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43章 金毛董景旺

743章 金毛董景旺

墨迹干笑一声:“我这不是着急嘛?咱们总不能干坐着,要是想观察一下,至少也得拿个望远镜。实在不行我到对面去看看得了,我以前就干过侦察兵,观察地形什么的,咱有经验,保证穿帮不了!”

忘语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坐着。”

墨迹张了张嘴巴,可是迎着忘语有些冷漠的目光,他还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毕竟,来的时候韩雨有命令,让他一切都听从忘语的安排,不然,忘语随时都有权利将他强行遣回,并且,停止刺杀计划。

所以,他低下头,继续喝水!

眼瞅着一壶茶就要见底了,墨迹觉得自己好像要变成水懒了。

这满肚子都是水,等会若是跟人动手都碍事。

就当他挪着屁股,想是不是再劝劝忘语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金毛哥,这边请。”

“嗯,还给我留着呢?回头给你们老板说一声,我摆一桌,跟他好好聊聊!”外面,一个张牙舞爪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服务生明显是也个极为伶俐的角色,忙笑道:“哎呦,哪儿能让您摆啊?只要您肯赏光,我们老板就会非常荣幸了。我可是常听我们老板说,我们店能有今天,全是因为金毛哥您罩着。”

“小崽子,你倒是会说话!”两人的声音从虚掩的门缝里传了进来,听动静,那个被称为金毛哥的人,去的正是隔壁。

“行了,还照旧,给我上一壶碧螺春!”

……

等外面消停下来的时候,忘语忽然站起身:“走!”

墨迹跟在他身后,忘语直接来到了隔壁,也不敲门,推门便走了进去。

房间中,正坐着一个头发金黄的年轻人。

这黄不是染的,而是天生的。他面目精悍,神情自若,手里正端着一个茶杯。

听到房门响,他只是静静的抬起头来,在忘语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着两人。

忘语随手将门关上,径直走到了他的对面。

墨迹见这架势,只好凑到旁边坐下,心中却暗自惊讶这忘语是搞什么名堂?

“客人来了,主人不招呼?”忘语直接从茶盘里拿过茶杯,反扣在桌子上,屈指弹了两下。

那头发金黄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三月三的碧螺春,产自哪儿里?”

“五岳泰山。”

“大哥真会开玩笑!你们喝茶不?”

“喝,要最好的!”这两人的对话,显得那叫一个驴唇不对马嘴,墨迹听的微微皱眉。

可不想对方听了之后,竟然微微一笑,将茶壶拿了起来,那忘语也将桌子上的茶杯反了过来。

金毛给两人道上,嘴里轻声道:“你们可以叫我金毛。我已经得到了上峰的指令,让我全力配合你们,有什么让我做的?”

金毛,全名董景旺。是随风在幽冥会XY分堂安插的一枚重要棋子。

后来随风跟叶胖子一起加入了遮天,那董景旺也就成了手机的人。

此次忘语他们要刺杀的是玉兔,手机便要求他全力协助情报。

忘语满脸平静的道:“先给我们说说月宫!”

董景旺点了点头,端着茶杯道:“月宫总共十二层,外加一个地下室改建的地下停车场。”

“在一楼最外面是服务台,再朝里去是洗浴中心,想向上去,有两条楼梯,三部普通电梯,两部专用电梯。其中,专用电梯又分为高层专用和普通专用,高层专用专为玉兔和她的亲信手下使用,直接到第十一楼!”

“普通专用,则是为幽冥会的众人使用,最多到九楼。普通专用电梯的卡,比较好弄,我这里就有。高层专用的,我就无能为力了!”

董景旺端起茶来轻轻喝了一口:“从二楼到四楼都是餐厅,其中二楼是普通餐厅,三楼是自助餐厅和火锅,四楼是西餐厅。这三个餐厅,全都对外营业。除去二楼的营业时间是二十四小时外,剩余的两个餐厅的营业时间是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

“五楼是唱歌包房和一些职工套房,主要是给那些包房公主们住的。六楼到八楼是酒店客房,九层有一个地下赌场,有五十台老虎机,还有各种赌博。平时有大概两百名小弟,在里面维持秩序。”

“十层则是酒店的几名管理人员和几位分堂高层的办公室,这里戒备森严,有专人把手,并且沿途都有摄像头。一般人不允许上到这里。再往上,则是玉兔和她手下的住处,这里的具体情形我就不知道了。”

“那最上面一层呢?”忘语轻声道。

“是预留的社团高层,前来视察时候的住处!”董景旺轻声道。

“你没有办法,弄到酒店的建筑图纸?”墨迹皱眉道。

董景旺想了一下,摇头道:“据我所知,这酒店是幽冥会自己的建筑国内公司承建的,根本就没有图纸。就算是有,也没用。像这样的酒店,在各市区繁华地带都有一座。”

“幽冥会在建造的最初,便考虑到了可能会有人利用通道的情形,所以都提前做了安排。这条路行不通!”

