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6章 红狼许立国

736章 红狼许立国

黑狼的脸色一变,他停下了脚步,用一种惊骇的目光盯着老头.

他只告诉了老头,自己叫洪峰,却绝口没有提过自己的外号。现在老头能一口叫破,显然是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

“您,都知道了?”黑狼苦笑道。

“哼,我知道什么?知道你是遮天的高层,道上的新秀,杀人不眨眼的狠辣角色?”杨保国冷哼一声。

黑狼低头,黯然道:“师傅,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做隐瞒了。没错,我就是黑狼,遮天黄泉堂的副堂主!”

“我是个黑社会成员,我知道,自己不配做您的徒弟。”

他轻叹一声,不过,马上就抬起头来:“您放心,我绝不会纠缠与您的!更不会给您带来任何的麻烦,我从小是个孤儿,没有亲人,虽然跟您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您让我打从心底,感受到了温暖!”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您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缺钱,便让百霜给我打电话。”

“本来想跟着您,好好学上三个月太极刀法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您老多保重!”

黑狼向着老头深深一鞠躬,扭身便要走。

杨保国轻轻的将烟袋朝烤炉上敲了几下:“我说要赶你走了吗?”

黑狼已经迈出去一步的身子突然一晃,随即大喜,转过头来道:“师傅,您,您的意思是,还认我?”

“我倒是想不认,行吗?哎,我这一辈子,就霜儿一个丫头,她什么脾气,我这个当爹的最了解了!”

“我能看的出来,她是真心喜欢你!要是你走了,那她非得去SD找你不可!好歹,你也是我杨保国未来的女婿,要是三招两式的就让人揍趴下,我们杨家的面子,还朝哪儿放?”

“洪峰啊,虽然咱们爷俩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我老汉自诩这双眼睛,还是有些识人之明的!”

杨保国笑呵呵的道:“只要你,能对得起天地,对得起祖宗,干什么都无所谓!行了,回吧,霜儿那丫头,在家要等急了!”

“哎,谢谢师傅,谢谢师傅!”黑狼满脸带笑,一方面是为了老头没有驱逐他,可更多的则是为了老头那句,未来的女婿。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才十来天的功夫,老头竟然真的就能同意他跟杨白霜的事!

他上了三轮车,屁颠屁颠的带着老头,朝着杨家沟的方向,扬长而去。

杨保国坐在后面,看着黑狼那刚刚成熟,便已经恍若铁塔般的身躯,目光中透出一抹隐隐的复杂。

他之所以会知道黑狼的身份,是因为他给楚九打了个电话。

他跟楚九是老相识了,在得知黑狼来自SD之后,杨保国便想到了让楚九帮着打探黑狼的底细。

也正是因为楚九的一番话,他最终才决定要收了黑狼。

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却有些矛盾,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自此之后,杨家沟只怕再也不能回到原本的宁静了。

可现代随着人们价值观念的转变,愿意习武的人越来越少。

他又不想老祖宗好容易留下的玩意,就这么渐渐的消失在岁月的风华中。

遮天的崛起,是一个机会。只要他能够越走越强,那杨氏太极,也定然会水涨船高,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所传承!

想到了楚九的话,杨保国渐渐的握紧了拳头。

老头这一辈子两个最大的遗憾,一是没有个儿子,二,便是没能将杨氏太极,名扬天下!

而如今,这两个遗憾随着黑狼的存在,似乎有了弥补的机会……

且说红狼那边,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黑狼离去,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刚刚那个还凶狠的似乎想要吃了他的年轻人,怎么突然就走了?

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所以,他急匆匆的爬了起来,还没等擦干嘴角的血迹,忽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个趔趄。

他扭头一看,见是一个硕大的光头和尚,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顿时便是一哆嗦,那表情,没有了刚才跟黑狼叫板时的一点狠辣,反而像是见鬼了似得,颤声道:“胡,胡来师傅,您怎么回来了……”

“怎么着,不希望我回来啊?”胡来笑眯眯的搂住了他的肩膀,不容拒绝的半挟着他朝路边走去。

韩雨正站在那里,静静的抽着烟。

红狼,原本外号小许子,大号许立国。

因为登丰此地民风彪悍,习武成风,所以,他也胡乱的练过几手。

后来成为了有名的混混,敲寡妇门,挖绝户坟,拳打幼儿园,脚踢敬老院,调戏妇女,欺压良善,总之,什么坏事都干。

后来被胡来撞上,狠狠的揍了几顿,这小子便成了胡来的一个小马仔。

干些替胡来打酒,买肉的活。

后来,胡来离开了这里,去了SD,他才算重新有了出头之日。

如今,借着胡来昔日的威名,手底下也招揽了二十多个混混,成为这附近几条街道上的混混头子。

听见了胡来的话,红狼许立国微微一笑,就像是换了个人似得,兴奋道:“哎呦,那哪儿能呢?您是不知道,在您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小许子就像是没有了太阳的向日葵,都不知道朝哪儿转了!”

