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75章 拒绝

775章 拒绝

轻轻的弹了弹烟灰,韩雨微微眯着两眼道:“有实力装B那是牛B,没有实力装B,那是SB。牛B的人知道自己牛B,装B的人以为自己牛B,而SB的人不知道自己是SB。墨先生,您属于哪儿一种?”

墨小天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没有想到韩雨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上来就毫不客气的出言讽刺。

他伸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指着韩雨,颤声道:“你,你……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用手指着我说话!”韩雨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轻轻的吐着烟圈道:“你是第一个!”

“老子就指着你了,怎么……”话没说完,一道寒光便已经擦着他的手指头落了下去,砰的一下插在了中间的桐木茶几上。

那是一把恍若龙鳞,通体暗红的匕首,带着一种幽幽的嗜血光芒。精致的龙鳞状吞首,小巧却绝不显得瘦弱的刀身,微微隆起的刀脊,让人很容易就能想象的到,这东西从身体内拔出的时候,血液四溅的情形!

这匕首,正是无名临坐化之前,送给韩雨的礼物。

韩雨后来通过观察刀身上的梅花古篆才知道,这并不起眼的匕首,竟然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龙鳞匕!

据说是用陨石之铁,在龙脉之地,借助地火,天水和龙血锻造而成。

按韩雨的猜测,这龙鳞匕,大概也就是在一个火山口,借着地火的巨大高温,融化了一块巨大的陨石后所得的星星之铁,又借助一条生存了数百年,据说已经成蛟龙的巨蟒之血淬炼。

当然,这里面大概也有戏说的成分,这东西到底怎么来的,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无法确切考证了。可这匕首却是真的锋利无比,韩雨试着轻轻的用地刀级的陌刀和他相撞,结果,那陌刀上竟然就出了一道细小的裂痕。

似乎单论锋利而言,便连吹毛断发的天策,都要逊色几分。

此时,那匕首就静静的插在坚硬的桐木茶几上,就像是插在豆腐上似得,并不狭长的刀身,却仿佛有着灵性的毒蛇一般,在冷冷的盯着墨小天!

“你,你要杀我?”墨小天几乎是闪电般的缩回了手,然后,他才看见,手指头前面,正殷殷的向外冒血,尖声道:“你敢杀我?我是墨家的人!”

墨小天的声音颤抖,可那手,却是说什么也不敢再指着韩雨了。

“墨家的人,不也就一条命吗?好心劝你一句,若是你怕死的话,以后最好不要太张狂了。这世界水深着呢,搞不好在哪儿就淹死了,可没地说理去!尤其是,当面对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草根的时候。因为我们最不值钱的,就是自己的命了!”韩雨撇了撇嘴,顺势将龙鳞取了回来,刀身清澈如水,没有一点血迹。

将匕首插进那把毫不起眼的蛇皮鞘内,韩雨这才轻轻的端着茶杯道:“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赶紧说,说完赶紧滚蛋。老子还忙着呢!”

“我,我刚才已经说了,让你去墨家一趟……”

“没了?”

“嗯……嗯!”

韩雨点了点头:“那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你不跟我一起?”墨小天愣了一下,这才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他。他是墨家的旁支,已经不是嫡系了,可在他父亲的名下,依旧有一处不小的企业。平时沾着墨家的关系,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像韩雨这样对他。

面对墨家的命令,那也是能拒绝的吗?

“你回去告诉墨老爷子,就说,关于流言的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而且,会和雨心一起登门解释清楚。可是,什么时候去,去了呆多长时间,却由我黑衣自己决定!”

韩雨身子微微前倾,用手捏着烟头,眉头微微拧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心情不爽,还是被烟熏的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睛道:“从来还没有人,能要求我做什么,不做什么,更没有人能够替我做决定!要是他老人家对我这个答案不满意的话,那他有火尽管可以冲我来!我黑衣一定会率领遮天上下,全部接下,绝不会让他老人家失望就是!”

墨小天的身子再次一抖:“你,你,太狂了……”

“因为,我有这个资格!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了,自己滚蛋哈!”韩雨笑呵呵的将自己的茶杯朝前一放:“若是渴了,你也可以喝了再走,只是,只能喝我的茶根了!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你喝的那份茶!”

说着,直接起身,也不管气的几乎要昏死过去的墨小天,拿起了风衣,穿了便直接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站在外面的谷子文恰到好处的将门打开,韩雨径直走了出去。

然后,胖子一抖手将墨小天的两个保镖丢了进来,笑呵呵的道:“下回再来啊!武柏让俺给他弄一支毛笔,好像这点还不够呢!”

在他的手里,正握着一把黑色的眉毛!而那两个墨家保镖,已经被惨无人道的进行了强制剃眉,那两个眼皮都被鲜血染的,红扑扑的……

“老大,谈崩了?”谷子文打量了一下韩雨的脸色,小声的道。

韩雨拧眉道:“事情有些不对!”

“怎么回事?”谷子文脸色微微一紧。这个时候的遮天,实在是算不上强大,四周强敌林立,若是再加上个墨家,岂不是雪上加霜吗?

“此人嚣张跋扈,是故意来找茬的。若是墨家的人都是这个水平的话,那我很怀疑,这个墨家跟三门五姓中的墨门根本就是两回事!”韩雨摇摇头:“只怕,墨家中有人不想我跟墨家走的太近啊!”

“啊?那这小子回去岂不坏事?要不要我让人把他给……”谷子文轻轻的将手向前一劈。

他没有让韩雨虚与委蛇,因为他知道,既然对方是来找茬的,那你强硬一点还是软弱,都不能改变什么。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必要委屈自己?

