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08章 谋划送礼

808章 谋划送礼

韩雨听到青帮跟战斧即将开战的消息,心中已经动了心思。

天狼社和青帮,总要干残一个。不然,老是受夹包气,就太不爽了。

一见他的神色,叶随风和谷子文两人,便猜到了他的想法。

谷子文皱眉道:“在萧别情遇刺的时候,南边的血鹰会也发生了一场刺杀。根据破晓传过来的情报,被刺的是兑泽堂堂主和副堂主。副堂主和手下的四名保镖,被人杀死在总部下的停车场,兑泽堂的堂主封不动受伤!”

韩雨的眉头一下就翘了起来:“封不动也受伤了?严重吗?”

“应该不太严重,情报说,他受伤之后便去了学鹰会的总部!并没有住院。”谷子文沉声道。

叶随风显然是才刚知道这情报,他微微眯着两眼,想了一会才道:“老大,这怕是幽冥会的李德波在搞鬼了!”

见韩雨朝他望了过来,叶随风低声解释道:“咱们刺杀完了玉兔和战虎之后,一直在提防着对方报复。结果呢?人家非但没找咱们,反而奔着幽冥会去了。”

“这是给咱们栽赃啊,这一举等于是在说,他们找到了血鹰会刺杀的证据,认定了刺杀是血鹰会所为。表面上看,咱们是捞着了便宜,置身事外,可实际上,却是落了个挑拨离间,拿着血鹰会当枪使的罪名!”

“如此一来,血鹰会,会做何感想?”

“让你这么一说,还真可能是幽冥会干的!”

韩雨从鼻子里溢出一丝冷哼:“他想的倒好,想把老子架到火上烤?没那么容易……”

“幽冥会这一手,来的太突然了,咱们现在已经陷入被动了!听说现在幽冥会冥王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帮里的事务,全都交给李德波打理。倘若这是此人一手策划的,那也算的上是一位奸雄级的人物了!”谷子文有些感慨的道。

如今,社团已经加大了对幽冥会的情报力度,可是对于这位少帅的资料,所掌握的依旧不多。

“兑泽堂的堂主,封不动乃是血鹰会老大的爱将,对方却不杀,反而杀了一个副堂主,其目的,不外乎是想刺激一下对方,却又不至于让他们失去理智。”

叶随风轻叹道:“我们绝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老大,我认为,社团应该找血鹰会的人解释一下。据我所知,血鹰会的老大血鹰,义薄云天,雄才大略。这样的人物,应该不会上了幽冥会的当的!”

韩雨脸色也微微有些阴沉,他知道,此事就算是解释的通了,只怕对方对遮天的好感也会大幅度降低。毕竟,那血鹰会的人等于是因为遮天的举动而死!

可哪儿怕是降低,也好过产生芥蒂啊!

哎,这都是实力不济的缘故啊,倘若现在遮天雄霸北方,傲视天下,那管他血鹰会的芥蒂,幽冥会的阴谋?统统杀过去,全部碾碎就是,哪儿用沦落到如此小心翼翼的地步?

“先就这么办吧,暗蛇,你亲自去见一趟封不动,代替我看看他,顺便带几粒回春丹过去,最好是拜见一下血鹰会的老大!”

韩雨扭头问叶随风:“老叶,你看再带点什么礼物过去?”

“男人,喜欢玩烈的,什么烈女,烈马……”

韩雨满头黑线的打断他的话:“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他找个贞洁烈女送去,还是整匹野马?”

“这两样是不合适,不过,咱们可以送烈酒嘛,武老爷子那里,应该还有不少珍藏的年份原浆把?”

“酒倒是有,不过,只送两坛这个,是不是显得小气了?”韩雨喃喃的道。

叶随风不满道:“什么送两坛啊,咱们送一百坛!而且按照年份给他算,我看,给他弄五十坛五年的,三十坛十年的,十坛二十年的,五坛三十年的,三坛五十年的,再送一坛六十年的!一坛八十年的!”

“一百坛?”韩雨牙疼似得撇撇嘴:“你这是打算让他喝死怎么着?”

叶随风的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咱也没说非要他一个人喝啊,他是喝不了,那送给手下的人们喝怎么样?酒水,就是请客喝酒的事,人情来往,他总不能拒绝吧?咱要是直接给他的手下送,或许他还会有什么想法,可是,咱将东西给他,他再分下去,那就不一样了!还能顺带脚的消除血鹰会上下对咱们的不满,最好是将那仇恨反弹给幽冥会,那就完美了!这就是大手笔,大效益!”

“你这手笔是大了,可咱们上哪儿弄那么多年份的酒去?二三十年的还好说,还五十年,六十年,八十年,那比武老爷子都大了!”谷子文苦笑道。

韩雨也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有吧?我记得好像听三郎说过,武家祖辈都是酿酒的,又靠着后山,从他老爷爷那一辈起,就有将一时卖不掉的酒,埋到后山藏起来,等行市好了再卖的习惯!”

“算到现在,也有一百多年了,应该多少能剩下一点吧?”

“没有,找差不多年份的给他对付一下也行,反正就是让那些酒分出档次来,便是那五年陈,也比着咱们现在市面上卖的要强啊!”叶随风笑着道。

韩雨点了点头,现在他才猛的发觉,酒真是个好东西。

这还得感谢国人的酒文化,你比如现在,你想去送礼给钱,那俗,而且一般人也不能要。可你若说送两瓶酒喝喝,那就不一样了。老爷们吗,有几个不喝酒的?

