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799章 东厂唐公

799章 东厂唐公

夜风拂动,海夜一线。

韩雨和陆辉静静的站在基地外的一处高岗上,俯视着整个基地。

在他们的周围,则是杨思源等几十个从遮天中走出来的小弟,此时,有七八个人已经当了连长,十来个人当了排长,剩下的人则是班长。

有了这些人作为组织架构中,最为基础的指挥者,可以让整支雇佣军快速的形成战斗力。

“阿卷,腿还疼不?”韩雨笑着问刘思源。

在船上,为了震慑众人,他特意安排了让刘思源做这个出头鸟,尽而被教训了一顿的事情。

不然,这小子哪儿有那个胆子,敢跟韩雨龇牙?

其实不仅是他,这些遮天出来的小弟,除了司徒逍遥等少数的几个人是作为陆辉的卫队,或者刑天雇佣军的高层之外,其他的人大多做过出头鸟。

而正是得益于他们的遭遇,刑天雇佣军才能够迅速的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做了不该做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

刘思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挠着头道:“已经不疼了!”

“臭小子,好好训练。你们都是遮天出来的,一定要好好干。带好手下,不要以为自己的底子好点,就可以放松。倘若是谁表现的差了,一样会被拿下!都听明白了吗?”韩雨扫视众人,冷声道。

“明白!”一群人压低了声音,却依旧显得气势恢弘。

白天见识了韩雨和陆辉的表演,别人都是垂头丧气,可只有他们却是昂首挺胸,与有荣焉。因为那是他们的老大,是他们的教官!

韩雨点了点头,扭头对陆辉道:“我有点急事,需要马上离开!训练就交给你了。这些人,一定要狠狠的操练,哪儿怕把他们累倒,吓倒,也要好过让他们到战场上去送死!”

陆辉点头道:“我知道了。”

“嗯,这一个月就不要让他们出基地了,要是想要享受,等他们训练完了到了非洲,那里我已经让人建好了一个发电厂,我会让人给你们运送两千吨的海鱼过去,先冰冻着。”

韩雨笑笑:“咱也请几个特级厨师,让他们过过嘴瘾!咱们在非洲那边的战略,还是以稳固发展为主。那里的雇佣军,目的大都是为了获取资源,牟取暴利。咱们却不能邯郸学步,而是要以基地为中心,构建一个工业厂区和商品集散地!”

“若是可能,便以帮助那个西德力建国为诱饵,甚至,我会让人暗中挑拨一下他跟周围部落的关系,只要打上几仗,确立了咱们的威信声望,便可以给他派遣教官,提供武器支援,提供经济援助!要从政治,经济上让他们对咱们形成依赖!”

“至于语言,要让那些做教官的人,坚持以咱们的语言为主,可以招募咱们附近的那个城镇的人,到工厂里做工,以他们为火种,最终将西德力绑到咱们的战车上。不过要注意,他会不会在暗中捅我们一刀。”

韩雨压低声音,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你去到非洲之后,一定要先见见此人,倘若此人可为我所用,那便辅佐与他。倘若不能,便让天劫小队杀了他!千万不可手软。”

陆辉两眼轻轻一眯,淡淡的道:“这你就放心吧!”

韩雨笑了:“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他扭头对着众人道:“行了,我也没别的事情了,总之,你们都要好好干,好好活着。等什么时候从非洲回来的时候,我亲自为你们接风洗尘,摆酒设宴!”

“老大,我想问一下,”刘思源忽然道:“我们这些人还能够回遮天吗?”

“当你们累了,或者刑天雇佣军真正的站稳了脚跟的时候!”韩雨笑笑:“随时可以回来。”

“太好了!”刘思源笑了:“哎,哥几个听见了吗?老大说了,干好了,咱们还可以回去!”

众人一阵乱哄哄的回答:“听见了,听见了!”

“太好了,娘的,有了后路咱们就可以放手去干了!”

刘思源也嘿然一笑,相比战场他更喜欢那种用刀子劈砍人体的厮杀。当然,在这之前先到战场上去转一圈,磨练一番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此时的他并不知道,眼前坐着的这三十多人,在日后他回遮天的时候,只剩下了几个人。剩余的人,全都埋骨在那一片血与火充斥的岁月里,倒在了那一片阴谋和战争的土地上。

雇佣军的辉煌,本来就是用皑皑白骨扑就的,有敌人的,自然也就有自己人的!

跟陆辉告辞后,韩雨带了黑B,便踏上了回程,则直接留在了这里。

岛上此时形势较为复杂,没有一个有力的人物坐镇,显然是不行的。

楚家此时在岛上的护卫,也达到了两千多人,而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正在训练中的孤儿三千多人,这些人中,已经有五百人符合了上战场的要求。

在外面的船厂中,他们还有从国家购置的两艘军舰,甚至还有四艘常规动力潜艇所组成的一支五百多人的海军小队,足以短时间内抵挡住一支部队的进攻。

这是楚家潜藏在海外的力量,也是楚家能够在SD屹立不倒的一张大王!

