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18章 轩辕小楼

818章 轩辕小楼

墨雨心原本立起的眉头渐渐弯了下去,到最后,她抬起头狐疑的看了韩雨一眼,韩雨点了点头,认真的道:“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了!”墨雨心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她的身躯挺的笔直,那玲珑的身段中,蕴含的是绝不轻易认输的骄傲,和轻易放手的坚毅。

或许她一直在避免着家族内部的争斗,所以,才一直漂流在外。

可同样的,她也放不下自己的责任。所以,当这一切都无法避免的时候,性格顽强的她,选择了面对!

勇敢而无悔的面对!

而韩雨在最后的时刻,则是将自己掌握了梆子国印钞模版的事情,告诉了她。他希望,墨门也能加入到这场豪华的蛋糕盛宴中来,用利益减轻家族中的阻力。

韩雨是让黑B将墨雨心送走的,他自己则静静的站在窗口,眺望着无边的夜色。

轩辕小楼,墨扬风!

不管你们谁,胆敢动了雨心一根毫毛,我黑衣便要你们的命!

韩雨心中暗自发着誓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豁然发现,他以前之所以那么的犹豫,只是因为他也喜欢着雨心。

在海岛上,楚颜的一番话打消了他的顾虑,这才能让他有了今晚的果断和决然。

他并不是一个多情的人,只是老天爷让他一下遇上了三个风情各异的女孩子,而且获得了她们的好感,而他那个时候,还偏偏不懂得拒绝。

当他想要从这个旋窝里想要挣脱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只靠自己的力量已经不可能了。

韩雨忽然翻出手机,然后,找到一个熟悉的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颜儿,谢谢你,不管我与她们最后的结果怎样,我这一生,都会好好的陪着你,无论风雨。我爱你,黑衣!”

这是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可韩雨却深信,楚颜看的懂!

果然,电话沉寂了片刻,楚颜的消息回了过来:“嗯,你这个大木头疙瘩,终于也学会表白了?呵呵,行了,先不要太过得意,要知道,被一个女人管着,和被三个女人管着,可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别到时候你受不了就行。对自己好点,别太累着了,因为我们不可能活两辈子。嗯,最后,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想说,那就是,嗯我也……祝你晚安!”

韩雨看着电话沉默半晌,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一夜,如此温馨,就犹如这已经渐渐过去的春,所迎来的盛夏。那淡淡的火辣的情意,已经率先点燃了他的天空!

倭国。

一处极为普通的酒吧内,血难作为一个常客,再次来到了这个酒吧。他进了自己的包厢,在里面,一个年轻人正在等着他。

看见血难进来,他起身过来,甚至主动为他搬开了椅子。血难急忙躬身,有些拘谨的道:“少爷!这可使不得 !”

“行了,咱们之间就不用再说这些客气话了。你在我大哥那里,事情进展的怎么样?”柳生破东此时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模样,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过锋芒毕露,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模样,反而变的圆润。甚至,开始会从一些小的地方,拉拢手下的心了。

血难跟他,倒是有些难兄难弟的意思,见到他成熟的如此之快,而他们两人都是拜黑衣之赐,心中也是颇多感慨。

“少爷请放心,他已经完全的信任了我。并且,采纳了我的意见,让我回国一趟。这一次,我定然能够完成使命!”

“驱虎吞狼!”柳生破东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精光,他轻轻的在血难的肩膀上拍了拍,沉声道:“此事若成,我便能坐上柳生家族家主的位子,我向你保证,到时一定灭遮天,杀黑衣!”

“我会一直在等着那一天!”血难的目光中,露出了刻骨的仇恨!

“这一次,我派扬威跟你一起。断刀在那里露面的时候太多,很容易引起有些人的注意!”柳生破东的目光中,露出阴狠的神色。

血难却是眉头微微一皱:“少爷,您可是想让扬威,刺杀叶随风?”

