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63章 警言酒

763章 警言酒

更新前先声名一个问题,娘的,昨天我记得自己算了四五遍,三万张皮子一张赚五百,能赚一亿多!

汗,木想到啊木想到,不用笔算就是不中啊!呜呜,乌龙了,话说大家也能原谅一个,数学考八分的爷们,在数字上所犯下的罪是不?谢谢哈,都是同道中人!

郑重声名,前文中,皮子数量改了,不是三万张,而是三十万张!!!这回没错了吧?算了五六遍……

楚老爷子说着将一个桶提了过来,韩雨一见眼珠子都差点没掉出来,难怪他觉得这味有些不对呢,这老爷子的桶里放的竟然是大粪。

“不是,爷爷,您给树就上这儿个?”

“咋了?这玩意只有用大粪浇出来,那才有肥力,结出来的桃子才汁多味甜。”楚老爷子十分内行的道。

“是,只是……”韩雨挖出一锨土,琢磨着该怎么说。

“有点恶心是吧?”楚老爷子倒是明白他的想法,他用舀子将桶里的粪水泼到坑里,头也不抬的道。

韩雨将坑填好,笑道:“我这人抵抗能力强,粪坑里我都呆过两天一夜,只是您老……”

“我也不比你差,想当年,我以前就是给人家挑粪的!”

楚老爷子直起了腰,笑呵呵的朝下一棵树走去。这爷俩边说边忙活,那边的楚九,也拿着粪桶,由袁野挖坑。本来是胖子抢到了铁锨,可这小子走到一棵桃树身边,啪的一铁锨下去,差点连锨把都插了进去。

等好容易拔出来一看,那铁锨头因为撞到了里面的石头,都有些卷刃了。楚九说什么也不让他干了,袁野自然就成了他的接班人。

等忙活完了,楚老爷子笑呵呵的将粪桶朝旁边一丢,点头道:“行啊,想不到你小子干大事能行,这挖地也是行家里手,这坑挖的挺合标准啊!”

“这都是以前在家里帮着干农活攒下的底子,都扔的差不多了!”韩雨笑道。

“行了,活干完了,天也晌午了,咱就在这里喝两杯。这回咱不用别人了,就咱们自己动手,收拾几个菜!”

楚老爷子在韩雨打来的湖水里洗了洗手,带着几人来到山顶,指着韩雨带来的鱼,野兔,山鸡还有野蘑菇道:“这都从哪儿整的?野味啊?”

“嵩山!”韩雨点头道。

楚老爷子原本昏黄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亮光,他眉头微微一扬,边擦手边道:“去了少林?”

韩雨点头:“嗯,在那里呆了一个月。”

“难怪看起来,你好像换了个人似得,是不是捞着啥好处了?”楚老爷子笑眯眯的道。

韩雨开玩笑道:“我也就是在哪里吃斋念佛,洗洗我这杀气,还能有啥好处可捞?”

“呵呵,那你可别小瞧了那帮和尚,他们可不是只会吃斋念佛,要我说啊,大概也是坐不住了,想要出来透透气。你啊,也不要跟他们客气,这帮和尚底蕴深着呢,你不要可白不要!”

楚老爷子意味深长的扫了他一眼,就当韩雨在琢磨,老爷子话中是不是有什么深意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摆手道:“行了,不说这个了。这鱼是那山里寒潭内的吧?”

韩雨忙点头:“您也知道那里的寒潭?”

楚老爷子喜道:“嗯,还是几年前去那里玩的时候吃过一回,现在还真有些嘴馋了,这玩意可不容易吃到!阿九啊,你去捡些柴火,黑衣,你伺候锅。今天,咱们爷们几个亲自动手!”

韩雨笑笑,忙答应着拿了鱼,鸡的便摆弄了起来。

袁野得了允许,开始在桃花林中乱逛,这满山的桃花,似乎是让他想起了山中的无名老僧。所以,他在桃花丛中出没的身影,显得狂野而寂寞!

胖子则抓着早就炖好的砂锅鸡,在哪里卖命的跟自己的肚子作战。

锅便放在地上,找了几块石头一垒,便相当于是野炊了。

一应材料俱全,掌勺的则是楚老爷子。

“爷爷,要不我来吧?”韩雨在旁边烧火,他以前没少在外面自己解决饮食问题,所以,火烧的凝而不散,相当专业。

“怎么着,信不过我的手艺?你以前不是尝过嘛?”

楚老爷子白他一眼,老头嘴里还叼着旱烟袋,脚上踩着千层底,穿着青布的大襟褂子,头上戴着顶草帽,身上还带着点泥土,那就跟乡间的朴同老头没什么区别。

实际上,这一岛上的玩意,全都是老爷子亲自伺候的。

韩雨忙陪笑道:“嘿,我这不是怕您累着嘛?”

楚九抱着柴火走了过来,另一个锅里的鸡也炖上了。楚老爷子吩咐道:“阿九,你去那边的桃树底下,将咱们藏的酒刨出两坛来!”

青烟缭绕,香味四溢。

楚老爷子边忙着翻炒边道:“你小子这就不懂了吧?这就叫生活,这吃东西还得是自己亲手做的香!”

