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2章 墨迹的仇恨

732章 墨迹的仇恨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韩雨将雇佣军定名为刑天,正是要让他们将这种永不服输的斗志,继承过来,变成自己的军魂。

战神不畏死,故尔传威名!

一夜无话,只是睡眠。

第二天,韩雨早早的就爬了起来。

天还未亮,四周还是灰蒙蒙的,韩雨却已经开始习惯性的洗了把脸后,开始了一天的功课。

有句话叫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这话不是平白无故说的。

太阳将升未升,黑夜将退未退之前,起来锻炼身体是最出效果的。

因为这个时候,阳气升腾,阴气下降,属于阴阳交汇,生命之气。

韩雨先是将那十个古怪的动作挨着做了一遍,一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气,围着身子转了十八圈,这才收工。

浑身上下就像是跟谁玩命死战了一场似得,全都湿透了。

这十个古怪的动作,的确是太难了,每一个都像是故意跟人做对似得,让你怎么难受怎么来。

这一般人啊,只怕根本都做不出这个动作。

便是韩雨,在训练的时候,为了让自己舒服点,也不得不分心控制着无名心法的运转。

这是他在一次练习中,无意发现的,在练这些动作的时候,若是能同时练习无名心法,那难受的感觉还能轻点。

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韩雨毫不在意的晃荡着身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日子,他总感觉胸中像是有一股气堵着似得,有些难受。

好在过不大会就好了,所以,他也浑没在意。

韩雨去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吃了点早餐,这才朝外走去。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的跳出了云海,红彤彤的像是个硕大的橘子一般,挂在遥远的山巅之上,云海之间。

只是,那光线太过柔和了,照在身上不但感觉不到啥温暖,反而有些淡淡的凉意。

在路过二楼的训练厅时,韩雨听到里面有动静,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这训练厅并不大,一般情况下,只是遮天的几位堂主,闲得无聊的时候,来这里消耗力气的地方。

这大清早的,谁在里面呢?

韩雨走到门口,悄无声息的推开了门。

只见一个精赤着膀子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在哪里顶着杠铃在哪里练蹲跳起呢!

他赤着两脚,地下,是一片淡淡的水渍。

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在他的身上不断的冒出,滚动,就像是爬满了小毛毛虫似得。

那一块块肌肉,因为过度的消耗,而抗议似得微微颤抖着。可他的主人,却倔强的一次又一次的慢慢抬起,蹲下。

“两百九十六,两百九十七,还差三个就够三百,两百九十八……”

他再一次的缓缓站了起来,身子却突然一个趔趄,大概是起的猛了,差点没摔倒。

“胡闹!”韩雨一个箭步上前,两手将杠铃接住,入手却是猛的一沉,身子晃了一下。

据他估计,这俩铁疙瘩少说也得有两百斤。

韩雨将杠铃放到旁边,忍不住瞪眼道:“墨迹,你小子伤才好了没几天,就这么玩命,让伤复发了咋整?”

这个正玩命训练的人,正是昨天才刚刚被楚九给收了徒弟的墨迹。

墨迹本来还有些惊讶,等扭过脸来看见是他,这才笑道:“老大啊,我没事,我这身子筋骨我心里有数,不过是俩铁疙瘩罢了,还能压垮了我?”

说着,却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韩雨目光向下一掠,眉头便禁不住拧了起来。墨迹的十个脚趾头,因为过分的用力扒地,生生都磨破了。

此时,在他刚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十个清晰的血红色印记。刚才一移动,大概是碰到了受伤的地方,所以哼了出来。

“怎么脚受伤了?”韩雨忙伸手搀住了他。

墨迹强笑一声:“没事,就是不小心蹭破点皮!”

“扯淡!蹭哪儿去了能蹭的这么巧,十个脚趾头一个不落?”韩雨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墨迹咧嘴笑笑:“真没事,老大,我这人从小皮子就糙,皮粗肉厚的,禁拉禁造!”

“你就别贫了!”韩雨将他架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问:“有药没?”

“有,就在抽屉里,我找老船配的膏药,我抹上就行!”墨迹忙道。

韩雨将膏药找出来,顺势蹲在了他的脚边。

墨迹见他要给自己上药,真慌了:“哎呦,老大,我自己来,我自己能来!”

