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38章 踢馆

738章 踢馆

几人离开的时候,老马还试图找钱,说用不了那许多。

实际上,胡来给的钱,的确是多了点。

他们几个人虽然吃了不少东西,可这些小吃除了有特色,味道不错外,还实惠。

便是算上胖子,四个人也不过吃了不到一千块钱的东西。

不过,在老马看来,这也有些耸人听闻了。

“行了,老马,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就别在这里为这点钱纠缠了。刚好我还有事要找你办呢!”胡来笑道。

“我们在车里等你。”韩雨冲老马略一点头,便带了两人出去了。

胡来拉住了老马,朝没有人的角落走去。

见他神色有些鬼鬼祟祟的,老马也面有忐忑之色,他左右瞅瞅,低声道:“咋了,是不是你犯了事,想要跑路?”

老马吞了一口唾沫,明显是有些害怕,却依然坚持道:“这样吧,我给你准备十万块钱,若是不够,回头我再给你汇。你找个地方先藏两年,等风声过去再回来……”

胡来心中有些感动,对于老马这个有些胆小怕事的生意人来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便已经说明是将他真的当成了朋友。

不过,他也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你这都想到哪儿去了?我和尚在你眼中就不是好人了?”

“你是个好人,可有的时候出手太重……嗯,你不是要跑路啊?”

老马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随即喃喃的道:“看你们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们三天没吃了呢!”

胡来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感情是见到自己几个太能吃了。

他失笑道:“那是因为我们中有一个饭桶。行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找你,是想让你替我去寺里布施。”

“找我?你怎么不自己去?”

“我这不是有事,脱不开身嘛!现在和尚也算是有些钱了,放在身上也用不到,与其这样,还不如便宜了山上的那帮和尚。”

“我想让你每个月抽出两天的时间来,朝山里送些素斋素饭,水果蔬菜什么的。标准嘛就照着一次两万块钱的标准,当然,耽误了你的生意,每天我给你补偿两千块钱,算个意思!”胡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老马闻言立即瞪眼道:“你这样说可就瞧不起我老马了,咱祖上的时候,便是租种的各位长老的地方,你这是吃水不忘挖井人,那咱老马,也不就是忘恩负义之辈。不过是歇业两天罢了,刚好我还想歇歇呢!”

“只是,这一个月两趟的话,便是四万块钱,这……”

胡来笑着从兜里将一张卡掏了出来:“这里面,是一百万。我记得你不是一直想要扩张生意,却缺少资金嘛?这里面的五十万,是我先预付的一年的布施费用,剩下的五十万,算是借的也好,算是我投资的也好,总之,给你用来扩大生意。”

“日后,我每过一个月,都会让人朝里面打四万块钱。你啊,等生意做大了之后,便找几个由头,替我花在寺里去!”

说着,将卡塞在了老马的手里。

“不行,这太多了……”

一百万?老马被吓了一跳,他这忙活了大半辈子,眼下的这个店面也算上,最多也就是五十万左右。

在一般人的眼中,已经俨然是一个小富翁了。

这胡来才出去了多长时间啊,竟然就赚了这么多钱?他心中有些打鼓,可更多的,则是不安。

毕竟,他从来都没一次性的拥有过这么多钱啊!

“又不是给你的,多什么多?”胡来失笑道:“就按照我说的做,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去找老虎了啊!”

“行,既然您看的起我,我老马也没说的!您放心,每月初一十五前去布施,绝不敢怠慢。”

老马想了一下,又道:“至于这里面的五十万,便算是您投资的。这样,您拥有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我占百分之三十五!”

“这可不行,”胡来虽然不太了解投资的流程,可也知道,这么做对老马并不公平。

首先说,他只是投钱,然后便什么都不管了。老马呢,便相当于他的一个代理。

老马这手艺,这技术,还有这家已经在本地名声鹊起的店面,真的要这算起来,怎么也得在五十万以上。

“这样,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是你的,百分之四十算是寺里的!”胡来道。

老马倔强的摇头:“百分之四十是我的,百分之六十是寺里的!”

胡来哑然,从来都有为了利益挣破头的,像他们这样将钱推来推去的,还真不多。

“行了,咱们也别争了。这样吧,扩张之后的店面股份,百分之四十五是你的,百分之四十五算寺里的,剩下的半分之十算是我的。”胡来笑道:“我也刚好在你这里存点私房钱!”