等饭菜收拾妥当的时候,胖子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这家伙也用不惯这筷子啥的,头先韩雨便让楚九给他弄了头烤全羊,他吃的是满嘴流油。这会儿下去找袁野玩去了。

袁野,正坐在山脚下,自己捞了几条鱼吃的津津有味。

“这小子,吃生的?”楚老爷子向着袁野的方向扫了一眼,诧异的道。

韩雨干笑道:“嗯,他是才从树上下来没多长时间!”

这本来是实话,可楚老爷子明显不信。

不过好在老爷子也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所以只是问了一句之后,便开始招呼着他们坐下吃饭。

一个小鸡炖蘑菇,一个水煮鱼片,一个尖椒兔排,外加一个清炒竹笋,菜不多,却是荤素齐全,鸡鱼齐备。

“来,爷爷,九叔,我敬您一杯!”

韩雨端起酒杯,向着两人敬了一个,楚老爷子边吃边道:“我听说,天狼社跟青帮最近在找茬,你有什么打算?”

“对他们,忍让是没有用的。和平共处更不可能,唯一的办法,便是摁着一个朝死里揍。若是另一个怕死,自然也就不敢来了!”韩雨吃着鱼肉道。

楚老爷子点头:“嗯,虽然暴力了点,可是符合你的性格!”

楚九也笑道:“我就说,这小子绝不会干坐着挨揍。”

“知道主动出击那是好事,不过我得提醒你,天狼社跟墨家关系密切,那青帮本就是金家的,跟倭国那边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们不同与剑门,剑门虽然有倭国的支持,可毕竟是客场。”楚老爷子端起酒杯来深深的喝了一口。

韩雨点头:“我知道!我这次来呢,一是这么长时间没过来,这次刚好人在天水,过来看看您。二是想来跟九叔说一声,关于登岛训练的事情。装备我已经跟地狱天使那边商议了,不知道我要的那些东西,都到了没?”

楚九道:“已经到了。那人我也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已经给你朝岛上转了,大概再有个四五天,便完了。”

“那这样,我随着最后一批人到岛上去看看。您看行不?”

“这有啥不行的?看你这孩子说的,不过,你得敬你九叔一个,为了你这事,他可没少操心!”楚老爷子伸手剥着花生米朝嘴里一丢,又喝了一口小酒,十足的老农姿态。

韩雨自然是立即行动,如此边喝边聊,楚老爷子才道:“我听说你那医学院就要成立了,我想派几个人也去进修一段时间,不知道可行不?”

“瞧您这话说的,您这哪儿是让人去进修啊,您这是派人给我指导工作去了,我这是大力欢迎啊!”

“行了,你也不用朝我脸上贴金了。你那里有个老船,他们几个能指导啥?只是前几天,那个老船开了个培训班,我这里有几个小子去听了一下,回来之后就要求我,让我给你说一声,去你哪里工作!”

楚老爷子笑道:“这几个人呢,都是以中医为主,西医也懂点,技术也还说的过去。你要是觉得能用上,便让他们帮你带带课。不然,就直接安排做学生……”

“您放心,回头您让他们直接过去就行,老船甭提得有多高兴了,这些日子缠着我给他找讲师,我正愁这事呢,您这是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了!”韩雨干脆道。

“好!这事咱们就这么说下,”楚老爷子也不拖泥带水,点头应下,伸手捏着花生,缓缓道:“你跟雨心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咳咳,”韩雨一口酒差点没喝到鼻子里,他忙将头扭到一边,脑子里则趁机快速的转悠着这事。

过了不大会,他转过头来,干笑道:“爷爷,我跟雨心其实啥事也没有……”

楚老爷子笑了:“你小子啊,不会撒谎,一撒谎脸就会红!”

这不说还好,一说,韩雨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

红的发热,红的发烫!

“这是刚才,喝酒喝呛了……”

“你跟她,去了一趟BJ,跟静汐还有唐家小子闹了一场毁亲的大戏,这怎么说?”楚老爷子笑眯眯的道:“当然,我也知道说你跟雨心有事的人,定然是有着其他目的,可是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韩雨苦笑道:“我知道怎么做了,爷爷,您放心,等我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过后,我就跟颜儿定亲!”

“只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墨家那边到现在还没有反应,可不代表他们就会任由事情就这么继续发展下去。我想,他们还是会找你的。如果你做了,那你就要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

楚老爷子两眼灼灼,目光中似乎带着一股穿透力似得:“如果你没做,那你也不要替别人承担责任!不过,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希望你都不要辜负颜儿。”

韩雨经他这么一提醒,才赫然醒悟,似乎这个流言并不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么简单事。事关墨家和墨雨心的荣誉,老墨家只怕真的会有所行动。

而楚老爷子的话,就颇为值得玩味了。

韩雨暗自拧了下眉头,心中有些猜测,可在没有得到明确的言论之前,他还真不敢往那方面想。当然,话里他不能这么说。韩雨笑了一下,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道:“您放宽心就是,我能处理好这事!”

楚老爷子点了点头:“你也别怪我,我这人老了,也没别的什么心愿,就是希望颜儿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瞧您这话说的,什么怪不怪的?哪儿能呢?来,爷爷,九叔,我再敬您一个!”韩雨举起了酒杯。

楚老爷子押了一口酒,忽然淡淡的道:“嗯,你别忘了,多留意一下颜儿身边的那个叫李楠的,若实在不行,便让她提前消失,也绝不能让她伤害到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