反正,韩雨每次要是提着两坛子三碗不过岗去楚家,别说楚老爷子,就是楚九都笑眯眯的,分外热情。

嗯,自己是不是应该也给一号进贡点呢?倘若能被选成中南海国宴专用酒,对于三碗不过岗可是一种巨大的品牌效应啊!

这事回头得找武老爷子好好说说,最好是连回春丹也进贡点过去。反正,他们有的是方法验证这些东西有没有毒性。

“成,这事我来办!”

叶随风拧眉道:“老大,那找天狼社和幽冥会麻烦的事情,咱们是不是向后拖一拖?眼下,天狼社的人跳动的挺欢实,我觉得,咱们还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的好!一来社团没有准备好,轮训的事情没有结束,不少中高层还在外没有回来。”

小心的打量着韩雨的神色,和谷子文快速的递了个眼色:“二来,眼下的时机并不对,万一咱们贸然一动,青帮退出跟战斧的争执,会坏了咱们坐收渔翁之利的好机会。就算咱们要打,也得在道义上站住脚,最好是能让他们主动挑起事端。”

韩雨当时之所以会下那个命令,实在是心中有股邪火,需要发泄一下。等到现在,已经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黑道争雄,毕竟不是义气之争,除了刀锋对决,还需要统筹规划,在谋略布局上进行的较量。

不过,身为老大,若没有个合适的理由,朝令夕改,难免会给人留下一种,冲动,不成熟的印象,所以,韩雨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平静的道:“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才算是我们对天狼社的最佳时机?”

“嘿嘿,老大您都说了是对天狼社,自然是已经把青帮排除在外了,那当然是等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叶随风笑呵呵的道。

韩雨哈哈一笑:“叶胖子不愧是我们的大军师,我这点小心思,的确瞒不过你!好,命令暂时取消,不过,各堂口必须加紧训练。同时,疯字营做好戒备,一旦天狼社挑衅,就将他们深入到LN的那个爪子,给我剁掉!”

谷子文和叶随风对视一眼,终于松了口气。

老实说,叶随风在接到韩雨命令的时候,便感觉有些奇怪,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要给他们干起来了?而且还要以一挑二?

这是明显的不智举动,不过身为手下,他还是忠实的将韩雨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只是心中却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要劝一下的。

好在老天开眼,竟然让幽冥会刺杀了封不动,使得遮天再次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不过,老大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暴怒,自己得想办法打听一下,免得他日后再有类似的举动,自己却没有个针对性!

谷子文跟叶随风的担心差不多,不过,却没想这许多,他只是在暗中盘算,怎么才能让这次的西北之行,变的更加圆满!

“至于让天狼社主动跳出来的事情,老叶,这事你最拿手,就交给你来安排了。”

韩雨顿了一下,才轻声道:“我让你调查的,以前楚兴社的事情,有什么眉目没有?”

自从听楚老爷子隐约的提到过,楚颜的父亲,楚狂刀的事情之后,韩雨便让叶随风暗中调查此事,他只是想要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随风拧眉道:“日子太久了,消息七零八落的,只是隐约的查到,楚狂刀是遇刺身亡的,当时,道上的力量和国内各个家族,全都七上八下的,也查不出到底是谁出的手。只是知道,楚狂刀死后,整个楚兴社的力量被楚家收缩到了SD一地!天狼社,战盟,纷纷冒头。”

韩雨轻叹了口气:“算了,别再向下查了,免得惊扰到了老爷子。你们都去准备吧!”

谷子文和叶随风起身离开,韩雨坐了一会,幽幽的吐了口气。

楚狂刀的事情,他直觉没那么简单,可眼下却不是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好时候,只能等待日后有缘再说了。

放下了此事,韩雨决定先解决送礼给血鹰会的事。

他拿出电话给武老爷子的秘书拨了过去,在韩雨和楚颜的强大金钱后盾,以及对三碗不过岗的强大信心下,如今的酒厂已经颇具规模,出了好几个系列,像什么打虎,英雄血,刀锋,红颜,取的全都是些阳刚味十足的名字!

而酒更是因为其独特的品质和口味,已在SD,LN打开了市场,还在不断的向全国市场进军中,发展势头良好。

只是为了控制质量,和勾起人们的好奇心,这酒一开始只在汉魂旗下的场子,做主要推销。

到了最近一段时间,才刚刚开始,在一些大型的超市上架!

不过,已经有不少人,给公司打电话,要求做当地的代理商了,却都被一一拒绝。

一个地区都让他们代理?这些黑心的商人,只能给这酒抹黑。

从一开始,酒厂所设置的营销战略就是,由厂方在各地设置批发点。反正遮天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手和地方。

武老爷子明显是高兴坏了,韩雨从他老人家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种年轻人才有的兴奋。

韩雨也一直静静的听着,等老爷子说完了,才将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楚老爷子连声道:“有,有,别说一百坛,就是几百坛都有。最好的,是我从爷爷的爷爷那辈藏下去的吧,那时候,还是清朝……”

韩雨忍不住汗了一下,等挂了电话之后,还忍不住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那十来坛子老酒,能比自己大多少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