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86章 黑吃黑的大丰收上

786章 黑吃黑的大丰收 上

海盗船内,在经过了打扫之后,血肉碎末都已经被处理干净了。这海盗船显然是经过改造的,速度竟然比游龙号远洋货轮还要稍快一点。而艘商船则直接拖在了游龙号的后面。

原本只是一艘船的航行,此时,则变成了一只小船队!

游龙号上,十几个电子信息人员,组成了一个侦讯小队,十分娴熟的将海盗船和商船上用于定位的东西都去掉了,见船队已经开始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岛屿进发,韩雨不由得笑着对龙王道:“看起来,他们很专业啊!”

“呵呵!”龙王笑眯眯的朝着自己的游龙号上指了指。

韩雨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旗杆上的旗帜,已经换成了一款黑色的大旗,在漆黑如墨的底色上,一条鲜血一般殷虹的巨龙,正在迎风飞舞。

“这是……”

“黑龙海盗团的标志,如果说,在这片公海中,八歧海盗团专截Z国人,朝献人的话,那黑龙海盗团的主要目标,便是梆子,和倭国人。”龙王笑眯眯的道:“不然,你以为我这名号,是怎么来的?”

韩雨这才恍然啊,难怪楚老爷子会有这么一支不弱的海上力量,原来走的是跟八歧海盗团一样的路线。

“不过,我们黑龙海盗团除了劫掠之外,还负责给同胞护航,收取一定的佣金。”夜叉笑眯眯的道。

韩雨眼睛一亮:“海上雇佣兵?”

“可以这么说吧!”龙王豪爽的一笑。

几人随意的参观了一下,这艘被命名为扶桑号的海盗船,长一百一十米,宽二十八米,高三十七米。比游龙号虽然小了一圈,可船上的配套设施却弄的比游龙号还齐全。

海盗船的大厅中。

这大厅大概是改制的,足足有一百多个平方,这在船上,已经不是宽敞能形容的了,除了那种专门的游艇之外,一般的商船,除了安排好足够的员工立足栖身之地外,每一次空间都被用来装货物,拓展利益。哪儿会如此的浪费?也只有这些肆无忌惮的海盗们,才会如此的奢侈。

而且,大厅弄的十分阔绰。

在门口两边,一左一右的摆放着两盆一人多高的珊瑚。一黑一蓝,蓝珊瑚通体晶莹,仿佛万里海涛,溶于其方寸之内。黑珊瑚就像夏日乌云,浓缩而成,浓墨染就,黑的让人夺目。

饶是龙王这种见多识广之人,也禁不住连连赞叹,啧啧称奇,更别提韩雨他们了。

“好东西啊,好东西啊,可惜,那个臧深渝富竟然不识货,将之当成了装点门面的东西。”龙王满脸可惜的神色。

韩雨诧异道:“怎么,这个还有讲究?”

“你以为呢?珊瑚这东西,藏于深海,生于特殊的地域,靠浮游生物的尸体而生,百年时间,也不过生长三四尺。而且以白色最多,红色也颇为普遍。可这蓝,黑两色,却是极为稀少。”

龙王侃侃而谈:“有好事之人将这蓝色珊瑚称为方寸之海,而这黑色珊瑚,则称为墨玉麒麟。而你看这两盆珊瑚,高六尺还多,而且质地纯粹,至少也得有两三百年了。除了难得之外,这东西还有极高的药用价值!”

“以前,我曾见有人拍卖过一不过两尺高的,方寸之海,最终的成交价是七十万美元。而这两盆,无论形象还是品质,都绝非当年那盆方寸之海所能比拟的。年代更是久远,若是遇到真正的收藏家,或者药学大师,只怕能够换回两艘游龙号也不止!”

游龙号,造价在二点六个亿左右,相当于四千万美元,两艘那就是八千万美元啊!

韩雨忍不住喊了一句,我靠!