韩雨停下脚步,笑眯眯的望着他:“要是将他给宰了,跟墨家不就结仇了吗?你紧张了?”

谷子文嘴巴抽了抽,苦笑道:“原本有个幽冥会的李家,外门青帮金家,现在又冒出来个墨家,这三门五姓中的有一小半跟咱们不对付,我就觉得这四周好像有些透不上气来!”

“哈哈,有什么透不上气来的?”韩雨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其实我没告诉你,我跟宋家的那个宋无极,也不怎么对付呢,还有赵家,静汐的大哥!这老小子似乎喜欢雨心,你说听了这流言之后,他会不会气急败坏?”

说着,哈哈笑着大步向前走去。

谷子文在后面瞪着两眼,半晌才快速跟上,远远的,两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大,不带这样玩的啊,要不您赶紧将雨心和静汐小姐全都拿下得了,这样,至少可以让赵墨两家站在咱们这边,不然,咱们这日子可没法过了!”

“嗯,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不过,你去跟楚老爷子说啊……”

“那咱们还是跟他们干吧,穿鞋的还怕光脚的?”

“我都贡献出自己的身体来了,你怎么还往后缩了呢?暗蛇,你可太让我失望了……”

两个人说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似乎,竟然没把墨家的事情放在心上。

其实,韩雨这也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因为痒也挠不过来,愁也改变不了现状。倒不如抓紧一切时间,来壮大自己。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势力,自己的实力,才是底气!

才是王道!

墨小天走了,来的时候十分嚣张,走的时候却是夹着尾巴,便连那刚刚还拉风霸气的布加迪威龙,也显得憋里憋气的,跑的像土狗一样。

韩雨望着墨小天离去的方向,跟徐阀明低声嘱咐了几句。

这个猎狗,这些日子一直潜伏在遮天的各个堂口中,运用他那强悍的让人无语的直觉和眼力,判断,在暗中搜索着可能是潜伏在社团中的内奸,叛徒们。

顺便也组建社团内的随风小组,监控社团上下的安危。

因为考虑到幽冥会的反击,他带领着部分随风小组的精英们,这些日子一直在天水附近活动。

徐阀明听到了他的命令,顿时点了点头,随即拧眉道:“那幽冥会那边的防备怎么办?”

“交给神罚小队。”韩雨轻轻的弹了弹烟灰,果断的道。

徐阀明沉默的行礼,然后执行他的任务去了。

韩雨冷冷的望着BJ的方向,喃喃的道:“你想做什么就做吧,却非要扯上我。或许有一天,你会在心底忏悔,这是你这辈子所犯下的最大错误了。”

布加迪威龙中,墨小天靠在车座上,懒洋洋的道:“这个黑衣,也太霸道了,简直就是不把我们墨家放在眼中!本来我还以为想要激怒他,还需要一番手段呢,不想此人竟是如此配合,嘶,真是省心呐!”

说着,他瞥见了自己受伤的手,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之色。

这个黑衣是霸道了些,可不得不承认,他是有着霸道的资本的。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一刀,若是他动作慢一些,只怕连手都要留在那了!

此人有些危险哪!还是父亲说的对,暂时还是不要太早的表明自己立场的好!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墨小天不满的看了自己的两个不断哼哼的手下一眼。

“少爷,别提了,他们二话不说就偷袭啊,这又是在他们的地盘中,我们都留了力气,可突然出现了一个傻大个,将我们的眉毛全都给揪下来了。”一名保镖哭丧着脸道。

墨小天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气骂道:“没用的东西,本少爷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

当晚,墨小天住在了汉魂酒店中。他也知道,这是遮天的产业,可谁让这酒店是现在天水市内,唯一一家拥有着总统套房的酒店呢?

他利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墨家家主的电话,声音有些沉重的道:“伯父,那个黑衣拒绝向我们解释,还说,这谣言他也是受害者,说您有什么火气的话,尽管朝着他发!他带着遮天上下,绝不会让咱们失望!”

“他真这么跟你说的?”电话中,一个微微有些暴躁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样的话,我哪儿敢跟您撒谎?这都是那个黑衣亲口所说啊,伯父,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这小子也太狂妄了!他眼里还有我们墨家吗?”墨雨心的老爹,墨白山是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此时正站在电话机旁边,脸色阴沉。他身躯笔直,国字脸,目光笔直,眼含正气。

可此时却是暴跳如雷,气的浑身都直哆嗦。

墨小天哭丧着脸道:“大伯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那黑衣却是二话不说就动刀了。”

“什么?他还敢对你动刀?好啊,好啊,真是以为我墨家与世无争,就是那软柿子,谁想捏就捏了是吧?你在哪里等着吧!”说完,墨白山便直接挂了电话!

“等着?”墨小天微微一笑,拿出了另一部电话。随即让自己的手下,将四周搜查了一圈,也没见到什么录音,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设备之后,才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压低声音道:“大哥!哎,事情我已经办妥了,我按照您的吩咐,将那个黑衣给激怒了。他放下狂言,让我们等着呢。嗯,大伯很不高兴!嗨,咱们这都是自己家人,您还跟我客气什么?只要日后您高升一步的时候,别忘了照顾一下我这个远房的兄弟就行!哎,好,过两天我回去,请大哥您到流风泊……”

挂了电话,墨小天一脸嘲弄的冷冷一笑:“想当家主?还不是呢,这架子未免端的也太早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