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65章 幽冥会的反应

765章 幽冥会的反应

战虎的死,已经传到了幽冥会高层的手里。

少帅李德波,英俊的面庞上,平静无波,一点也看不出喜怒之色。

左帅古方,右帅范伟等人肃手而立,整个房间中的空气,压抑的放佛石头般坚硬,让人难以呼吸。

李德波将手中的照片随手丢在了桌子上,忽然露出一丝浅笑:“看起来,我幽冥会实在是安逸的太久了。堂堂的十二无常之一的战虎,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死在了赌桌上!好,好啊!看起来,下面的小弟日子过的不是一般的舒服啊!”

众人不敢出声,李德波两眼轻轻一眯,目光恍若长枪一般,刺破了空气的阻隔,落在众人身上:“这事该怎么处理,都说说吧!”

右冥帅范伟,笑眯眯的道:“少帅,事关我幽冥会的面子,我觉得首先还是得封锁消息,将犯了纪律的小弟,也都悄悄的抓起来,按照帮规处置!”

“人已经丢了,若再遮遮掩掩的,岂不成了掩耳盗铃?你以为这么大的事情,咱们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李德波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少帅说的是!我觉得这事,咱们既不张扬,也不遮掩。道上敢跟我们幽冥会做对,又有这个能力的,只有这么几个!”

范伟脸上笑容依旧:“而会选择此时出手的,只有遮天和血鹰会!血鹰会旗下的黑桃十三杀,最擅长暗杀!从表面上看,应该是他们!可战虎的死,并非没有原因的!”

“在我们跟遮天交手的时候,战虎杀死了遮天黑羽堂的副堂主,所以,这一次刺杀,真正的幕后黑手应该是遮天!这是遮天在报复!”

左冥帅古方,那个干巴巴的老头接过话头,淡淡的道:“我检查过战虎的遗体,他在临死前,中了软骨散。这是一种无色无味,能让人在无声无息中,没有气力的毒药。而这种毒药,除了唐门中的人会配置外,遮天的那个老船,恰好也会!”

“只是,暂时我们还不知道,遮天中是有着一支专门的暗杀队伍,还是只有个别精通刺杀的人!”

“遮天?呵呵,好啊,本少帅还没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竟然还敢找上门来!”李德波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刀削般的脸盘,越发的冷峻起来。

“干脆,咱们一鼓作气将遮天灭了得了!属下愿做先锋!”铁掌鬼使肖浴伟,今年三十六岁,正值壮年!虽然相貌普通,可身手了得。

此人尤其擅长近身肉搏,一双铁手足有小蒲扇大小,手指粗壮犹如小胡萝卜一般。不说开碑裂石,一般人若是挨上一下,轻则吐血,重则死亡。

而这一次被杀掉的战虎,属于他的得力亲信,此时自然是对遮天充满了仇恨

“我倒觉得,还是先从二十八战鬼中,选一位出来,补上战虎的空缺!”十二无常,按照十二生肖排列,算是十二个代号。代号的主人死了,那再找人顶上来,便又是新的战虎。

说话的是霸刀鬼使陈光,刚刚二十九岁的他,拥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大概因为混血的缘故,天生便气力过人,身手灵活。

再加上悍不畏死的性子,一把厚背鬼头刀,少有敌手。

他在六大鬼使中的位子,还要在铁掌鬼使之上,所以,说起话来自然没什么客气!

“属下推荐尾火虎高亚国,他在对遮天一战中,表现突出……”

“少帅,属下觉得还是先报仇要紧。战虎尸骨未寒,便让人来顶替他,下面的兄弟们未免寒心!”

“再说,属下认为,尾火虎并不合适!”铁掌鬼使急忙拱手道:“属下推荐奎木狼唐刘磊,他身为二十八战鬼之首,无论身手,胆色还是战功,都能镇得住其他的战将,让他顶了战虎的空缺,众人定然无话可说,心服口服!”

幽冥会跟一般的帮派组织架构不一样,他虽然下设左右冥帅,却并没有嫡系的人马。他们两个都负责情报,训练,不过区别是左帅古方还是幽冥会名下的医院的总负责人,而范伟,则担负着社团的后勤和秩序。

在他们两人之下,四方冥将才是幽冥会李家父子的真正心腹,他们四人有两人常年留守总部,其余的两个,则分别带队坐镇一方,对抗血鹰会的压力,震慑一方!

