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05章 西南血鹰飞上

805章 西南血鹰飞 上

封不动脸色铁青,他的胸口上,正透出一抹血光,在他身后,是一辆玻璃已经破碎的黑色奔驰轿车。

车门的旁边,一名形容彪悍的汉子,正仰头靠在车上,不甘的瞪大了眼睛。

**在外的咽喉上,一抹异样的嫣红,分外夺目!

在汉子的手中,还紧紧的握着一把开山砍刀。

那刀因为常年浸血的缘故,通体呈现出一抹暗红色,让人一看似乎便能感觉的到,刀锋舞动时的杀气。

可此时,它却无力的垂着……

在中年人的前面,则是四名小弟的身体。

他们两个一对,朝相仿的方向摔去,眼中还透出临死前的恐惧!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七八条血痕。那伤口并不深,却足以让人因为失血过多而身亡。

而除了这些伤口外,他们的咽喉处,还有一道致命伤。

五条人命,全都是他兑泽堂的!

封不动从兜里摸出一盒烟,轻轻的磕出一根,放到嘴边咬住。

摆手拒绝了闻讯赶来的医生,想要给他包扎的意图,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淡淡的烟雾,将他的脸色笼罩了起来。

不大会儿,前去追击凶手的两名贴身护卫回来了。

只看他们的模样,便没有追到。果然,那两名小弟轻声道:“对方可能有人接应,我们追了两条街,便失去了对方的影子。不过,我们的人现在都已经出动了,只要他没有出市,就一定能找到他们!”

“找?怎么找?”封不动扫了他一眼,冷冷的道:“XA有数百万的人口,他们若是找个地方一藏,你们上哪儿能找去?”

他向来以速度见长,可是,那杀手的速度,却比他还要恐怖。

那凌厉的一剑,就像是刺破夜空的闪电,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几乎是瞬间,便到了自己的胸口似得。

倘若不是自己躲闪的及,自己的两名手下,也跟着冲了上来,外面又传来了人声的话,只怕,就连他都要搁在这里了。

他的脚下,毕竟是兑泽堂总部,天堂会所的地下停车场,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的副手,兑泽堂的副堂主和四名贴身保镖,还是被人杀了。

不容原谅!

不过,他也知道,那杀手的身手既然强悍的令人窒息,那定然也极为隐忍,擅长隐藏,既然没有当场留住他,想要再抓他可就难了。

封不动冷冷的扫了一眼,闻讯赶来的堂口主要负责人,他已经在这里站了近十五分钟,兑泽堂的主要头目们,大多已经赶了过来。

“耻辱!这是整个兑泽堂的耻辱,也是我封不动的耻辱。更是你们的耻辱!”封不动目光阴沉,可是声音却依旧平静。

只是那些小弟,却都一个个的虚弱寒噤,连大气都不敢出。

封不动此时心中,已经生出了无边的怒火。

一双桃花眼,此时射出的却是无情的光芒,英俊的面庞,透露出一股阴郁的气息。

“查!对方是怎么混进来,谁失职就办谁!从现在开始,兑泽堂上下,但凡有敢玩忽职守着,杀无赦!”封不动斩钉截铁的道。

一干小弟急忙应命,转身走了下去。

封不动这才让人简单的给自己包扎了一下,转而向着社团总部而去。

血鹰会的总部,就位于XA市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上,那是一片高墙面院落,在外人的眼中,这里只是一处有钱人的府邸。

封不动一路通报,等到了里面的时候,血鹰会的老大,血鹰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是一个中年人,身材并不高大,却笔挺如枪。

听到脚步声,他猛的转过头来,等看见封不动胸口的伤痕时,眉头微微拧了一下。

虽然眉宇间尽是沧桑的气息,两鬓的头发也因为过度的操劳而微微呈现灰白之色。甚至,隐隐的有一丝病态。

可还是能够看的出,他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一位英俊潇洒到极点的人物。只可惜,岁月不饶人,当年的风流人物,此时也透出了一丝人生的疲惫。

