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7章 登丰的形势

737章 登丰的形势

两个人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坐在路边,当然,胡来是自愿的,许立国是不乐意,却不敢违抗胡来的意思。

胡来将黑狼,红狼在十二中跟狂熊争霸,然后加入遮天,怎么训练,怎么战斗,到最后红狼又是怎么为了保护黑狼,而自己战死的事,说了一遍。

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有的只是平静的描述。

可正是这种平静,让其中的热血,变的分外灼热。

红狼许立国听到最后,喃喃的道:“刚才的那个人,就是黑狼?”

“没错!”胡来拍拍他的肩膀:“这下你应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你叫这个名字了吧?”

韩雨将手里的烟头丢掉,踩灭:“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成为红狼,加入遮天。二是,永远的忘记这两个字。”

许立国眨巴眨巴眼,忽然扭头望向胡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胡来呵呵一笑:“因为我跟他们一样,都是遮天的一员!”

“小子,看在咱们俩也是老相识的份上,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黑道不是那么容易混的。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没有艰苦卓绝的付出,你只能是一个炮灰,一战而灭!”

胡来淡淡的道:“所以,你要是没有想吃苦的那个心,那就听我一句劝,找个工厂,本本分分的上班,安安稳稳的做人。或许,这辈子你不能激荡风云,不能前呼后拥,不能生杀予夺,不能高高在上。”

“可平平淡淡,平平安安,平平静静,也未尝不是一种人生,一种幸福!”

胡来探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路就在你的脚下,怎么走,得你自己选择!”

“要是你选择做红狼,那就去杨家沟,找黑狼。要是你能得到他的承认,那你就是红狼了。要是你选择了后者,那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在让他看见你还有 ,记得将你胸前的纹身,去掉!”

韩雨丢下一句话,便和胡来一起朝车子走去。

直到上了车,那许立国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梦想,从未像现在这样触手可及,可是,他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楚,要想完成梦想,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知道,自己踏出这一步后,整个人生都会不同。

或许是功成名就,美梦成真,可或许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踏,还是不踏?

许立国静静的坐在那里,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胸口,那个红色的狼头,脑海里却在回响着,胡来所说的种种画面……

“老大,你说这小子,会去找黑狼吗?”车上,胡来皱着眉头问。

韩雨望着窗外,想了一下才道:“你不是挺了解他的吗?你说呢?”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以前的时候,这小子只会拍马屁,可是,今天黑狼跟他这么一照面,我才发现,原来他小子也有点硬骨头!可他到底会怎么选择,我还真说不好!”胡来干笑道。

“我倒是希望他能去!因为红狼的死,黑狼一直都有些别不过劲来。”

韩雨轻声道:“他若是敢去,并且得到了黑狼的认可,至少说明,他值得我们花费点心血。”

胡来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了。

黑B本来是四处转着找住的地方,胡来嘿嘿笑道:“还找啥啊?去武馆住呗!”

“武馆?”韩雨有些诧异的道:“你开的?”

胡来摇摇头:“那倒不是,不过,是我以前的时候,结识的一个朋友,他想拜我为师,我没让,就这么以朋友的身份处着。”

“我下山的时候,有空也会过去指点他两下。那小子叫老虎,倒也是个粗豪的汉子。就是有些武痴,不过一套伏虎罗汉拳,耍的倒倒还不赖!”

“他那里地方宽敞,还有专门为我留的一个套间,刚好咱们几个也住的下!要是被他知道,我回来了却住旅馆,只怕他还要找我麻烦呢!”

韩雨笑笑:“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先不找住处,到那武馆看看。”

“大哥,我饿了!”胖子吃着鸡腿,抬起头来。

韩雨汗了一下,不过,被胖子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便道:“还是先找吃的地方吧!”

胡来笑道:“黑B,朝前一直走。那里有一家烩面馆。”

西关路,马穗林的烩面馆,

胡来是轻车熟路,让黑B将车一停,他打头往里就走。

一进去,柜台后面正算账的老板习惯性的喊了一句:“来了您几……”

“哎呦,大和尚,你可是好久没来了,我这还以为是我老马做的这烩面不好吃,你不愿意光顾了呢!”老板椅看清是胡来,慌忙迎了出来。

“呵呵,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你老马的这面馆,乃是登丰一绝啊?这不,和尚特意带了几个朋友前来尝尝。还有单间没?”胡来也笑着道。

“有,有!您常用的那个单间,一直给您留着呢!”

“这怎么好意思?老马,你以后该招呼给客人的就招呼客人,我啊这回是回寺里看看,过不两天就还得走!”

“您走您的,我老马啊只要保证您一来,就有单间就行了!”老马毫不在意的笑笑。

这被和尚称为老马的老板,在四十岁上下,一脸生意人和气的笑容,又不失精明。

他十分客气的将韩雨等人朝楼上的包间走去。

韩雨失笑道:“哎,你该不会是以前这里的一霸,把人老板给欺负怕了吧?”

