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3章 赴少林之约

733章 赴少林之约

墨迹手一哆嗦,整个人都激动的微微有些颤抖,可他依然坚持着用最后一丝理智,对抗着立即复仇的诱惑。

他用几乎颤抖的声音道:“不过,这是不是太草率了?咱们眼下的实力,还不足以跟幽冥会正面抗衡!万一惹恼了他们……”

“该担心的是他们,杀了我的兄弟,他们已经惹恼了我。”

韩雨冷冷的道:“要不是想要给你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我早就亲自带人,去摘了那三个王八犊子的脑袋了!”

“仇不过夜,恨不共天!咱们遮天就是有仇必报,有恨必血。至于后果,我们承担不起,他们更承担不起!”

韩雨将嘴里的烟头吐到地上,然后用脚狠狠的踩灭。

墨迹两眼渐渐通红,双手握紧:“既然如此,我请求老大您能同意,让我亲手将玉兔,战虎两人的脑袋拧下来,祭奠狼牙,山炮的在天之灵!”

韩雨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拍:“答应你倒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漫说是一件,便是十件,百件,俺墨迹也全都听您的!”

“不用那么多,你就答应我,此行,不能擅自行动,一切都要听忘语的安排!”

墨迹嘴角露出一丝充满杀意的浅笑:“这点您尽管放心,我便是不在意自己的这条小命,也不会连累兄弟们的!我们什么时候走?”

“今天,手机早就亲自带人赶到了HN省。情况摸的差不多了,你们这时候走,正好赶上!”

韩雨轻轻的弹着烟灰,那被烧成了灰烬的青烟,纷纷落下。

“您不跟我们一起去?”墨迹这才醒悟过来他说的话。

韩雨笑笑:“我还有别的事情。”

“那我先去做点准备!”墨迹说完,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显然,得知将要报仇的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韩雨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也不知道将这个事情告诉他,是对是错!

如今清明节将至,狼牙和山炮的仇,他是必须得报。他不能让自己的兄弟,死后不能入土为安!

本来他是想瞒着墨迹,让忘语将那两人的脑袋捎来,祭奠了狼牙和山炮之后,便将他们埋在公墓。

可是看到墨迹如此的折磨自己,韩雨心里清楚,要是不让他亲手为这两人报仇,只怕他这一辈子都将生活在仇恨的阴影中!

恨是一种力量,可这力量却是双面的。

韩雨不想让墨迹那么阳光的一个人,就那么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呆在阴冷的个人世界里。

“喂,忘语啊,事情有变!等会你们来训练场吧,把墨迹也接上。”韩雨拨通了忘语的电话。

“不行。他跟那仨人有仇,去会坏事!”

忘语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平稳的像是北极海水里的冰山似得。

韩雨嘴角抽了两下,苦声道:“我知道,可你不让他去亲自报仇,这胸中的那口恶气他出不来!我已经给他说好了,让他全部都听你的。大不了,你安排叶枫两个跟着他!”

为了弥补神罚小队的近战能力不足,韩雨特意将原天劫的两名成员,叶枫,陆风两人调拨了过去。

这两人中,陆风在天劫中,也是出类拔萃的近战高手,擅长陷阱。

那叶枫身手也不弱,而且精通医术,善于用毒。

有了他们两人的加入,神罚这才算是稍稍像了点样子。

要不然,韩雨也不敢将这次的任务,当作是对他们的一次练兵!

忘语顿了一下,大概是想到了自己,所以,好一会才道:“半个小时后到!”

说完,直接掐了电话。

说是半个小时,忘语三十分钟后便刚好到了。

这家伙,显然是彻底的进入了自己杀手的角色。对时间拿捏的,几乎分毫不差。

“墨迹我就交给你了,你必须得照顾好他!”韩雨拍拍墨迹的肩膀。

忘语冷冷的扫了墨迹一眼:“这是命令,还是建议?”

“怎么说?”

“要是命令,我们坚决执行,便是全都死光了,也会完成任务!”

扫了墨迹一眼,忘语有些冷淡的道:“要是建议,那对不起,我不可能让我的手下,去为了救他而冒险!”

墨迹闻言忙道:“我能照顾好自己,更不会连累大家。”

“那样最好!”忘语向着韩雨略一施礼,便重新坐回了车中。

韩雨对着墨迹抱歉的道:“他就那样,外冷内热,你不要在意。”

墨迹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他能助我报仇,别说是不给点好脸色,便是踹我两脚,我墨迹也只会感激不尽。”

“小心点,别忘了社团这里还有一大堆的事,要你来处理。你必须安然无恙的回来。”

“只要心不死,人便回遮天!”墨迹说着,也上了车。

车子发动,掉头离去。

韩雨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半晌才苦笑着摇摇头。

他不知道忘语是不是最好的杀手,可他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最酷的。

韩雨的脑海里,没来由的浮现出了白河愁的影子。

他有些兴奋的抿了抿嘴唇,心想,那个家伙,大概就是最好的杀手了吧?

日后,不知道是忘语碰上他,还是自己呢?

“老大,咱们也该动身了吧?这时候可不早了!”胡来从后面冒了出来,一袭月白色的僧袍,下面打着绑腿,脑袋上光明锃亮,戒疤清晰可见,一副有道高僧的派!

今天,同样也是韩雨跟他商议好的,去赴少林方丈之约的日子!

韩雨扫了他一眼,笑道:“你就穿这个啊?”

