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53章 争宠

053章 争宠

一想起对方很可能是狂风帮马三太派来找自己麻烦的人,韩雨不由提高了警惕。无名心法快速的运转,他将自己的五感提升到极限,耳内顿时捕捉到身后那人清晰的脚步。

近了,更近了。

身后那名黑衣人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到了韩雨身后大概三米的地方,可他依然还是走着,并没有什么异样。

韩雨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的脚步朝旁边一错,那人轻轻咦了一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做停顿,径直走了过去。

韩雨插在兜里已经握紧的手,又松了下去。

“楚小姐,您来了?”对面的黑衣人走到一名身穿白色风衣的女子身边,恭敬的施礼道。

“废话,我没来,难道你见到的是鬼啊?”音色清脆悦耳,仿佛林涧山泉激荡,林涛轻舞,只是内容却彪悍的让人目瞪口呆。看背影,看身段,她应该是一个十分优雅的女人。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刚才的话是出自她之口。

刚刚从韩雨身边越过去的那人,却一脸平静的站在了女子身后,似乎早就习惯了。

对面那黑衣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喃喃的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马少爷吩咐了,若是您来我们这里玩,看中了什么玩意,只要点个头就行,我们马少爷会……”

“谢了,我喜欢什么,我自己会买,麻烦你告诉马三太,让他离我远点比什么都强!”女子摆了摆手,信步朝前走去。

那黑衣人的脸色顿时变的五彩斑斓起来,他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傻了!

中年黑衣人扭头深深的看了韩雨一眼,凌厉的目光中蕴含着审视和警告的意味。

韩雨微笑着冲对方略一点头,看模样黑衣中年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留着黑色胡须的嘴角叼着根烟。

面对韩雨示好的举动,他没有表情的吧嗒着抽了口烟,转身跟上了女子。

韩雨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身穿白色风衣的背影身上,一触便收了回来。

她姓楚,身边带着保镖,刚刚言语中又提到了马三太,其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搞不好,她就是楚兴社老大的女儿!

因为一般人,根本不能像她这般,连马三太都不放在眼里。

可惜的是她一直没有回头,让自己不能瞧瞧一个说话如此干脆利落的有趣之人,到底生的是副什么模样!

想到这,韩雨下定决心,回去一定要让手机调查一下,楚兴社和楚氏集团的情况,妈的,自己连他们的继承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这还怎么玩?

因为楚小姐的出现,周围的人原本有一阵小小的波动,不过他们大概都知道楚大小姐的脾气,所以很自觉的没有上前打招呼,而是继续淘换着自己喜欢的宠物。

当然,也有人等着看好戏,不少人都知道,楚小姐出现的地方,往往不出十分钟就会出现一位名叫马三太的苍蝇。

韩雨不知道,所以他还在继续转。

各色各样的宠物是不少,可惜却没有多少他能看的上的。

所以,当他看中了一只浑身没有杂色,恍若雪球一般的小白狮子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决定将它买下来。

小家伙很是可爱,正是他的奶奶所喜欢的那种。

“这个多少钱?”

“这只白狮子我要了。”

当两支手,两张嘴同时对准了一个目标的时候,很俗套的一幕出现了。

韩雨,竟然和那个楚大小姐同时看中了那只雪狮子。

转过头,韩雨瞄了楚大小姐一眼,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目光,在落到那张仿佛象牙雕刻而成的脸上时,他的心好像琴弦一般,被狠狠的拨弄了一下。

她的五官精美的仿佛细瓷,好像西湖点水似得双眸中,带着奔腾的河水一样的潇洒和不羁。她说话的时候,唇角那淡淡的一点轻痣轻轻的跳动着,给人一种洒脱,简洁,痛快的感觉。

这是一个野马一样的女人,奔放,热烈。至少,不是马三太那样的男人所能征服的。

这是韩雨回过神来后,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想不到你一个大男人,也喜欢这种东西?”楚大小姐的眉头微微弯了起来,看向韩雨的目光中,更是带上了一丝轻视。

韩雨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淡淡的道:“男人都喜欢带毛的东西。”

旁边几个中年人一听,顿时扑哧笑了起来。他们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韩雨,心说这是从哪儿蹦出来个不知死的?竟然敢调戏楚小姐,还是在狂风帮的场子里?

楚小姐身后一直冷冷的注视着韩雨的中年人,听见笑声,脸色顿时一沉,他冷冷的盯着韩雨道:“放肆!”

韩雨也是听见笑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话的语病。他不由狠狠的瞪了那几个猥琐大叔一眼,苦笑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男人也喜欢可爱的东西。嗯……”

余光瞥见那几个猥琐大叔又要笑,韩雨忙摆手道:“不过,既然楚小姐喜欢,那我便重新再选一个就是。”

“和颜儿争了东西就想走?有那么容易的吗?”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响了起来。

那几位猥琐大叔听见声音,忙转身恭敬的打过招呼,便匆匆朝四周闪去。看热闹是很不错,可前提是要保证自己不会被殃及池鱼。

韩雨听见那声音,神色也愣了一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他缓缓的转过身,轻声道:“那不知道马少爷想要如何?”

