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7章 雷人村霸

047章 雷人村霸

韩雨笑了,这个卓不凡,性情和年龄分明就是个小孩嘛!

“这孩子,皮实的像个猴子,成天嚷嚷着要去市里,去见世面,逮谁都没有低头过,想不到这回竟然也服气了。”郭老笑呵呵的打趣道。

韩雨微微一笑,轻声道:“青山大哥就不用去了,让小凡给我带路就行。”

“也成。”郭老只是略微一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在见识了韩雨的身手之后,他对于那个李大锤已经开始抱以同情了。

郭老将他们送到门外,轻声嘱咐了几句,这才由卓不凡从前面引着韩雨朝李大锤的家走去。

李大锤的家就是尉迟村的村委会,尉迟村的村委会就是李大锤的家。

位于后山脚下的三间青砖黑瓦的房屋,在整个尉迟村可是独一无二的建筑。

卓不凡走到近前,根本没有走门,而是来到墙边,两脚一用力,单手扣在了墙头上,回头冲韩雨他们招了招手,这才翻到了上面。

韩雨一见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放着好好的门不走,竟然去爬人墙头,这什么毛病?

不过见到大门紧闭,卓不凡已经进了院中,他只得和梁欢也翻墙爬了进去。

七八个年轻人正坐在院中吸着烟,打着牌,听见响声,有几个人抬起头来。一看见卓不凡,这几个人的脸色便腾的变了一下,立即从原地跳了起来。

“卓,卓不凡?”

“妈的,卓个屁,一天说十遍……”背靠着韩雨的一个胖子骂骂咧咧的转过身来,只看了一眼,便立即跳了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半靠在了桌子上:“我擦,怎么真是这小子?”

话一出口,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这举动太丢份了,他忙又站直了身体,睨了卓不凡一眼道:“臭小子,你,你有门不走,老是爬墙头干什么?”

“翻墙不快吗?还能看看你们在干什么。”卓不凡走了过去,拿起桌子上的花生就吃了起来。旁边几个年轻人纷纷朝一边闪了几步,似乎很怕他。

卓不凡却毫不在意,大马金刀的坐在胖子刚才的位子上。

中年胖子看了韩雨一眼,皱眉道:“这两个是何方神圣?”

卓不凡嘎吱嘎吱的吃着花生,头也不抬的道:“你上次不是让郭爷爷交人吗?诺,我给你带来了。前面这个就是。”

“就是他?”中年胖子瞟了韩雨一眼,一脸怀疑的看着卓不凡。

“嗯。”

中年胖子上下打量着韩雨,冷哼一声,刚想上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忙又站定了脚步,打量着卓不凡道:“那个,小凡,平时叔叔对你怎么样?”

“还行吧!”卓不凡吃着花生,随口应道。

“呵呵,怎么说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俗话说,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家乡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以前你叔可能有对你不好的地方,可现在……”中年胖子搓着手,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卓不凡。

旁边几个小弟不解的望着他,卓不凡虽然年龄小,却是个鬼灵精,知道对方是怕等会和韩雨动手自己会帮忙。他朝嘴里丢了一颗花生,笑道:“你想,让我等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对!”中年胖子一拍大腿,笑道:“要说咱们村啊,就数你小子大器晚成,以后,叔叔让人给你寻摸一门好亲事。”

“让我不说不动也行,只是我这两手空空的,控制不住啊!”卓不凡轻轻的拍着肚皮,一脸我饿了的表情,就差直接说,给我弄点好吃的我就按照你说的办了。

中年胖子忙指着旁边的一个混混道:“六子,快,去里面拿一个,不,两个烧鸡,还有那个好酒,也来一壶,若是不让小凡在这吃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我非亲自将你小子五马分尸了不可。”

“啊?”

“啊什么啊?让你去就去!”中年胖子瞪眼道。

“哦,是!”那被称为六子的年轻人急忙跑进屋里,中年胖子经常在这里跟这些年轻人喝酒,所以常备着这两样东西。很快,卓不凡的面前就出现了两瓶烧酒,两只烧鸡。

“大锤叔,那我就不客气了?”卓不凡笑眯眯的拿过烧鸡。

“客气啥?若是不够再让六子给你拿!几只鸡而已,这点气壮山河的心胸咱还是有的。”中年胖子豪迈的将胸口拍的咚咚响。

“那可太好了,我这人一吃起东西来,这手就没心思干别的了。”卓不凡拿过烧鸡狠狠的咬了一口,示威性的看了韩雨一眼。

韩雨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着,没有一点要阻止的意思。梁欢则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是气壮山河的心胸?

见到摆平了卓不凡这个小祖宗,中年胖子心中大安。整个尉迟村,他最怕两个半人,一个是郭老,威望辈分在那摆着,他惹不起。

另一个便是眼前这个小子。卓不凡年纪虽轻,可下手那叫一个狠,他手下这十几个年轻人,哪一个都被他给揍过十回八回的,就连他都被揍了两回,更惹不起。

至于郭青山,虽然力气大的不像人,可不喜欢打架,所以只能算半个。

除了这两个半,整个尉迟村,他绝对是天字第一号的人物。

上前一步,中年胖子笑着对韩雨道:“呵呵,想不到小兄弟也是墙上君子,不速之客到来,寒屋真是四壁生辉。我叫李大锤,是这个村的村长,书记,兼村主任。”

韩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轻笑道:“李主任还真是幽默啊。”

李大锤感觉良好的笑道:“过奖了,过奖了。我也就是经常夜读春秋罢了,来,请上座,六子,还不去倒水……”

夜读春秋?若是关二哥听到你这话,他非郁闷的改成诗经不可。韩雨闻言再次失笑,半晌才道:“倒水就不用了,我听郭老说,你要找我?有事吗?”

