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66章 杀手试练

766章 杀手试练

遮天方面,可不知道幽冥会竟然会做出这么个决定,不然,也不会那么忐忑了。神罚小队,整整憋了一个月,此时好容易回来,又被放假半天,自然是吃喝的十分哈屁!

“来,尚地,咱们两个喝一个!娘的,当初做钳子的时候,天天心惊胆战,什么时候想过,咱也能有今天?”白小七脸上带着一抹潮红,嘴里还哈着酒气。

虽然三碗不过岗的酒劲并不大,可是,他们这些人,以前连饭都吃不饱,自然没心思喝酒。

后来加入遮天后虽然有条件了,可是过去的遭遇,却时刻的提醒着他们,眼前的这个机会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所以,他们全都在拼命的训练,以期待能够把握住这恍若泡沫似得幸福,自然,也没工夫锻炼一下他们的酒量。

所以,只是喝了两碗,白小七便已经有些醉陶陶的了。

尚地端着酒碗道:“小七,今天你可是说错话了哈,要不是老大,咱们这些人还在干什么?在给人家当钳子,做小偷,祸害好人!咱们吃不饱,穿不暖,没有亲人,没有明天!”

“是老大给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咱们做人,不能忘本,更不能忘恩。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听到你说一句褒贬老大的话,你明白吗?”

白小七打个酒嗝道:“队长管我,你也管我?也对,你是小队长!呵呵,你放心,我白小七绝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

说着,他跟尚地碰了一下。

“哎,你少喝点!”尚地皱眉道!

白小七咕咚咕咚的将酒喝干,这才大着舌头道:“没事,我白小七,千杯不醉……”说完,身子一倒,便朝地上摔去。

尚地一手端着酒碗,一手扶住了他。

冲着众人抱歉的笑笑:“你们继续吃,我将他送回去!”

卓不凡笑呵呵道:“要不要我帮你啊?”

“不用了!”

“那你快点啊,我还等着跟你喝两杯呢!”卓不凡笑呵呵的吃着桌子上的菜,不管谁来敬酒,他面前的酒碗都是满满的,丫的一口不喝。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他是老大黑衣的兄弟,也是神罚小队的第一小队长,也就是说,忘语不再的时候,神罚小队就是他说了算。

他既然不喝,那谁敢跟他硬顶?

尚地扶着白小七,朝楼上的宿舍走去。看着他醉醺醺的样子,尚地心中暗自叹息。他太知道自己的这位兄弟,为什么今天会突然说出那么“大逆不道”的话来了。

他在害怕,他害怕眼前的这个机会,会滑不溜手的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他害怕以前的日子,甚至是因为那种不见天日的生活,他特别的想变强,想做人上人!

以至于他太着急了,今天那句话,实在是愚蠢至极。虽然如愿的在队长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这种印象,对他以后的发展没有一点好处!

所以,他郁闷。他担心,他喝醉了。

自己能有什么办法,能帮到他呢?尚地暗自拧起了眉头。

他没有继续下去吃喝,而是自己去食堂,吃了两盒米饭,外加几个小菜。然后,便去了训练场!

夜晚,渐渐的来临,漆黑的夜色摇晃着天上的云朵,将月亮遮挡兜里严严实实的。最近的天气一直不怎么好,有些阴沉沉的。

整个北关村,包括炼油厂,都已经在夜色中睡去。

夜已经深了,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不仅夜色最黑,而且处在睡眠中的人们,大多都在做着美梦,比如,那些劳累了一个月,又经过了放肆似得放松的神罚小队的成员们。

微微的鼾声,在他们的宿舍不断的响起!

便在这个时候,走廊尽头,忽然冒出了一个身影,他来到一个宿舍门前,悄无声息的将门锁打开,然后,将手一挥,顿时有五六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摸了进去。

而在门关上的刹那,又有一对黑衣人,摸向了神罚小队住着的下一个房间。

尚地正在睡觉,忽然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得,猛的睁开了眼睛,随手将枕头塞进被窝,一翻身便钻到了床底下!

便在这个时候,门开了,两道身影悄悄的摸了进来。

他们来到床前,其中的一个猛的一把朝**扑了过去。却不想入手之处,竟然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

“不好!”黑衣人低喝一声。

尚地已经像是离弦之箭似得,从床底窜了出来。顺势一手钩住了他的脚,用力一扯!

这个黑衣人一个站立不稳,便摔到了**。

尚地的另一手扶地,两腿已经像是两把大刀一样,朝另一个黑衣人砸了过去。

那黑衣人手臂一横,然后向外一推。

尚地落到地上,向后退了两步,黑衣人冷哼一声,还没等他探手上前,尚地便已经将手举了起来,一把暗银色的手枪,在他手中闪烁着死亡的光辉:“游戏结束了。”

“妈的,你不会把这玩意,藏在裤衩里的吧?”黑衣人喃喃的问了一句。

尚地眉头一拧,对方已经向旁边走了一步,让他透过稀疏的光线,看清了他的脸庞。

“是你?”尚地诧异的叫了一声,这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其子小队的副队长,苏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尚地的眉头拧了拧,手里的枪却没有放下。他们在这里训练,而墨海,苏前,方槐三人掌管着这里的保卫工作,以前的时候还是跟忘语干的,跟尚地他们自然少不了接触。

可这就不代表着,尚地会毫不保留的信任他们。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形下。

“把你的枪放下吧!整个杀手小队,大概只有你察觉到了我们的偷袭!”苏前苦笑着道。

“错了,还有我!”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窗边响了起来。

苏前吓了一跳:“谁?”