老马想了一下,知道胡来大概也不能让步了,便只得点头道:“那好吧。明天,我就去找律师,将合同公正。”

胡来对此并不在意,所以便也由他。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今天的这个无心之举,倒是造就了一个世界级的东方面王,这便是后话了。

出了老马的面馆,胡来上了车,引路朝着老虎的武馆而去。

老虎的武馆,就在离着面馆不远的地方,只隔了两条街,不大会的功夫便到了。

虽然听胡来说了一声,他的这个便宜徒弟,小有钱财,可韩雨还是没想到,他的武馆气派如斯。

此时,已近黄昏,日后只剩下隐隐的一轮半月似得橘红,透过远处的天际,若有若无的挣扎着。

那淡淡的略带金黄的阳光,照在外面的墙壁上,使得上面贴着筑出一只只直立的老虎身上隐隐发光,就好象要破壁而出一般。

光从外面看,这武馆占地面积便足足有3000多平,三层楼高。

正门像宾馆一样用巨柱支出了一个宽阔的门厅,厅顶上有四个如椽大字:猛虎武馆。此时,也被阳光照耀,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让人不能直视。

韩雨呵呵笑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个名字起的俗气。

但是,武馆这个地方不像茶楼,你可以起个“清风小筑”或者“清泉流韵”之类,武馆讲的则是个霸气,人气。

甚至还就得刻意来点俗套的,才能够让人琅琅上口,一听便知道这是什么地。

反正只要名声打出去,那些热血青年才不会在意你叫什么名字,照样趋之若鹜!

可惜,有些不靠谱的是门厅下面蹲满了卖小金鱼的,鱼缸脸盆脚盆支的到处都是,简直就是个热闹的小鱼市。

武馆里人影憧动,却也没有人出来管管。由此可见,这里的主人是个十足的江湖人物,而不是商人。

要不然,只怕绝不会容纳这些在他地盘上做点小生意的人。

韩雨虽然还没有见到正主,可心中却已经先对这个老虎,生出了几分好感。

黑B将车靠边停下,胡来便带着韩雨几人,朝里走去。

入目便是雄伟的演武大厅,西北角是一排排的沙袋和木人桩,东北角则是一个标准的拳击台,宽阔的中间地带,是学员们健身的地方,各种带电和传统的器材,随处可见。

他们进来的时候,场中正有两伙人正在对峙。

一伙穿着黑色运动服,清一色板寸。

一伙则穿着白色开襟的道服,腰上系着黑腰带,还光着脚,一看就好象是没把对方当回事似得,不然,能光着脚就来吗?

在他们中间,两条身影互相厮打在一起,以至于连他们进来都没人察觉。

便在这时,厮打双方中的那个健硕的汉子,突然被对方给踹中了小腹,顿时蹬蹬连退几步。

要不是后面的小弟拦着,这一下非摔倒在地不可。

便是这样,他也显得十分狼狈,嘴角已然见了血。

头发也有些散乱,一个手还耷拉着,看起来不是第一次被打倒了。

再看他的对手,那就要显得悠闲多了。

他两手背后,笑眯眯的望着韩雨等人,不喘不躁,只是声音略显怪异:“来客人了?”

说着话,他的目光落在了当先一步的胡来身上:“还是个和尚?”

听他这么一说,刚刚被揍倒的那个汉子,也抬起头来。

一看见胡来,顿时身子一挣,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差点没摔倒。

“师傅……”

胡来伸手扶住了他,然手,伸手在他受伤的那条胳膊上,摸了两下,淡淡的道:“忍着点!”

说着,另一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猛的一扬一推。

一声清脆的喀嚓声响了起来,汉子被卸掉的胳膊,已经重新归位了。

胡来平静的道:“怎么回事?”

“他们三个,两个月前,前来踢馆!”这汉子显然便是胡来嘴里的老虎了,只见他足有一米八多,膀大腰圆,一身黑色的排扣练功服,要是搁在平时,也是颇有几分威仪的。

可此时,嘴角带血,鼻青眼肿,风采全无。

听到胡来的问话,他有些恨恨的朝着对面人群中三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指了一下:“被我给教训了一顿。说好了,谁输了那场馆便输给对方。”

“可我念在他们年轻,没有真跟他们计较。没想到,他们不仅不领情,反而找了棒子来援手。昨天,趁我不在,他们打伤了我的弟子,二十多人,我气不过,便约了老王,想要去找他们。”

“可还没动身,他们就又来了。老王被那个棒子,给打的吐血,我跟这个朴常昊打了几场,却也技不如人……”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是有些羞愧。

“我知道了。”胡来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扭头朝着场中的那个朴常昊走去。

他脸色平静,也看不出喜怒。

只是跟他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韩雨还是老虎等人,都知道,这和尚是真的生气了。

也难怪,这一路上他向韩雨吹了半天,说他在这家武馆下的心血,老虎他这个不是弟子的弟子,有热情,虽然天赋差了点,练拳的时间也不过三年,可实力还是不错的!

结果呢?

一来到便看见他被人揍的如此凄惨,而且,连场子都要输给对方了!

还是输给一个棒子,胡来不生气才怪。

他静静的走到朴常昊的对面,抬手指了指他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道:“是他伤的老王吧?你们两个一起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