“想要如何?那就得看颜儿心情如何了,反正……”马三太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望着楚颜,目光斜斜的朝韩雨瞥去,在蓦然看见他的模样时,马三太一下僵住了。

他眼睛向外一突,目光中满是惊骇的神色!

“马三太,我警告你,你若再敢叫我一声颜儿,”楚颜有些嫌恶的皱了皱眉头,冷喝道:“我就让九叔切了你!”

“喂,你听见没有?”见马三太没出声,楚颜脸上的眉头皱的更紧。一抬脚就要去踹对方,却被她身后的中年人给拉住了。

中年人朝她打了个眼色,楚颜这才察觉到,马三太和韩雨之间的古怪。

“是你?”短暂的惊骇过后,马三太的眉头诡异的立了起来,目光更是直欲喷火:“你竟然还敢来这里?”

韩雨身子一动,突然撞到了马三太身边,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快速的道:“你若让他们动手,我便先替楚小姐切了你。”

马三太闻言脸色一白,身子直挺挺的僵在那里,像是晒干的咸鱼。经过那晚之后,韩雨心狠手辣的印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并且在每天噩梦的加强下,让他对韩雨的恐惧实在是超过了常人的想象。

“你,你想怎么样?”

“看你说的,”韩雨忽然提高声音道:“我想怎么样?咱们兄弟好容易见面一回,你小马难道还不该请我这个做哥哥的好好喝两杯吗?”

“小马?”众人闻言好像胸口被人打了一拳,齐齐暗自吞了口唾沫,傻傻的看着两人。至于周围那些本想上来救人的狂风帮众人,也都老老实实的将抬起的脚落了回去,呆在了那里。

韩雨轻声道:“楚颜,可在旁边看着呢,你不想我将那晚的事说出去吧?”

搂着马三太的肩膀轻轻的一用力,韩雨提高声音道:“怎么,舍不得?还是想着上一次我将你灌醉那事?”

“哼,你小子就想着赚老子的便宜。”马三太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现在对韩雨的报复。不是他不想,而是眼下的形势很明显,他只要敢说一个上,韩雨便敢拧断他的脑袋。

这一点,他比韩雨还深信不疑。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只得顺着韩雨的意思往下说道:“上一次,你那也是请老子喝酒?喝的是二锅头,还生生将人灌醉了。”

看着马三太撇着嘴,一脸不满的模样,韩雨呵呵一笑,一语双关的道:“呵呵,那时候哥哥我不是不知道你小马的身份吗?有什么冒犯,你别装心里,毕竟咱们这山不转水转的,来日方长。”

听到韩雨的话里露出了示好的意思,马三太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的寒光,脸上却笑骂道:“行了,快把你的胳膊放下去吧,你不累我都累了。”

“呵呵呵,看我,光顾着热乎了。”韩雨轻笑一声,不动声色的将胳膊收了回来。

马三太趁势朝旁边走了几步,韩雨目光一闪,浑身绷紧,做好了应变的准备。不过,马三太比他想象中的要聪明的多,或者说,在女人,尤其是在楚颜面前,马大少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是个面子大与天的人。

他并没有反水,只是沉声道:“黑衣,这雪狮子,颜,哦不,是楚颜看中了,你就割爱如何?”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扫了楚颜一眼,很痛快的点头道:“没问题。这雪狮子我不要了。”

“你不要?姑奶奶我还不要了呢!”楚颜冷冷的横了韩雨一眼,转身就走。

“颜……”马三太张嘴欲呼,却又真怕她当众让楚九来削他,所以忙闭上了嘴。扭头狠狠的盯了韩雨一眼,轻声道:“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在这里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韩雨目光一闪,轻笑着摆手道:“算了,我还有事,你忙你的去。”

马三太也知道韩雨不会傻到在这等他,他冷冷的一哼,转身朝楚颜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刚才,若不是楚颜在身侧,若不是他这次出来,只带了六七个人,他在脱离韩雨掌控的瞬间,就动手了!

韩雨一口一个的小马,让他不爽到了极点是其一。可更关键的是,他听出了韩雨言语中所流露出的示弱味道,这才是让他的信心重新膨胀的关键。

他自认为已经掌握了韩雨的命门要害,却不知在他离去的时候,韩雨的眼中也流露出了森寒的杀机。

PS:这年过的,更的太少了,对不住兄弟们,嗯,今天恢复三更,找找感觉,过几天恢复四更,兄弟们,给力的顶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