他转过身,这才发现窗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坐了一个人。娘的,这里可是四楼,虽然不算高,可掉下去残废却是没跑的!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窗台上的影子跳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黝黑的匕首。

正是卓不凡!

“你,你怎么在这?那海哥他们呢?”苏前诧异的道。

门猛的被推开了,叶枫和墨海走了进来,前者瞄了一眼房间中的情形,苦笑道:“你果然在这。”

他们知道卓不凡是跟在韩雨身边的人,身手不比他们差,所以,便由叶枫和墨海亲自负责对付他。为此,叶枫还专门配了一种**,费力的朝他的房间吹了好几口,结果,等了一会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压根都没人,而窗户也关的好好的。

一晚上他们都有人暗中监视着这里,卓不凡压根没有出门。既然房间里没有,那就只能是他提前察觉到了不对,通过窗子跑了。

所以,他便猜到卓不凡很有可能会来找尚地,不想还是慢了一步。

“好了,都出来吧!”墨海和叶苏一起退了出去,而卓不凡跟尚地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什么,两人对视一眼,缓缓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客厅中,神罚小队的众人,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站在哪里,在他们身后,则是一批神情彪悍的黑衣人。除了其子小队的人外,还有一些生面孔。

忘语和其子两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尚地一眼便扫见了白小七,只见这家伙红着眼睛,脖子上还有一道暗红色的血口,显然是经过挣扎,最终却没能成功。

而除了他之外,只有极个别的小弟,试图反抗过,其他的人则基本上都是在睡梦中,便被人给宣布了死亡。

“神罚小队,”忘语静静的喝了一口茶,这才微微抬起目光,冷冷的道:“知道老大给我们取这个名字的意思吗?”

“以神之名,惩罚天下!”忘语幽幽的声音在房间中回响:“神,是无所不能的,没有人能逃过他的惩罚。”

“可是,从你们身上,我看不到这一点!身为一名杀手,竟然被人在睡梦中给抹了脖子?”忘语的声音陡然一高,尖锐的声音像是一根根的针,刺向他们的耳膜:“你们知不知道,如果刚才进来的是敌人,你们,现在已经死了!”

“变成一具尸体,一堆血肉!然后被一把火烧个干净!”

忘语眯着两眼,声音转寒:“可是,死亡并不是最坏的结局!如果,你们用刀刺向敌人的咽喉,可就在这个时候,刀忽然断了,你们会有什么感想?”

没有人敢出声,虽然没人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说这个。

包括其子,也诧异的将目光扫了过来。

忘语一身白衣,静静的坐在灯下:“是不是觉得,刀太吗的没用了?这刀,太他妈的烂了?是不是以后永远都他妈的不再用那刀了?”

其子差点笑了,第一次见到有人将他妈的这三个字,说的如此清晰,如此的,嗯淡定,是的,淡定!

“神罚小队,便是遮天的刀,一把握在老大手中的刀!”忘语两眼中露出匕首般的锐利:“我不希望,咱们这把刀,有一天也会变成一把废刀!”

“身为一名杀手,即便是在睡梦中,也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即便是在酒醉中,也要保持绝对的警觉!如果你们做不到,就不要睡觉,更不要喝酒,因为这是在找死!”

忘语淡淡的道:“还有,不要把你们自己的小命,寄托在隔壁的同伴身上。当死亡来临的时候,能够救你们的,只有自己!”

静静的喝着杯子里的茶水,房间中除了他吸溜水的声音,竟然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若不可闻。

所有的人都面露若有所思的神色,白小七则懊恼的在心中连连叹息,要是没喝酒的话,或许他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束手就擒!

直到一杯茶水喝完,忘语才缓缓的道:“下面,我正式认命卓不凡为神罚小队副队长,兼第一行动小队队长。因为他能够提前发现不对,通过窗户,来到尚地的房间,而不是选择一个人去逃命。”

“尚地任第二行动小队队长。因为他,在短裤里还藏了一把枪。”

“至于你们,再过两个小时,都到训练场集合!我在这里提前警告各位,我会不定时,不定式的进行和今天类似的举动,只要再有一次,毫无反抗的被人给抹了脖子的,对不起,神罚不欢迎你。”

忘语冷漠的道:“散了。”

等到众人散去,其子笑呵呵的道:“高啊,忘语哥,这一手玩的漂亮。这些小子以后只怕恨不得要连睡觉都睁着眼睛了。”

忘语轻叹道:“我也是迫不得已!一群连杀手的边都还没摸到的人,想要短时间内达到老大心目中的样子,只有用些非常手段!”

“嗯,要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明天帮我照看着这里,我想去一趟市里!”其子忽然道。

“见老大啊?”忘语难得的笑了一下。

“不是,去接个人!”其子的身影走了出去,只有声音飘了进来!

汗,这张竟然更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