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73章 袁野出手

773章 袁野出手

从其子那里回来的当天下午,韩雨便直接回了黑羽堂训练场。

训练场中,有一千名小弟,正在哪里蹲马步,他们所蹲的位子,是在一个个的木桩上。

还有一千多人,则是在绑着沙袋跳坑,跑步,剩下的一千来号人,才列成一个个的小队,练习刀法。

如今的遮天上下,每天都要练习马步一个小时,跳沙袋一个小时以上。

这既是为了训练他们的体能,也是为了磨练他们的毅力。

“快点!前三百名,有酒有肉,中间的三百名,一荤一素管饱,最后的三百名,只管半饱。想吃饱饭不想挨饿的,就给我打起精神来!”苏飞等一干训练场的教官,正在不断的在他们中间来回走动,帮着他们纠正不正确的姿势。

如今的遮天,在人员精简过后,已经是准军事化管理。

遮天小弟,五人为一小组,设正副小组长,十人为一小队,设正副小队长,十队为一大队,设正副大队长。

正副大队长便算是遮天的高层了,直接向各堂堂主负责。

除此之外,各堂还都有一个直属大队和执行攻坚冲阵任务的小队。

韩雨看了一会训练,又嘱咐苏飞,把握好度,别在训练的时候弄出了人命,这才去看望了黑狼等人。

第一批遮天总共有五十多名小弟出去拜师,结果,只有十三个人,算是拜到了师傅。

其余的人,有的出去之后,简直就是去旅游了。根本就没当回事,有的则是随便找个武馆,进去胡乱学了几天。

还有几个,甚至欠下了一屁股的债,或者在当地作奸犯科被抓了。

对于这样的人,韩雨是一律开除,一个不留!

而在这十三个人中,只有黑狼这小子,不仅学到了一手太极刀,还拐带了个老婆回来。

昨天,韩雨等人去赌场将杨白霜接了过来。

小丫头真不是盖的,裁决堂的小弟竟然被揍趴下了七八个。要不是兔子听说赌场去了个女赌神,带了几名裁决堂的小弟去看个究竟,将她制住,只怕那个赌场还真不一定能拦的住她呢!

杨白霜自幼练武,那小模样自然是不用说的了。

身段苗条,性格豪爽。而且,酒量还好。在韩雨所见过的女人当中,除了墨雨心,大概也就她能喝了。

昨天晚上,墨迹,陈蛟和马奎就是被她给喝趴下的。

最后还是武柏出场收拾残局,在喝酒上,遮天的脸已经被丢光了。

在小丫头的执意要求下,韩雨已经同意让她负责训练暗铁小队。

现在的黑狼,已经被调任暗铁堂的副堂主了,辅佐武柏。

而原暗铁堂的副堂主陈蛟,则被任命为飞羽堂的副堂主,辅佐李剑白。

马奎升任黄泉堂副堂主,坐镇JN。

本来韩雨是想给黑狼安排个住处的,毕竟,现在他也是带着女人的人了。若是想成家的话,社团给安排一栋别墅也是应该的。

可不想,俩人都不同意。

那杨百霜想跟在黑狼身边,黑狼呢也不知道是被揍服了,还是怎么滴,竟然也同意了。

韩雨也只好不再去管他们了,还要继续回去学功夫的,还有一个月的假期。像马奎,罗纯等人就都回去了。

而像黑狼这样带着师傅来的,自然也就回了各自堂口的驻地。

眼下的遮天,可不算多太平!

送走了众人,韩雨带着袁野,去了天劫的训练场。

陆辉一走,教官便由他自己亲自担任,袁野作为他的助手,负责监督天劫众人的训练。

“老大,让他训练也行,可也得让我们见识见识他的身手吧?”训练场内,张笑晨晃荡着他的大黑脸蛋子,笑眯眯的凑了过来。

韩雨脸色一沉,袁野是无名临终前推荐给他的,至少从目前来说,此人应该是绝对值得信任的:“怎么着,要不我陪你练练?”

张笑晨脖子一缩,干笑着道:“嘿,老大,您这不是难为人吗?以后他要带着我们训练,要是不能够让我们兄弟心服口服,那对他的训练也不利不是?”

