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71章 众将归来

771章 众将归来

HN。

黑狼两手抱圆,一推一引之间,再次一拳将许立国打飞,可是许立国却非但不生气,反而爬了起来,笑嘻嘻的道:“黑哥,这可是第二十招了。”

黑狼手一停,紧紧的盯着他道:“你真决定了,要跟着我?”

“嗯。我希望能和您一起战斗!”红狼许立国难得严肃的点了点头。

黑狼转过身,就当红狼以为这事要完的时候,忽然铿锵有力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一直到死!”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比什么承诺都让人热血沸腾。

许立国脸上露出了一种笑容,前所未有的满足,他望着黑狼的背影,喃喃的道:“一直到死!”

黑狼两眼红红的,却没有流泪。

他只是在心中嘶声呐喊,我知道的兄弟,我知道的,你并没有死,你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而且,再次和我走在了一起。

一种巨大的满足和幸福感,让他感觉心脏似乎有些难以承受。

当许立国找到他的时候,黑狼心中便已经认可了这个兄弟。

他教给他拳脚功夫,然后再两人比试,与其说是在让他知难而退,倒不如说是在给他压力,让他尽快的变强。

不得不说,这个许立国有着不错的功夫底子,以前之所以那么稀松,完全是因为此人惫赖,不愿意拼命练习罢了。

黑狼快步的走进杨家,这还是以前时候修的那种大院,石头垒的院墙,瓦房,不过面积倒是真的很大。

杨老头正在院子中带几个徒弟,见到他走了进来,杨老头走到一边,笑呵呵的道:“车票都买好了?”

黑狼点点头。

“嗯,那你就快点回去吧。记得跟霜儿道个别!”杨老头笑着道。

“不好了,老头子!”一个年近半百的妇人快步走了出来,她微微有些富态,不过,倒也没有普通农妇的那种苍老,而且脚步利索。黑狼可不敢怠慢,眼前这人可是杨白霜的母亲,他未来的丈母娘,而且也是一个太极高手!

“师娘!”黑狼恭谨的笑了一下。

妇人点了点头:“你们爷俩都在啊?快,让进去看看去吧……”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杨老头皱眉道。

“霜儿,霜儿不见了!”

“什么?她怎么会不见了?”杨老头蹭蹭几步就朝里走。黑狼也急忙跟上,两人来到杨百霜的房间,见到里面早就已经空空如也。

“她留下了这么个条子!”杨母将手里的一张纸条递了过来,“我替她收拾房间的时候见到的。”

杨老头接过来看了一眼,苦笑道:“定然是知道你要回去,又不带着她,所以自己先去了。”

说着将纸条递给了黑狼,只见上面写着,我去天水玩几天,你们不用找我了!

黑狼见状忙安慰道:“师傅,师娘,你们不用担心,只要霜儿到了天水,我便一定能找到她!”

“嗯,这孩子从小脾气就倔强,再加上又跟她母亲一样,嗜赌成性……”

“你死老头子,当孩子面说什么呢?我那是嗜赌成性吗?我那是追求赌技的最高境界!”

杨老头话没说完,便被拍了一巴掌,老头显然脾气挺好,只是笑笑:“反正你要是找到她,便给我们送回来!”

“送什么送?姑娘都这么大了,你还能看他一辈子不成?”杨母不满的道:“峰儿啊(黑狼原名洪峰,可能有的童鞋忘记了),你找到她后,只要日子久了,给我们打个电话就行!”

“我还得回来呢,师娘,我还有一个月的假期!”

“哎,让那孩子教你也是一样的!”杨老头摆了摆手道。

黑狼干笑道:“那师傅,师娘,我,我这就去找她!”

杨白霜何止是嗜赌成性啊,而且功夫还不错,至少黑狼不是她的对手,要是这小丫头闹起事儿来,可麻烦了。

除了黑狼之外,其他的在外的遮天众将也都纷纷的往回赶。

航州,陈蛟面色阴沉的盯着面前的中年人。

“你,你们……”

“怎么,很意外?” 这人大概四十来岁,只有一只耳朵,他此时面色平静的坐在陈蛟的对面,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在他旁边,则是一神情慵懒的少女。她模样算不上完美,却绝对是一美女。

五官精致,身材苗条,一头微微的波浪卷,呈淡黄色。鼻梁上架着一个无框的黑边眼镜,绝对算的上是美女一枚。

外面,就是微微西湖。碧波荡漾,绿柳吐枝,路人接踵,春意盎然。

可此时的陈蛟,心中却像是冬天的寒冰一样,沉到了谷底。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拜的这个便宜师傅,竟然是幽冥会四方鬼将之一的斩魄。

而他昨晚喝多了酒,糊里糊涂的就进行了**的女人,也成了他们的人。

“你应该知道,对你这个徒弟,我是很满意的!”斩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平静的眸子间或一轮,便有一道精光闪过,显然他并非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哼,只怕是利用吧!”陈蛟冷冷一笑,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暗自嘀咕不已。毕竟,这次落入了对方精心算计的圈套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其实是我们少帅,见你是个人才,不忍你在遮天继续埋没下去罢了!当然,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斩魄笑眯眯的道:“我知道,你们遮天对于叛徒的处罚非常残酷,前些日子不就是有人生生被人挤成肉酱了吗?”