“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胡来张开双臂,打量着自己。

“我琢磨着你这怎么也算是衣锦还乡了,还以为你至不济,也得穿身上档次的西服呢!”韩雨调侃道。

“老大,您就别寻我开心了。我穿那玩意干什么?要我说啊,什么衣服也比不上咱和尚的僧袍,宽大敞亮,走路带风,不仅穿起来舒服,脱起来更利索!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攻守兼备!”胡来自得一笑。

然后,摸着自己的大光头道:“哎,我刚才见到墨迹上车出去了,他这是准备去哪儿啊?眼下咱们社团训练的热情正是高涨的时候,他这会可不能擅离职守吧?啥时候回来啊?”

“你怎么这么关心他呢?”韩雨扫了他一眼。

胡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道:“这不是要举行一次社团大比武嘛,我琢磨着手下那些家伙,都缺些火候,墨迹说好了,要给我帮着替他们开开小灶的!”

“哦,这事啊,那你没指望了,回头你还是给狂熊打声招呼,让他多上点心吧!墨迹啊,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来!”

“我……”胡来气的差点没骂出声来,他生生将那个字吞了回去,然后单掌合十,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忽然抬头道:“我艹,他这不是放我的鸽子吗?”

“你啊,一是好色,二是太懒,怎么说你都改不了。”韩雨用手点了点 他,扭身上了旁边的一辆普通的黑色起亚狮跑,这才对着他道:“走吧,还站在那干什么?”

胡来有些垂头丧气的上了车,韩雨失笑道:“哎,至于的嘛?你对自己手下那些小弟,就这么没信心啊?”

胡来轻叹道:“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事,经过重组之后,社团各个堂口除了黄泉堂外,大家实力都差不多。”

“你说人家别的堂口都练的热火朝天,我们这边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大比要开始了,我们还怎么拿第一?”

“你回来自己训吧!”

胡来干笑道:“关键这不是我的专长啊。”

“那你的专长是什么?”

胡来头微微一扬:“阿弥陀佛,和尚的专长,当然是度化这世上拥有一副好皮囊的女子,能够舍弃肉身,与我共赴极乐!”

“这也算专长啊?是个男人都能干的活?”

“嘿嘿,老大,你能干了我信,你毕竟也练了欢喜禅,咱也算是同门了。可再换别人,不是我给你吹,一夜三次狼,年轻的时候生猛,或许能有那么一两回。可谁能,每天都是一夜三次狼?”

“你能啊?”

“那必须的嘛!”

韩雨上下打量着他:“我看你精气神也挺足实的,没亏啊……”

“我亏啥啊,我说的三次,是让对方,让对方到三次极乐,感受我佛的气息!像咱们,哪儿能这么放开了玩?”胡来撇嘴道。

韩雨气的差点没拍他,不是你,你还老是狼,狼的干啥?

玩闹一会,胡来还是有些苦闷的道:“要说训练,咱们遮天真没几个能比的上墨迹那家伙的。陆辉嘛,擅长训练精兵,那个魏疯子从他的那个疯字营来看,跟陆辉是一个套路,李剑白吧,有点拿捏不准他的深浅,不过,也没看出他在训练方面有啥特长。”

“倒是萧炎那小丫头,沾了自己是个丫头的光。每天她只要也跟着训练,保证黄泉堂的那些家伙,没有一个不认认真真的。哪儿像我啊,平时跟那些小崽子们,嬉闹惯了,到这个时候再板起脸来,都有些来不及了。”

“那我给你推荐个人呗!”韩雨笑道:“暗蛇。”

“别提他了,我当时就找他去了,可后来我让给三郎了,咱怎么着也算是社团的老人了,得发扬风格,哪儿能给三郎争?其实我这人,并不看重面子,输赢无所谓,关键的是重在参与!”胡来一本正经的道。

有一句话叫,在这个世界上,你的钱包可以不厚,你的人品可以不厚,你的内涵可以不厚,可你的脸皮却是不能不厚!

胡来显然是将这句话已经理解的炉火纯青,并且达到了一种正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你的脸皮,比我的还厚!”正在哪里啃鸡腿啃的不亦乐乎的胖子,百忙之中从前面将他那满是油腻的大脸扭了过来。

胡来两眼一突,差点没被口水给呛到。

韩雨忍不住哈哈大笑,拍着胡来的肩膀道:“和尚,你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

一路上风驰电掣,黑B将这辆狮跑的速度给压榨的几乎到了极限。不过,因为车上坐了个胖子的缘故,他几乎将脚踩到了油箱里,那速度也没到过一百二。

因为HN属于幽冥会的地盘,所以,韩雨才没有开那辆野兽,以免的招摇,却忽略了胖子的质量。用狮跑拉他,那就跟后面又挂了一个装煤的车皮似的,跑的那叫一个艰辛啊!

虽然嵩山少林离着天水市并不算太远,可众人依然走了有七八个小时,再加上半路吃了点东西,等到登丰的时候,天已经下午了。

“算了,今天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就不先去宝刹打扰了。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一晚上,明天再上山。”韩雨扭头向胡来道:“和尚,你看要不你先回去向方丈汇报?”

“我要是回去,只怕到的时候,天也黑了!”胡来呵呵一笑:“打个电话吧!”

韩雨的两眼一凸:“寺庙还有电话?”

“寺庙那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寺庙,和尚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和尚,我们虽然不在红尘之中,可还是芸芸众生吧?安个电话方便通信,有什么好奇怪的?难不成每次都要翻山越岭?”胡来对他这种貌似歧视少林的举动,抗议似得表示着不满。

“哦,我这倒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打吧!”韩雨对坐在驾驶位上的黑B道:“你看先找个不大不小的宾馆住下!”

黑B答应一声,开车转悠了起来,忽然,他乐呵了一声:“和尚哥,咱们少林不都是和尚吗?这怎么还有两个道士呢?”

“什么道士?”胡来向外张望,韩雨也眯着两眼,望向车外,但见路边,两个身穿灰色道袍,头上插着发簪的身影,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