袁野缓缓的走了出来,他一身黑色的头发,又穿上了韩雨给他订做的紧身的遮天装,一身的漆黑,只是这家伙的脚下,依旧穿着他的那双破草鞋。

“你一个人不是我的对手!”袁野伸手指了指他们:“让他们一起上吧!”

张笑晨身后的人,足足有三十多个。

如今的天劫,总共还有一百二十个人,可这一百来人,却是从遮天一万多人中挑选出来的五百多人,经过一轮轮的训练中淘汰下来的。

其中,天劫的老人只占了二十人。

因为其他的人被韩雨给编成了一个小队,由拼命三郎石敢当带队。连陆风和叶枫也算上,算是陆辉的贴身卫队。

这些人本来就是从雇佣军战场上下来的,能够更快的适应那个战场。

有他们存在,更能方便陆辉跟原楚老爷子手下的人马快速的打成一片,再以此为基础,统领三军!

不过也因此,此时的天劫,战斗力比起以前来有所下降,可就算是换做以前的韩雨,也绝不敢牛皮哄哄的说要一挑三十多!

整个遮天上下,或许只有胖子能够凭借他那非人的防御和变态的力量,敢发这种狂言。

至于能不能做到还两说!

张笑晨直以为自己遇到疯子了,他苦笑着望向韩雨:“老大……”

陆辉脸色微微阴沉,天劫是他一手训练的兵,竟然被人如此轻视?即便是有些与世无争的他,也忍不住微微愠怒。

不过,他毕竟眼力在哪里,从袁野的气势上也能感觉出一点此人的难缠来。所以只是冷哼一声,淡淡的道:“既然他能敢说这样的话,想来是有些把握的。老大,不如就让李逵率领一个小队上去试试吧!”

一个小队便十个人,再加上赛李逵这个天劫悍将,战斗力也绝不算弱了。

韩雨点了点头,张笑晨两手相交,握在一起攥的啪啪直响,笑嘻嘻的道:“不用,俺一个人就行……”

没等他说完,陆辉便厉声道:“执行命令!”

“是,坚决执行命令!”张笑晨两腿一并,敬了一个遮天的礼节之后,大吼一声:“第一队,跟我上!”

两名天劫小弟,顿时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张笑晨要比他们落后了一步,呈一个凹进去的箭头的模样,朝着袁野便冲了过去。

在两边,则各有三名天劫小弟绕了过去,显然是想要讲袁野包围起来,好好揍上一顿。

剩下的两个人,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张笑晨的身后,作为机动的力量以备随时支援。

从这个阵形上来看,便可以看出天劫的与众不同来。

面对一个人,他们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成梯次,有组织,也说明他们贯彻了天劫的宗旨,绝不轻视自己的敌人。

不出则已,出则必杀!

可是,他们的动作快,却有一个人比他们更快。张笑晨才刚走了几步,突然便见到一个人影,快速的撞到了他的怀里。

张笑晨的身子猛的向后一仰,手里握着的训练用的木刀,向上挑了过去。

可依然迟了。

一双大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那前冲的速度根本丝毫不减缓,直接扯着他就朝地上摔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失去了平衡,还是袁野的速度太快了,张笑晨手里的木刀,擦着他的身体落在了空处,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朝地上摔去。

张笑晨的木刀,朝地上一插,身子还没稳住,便已经被人一脚踢了出去。彻底失去了平衡的他,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袁野的身子,已经像是一头黑色而暴怒的猩猩一样,朝后面的两名小弟冲了过去。

天劫众人被这突然的一幕吓的一跳,尤其是后面当作预备役的那两名小弟,身子一窒,袁野已经一拳朝其中一人当头砸了过去。

那名小弟反应倒是够快,手腕一翻,刀锋向外,便挡在了胸口。

若是这一拳,不收回去,最终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撞到他的刀锋上去,然后,皮开肉绽!

