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1章 为理想而战

051章 为理想而战

“死亡,是天照大神赋予他的勇士最为神圣的权利,不必询问任何人!”中年人沙哑着声音道。

“放屁!”韩雨眼一瞪,不屑的道:“你现在是老子的俘虏,你他娘的狗屁大神,还照不到老子这里。”

“说,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儿里,你这些毒品又都是从哪儿来的?”韩雨手里带血的钢刀拍着中年人的脸蛋道:“说清楚了,或许老子会饶你一条狗命!”

“用不着!”中年人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韩雨心中一动,手中的钢刀快速的向回抽,却已经迟了。

那名倭国人用剩下的一只手握住了钢刀,狠狠的扑了上来。

扑哧!

钢刀没入他的肚中,半截带着鲜血的森冷刀刃,从他身后冒了出来。

中年人的嘴里吐出了血沫子,咧着嘴角道:“我的同伴,会杀光你们,为我报仇……你们Z国人,不配,不配拥有这片土地,这是我们的,我们的……”

说完,头一歪,断气了。

“你们的?连你们都是我们的!我去你妈的!”韩雨气的手一松,抬脚将他踹的飞了出去。

这时,卓不凡跑了过来。

这名中年人和他的两个保镖才是最厉害的,剩下的那些人,根本就不够个。

“大哥,他死了?”

韩雨没好气的嗯了一声,卓不凡撅着嘴不满的道:“您怎么不再让他多长寿一会儿?好让我也劈两刀?”

“我还想再劈两刀呢!”韩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朝昌河那边走了过去。老倭寇寻死的勇气还真是让人不敢小觑,他只是一时不查,人家便果断,果敢的自戕了,一点机会也没留给他,这让韩雨很郁闷。

宋秃子带来的人中,除了身受重伤的刀狼,其他的人全都死了。而那个刀狼也只不过比他们多活了一支烟的时间。临死前,他让韩雨帮着照顾他的家人。可惜的是,他也不知道这些倭国人的来历。

那几名中年人的保镖,早就被卓不凡给抹了喉咙,韩雨在他们的手臂上,发现了一只细小的好像鸵鸟似得纹身。

这让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韩雨想起自己在屋顶时似乎听到的血鹰会三个字,心中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

将两把手枪捡了起来,从那两名黑衣保镖的兜里找出的几个弹夹也收了起来,把钱往昌河车里一丢,确定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这才将这些人的尸体都堆放在一块,点上火一把烧了起来。

至于那些毒品和车,则被留了下来。

经过大门的时候,韩雨看了一眼被昌河拱破的铁门,轻叹道:“我让你制造点动静,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就直接大摇大摆的杀了进来?”

卓不凡得意的道:“效果怎么样?有没有五雷轰顶的感觉?”

韩雨无力的道:“有,当然有,没看他们都被你轰焦了吗?”

是夜,平水县公安局接到有人报警,说是常旺村北边一个空心砖厂发生火灾。县局干警立即出动,等到了之后才发现是贩毒分子分赃不均,黑吃黑的火拼。

一众干警英勇奋斗,与贩毒分子枪战两个小时,终于破门而入,击毙贩毒分子二十余人,缴获五辆犯罪专用车,十公斤高纯度海洛因,更是一举拔掉了横行整个平水县的毒贩大亨,扫除了宋秃子和其团伙的大部成员!

当然,平水县乃至整个天水市黑道,对此却持怀疑态度。不过,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不少跟宋秃子走的较近的势力,更是暗中提高了戒备……

而此时的韩雨已经赶到了天外天,郭青山早就要好了房间。韩雨和卓不凡两人在楼下吃了点饭,便回了房间。这是一个套间,三张床。

两人进去的时候,郭青山正在洗澡。

打了声招呼,韩雨将自己摔到**。卓不凡笑眯眯的在中间的**坐下,砸吧砸吧嘴道:“今天这事真让人心痒难耐,可惜,就是人太少了点!大哥,不如咱们哪儿天,去倭国转一圈吧?咱也不贪心,就像锤子叔说的那样,炸了他们的皇宫,阉了他们的天皇,拆了他们的什么狗屁厕所,再将他们的公主和皇后弄来和锤子叔拍个电视连续剧就行……”

韩雨正在那思考他说的心痒难耐是什么意思,闻言额头上不禁冒出几道黑线,心中却不无佩服的暗想,这个李大锤虽然误人子弟,可这理想却倒真是让人,让人心有戚戚焉!