现在他有些爱死这些海盗了,竟然弄了这么宝贝的东西,竟然没有卖掉,或者杂碎了当成仙丹吞掉,嗯,回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给这些海盗们烧两刀纸,感谢一下。

其实,臧深渝富不是不知道这两盆珊瑚值钱,只是,一来他得到这东西的时间不过两年,自己还没稀罕够,二来他也没找到合适的买家。所以,便留在自己身边多把玩把玩。

在他看来,只有自己抢别人的份,哪儿有不开眼的敢来找他的麻烦?可惜,他万万没想到,常在海边走的他,也有被人给赶下海喂鱼的一天。结果,白白便宜了韩雨。

“龙王,这东西咱们卖了吧,这样,卖的钱咱们平分,你一半我一半!”韩雨现在都快被钱逼疯了,此时这珊瑚虽好,却不如换成实在的金钱。

“我可不能要,不仅这船上的东西我不能要,便连那艘货轮,也是你的!”龙王笑眯眯的摇摇头。

韩雨拧眉道:“这怎么行?这是咱们一起收获的战果,我一人全都搂了,岂不成了吃独食?”

“能消灭掉八歧海盗团,对我来说,便是最好的收获!”龙王十分干脆的摆了摆手:“我找了他们半年多,你一来,他们便让我遇上了,而且,还这么顺利的全歼了他们!你说,我还能再要这些东西吗?”

见韩雨还想再说什么,龙王爽朗的一笑,干脆的道:“行了,客气的话,你就不用再说了。我若是收了这些东西,只怕回去,老爷子非揍我不可。所以,你就别再难为老哥我了。”

“你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便给我弄些有年份的三碗不过岗来吧!我和兄弟们在这海岛上,可是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要是能喝上咱们刚才喝的那酒,可比什么都强啊!”

韩雨还能说什么?

他拱手道:“老哥的厚爱 ,黑衣实在是有些愧受。您放心,我马上就让人给暗蛇说一声,让他给您弄上几百吨的好酒来!”

“那可太好了!”龙王回味的砸砸嘴儿,刚才喝酒的时候,他就一直称赞好喝来着。

夜叉也笑呵呵的晃了一下他那印着几个圆形水藓的脸,向往的道:“这酒哪儿都好,就是度数低了点,要是能有高度的就好了!”

“也有高度的,而且不比老毛子的伏特加差多少。要不,我让人给掺着点?”韩雨笑道。夜叉连连点头,龙王作势欲踹他:“臭小子,你倒是挺难伺候,还点上了?”

夜叉哧溜一下跳到一边,随即头也不回的道:“我去帮着看看,他们别落了什么好东西!!”

除了珊瑚树外,还有十几盆各色鱼类,这倒不是说臧深渝富此人,是多么的热爱生活,因为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鱼骨做的标本,有鲸骨做的骨刀,有海狮头骨做的项链,甚至还有一串由不知道什么骨头做成的佛珠。

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标榜自己,乃是个正儿八经,正宗的海盗!纯粹是炫耀自己的文治武功。

这大厅中的座椅,有些像水泊梁山的聚义厅,在正中间放了一把座椅,上面铺着鲨鱼皮。然后再向前,则是两把座椅,应该是他的两位手下,然后在两边,则是摆了二十多张桌子,板凳齐全。

可以想象的到,这支海盗的全盛时期,有三四百人一起在这里,喝酒吃肉吹牛皮,场面定然十分热闹!

只是,无论是装饰用的窗格,还是大厅中的木头柱子,还是那些桌椅板凳,都并不精致,而是十分的粗糙,甚至,还隐隐的散发着一股油漆味。

在大海中,常有海风水汽侵蚀,木头要想比那些皮子更撑用,就必须得用漆面染一下。

韩雨将三把椅子围成一圈,招呼着龙王和陆辉左右。

陆辉看看左右,心情大好之下不由得开玩笑道:“嗯,老大,我看这船改成游轮挺不错的。这船挺新啊!”

“这,这船是我们三个月前才刚刚抢的一艘货轮!”海盗的二当家的,当然,如今只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孤家寡人了。他此时站在正中,满脸小心的回了一句,此时的他,小脸依旧煞白,充满了忐忑不安的情绪。

见识了韩雨的手段之后,他一点念头都没有了。能够死的舒服点,或者说,上了那个像是小野猫一样撩人,让他上了半年火的女人,此时,已经成了他还能站在这里的唯一支柱。

这也是他此时唯一的遗愿了。

“三个月?那我来问你,你们老大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时候来的?”韩雨扫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忽然抬起头来,冷冷的问了一句。

PS:今天没有了,实在是太累了,跑了一天,酸痛难当,明天补上那章,给等更的兄弟说一声,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