袁野微微眯着的两眼中,猛的瞪圆,其内一道野性的光芒一闪而过。他猛的张开了嘴儿,一道尖锐急促的声音,突然从他的嘴里响了出来,然后,在那小弟愣神的一刹那,袁野的手已经一把将木刀抢了过去。

脚下一勾,将他别倒,然后转身,脚从那小弟的脸上扫过,他手中的木刀,猛的甩了出去。目标不是对着作为后备的另一名天劫,而是惊惶之下,正想来救援的人中,落后的一位。

那名小弟,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袁野的第三个目标。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木刀,在他身上撞了一下。然后,轻轻的落到了地下。

木刀上的力气,显然拿捏的正好,并没有伤了他。

可他依旧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站在当地,他显然并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

那边的袁野,却已经再次发威了。

剩下的几名天劫小弟,虽然极力出手,可依旧不断的被袁野的指刀划过,然后被宣布死亡……

“此人很强!”陆辉眼中跳跃着浓浓的战意,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袁野的身影,沉声道:“他能够从几个人出手的刹那,找出一个最薄弱的点,或者最强的点来,作为突破!”

“出手够快,对自己够狠,眼光够毒!每每都会选择一个出人意料的对手,调动的众天劫疲于奔命!”

陆辉看的清楚,有好几次,袁野的身子几乎都是擦着天劫小弟刀锋过去的,基本上就是在生死间游走,在刀锋间跳舞,可那舞姿却是如此的醉人。

“这是一个很难得的对手!”陆辉最后感慨道。

韩雨笑了笑:“他精通合击之道,在少林学的正宗阵法,天劫的训练,都是以个人的实力突击为主,合击为辅。在他的眼中,却是破绽百出。在加上他天生的速度和敏锐的触觉,等于是每次面对一到两个对手。”

“天劫小弟,自然是留不下他了!”微微皱了皱眉,韩雨有些不舒服的道:“就是他这鬼哭狼嚎的声音,弄的人太不舒服了。”

说话间的功夫,场中只剩下了三名天劫小弟。

他们彼此互看一眼,两名小弟忽然一起冲了上来,合身朝袁野扑了上去:“身为天劫!”

“胜死无憾!”

最后的一名小弟,身子猛的扑倒,木刀就在两人跳起的刹那,从下面扫了过去,直指袁野的两腿。

可是,马上他们就发现,明明那一声声怪异而尖锐的呼啸还在耳边,眼前的目标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消失不见了。

等他们豁然转过头的时候,袁野的木刀已经在两名天劫小弟的喉咙间,温柔的抹了过去。剩下的一名小弟,呆呆的矗立在哪里,傻傻的看着再次宣告阵亡的两人!

他两手紧紧的握着木刀,可是,手臂却不由得开始颤抖了起来。

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开始冒出。

虽然只是一把木刀,可在袁野的手里,却展现出了凌厉的杀气。他就像是一头洪荒野兽一般,狂野而无情的收割着眼前的生命。

杀!

最后的那名天劫小弟,两手握住了木刀,大喝一声朝着他冲了过来。

袁野手中的木刀,快速的挥出,先他一步,落在了他的头上。

十个人,不到五分钟,轻松解决。

最为恐怖的是,袁野竟然一点伤也没有受。尤其是他最后面对三人誓死反扑的时刻,他竟然轻松跳起两米多高,生生从一名天劫小弟的头上跳了过去。

那种惊人的弹跳力,堪称恐怖。

他有着过人的速度,野性般的触觉,冷静而敏锐的眼力,狠辣无情的手段。

刚刚所有被他击倒的天劫小弟,无一豁口,全部“阵亡”!

单从个人的战力上来说,他已经超过了陆辉,武柏,胡来等遮天悍将,甚至连去了少林之前的韩雨,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堪称遮天第一高手。

大概,唯有胖子能跟他比划个高低。这还得是双方都不用真家伙的前提下,若是用上了真玩意,在他恐怖的速度和灵活的身法下,胖子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这回,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吧?”陆辉走上前,他笑眯眯的望着袁野伸出手道:“兄弟,好身手啊!”

张笑晨等人都已经爬了起来,他们齐齐的耷拉着脑袋。

袁野看了韩雨一眼,见他点头,才伸出手来跟他握了一下,微微有些喘息的道:“他们的身手,很不错。只是,进攻的时候,连续性不强,没有配合。若是遇到擅长群战的人,便很容易破去了他们零散的配合。然后抓住破绽,各个击破。便是遇到同等的对手,也容易增加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