只是,都要睡人家老婆了,还想着搞人家女儿,还叫不贪心?妈匹的,双飞啊!

心中暗自缅怀了一下在山中还不忘为国争光的李大锤同志,韩雨正色道:“这个等日后有了机会,我自然会带你去的。不过你小子却要从现在开始,好好磨练自己的身手!别灭了几个虾米,就当自己是霸王鱼了,差的远呢!”

韩雨瞄了一眼洗澡间,压低声音道:“第一次杀人,你就不害怕?”

“害怕什么?孔老夫子早说过了,人,不过是高级的灵长类动物。既然是动物,那便会有被杀死的可能。比如说,人为什么会老?那就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抽取他们的生命力嘛!人又为什么会死?那是被两个叫牛头马面的瘟神给杀了!”

卓不凡一本正经的道:“与其他们最后便宜了那俩瘟神,倒不如我早点超度了他们。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韩雨有些汗了,这尉迟村信奉的是哪儿个牛叉的孔老夫子?能把杀人弄的如此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甚至是大有为国为民的心态,老家伙不会是在神风特攻队干过吧?

再一次放弃了探查这个孔老夫子底细的念头,韩雨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扫了卓不凡一眼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日后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自作主张的随便杀人。”

卓不凡点头道:“我既然跟着大哥,那自然什么都听大哥的。”

韩雨拍拍他的肩膀,这时候郭青山已经洗完了澡,韩雨便将他赶了进去。郭青山看了韩雨一眼,憨厚的笑道:“你们没事吧?”

韩雨微微一笑,点头道:“没事。行了,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郭青山答应了一声,跑到最里边那张**躺了下来。韩雨在部队的时候住的就是集体宿舍,对于和两个大男人一起住,并没有什么排斥。卓不凡洗完澡后,韩雨便进去洗了。

等他出来的时候,卓不凡和郭青山两人都已经睡着了。

韩雨不由得摇头一笑,这两人的想法无疑都是很简单的人。可正因为他们的简单,所以才纯粹,才执着,才真诚,才值得信任,才这么的容易睡着!

韩雨靠在**,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着,一点睡意都没有。他有一种预感,今晚的事情绝不是两个毒贩的悄悄交易那么简单。

别的不说,单单是那名倭国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贩毒?贩毒是为了赚钱。可他给宋秃子的价格,其中的利润绝不足以让他不远万里的跑来Z国。毫不客气的说,宋秃子的那个价格,已经就是批发价了。他还拿什么赚?

最让韩雨感觉担忧的是,Z国可不止一个宋秃子,而同样的倭国毒品供应人还有多少?

若是多的话……

韩雨轻轻的打个寒噤,那个不知名的中年倭寇临死前的叫嚣,似乎暴露了他们的险恶用心。

再回想起今晚他偷听到的内容,血鹰会,倭国人,宋秃子,三者之间似乎有某种看不见的联系将他们串了起来。

“血鹰会,不管你们是倭国人建立的,还是为他们做事,他日我遮天腾飞之时,就是你们灭亡之日!”韩雨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眼中却闪烁着森寒的杀机。

倭国人既然利用他们的黑色力量,悄悄的对Z国进行着鸦片输出的卑鄙手段,天知道这些狗日的暗中还用出了多少手段,操控Z国的资源。

以前的韩雨,只是想活的挺一些,再挺一些。他走上这条路,只是为了他自己。虽然也是理直气壮,可多少还是少了一些热血高歌的豪情!

可现在,发现了倭国人的阴谋之后,他却有了一个不得不除之的目标,或者说理想。

化身成魔,只为守护。

成就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一偿自己为祖国而战的夙愿!

“明着你们不动声色,可背地里却他妈的下黑手!若是老子不知道这事,那自然好说。可现在我既然知道了,那若是还让你们得逞,我就不配做一个Z国人!”

韩雨心中涌动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热血,似乎从现在开始,他就有了一个不能输,不能败,不能退的理由。

同样的,从现在起,任何一个敢阻挡遮天壮大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又默默的坐了半晌,韩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躺进被窝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韩雨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率领数十万的小弟,踏上了一个岛国,灭皇宫,拆厕所,最后率领一干兄弟,踏上富士山,面朝大海,集体嘘嘘……

PS:鲜花每天都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