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49章 黑色樱花

049章 黑色樱花

韩雨眉头一皱:“你跟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卓不凡睨了他一眼,撇嘴道:“你又没给我说过,我怎么能明察秋毫?”

明察秋毫?韩雨汗了一下,有些头疼的道:“你连我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你就要跟我?”

“啊!”卓不凡理所当然的道:“你是我大哥,总不会让我吃亏吧?”

郭老走了过来,看着已经坐在车中的卓不凡,皱眉道:“小凡,你真的要走?”

“郭爷爷!”卓不凡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我去外面见见世道,等有空了就回来看您!”

郭老深知他的脾气,一旦做出了决定便不会再改。只得扭头对着韩雨道:“你看……”

韩雨闻言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轻声道:“您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他实在不适合跟着我。”

郭老静静的看着卓不凡半晌,忽然道:“这孩子从小没爹没娘,野的像个猴子一样,一刻也住不下来。你要走的路,或许才是最适合他的。”

韩雨沉默了,他看了卓不凡一眼,轻声道:“跟着我,是要杀人的。更有可能会被人杀。你敢吗?”

卓不凡笑了笑,突然手腕一动,黑色的匕首便仿佛毒蛇一样朝韩雨的脖子抹了过来。韩雨的身子一僵,身子直直的向后倒去,可卓不凡的动作太突然了,他的反应虽快,可脖子上还是被匕首给划出了一道红色的细线。

右手在地上一按,几乎要摔倒在地的身子又直直的弹了起来。韩雨探出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一丝淡淡的红色出现在他的手指。

“小子,你找死……”梁欢握着陌刀,瞪着两眼,浑身杀气的冲了过来。

“小凡,你……”郭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转过头一脸担忧的望着韩雨道:“黑衣,这孩子不懂事,你别生气,没,没伤着吧?要不,我让青山给你弄点草药……”

韩雨摇了摇头,摆手止住了梁欢,两眼紧紧的盯着卓不凡,半晌才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跟在我身边吧。不过刚才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下一回。”

“嗯。”卓不凡忙点了点头,得意的冲着梁欢眨了眨眼睛。

韩雨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目光深处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这小子冷静,阴狠,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杀手,只要稍加打磨,日后便是一块良材美玉!

只是这家伙大概是跟李大锤那厮混的时间太长的缘故,说话很是雷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前来,他都算是满载而归。先不说刀厂建立之后,会彻底解决武器的供应问题,单单是得到了一个卓不凡,便让急缺人手的他,身边又多了一个跑腿使唤的人。

当然,除了卓不凡外,韩雨这回走还带上了郭青山。

刀厂施工的队伍是现成的,就是现在正在北关村建设炼油厂的那些人。

可那些炼铁的专用设备,就得让郭青山出面了。他对于涉及到打铁,锻造方面的东西,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这一点韩雨是深信不疑的。

要不然,他又怎么能打造的出地刀级的陌刀?

一路呼啸,等他们赶到平水县城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一来韩雨并不急着赶路,二来这俩人都不会开车,他开了一路实在有些累了。便将车停在了一家名叫天外天的旅馆外面,准备进去住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再去市里。

旅馆位于县城北部。因为地段稍微有些偏僻,所以显得有些安静。

韩雨靠边上停住了车,刚推开门想要下车,忽然一个人从旅馆中走了出来。韩雨探出去的那只脚,忙又缩了回来。他眉头微微一皱,借着旅馆外的灯光,他认出这人正是他上次在宋秃子那里认识的那位:“刀狼?”

“大哥,”卓不凡很是机灵的转过头,看着那人影离开的方向,轻声道:“你认识他?”

“嗯,他是一个毒品贩子的手下,三更半夜的,跑这干什么来了?”韩雨顺口道。

“嗨,一个毒品贩子还能干什么?要么是卖毒,要么是买毒,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卓不凡撇着嘴道。

有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韩雨闻言,眼中精光一闪,看了刀狼离去的方向低声道:“青山,你先去里边要房间,我和小凡跟上去看看。”

“那你们小心点。”郭青山沉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郭青山下了车,韩雨则发动了车子,远远的缀着刀狼。

刀狼走了没多远,便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普桑。就在这时候,韩雨却将车子拐下了路。

“大哥,走错了。”卓不凡一见忙道。

韩雨冷哼道:“你看看后面。”

卓不凡忙转身向后望去,只见两辆白色的丰田从旅馆外跟了过来,若不是他们刚才拐的及时,只怕就要被后面的人给发现了。

韩雨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两辆丰田旁若无人的从他们旁边开了过去。紧紧的跟上了刀狼的那辆普桑。

“有意思。”韩雨微微一笑,再次发动车子,这回跟在了丰田的后面。

本书首发一起看文学网,嗯,因为章节上传后有所修改,所以大家还是来正版吧。我看了下,其他站弄的都是我没改之前的,汗,内容都对不上号!!本书全本免费,大家不要再费事搜了……