“没有了您的教导,我是白天没精神,晚上睡不好,整个人就像是没有了魂魄似得。现在好了,一听到您的声音,我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生活充满了阳光,您就是那海上的灯塔,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您就是那悠扬的风帆,带给我们海的波澜,您就像是……”

阿谀之词,仿佛不要钱似得,从他嘴里喷涌而出,听的韩雨都有些傻了。

胡来却笑眯眯的,见怪不怪的道:“说,接着说,你小子今天给我说三个小时,要是有一句重样的,我便将你吊在寺里的钟楼上,拿你的脑袋撞钟……”

许立国脸上的笑容一僵:“胡来师傅,瞧您这话说的,我说的那都是真心话。小许子对您的崇拜,那是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对您的爱戴,就像是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哎,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每次一想起您,我这内心深处,总是不由自主的涌动起那种激动!”

“每天吃饭之前,我都会对空合掌三拜,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每晚入睡前,我都会内心默默祈祷,祝您早登极乐,入主西方……”

“合着你是巴不得让我早点死是吧?”胡来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没好气的道。

许立国被打了一个趔趄,却不敢犟嘴,依旧笑呵呵的:“嘿嘿,说错了,说错了。我的意思是,希望您早成正果,成为我佛的护法罗汉,威震三界,名扬寰宇。这些日子,我学了一些算命之法,不信的话,我帮您看看,哎呦,哎呦,您看啊,您天庭饱满,地格方圆,慈眉善目,头顶佛光,那真是……”

这时候他的那几个小弟,都已经爬起来了,站在三米开外的地方,看见这一幕,一个个的两眼瞪圆,傻胡呆呆的。

刚才买地瓜的那个小混混,心中暗自嘀咕:难怪老大平时最喜欢听我们拍马屁呢,感情是在我们身上找场子啊,顺带脚的还能积累素材!

许立国在哪里说的满嘴冒泡,越来越没边际。

胡来以前无聊的时候,听他打屁,倒也不失一种享受。

可现在,他哪儿还有心思听这个?

快速的扫了韩雨一眼,见他没什么不耐烦,这才道:“行了,行了,你闭嘴吧,满嘴胡说八道什么玩意?”

许立国一缩脖子,小声嘀咕一句:“不是你让我一见到你,就要对你歌功颂德的嘛?”

韩雨扑哧一下乐了,他就说嘛,眼前这个极品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感情是胡来一手缔造的。

一看他这马屁的熟练程度就可以知道,即便是在胡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没落下这门活道。

胡来被韩雨一笑,老脸禁不住微红,他干咳两声,将脸色一沉:“这是你的手下?”

“啊,对,哎,你们几个,还不过来见过胡来师傅?这就是我常发给你们说的,咱们少林第一高僧,智慧如海,佛法无边,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你们几个,还不赶紧拜见?我告诉你们,胡来师傅一高兴,随便传上咱们一招半式的,那就足够咱们受用半生!”

靠,这就是老大说的那个胡来凶僧啊?果然是满脸凶煞!

那几个小混混,急忙过来,小意的施礼:“见过胡来大师。”

那个买地瓜的小混混道:“大师,您喜欢吃什么?尽管吩咐,我这就去给您买去!”

“嗯,买了之后不给钱,然后,再让人家找钱是吧?”胡来冷哼道。

许立国闻言反应倒快,立即上前一步,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我早就给你说过,咱们是胡来大师傅的手下,要自重,要尊重别人,不能欺行霸市,要心存善念,吃斋礼佛!你还敢买了东西不给钱?我真是白教育你了……”

“行了,你别给我演戏了!”胡来眼一瞪:“你们几个小子,先给我到一边候着。”

那几个小混混,闻言急忙退到了一边。

尤其是买地瓜的那小子,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啊,他这手上在烤箱上烫的燎泡正火辣辣的疼,正没消呢,脸上又挨了一下,祸不单行啊……

“你先给我说说,你这叫红狼是怎么回事吧!”胡来冷声道。

许立国眼珠子骨碌碌直转:“嘿,我这也是为了表达对您的敬意,您走了之后,我心中……”

“说重点!”胡来见他还满嘴冒泡,冷喝一声。

许立国身子一抖:“我为了立棍,在胸口上纹了一个红色的狼头,并给自己研究了一个外号,叫红狼。这不是听起来威风,能够镇的住场子嘛。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住咱们的地盘,不被别人给侵占了。虽然胡来师傅您的威名,如同日月,可是……”

韩雨打断了他的话:“你愿不愿意做红狼?”

许立国早就看见了韩雨,见到胡来对他的神情,都带着三分的尊敬,心中就起了三分小心。

此时,听到韩雨的话,他忙小心道:“红狼?”

“小子,我先给你讲个故事!”胡来忽然一把搂住了许立国的肩膀,顺势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