韩雨上了船,龙王带着他们朝南绕了一圈,这才向东边靠了过去。。

船上,装满了货物,在途径南边国家的时候,它还会装满一船的粮食,送到非洲去。

袁瑶和楚颜都留在了岛上,她们要等事情落实的差不多了,再回来。谈判的事情,楚颜自然是最好的人选,轻车熟路。

韩雨便将胖子也留了下来,以护卫她们的安全。

将黑衣打发回了自己的房间,韩雨重重的将自己摔倒在**,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吟。

今天先是干了一场,又被挑逗的浑身兽血沸腾,随即差点见了阎王,一桩桩的事情扑面而来,目不暇接,即便是以他的神经强悍程度,也只觉得阵阵倦怠之意,不断的传来。

妈的!

韩雨知道这时候,倘若一觉睡去,对自己的修行绝没什么好处。所以只好强忍着自己浑身的酸痛,爬了起来,盘膝坐在那里,按照无名心法的要求进行冥想。

等到了下半夜他从一种半梦半醒中醒过来的时候,船已经回到了QD。

他下了船,轻轻的活动着自己的腿脚,没多大会,唐峰便给他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已经在前面等着他了。

早在上船之初,他就给这位龙组天尊打了招呼。想不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积极。

当韩雨看见他的时候,这货正靠在一家永和豆浆的门口,拿着手机打游戏呢。一见到韩雨第一句话就是:“你先请我喝杯豆浆吧,在这里等了你半天,我都快饿死了!”

说着,不容拒绝,便直接起身,走了进去:“老板,来个大杯的!”

眼看着唐峰像是吃大户似得,对着桌子上的豆浆油条发起猛冲,韩雨禁不住哼哼道:“你们龙组破产了,还是不管饭?怎么你像是个饿死鬼投胎似得?你这天尊不会改行做丐帮了吧?”

说着,忙将桌子上的最后一根油条抢在了手中,目光充满挑衅的看向唐峰。

“你还说我?你比我也强不了多少!”唐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就拽住了油条的另一头!

“我靠,这油条是我的,你别跟我抢!”

唐峰眼睛一瞪:“这又不是个女人,你至于跟我争吗?要吃你再买去!”

“你怎么不去?”韩雨不满道。

唐峰将脑袋伸了过来,照着油条便是一口,然后笑呵呵的对着韩雨道:“这回去了吧?”

韩雨无语啊,他总算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一句话的意思,树不要脸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唐峰显然是属于后者。

“你急着打电话,说有一件发财的好事找我?到底是什么事?你也看出来兄弟我落魄到啥地步了!听到你的话,我可是急忙就赶过来了。要不然,我现在已经搂着美女,锻炼身体去了!”唐峰吃了足足十二根油条,喝了三碗豆浆,撑的边打嗝边道。

韩雨也舒服的靠在座位里,懒洋洋的道:“那你去吧,我不拦着你!”

“别啊,来都来了,还是说说吧!”唐峰笑眯眯的道。

韩雨知道这事还得通过他,所以将胳膊支撑在桌子上,上身微微前倾:“现在,坐在我面前的不知道是唐家三少呢,还是龙组天尊?”

“当然是后者。如果不是因为血缘关系无法否认的话,我根本不会承认你前面的那个称呼与我有什么关系。若是跟唐家有关,那你还是别跟我说了。”唐峰干脆的道。

韩雨轻笑一声,从兜里摸出烟来,给他丢了一根,自己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幽幽道:“我灭了八歧海盗团!”

“嗯?”唐峰的眉头一挑,马上就又落了下去:“行啊,挺大的手臂啊,将这祸害打掉,也算是功德一件了,不过,我可没听说还有什么悬赏啊。不对,不对,这点小事,以你的性格,不会专门找我炫耀一番。”

唐峰微微皱眉,脑海中的资料快速的运转起来:“最近,梆子国和倭国因为一件商船,几个公司闹的很不愉快。据说那艘商船是在公海上,消失的,最大的可能是被海盗给击沉了。”

“不过,那也只是一艘商船,除了价值贵点之外,并没有什么好发财的啊!难道,你打算分我一半?还是上面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玩意?”

韩雨顿了一下,这才恍然,眼前这个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就像是个大二学生般一直留着分头的年轻人,为什么能够坐在龙组天尊的位子上。

显赫的身份,精明的头脑,敏锐的判断和骇人的直觉,足以让他变成最为恐怖的东厂厂公!

“唐公公果然名不虚传啊!”韩雨由衷的赞叹道。

却不想唐峰对此十分抓狂,他嘶声道:“不许叫我公公!我是一夜七次郎!七次郎知道吗?”

“知道知道,如雷贯耳,久闻大名,一夜七次郎,一次一秒钟嘛?”韩雨嘿嘿一笑,不等对方发作,便忙探手沾了茶水:“我在船上发现了这个。”说着,写了四个字,真钞模版。

唐峰满肚子的火正待发作,等他看见这字迹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并没有像韩雨想象的那般激动,而是狐疑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吐出了三个字:“你没睡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