“我不是叛徒!”陈蛟两眼瞪圆,低低的怒吼道。

“当然,我知道你不是,可毕竟我相信你没用,得你的那个老大相信你才行!”斩魄右手轻轻的端着茶杯:“不管怎么说,现在我教你功夫快两个月了,也是个事实。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多说!”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身败名裂,从此以后成为遮天人人喊打的叛徒。第二嘛,便是跟我合作,只要能灭了遮天,日后你便是北方堂的堂主,遮天现有的地盘,至少会给你一个省!”

“至于钱财嘛,我们少帅会在美国给你成立一个公司,注资一亿美元,有了这些钱,我想日后你就算是退休不干了,也会买个农场,当个悠闲的富翁。要知道,在该死的美国,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美女,权利,还有子孙后代都享用不了的钱财,都是你的!”

陈蛟的呼吸,顿时变的急促起来。身子,甚至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却不是气的。这是威胁加利诱,可出来混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钱,为了名,为了能够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嘛!

他原本竹叶帮徐华银的人,曾经故作忠勇,而被韩雨点破。只是那时候,韩雨身边缺人,便将他带在了身边。后来,他曾经想要跟梁欢联合,成为北海县势力,保住自己的权势地位。

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韩雨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他本以为,称霸县城或者在市里能有个一席之地,便算是出人头地了。可是,一步步,一脚脚,他竟然跟随着韩雨越走越远。

可是,他的心中,却渐渐的有了一些恐惧。

他已经成为一个副堂主了,管理着几个市的地盘,可是,他却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小心,更兢兢业业了。

因为,韩雨的身边,能人越来越多,高手越来越多。别的不说,单单是从天劫中随便拉一个出来,身手都在他之上。

而且,遮天的敌人也越来越强悍,战死的人也越来越多。或许,下一个就会是他。

正因为这种强大而剧烈的不安,陈蛟才会在遇到这个便宜师傅的时候,没有深思,便跟他学了这么久。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斩魄笑呵呵的道:“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我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我倒想你杀了我!”陈蛟生生的吞了一口唾沫,有些恶狠狠的道。

“其实,我是为你着想……”斩魄正色道。

陈蛟脸色阴晴不定,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所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办才能保住自己。

不管自己回去交代不交代,只怕老大对他的信任都会下降许多。日后,社团少不了要跟幽冥会打交道,自己的下场,又岂能好的了?只怕不被找个借口当成炮灰处理掉,也要从现在的位子上下去。

这可是他拿命换来的一切啊,就这么丢掉了?

“我需要时间考虑!”陈蛟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他抬起头沉声道。

“好!不过,也别让我等太长时间,要知道,我幽冥会在遮天中也是有不少眼线的。”斩魄笑眯眯的将旁边的礼帽拿了起来,戴在头上,跟那女孩一起走了出去。

陈蛟脸色煞白的端坐在那,两眼空洞而无神……

散落各地的遮天小弟,够好几十人,此时得到了命令的他们,全都告别了自己的师傅,或者过的昏天暗地的放松快乐的生活,急急忙忙的往回赶。等到了下午的时候,众人基本上都赶回来了。

陈蛟,黑狼,砖头,马奎等人都聚集在韩雨的办公室内,向他说着他们这些日子的见闻和收获。

韩雨看着隐隐有了蜕变迹象的伙伴,心中大喜。

这些人才是遮天的脊梁,只有他们强了,遮天才能站的更直,走的更远!

“好,好,大家也都算是开拓了眼界,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该知道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

“老大!”正说着,烟嘴敲门走了进来。

“啥事啊?”

烟嘴看了一眼:“赌场方面出有人闹事,有个女的砸了咱们的场子,兔子哥带人去将她给制住了。可她说,她叫杨白霜,是黑狼哥的女朋友!”

早就听见有人到赌场闹事,黑狼便几乎要跳起来了。

不过,当女朋友三个字传到众人耳朵里的时候,这货脸腾一下就红了:“老大,我……”

“行了,还你什么?赶紧去看看去!”

“我们也去,我们也去……”众人一听有热闹,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叫嚣了起来。

黑狼在哪里阻止不了,只得求助的看向韩雨。

韩雨嘿嘿一笑,根本不理他,边朝外挤边大声道:“都去,都去!哈哈,我也去看看这未来的弟妹长啥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