他也不是傻瓜,见两人询问酒店的情形,便隐约的猜到了他们的目的。

早就听说,玉兔在进攻遮天的时候,斩杀了遮天的副堂主,立了大功,现在看来她倒霉的日子也好来了。

遮天倒是也够大胆的,竟然敢到幽冥会的腹地来闹事,他们就算是能杀了玉兔,可还能逃的出去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的。

他只是一个情报人员,不提供 情报,是怕遮天将他卖出去。可不代表他对遮天有什么感情。实际上,要不是对叶随风的忠诚,和因为幽冥会对于叛徒的惩罚太过严厉,而且一点退路都不给他留,他都想找幽冥会坦白了算了。

“这个玉兔,什么时候外出?”忘语端起茶杯,不愠不火的喝了一口。

墨迹闻言大喜:“对啊,她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都呆在酒店不出去吧?你说说,她平时都出去吗?什么时间?都去哪儿?”

“她平时外出的时候,戒备森严,她手下的亲卫铁娘子,虽然是一伙女人,却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警惕性很高,而且一般都是在幽冥会的场子里活动。不过,每周六的上午她都会去美容院。”

董景旺压低了声音道:“对了,我们社团内部,其实隐隐的流传着一个谣言,说她在外面包了一个面首,就住在郊区不远的别墅区内。那小子似乎是个大学生,所以,这几次我注意到,每逢周日她都会出去……”

“她有很多男人?”忘语手指轻轻的点着茶杯,平静的道。

“那倒没有,大家都说,她跟六大鬼使中的霸刀鬼使陈光,比较暧昧,谁还敢打她的主意?”

“霸刀鬼使陈光?”忘语的眉头微微一皱。

幽冥会最上面的自然是冥王,下面是少帅李德波,左右冥帅,四方冥将。

然后便是六大鬼使,分别为玉箫,金剑,铁拳,霸刀,风棍和龙枪。

这六人名义上并列,可实际上却也有高下之分。

玉箫排在最末位,而霸刀,则在六人中也算是中上层。

忘语是见过玉箫出手的,便是李剑白都没能把他留下,而霸刀的排名还在玉箫鬼使迟啸飞之上,如果他也在XY的话,那他们贸然出手刺杀玉兔,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整不好还会折戟沉沙。

忘语沉吟道:“他现在在XY吗?”

“没有,不过,刚走没几天!这老小子一个月来一趟吧!”董景旺缓缓的摇头道:“按照他的习惯,他再来应该是半个月后的事了。不过,我听说他们两个人闹的很不愉快,所以,他下次啥时候来,还会不会来我就不知道了。”

忘语的眉头禁不住挑了挑,墨迹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一个十二无常之一的玉兔,是多么的难对付,他是见识过了的。

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刻苦努力,墨迹自觉比以前进步了不少。

可让他单打独斗的跟玉兔拼,他也没有把握就敢说一定能杀了对方。

毕竟,他伤好没多长时间。虽然身体素质,反应比以前要快了些,可这些有利的条件,想要彻底的转化成他的战斗力,还需要时间和功夫。

娘的,自己要是跟九叔学了天刀刀法,那还怕什么霸刀鬼使?

墨迹有些懊恼的嘀咕一声,嘴里却问道:“他们以前没吵过吗?怎么处理的你知道吗?”

董景旺苦笑道:“这是人家的私事,我哪儿知道,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也是我听下面的人互相嘀咕,还不知道真假。”

“这么说,她的那个面首的资料你也不知道了?”忘语又问。

董景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她每次出行,都只带亲信,知道具体情形的人很少。不过,我可以试着打听一下。”

忘语举起茶杯道:“这倒不用了,这段时间你最好什么都不做,就跟以前一样。”

董景旺点头。

随即,忘语又打听了玉兔常去的哪家美容院的情形。

结果,也没得到什么好消息。

那美容院根本就是玉兔自己建的,她立下的规矩,只接待女顾客,至于男的,甭管什么身份,都必须要在外面等着。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那里得到了不少女性的青睐,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综合性的女性美容机构。

不仅帮着做面部的保养,什么做头发,美腿,瘦身,怎么穿着打扮,还有女性隐秘部位的保健SPA之类的。

可同样的,那里的保卫也相当的严格,外人想要混进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从董景旺的包间里出来,两人重新回了自己的包间。

各自凝神思索一会,便走了出来,结账离去。

在酒吧门口,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看上去有些瘦削,正朝他的车上插广告。

忘语见了急忙摆手:“去去,小王八犊子,胡插什么玩意?”

“老板,我是万海房地产的,我们公司的楼盘最后一期上市,打八折销售。像您这样的大老板,还不投资两套?”那学生倒是不怎么怕人,笑呵呵的用当地方言回了一句。

“里面的那个金毛,盯住了。”忘语压低声音,脸上却面带微笑,伸手将他手里的广告拿了过来,摆摆手让对方滚蛋,自己上了车。墨迹还有些奇怪的盯了他一眼,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却没认出来。

这个发广告的学生,正是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