不过,真正掌握了实权,掌管地盘和手下的,则是六大鬼使和十二无常,以及二十八战鬼。六大鬼使,便相当于六位堂主,十二无常则是十二位副堂主,二十八战鬼,则是二十八位位高权重的分堂主。

而其中,十二无常和二十八战鬼的任免权,则直接掌握在冥王或者少帅的手中。这么做毫无疑问,是为了防止属下出现问题,彼此间拉帮结派,使得社团对其失去控制。

不过,人都是有私欲的,所以制度即便制定的再好,时间久了,也会渐渐变得腐朽。

在最初的时候,幽冥会的这些政策,的确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可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社团内部还是不可避免的隐隐分成了三派。

一是左帅派,自然是亲古方的,另一边则是右帅派,跟范伟走的较劲。

还有一派,则是属于只效忠于他们李家的铁杆!

而死掉的战虎,便是属于亲右帅那一派的人,刚刚出头想要尾火虎虎来接替战虎位子的霸刀鬼使陈光,则是属于亲左帅派的。

对此,李德波并不介意,相反,他还有意无意的在加剧着双方的对立。只有下面的人互相争抢着表现,那事情才能做好。也只有他们互相较劲,彼此提防,他们李家在幽冥会的地位,才能越发的稳如泰山。

“少帅!”一名轮回小弟,身躯如笔直的标枪般,大踏步走的走了进来。

他本想走到李德波面前,耳语一番,不想李德波将脸色微微一沉:“有什么事,站在那说!”

“刚刚接到消息说,玉兔被人杀死在别墅内!”说着,他走了过去,双手将照片递了过去!

房中的众人神色一紧,目光纷纷朝李德波投去。

李德波将照片拿起来看了两眼,忽然一掌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那张上好的黄花梨茶几,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然后,轰然倒地!

“跳梁小丑,也敢如此!”李德波阴沉着脸色,连声厉喝!

左帅古方也顾不得再故作镇定,玉兔可是他这边的人啊:“少帅,出什么事儿了?”

“你自己看吧!”李德波将手中的照片丢了过去。

古方只看了一眼,脸色便变了,他将照片递给了范伟,微微低头便不再说话。当照片递到霸刀鬼使陈光手中的时候,他的眉头瞬间立了起来,脸上的肌肉突突的抖动个不停,就像是一头狂怒的野兽般。

照片中,玉兔赤身**,死相凄惨。

而在她身后的**,一个同样全身**的男人,正躺在**。

霸刀鬼使陈光眼中杀机闪动,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道:“少帅,遮天欺人太甚!”

铁掌鬼使肖浴伟冷笑一声,缓缓的道:“少帅,属下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从三十六战将中,推选出一人来接替玉兔!”

这本来是陈光说他的话,此时被他还了回来,陈光顿时恼羞成怒道:“姓肖的,你什么意思?”

“够了!”李德波突然低喝一声,冷冷的道:“什么好事是吧?很光荣是吧?被杀的是我幽冥会的十二无常,是社团的高层!”

见众人都不说话了,他这才对着刚才的那名轮回的小弟道:“去将保护玉兔的轮回小队,送到刑堂!”

转向范伟:“右帅,您是掌管社团刑罚的,这些人保护上司不利,便交给你处置了。至于战虎和玉兔的亲卫,处罚可以稍微轻些,给他们戴罪立功的机会!”

说完他扫视了众人一眼:“不过,你们必须告知社团的所有人,日后但凡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社团的规矩,将不再留情!”

按照幽冥会的规矩,大哥若是挂了,身为亲卫的小弟,将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重则身死,轻也要废去一肢。

而那支负责保护玉兔的轮回小弟,显然要沦为杀鸡儆猴中的那只鸡了。

众人感受到了李德波话中的杀意,全都不自禁的打个寒噤,纷纷点头称是!

“现在,你们都回去,整顿手下,严肃纪律!至于提拔谁来做战虎,玉兔,我心中自有计较。”

等众人退出之后,李德波才缓缓的喊了一声:“剑血!”

屏风后面,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小眼睛,留着中分头,鼻梁上还带着个近视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办公室里搞IT的小白领,而且还是那种胆子不大的类型。

可熟悉世界杀手排行榜的人,听了刚才的那两个名字,定然会十分惊骇。

一剑出,漫天血!

任谁也想不到,世界排名第四的超级杀手,竟然会生的如此模样!

“你带人去一趟血鹰会,若能刺杀的了封不动最好,若是不能,便随便找个有点分量的人宰了。不过,尽量不要跟黑桃十三杀发生正面冲突!”

“是!”剑血有些腼腆的笑笑,两手插在兜里,慢慢的退回了屏风后面。

对于剑血这种什么也不问的态度,李德波感到十分满意。

虽然剑血能排在世界前五,是因为三色石的顶级杀手,并没有参与排名,可这依然能够有足够的份量,证明他所拥有的强悍实力。

李德波微微眯着两眼,喃喃的道:“血鹰,我倒想知道,当遮天杀了我的人,却嫁祸给你后,你会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