“哪儿啊,是当初有人来他这里闹事,被我撞见,我便伸手管了一下这不平事。这老马,倒记在心里了,打那起就将和尚吃饭的单间给封了起来……”胡来满脸唏嘘,可谁都能看的出来,他其实很得意。

韩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值得一提的是,这包间的门稍微窄了点,以至于胖子是将身子转了过来,侧着进去的。

他一进去,便将里面足有三四个人的空,都占了个满满登登。

马老板看的是暗自咂舌,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不减。

“几位老板,咱们吃点什么?”马老板虽然是在问众人,可是目光却直直的朝韩雨望了过去。

显然是已经看出,他是几人中的头。

“嗯,我对这里并不太熟悉,还是和尚你来点吧!”韩雨笑道。

胡来微笑道:“老规矩,不过,份量给我弄的多一点。这样吧,你再安排几个人,去给我到三皇寨的“绿源农庄”,将那里的烤全羊、糊辣鱼都点来,另外再叫上几个特色的农家菜!”

“让伙计去嵩山路的老七砂锅豆腐,守敬路的宏发羊肉,夜市街的姐妹凉皮,少林路桥头东的米面土菜,爱民路的罗阳炒鸡店,商埠街十字路口的烧饼加豆腐串,都给我照着四个人的份叫!诺,这是菜金。”

说着,直接将一小叠红彤彤的票子丢了过去。

“哎呦,这可不行,以前得您照顾,您这么长时间没来了,我心里还忐忑呢,前几天,特意去寺庙供奉,也没有见到您,正想着呢,这回啊,说什么也得我请!”那老板忙将手里的钱塞回胡来的手里。

胡来哪儿能让啊,两人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胡来说,若不收钱,以后再也不来他这里了,老马这才不得不将钱收下。

老马下去了不大会,那一碗碗的烩面便端了上来。

还别说,那面比拇指还宽,筋道耐嚼,汤料十足,味道爽口过瘾。

胖子一口气吃了三碗,这才吧嗒吧嗒嘴,眼巴巴的瞅着韩雨等人的碗。

好在胡来点的那些小吃,也被人陆续的送了上来。不然,韩雨都怀疑他会不会动手抢。

那店老板知趣的没有再上来,韩雨他们几个人,便在房间里大块朵姬。

尤其是胖子,那羊肉,凉皮,豆腐,烧饼,炒鸡,不要钱似得朝嘴里塞。

看的胡来直心疼啊,这简直就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不过,他还真不敢说这个胖子。在最初见到胖子的时候,见到老大竟然弄回了这么个怪物,胡来很是挑衅了几回。

结果,凭借着他在少林练了几十年的伏虎长拳,一膀子气力,竟然生生被胖子的庐山升龙霸给揍了个鼻青脸肿,这还是在人家没有燃烧小宇宙的情况下!

打那以后,胡来见了这胖子,还真有些发怵!

“来,老大,喝一杯!”黑B在旁边,将三碗不过岗给两人倒上,喝惯了这酒,再喝别的酒总感觉有些不对味。

胡来端着酒碗,向韩雨敬酒。

韩雨笑笑,转而向着黑B道:“咱们得敬黑B一个,这一路上,要数你最辛苦了。”

“看我这脑子,来,黑B,和尚跟你干一个!”胡来也忙将酒碗转向。

黑B慌忙两手举碗,爽快笑道:“老大,和尚哥,您这可是折煞我了。老实说,咱们社团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我这个工作呢。您能不嫌弃我是铁路口的一个小混混,让我替您开车,那是咱的荣幸。我就先干为敬!”

说着,一饮而尽。

胡来和韩雨也都喝了,胡来笑呵呵的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气的话,就都甭说了。咱们今天的目的,就是吃好,喝好!”

韩雨笑着点头,三人互相聊一些社团里的趣事,喝个小酒,吃个小菜,一时间倒也其乐融融。

尤其是韩雨和黑B,都感觉有些吃不过来了。这些吃食,或许算不上多么的精致,可绝对都极富特色。

以前的时候,不是在训练就是在执行任务,虽然伙食不错,可哪儿吃过这些?

吃完了饭,便聊着天等胖子。

那胖子正扛着一只,烤的正流油的羔羊,像是冲进了敌方阵地的士兵一样,悍不畏死的发动着进攻。等他吃完,大概还得等会。

韩雨便笑着问起了本地的情形,这才得知幽冥会竟然没有将势力伸展过来。

原来当初幽冥会想过来发展势力的时候,因为太过狂傲,砸了少林的几处场子,还在争地盘的时候,毁了几个杨姓子弟的店面。

这一下,便等于是将当地的武术界给得罪了。

当夜,少林便和杨家一起,联手将幽冥会给打了出去,并且活捉了一名鬼使。

最后,幽冥会表示,绝不踏足登丰和周边的地区,才算了事。

打那以后,幽冥会也信守诺言,并有再向这里扩张,以至于这里成了一片黑道势力的空白区。

再加上这里练武的人多,街面上也没有外来的势力,最多也就是几个像许立国这样,土生土长的本地混混。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这里就是一片安宁之地。

据胡来所说,这里的多家武馆,还有一些赌场,酒店之类的,暗地里也在一直的较劲。

有的,则是打着武馆之类的旗号,可本身便是比一些小帮派也不差!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韩雨点了点头,那边的胖子终于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