“行了,你就老实的坐那吧!”韩雨瞪他一眼。

墨迹连连摆手:“不行,真不行,你是老大,哪儿能……”

“你给我坐那!”韩雨抬头瞪眼,不容拒绝的将他脚放在了腿上,用棉球沾了酒精给他擦拭过后,再给仔细的敷上了药。

墨迹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兄弟,这才是兄弟……

“你这脚,是经常性的磨损吧?我看有的地方,都要起老茧了!”

韩雨将他的脚放了回去,这才轻声道:“愿不愿意听我讲个故事?”

墨迹愣了一下:“您说。”

“我以前的一个教官,曾经给我讲的。他说他曾经遇到过一个非常厉害的枪手,那人可以凭着感觉,躲避丛林内的陷阱,可以根据气味,寻找动物的巢穴,然后,用他手里的枪,将猎物打死。可是,他的训练却与常人不一样。”

“经常玩枪的人,手上会留下老茧。可他的手上没有,因为他每一次训练后,他都会对自己的手进行保养。他说,其实人类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件威力无穷的武器。可是在开发的过程中,却被人自己给毁掉了。就像是手上的老茧,就等于是给老鹰的翅膀,绑上了绳索,带来的只能是束缚!”

韩雨将自己的手举了起来,上面,十分的光滑。韩雨重新将手落了回来:“要想变的更强,你要做的不是毁坏,而是保护。”

韩雨又在心中加了一句,当然,像胖子那样将自己破坏到了极限的怪物,不在他的这番言论讨论的范围之内!

墨迹比没受伤以前要清瘦了许多,脸上也微微带着一丝病态的白皙,本来韩雨和邵洋都认为,他还要再静养一个月的,可谁也没想到,这小子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这大概就是仇恨的力量吧。

仇恨,无时无刻不在催促着他,赶紧从病**爬起来,赶紧站起来。

“我知道,你着急提高自己的实力,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物极必反,过犹不及,你这么强撑着,万一真把自己练坏了,咋整?”

韩雨起身,将一个毛巾放在热水里洗了两把,递了过去:“快将你身上的汗擦擦,把衣服穿上。免得一会着凉,再感冒了。”

墨迹简单的收拾一下,这才笑道:“老大,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不过你放心,我是黑羽堂的堂主,专门就管训练的,我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儿!我保证,不把自己整垮!”

“你可拉倒吧!”韩雨白他一眼:“不要以为你小子心中在想什么,我不知道。”韩雨忽然压低声音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要做的,便是勇敢的面对,只有这样,才能迎接未来的考验!”

墨迹脸上的神情一僵,顿了一会才蹲了下去,用手揪住了自己的头发,痛苦的道:“老大,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我现在一闭上眼,就是狼牙,山炮他们。他们睁大了眼睛,问我为啥不给他们报仇!”

“当初,我们兄弟四个,被手机招揽,前来投奔老大,如今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你说,我还能干点啥?除了给他们报仇之外,我啥也干不了!现在仇人就在哪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心里憋屈!我对不起他们,我对不起他们啊……”

边说,他还边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韩雨没想到,他外表一直乐呵的,心事却这么重。

他缓缓的蹲下身子,搂住他的肩膀,使劲晃着道:“别说了,好兄弟,别说了!不是你对不起他们,是我这个老大没做好!是我没做好啊!”

墨迹匆匆的一抹鼻子,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来:“老大,你可别这么说!我们从选择跟你出来混的那天起,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

“要是不把这股劲发泄出来,那我才真的要垮了!老大,你就不用担心我了,我向你保证,在没有替他们报仇之前,我绝对会让自己好好的!”

“就是报了仇之后,你也得给我好好的!要是狼牙他们几个看着你现在这样子,他们能好受吗?”韩雨有些激动的道。

墨迹低着头,不说话。

韩雨从兜里摸出烟来,给他嘴里也塞了一根,点上,然后才点了自己的,深深的抽了一口,呛人的烟气从他的嘴里,鼻子里喷涌而出,连带着他的声音似乎也变的模糊起来。

“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问你,去不去报仇!”韩雨将烟放到嘴里叼着,眯眼道。

“报仇,报啥仇?”墨迹嘴巴一颤,差点没将烟都掉下来。

韩雨头也不回的道:“狼牙,山炮的仇!”

“时刻准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