韩雨远远的从后面跟着,白色的丰田在晚上比较显眼,倒也不虞跟丢了。出了县城又行驶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三辆车前后进了路边的一个大院。

韩雨悄悄的在路边树影下停下了车,悄悄的摸了过去。

这是一个普通的空心砖厂,建在路边,四周都是种植了小麦的田地,旁边不远处就是一处村落。

韩雨和卓不凡两人通过麦地,摸到了空心砖厂的旁边,卓不凡身子一动便要去摸墙头,却被韩雨一把拽了下来。

他瞪着眼睛看着韩雨,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阻止自己。

韩雨指了指墙头,两脚猛的一用力,身体立即弹了起来,他手臂没有贸然的扒上墙头,而是快速的一拈,然后就落了下来。

可卓不凡却明显的听见了蹦的一声脆响,他不解的朝韩雨的手里望去,只见他的手中正捏着一截黑色的玻璃茬子。

“上面,都是这东西。”韩雨压低了声音道。

卓不凡眼中闪过一抹恼怒的神色,妈匹的,这是哪儿个缺德的王八羔子想出来的招数?这不成心不让人爬墙头吗?

“那怎么办?”卓不凡皱着眉头从鼻子里挤出一句。

“别将手朝墙中间摁,跟着我。”韩雨低声说完,身子便再次弹了起来,再够到墙头的时候,他探出左手,五指紧紧的扒着墙体边缘的砖缝,然后右手摸到墙头上,蹦蹦的清理出一片足以落脚的安全地带,这才两臂一用力,恍若壁虎似得爬了上去。

然后又用手轻轻的扳着墙头,悄悄的跳进院中。

卓不凡随后也翻了进来,刚刚经过墙头的时候,那一排恍若受检阅的士兵似得玻璃茬子,让他感到一阵恶寒。这要是刚才他真的将手扣在了墙头上,那手还不得被扎透了?

韩雨一落地,便立即退到了旁边一小堆石子的后面,悄悄的打量着院中的情形。

院子足足有五六百个平方,其中有一半堆放的是沙土,石子,和打好的空心砖。而他们刚刚跟着的那三辆车,正停在院子的中间。车边站着十几个人,边上一个正是刀狼。

他旁边是宋秃子的一干手下,对面则是六七个陌生人,一群人靠在车上抽着烟,低声交谈着什么,时不时的还发出一阵阵压抑的轻笑。

显然,正主都在屋里,他们不过是些放哨的喽啰。

韩雨趴在卓不凡的耳边低语一阵,卓不凡立即从墙头翻了出去。韩雨则顺着墙根,溜到一个堆放杂物的瓦房边上。重新上了墙头,然后翻到了房顶,一路蛇行鹤伏,悄悄的朝着亮灯的房间摸去。

韩雨看了看灯光,又看了看院中的众人,静静的贴在向下倾斜的瓦面上,一身黑衣和夜色融为了一体,若不是有心细看的话,很难发现墙头上会有人。

韩雨将耳朵贴在瓦面上,因为离的太高,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楚。只听到一个有些怪异的声音道:“宋先生……川贝……货物……多开辟销路……”

“放心,一定会的!”宋秃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透着一股掩饰不住的得意。

然后两人又说了几句什么,韩雨只是断断续续的听到那个怪异的声音,似乎提到了血鹰会三个字,便没了下文。然后,便是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韩雨忙将身子伏低!

“宋先生验了货物,我们就回去了。”那怪异的声音再次响了下来,这回清晰了许多。

韩雨快速的向下瞄了一眼,只见当先走出的是一位五短身材的中年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一脸冷峻的黑衣人,似乎是他的保镖。

而宋秃子则站在旁边,听见门响,院中的那些保镖早就一脸警惕的站直了身体。听见那中年人的话,立即有人从白色的丰田车里,提出两个黑色的皮箱走了过来。

宋秃子挑眉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按规矩来?”

“按规矩来。”那中年人笑着点头道。

宋秃子一挥手,旁边一个小弟立即上前一步,接了过来,将箱子放到地上打开,只见里面都是一包包的白粉。那小弟随意破开一个,捏了一点放到嘴里尝了尝,这才对着宋秃子点了点头。

宋秃子立即呵呵笑着一摆手,旁边又有小弟拿过两个皮箱,里面全都是现金。

中年人身后立即有一个保镖上前一步,将钱接了过去。而就在他伸出手去接箱子的刹那,韩雨忽然瞥见了他小臂上的那朵黑色樱花,身子一僵,身下立即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

那两个黑衣人几乎同时脸色一变,抬头朝韩雨所在的位置望了过来。

PS:不知道还有没有鲜花,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