“啊,事情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在我们村找人打造刀具?你可能不知道,刀具在我们国家可是受管制的,是凶器,你私自打造那可是违法的……”

“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韩雨轻笑道。

“那个什么,我作为村主任,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管,可我也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村好,所以,我很为难……”李大锤胖胖的脸上,肌肉轻轻的抖动着,叼着根劣质的香烟,笑呵呵的道。

“我明白了,”韩雨睨了他一眼,轻笑道:“你想问我要好处。”

饶是李大锤的脸皮很有厚度,可是被韩雨如此毫不掩饰的道破内心的龌龊,也还是老脸一热,他有些尴尬的道:“若是您要这么理解,也行,不过就是荒废了我一番苦心啊……”

“你就别再糟践苦心俩字了,我还没说给呢!”韩雨轻笑着道。

李大锤一愣,脸色随即阴沉了起来,他将嘴里的半截烟头吐到了地上,恶狠狠的盯着韩雨道:“小子,你莫不是以为我给你开玩笑的吧?你也不打听打听,方圆百里谁敢在我李大锤的地盘上吃独食?”

旁边的七八个年轻人闻言纷纷朝前一步,威慑力十足。

李大锤左右看了一眼,冷笑道:“我给你甜言蜜语,那是不想坏了你的买卖,你若是还不识相的话,那一把刀你也别想从老子的地盘上拿出去。”

“你若是再甜言蜜语下去,那我今天怕是就回不去了。”韩雨轻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理会对方听懂听不懂。尉迟村的优势是明显的,可还能如此贫穷,只怕要有一半的功劳得着落在这雷人的村霸主任身上。

“打吧,别弄死了人。”韩雨对着梁欢淡淡的丢下一句,便找了一个凳子,在卓不凡的旁边坐了下去。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梁欢,立即虎吼一声,扑到了李大锤的身边,将手里的黑包抡圆了,狠狠的拍在了他的下巴上。

李大锤一百六七十斤的身体,顿时朝旁边的桌子倒了过去。韩雨抬脚在他的屁股上一蹬,顺势落在了另一条腿上。

李大锤的身子则一个狗抢食扑到了地上,似乎是牙齿咬到了舌头,嘴里都起了血沫子,下巴上的皮更磨破了一大块。

他翘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梁欢道:“狗娘养的,敢打老子?给我给力的弄死他!”

韩雨没想到这家伙到现在了,还往外冒怪词,一时再也忍不住,趴在桌上哈哈的笑了起来。

旁边的七八个年轻人正发呆,闻言却是纷纷回过神来,怒吼着朝梁欢扑了过去。梁欢当然是当仁不让的迎了上去。

他的身手就算是放到竹叶帮中,也没几个人比的上,或许对付卓不凡这样天赋较高,滑溜的像是泥鳅一般的家伙比较吃力,可对付这么几个村里的混混,却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他的人还未到,一脚便先踹了过去。

当先的年轻人来不及躲闪,闷哼一声,捂着肚子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梁欢撞入人群,一阵拳打脚踢……

韩雨笑完了,这才翘着二郎腿,拿过花生便朝嘴里丢,对眼前的这一幕,浑然没放在心上。

没过多少时间,那几个年轻人便被打倒在了地上。

那边,李大锤才刚刚站起来。他看着满院子自己人闷哼,呻和谐吟的惨样,被吓了一跳。

“你,你们……”

“过来,坐下说吧。”韩雨忍笑看了他一眼,轻轻一扬下巴道。

梁欢立即走到他身边,不用他开口,李大锤便老老实实的走了过来。他狠狠的瞪了卓不凡一眼,干咽了口唾沫道:“小兄弟,不,是大,大哥,我刚才两眼不够炯炯有神,冒犯了您,我……”

“我以后绝不再自作主张,阻挠您的事……”

韩雨眨了眨眼道:“那你下回阻挠我的事前,最好先跟我商议一下!”

梁欢闻言禁不住笑喷出声,李大锤再傻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毛病了,他忙闭上了嘴,老脸微红的站在那,一脸敢怒不敢言的郁闷。

卓不凡不解的看了一眼梁欢,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韩雨笑着摆了摆手,下巴一点,梁欢立即将刚才拍李大锤的黑包捡了起来,从里面取出两沓钱来,放到韩雨面前。

韩雨笑道:“再拿三万。”

梁欢忙又从包里拿出了三沓钱放到一边,旁边的李大锤呆呆的望着梁欢手里的黑包,嘴角渐渐的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我擦,怪不得老子能当主任,咱刚才竟然是被钱给砸趴下的?就这命,在整个尉迟村也是最无法理喻的吧?”

我,呼叫鲜花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