一看,这才发现,墨迹刚才那一通乱打乱拼,竟然让他不知不觉中,退到了自己所说的那十步开外了。

感情这下子,不是真要跟我玩命,在这等着我呢?

他快速的扫了还在哪里傻乐的墨迹一眼,这才瞪着韩雨道:“行了,你就别给我假惺惺的了,什么你不敢说什么啊,我看你就没有不敢的那样!”

说着,抬头向墨迹道:“臭小子,还等啥呢?磕头!”

“哎!”墨迹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虽然楚九支脉关键时刻收手,他的喉咙还是受了不轻的创伤。

不过,他此时哪儿还顾得上这个?忙不迭的走了过来,就要跪下磕头。

韩雨忙一把搀住了他:“慢着,慢着,这可是大事,墨迹,我可先跟你说,能跟九叔学个一招半式的,那都是福气,更别说他老人家还要收你为徒了!那九叔是有身份的人,那你也是咱们遮天的一堂之主!”

“这拜师,必须得隆重,正式,一切按照规矩来。这样,三郎,你马上让人准备香案,”韩雨对着楚九道:“九叔,您看还要请武圣关公他老人家不?”

楚九知道,今天不顺了他的意,是不能消停了,直接摆手道:“你看着安排吧!”

“那就请一个!”韩雨拍板,然后众人便是一同忙碌。

有道是人多力量大,有钱好办事,而遮天正好不缺这两样。

所以,不大会的功夫,那香案啥的都摆弄好了。

墨迹按照规矩,磕头,拜师,认了祖师,给关老爷磕头,又向楚九敬献了果子茶。

这一通忙碌下来,这事,便是板上钉钉了,他墨迹,也就此成了楚九的徒弟。

“我知道,你现在也有职责在身,这样,每天晚上八点,你到楚家来找我。记住了,我不喜欢等人。”

楚九见一切都已经弄好了,这才摆出了师傅的架子,吩咐墨迹。

墨迹连忙恭敬的答应下来,经历过生死,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死了之后,他对于实力,充满了渴望。

对于能够给予他实力的楚九,韩雨,充满了感激。

我一定会把握住机会,幽冥会,要是不弄垮你们,替我两个哥哥报仇,我就不是个爷们!墨迹握紧了手里的陌刀,心中暗自发狠。

“走,这大喜的事,该喝酒。九叔,您平时也不来我这块,今天,我们这些做晚辈的,可得陪您好好喝几杯!”韩雨扭头吩咐胡来:“和尚,酒菜都准备好了吗?”

“那必须的嘛!”胡来嘿嘿一笑。

“告诉陆辉,让他也来。”韩雨笑道:“通知大伙,今天的训练,便到此结束,大家放开膀子,好吃好喝的好好休息一通,明天早晨再继续。”

胡来也笑道:“那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要是让那些小子知道,非乐疯了不可。我这就去跟他们说去!”

酒菜摆上,韩雨让楚九坐了主位,他带着遮天众将,在下面相陪。

除了胡来,陆辉之外,还有武柏,墨迹,李剑白,魏正峰。后面两人,那都是带了队伍在这里轮训的。

再过一个月的样子,遮天就要进行一场大比武了。

他们现在也是每天忙的四脚朝天,不得空闲。今天碰上墨迹拜师,他们自然不能落下。

菜,那都是让人专门从张新收的酒店里要来的,味道自然没的说。

酒是藏了三十多年的三碗不过岗,取名英雄血!辛辣绵香,醇厚过瘾,正适合刀头舔血的爷们!

楚九显然也是放开了,来者不拒。跟每人都干了两杯。

不过,当武柏想要跟他用坛子的时候,楚九还是拒绝了。

那家伙他也是老江湖了,哪儿能跟武柏似得,喝酒不要命?

“行了,你小子就别跟我瞪眼了。你是练醉拳的,跟我喝,那不是欺负人吗?不喝!”楚九连连摆手。

“九叔,我敬您一杯!”魏正峰双手举杯,满脸恭敬:“先干了!”

说着,直接一仰脖喝了进去。

楚九笑道:“你小子不错,来,啥也不说了,以后跟着黑衣好好干,他不会亏待你的!”

对于魏正峰言语神情中,对楚九流露出的尊敬,韩雨等人都没有往深了去想,只是以为他是尊敬天刀楚九的威名,不然的话,没准能看出些什么来。

“我喝的有些急了,出去撒泡尿!”韩雨向众人讨饶,起身走了出去。

就当他向厕所走去的时候,冷不丁的一扫外面,韩雨忽然瞥见了一抹冷冷的寒光,匆匆一闪。

他的两眼当时就眯了下来,二话不说,推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投票的童鞋,明天找俩媳妇,不投的,找一个,咳咳,有多的给我打包送来,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嘿嘿嘿……谁缺的找我,我这有充气的,打包派送免邮费,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