不过,此时随着那眉头的微微拧起,所有的沧桑都不见了,或者说是被隐藏了起来。

他整个人的气势,都为之一变。

就好象是正在展翅高飞的雄鹰,突然面对风雨的袭击,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怀着高昂的斗志,迎了上去似得。

“出什么事儿了?”血鹰的声音响了起来,并不是多么的洪亮,却带着一股让人心神安定的力量。

封不动轻声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原来,他今天本是约好了一个女孩,想要去和对方潇洒一番的。他外号公子的名头,既来源于他英俊的面庞,年少多金,更因为他喜欢流连花丛。

可是,在临时约定之后,对方却忽然有事脱不开身。

封不动便想着回堂口去休息。却不想到下面停车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名杀手,刚刚刺杀了自己的手下,正要离去。

封不动和他只动了一招,便被对方刺伤。

“你觉得是谁干的?”血鹰并没有愤怒,这么多年来他已经见惯了风雨和血腥,已经很难再有什么让他失态的事了。

封不动微微眯着那双迷死人的桃花眼,想了一下才道:“按照身手来看,此人应该是个杀手。出手凌厉狠辣,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最关键的是,他的身手之强,就算是我,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听说,幽冥会少帅刚刚招揽了一名顶尖杀手,在世界杀手的排行榜上,名列第五,名叫剑血!我怀疑,就是他!”说着,将自己拍的手下死状的照片递了过去。

血鹰拿着照片看了一会,这才轻轻的放到一边,缓缓道:“一剑出,漫天血!我也听说了此事。不过,为什么这幽冥会会突然来找我们的麻烦呢?前一段时间,我听说他们也被人刺杀了,而且是遮天的人干的,他们就算是报复,也不至于报复到我们头上吧?”

“少帅李德波此人,比起他的父亲来,还要老谋深算一些。我想他是故意的,一来是以我们为强敌,能削弱我们实力的事情,他自然是乐此不疲!二来则是一种警告,或者说,是想要挑拨我们跟遮天之间的关系!”

封不动沉声道:“遮天刺杀了他,他却将报复撒到了我们头上。倘若我们去训斥遮天,或者连遮天也恨上了,岂不随了他的心愿?”

血鹰忽然哈哈笑了起来,豪迈尽显:“若真如此,那这李德波,未免太小瞧我这只西北血鹰了!难道我这西北王就这么点度量?”

封不动目光一闪:“老大,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跟他们斗了这么长时间,哪儿次咱们咬牙吃亏过?现在,他们招揽了一个剑血,就跟咱们嚣张?没那么好的事!他们不是杀我一个副堂主吗?我就取他一位鬼使的命!行了,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封不动的桃花眼,忽然亮了一下。他想起了自己社团中的那个影子似得人物,那个嚣张,霸道恍如神龙一般几乎未露过面的人,如果不是不时听血鹰亲自提起过,只怕,他都要怀疑自己的社团中,是不是真有过那么一个人了。

不过,日子久了,他们这些社团的高层,总会能收到那人送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礼物,有的时候,是原始部落的战鼓,骨头饰品,还有一些长矛之类的东西,有的时候,则是**,金刚内裤之类的,总之,都是些不怎么正经的玩意。

此人,在血鹰会中,担负了一个三长老的职务,却从未公开出面过。

所以,被他们私下里称为影子长老。

据说,社团中不比幽冥会逊色分毫的那支鹰隼大队,就是三长老亲自训练的。

而社团有两次应付幽冥会的刺杀时,老大身边曾经多过一些陌生人。

他们人数不多,却一个个强悍的让人发指。据他怀疑,那就是影子长老的人。

倘若是由他们出手的话,那取一个幽冥鬼使的小命,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对了,天狼社那边,你要多注意一些。”正想着,血鹰的声音中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丝凛冽的杀气:“虽然,有墨家的人护着他,可咱们给这头狼王下了那么多的猛药,也该让他的筋骨动动了!”

封不动恭敬的道:“我知道!”

等他退下去之后,这位西北王,血鹰才坐了下去,目光远远的眺望北方,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他所忌惮的不是天狼社,也不是墨家,而是哪位站在墨扬风身后的人物!

他,才是让自己这么小心翼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