柳生破东没有否认,苦难是一个人最好的老师,而仇恨则是一个人,前进的最强动力!血难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进步之快,别说是他自己,就是连以前的他的老子,或者柳生破东,都感到惊讶不已。

此人聪明,敏锐,擅长阴谋算计,出招更是阴狠毒辣,帮他争夺家主位子的主意,便是血难出的,也是他目前最为倚重的智囊。虽然他是一名Z国人,可这丝毫不妨碍柳生破东去信任他。对于他能看破自己的想法,更是没有一丝惊讶。

“难道他还不该杀吗?”柳生破东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要不是他的叛变,剑门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就完蛋?健仁集团,辛辛苦苦积攒的家底,怎么能白白便宜了遮天?那黑衣该死,这叶随风更是该死!”

“少爷,我不能同意您这么做!”血难眉头微微一皱,有些冷漠的道:“此时,我们不宜打草惊蛇。那柳生春竹也不真的就是蠢猪,一旦发现了有我们的人参与,他就会像是收了惊的兔子一样,将人收回来的!”

“这会影响我们的大计,所以,绝不可为!”血难微微放低了声音:“我也知道少爷,您心中恨意难当,可还是请您克制一下!不能因小失大!”

柳生破东瞪了他半晌,忽然苦笑道:“血难,我也知道你不能同意,还是想说出来,只是希望你能突然也跟我一样,感情用事一下子罢了。”

“少爷,能够如此想最好!叶随风虽然是叛徒,可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却不是他们。您想想,那叶随风已经在剑门呆了多长时间?而遮天才刚刚成立多长时间?遮天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笼络到他?”

“我知道,这事,只怕也有楚家参与其中!”柳生破东点头道。

“所以,我们的仇人,并不止黑衣,叶随风!还有楚家,还有所有黑衣的帮凶!”血难的眼中,凶光闪烁,就像是一穷凶极恶到了极点的凶兽!

“好,我就听你的,我们暂且忍着!”柳生破东轻轻的在桌子上砸了一拳:“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血难笑笑,此时的他,早就已经通过了整容,完全换了一副模样:“少爷放心,他黑衣不死,我是绝不会死的!”

第二天,墨小天离开了。

遮天再次陷入了疯狂的训练时期,所有的人通过昨晚的事件,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压力。

韩雨则一边准备着资金,一边让袁野加强对天劫的训练。

他还跑了一趟楚家,专门打听关于轩辕家族的事情,可惜,并没有得到什么更多的信息。

轩辕家族久不露面,楚家对他所知并不多!

BJ,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内,这里本来是一处王府,后来,被民国时期的一位要员买了去,再后来几经周折,一般人都以为,这里是国家所有的了,却并不知道,这里其实是轩辕家的一处产业!

王府的大厅内,一身漆黑正装的墨连殇正在对着一位年轻人恭谨的道:“轩辕兄,不知道黑衣抓来了没有?”

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的面容仿佛刀削,每一丝的线条里都写满了坚毅。两道微过双鬓的眉角,斜斜的向上指起,似乎是在嘲弄着世间一般。

他的目光凌厉,就像是刺空的长剑。墨连殇的话,只是让他微微动了一下眉头。

然后,便平静的开口了。他的声音就像是长剑破空一般,干脆利落,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冰冷味道。他,就是三门五姓中的轩辕家,曾经在三皇会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之家族的少主,轩辕小楼!

“我的人已经回来了,他伤了黑衣,却没能擒的了他!”轩辕小楼正在吃饭,他拿着筷子,挑起了一根竹笋。

墨连殇嘴角的笑容顿了一下,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不无幸灾乐祸的道:“怎么,难道连您手下的八大将,也不是黑衣的对手吗?”

轩辕小楼微一顿,忽然将手一抬,手中的筷子便闪电似得飞出去一根。

筷子擦着墨连殇的耳朵边飞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竟然生生将他耳朵边的一点皮给划破了。

墨连殇虽然身手不弱,竟然也根本反应不过来。他伸手摸了一下,见手指头上渗出了一点血样,脸色顿时一变:“你,你……”

轩辕小楼用一根筷子,依旧稳如泰山的将竹笋挑到了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咀嚼咽了下去,这才歪头看了他一眼,冷漠的道:“我的人,无论对错,都只能由我来说,由我来教训,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顿了一下,轩辕小楼这才道:“我会去找黑衣的,不过,不是现在!”

墨连殇终究还是不敢跟轩辕小楼翻脸,本来墨扬风让他单独前来,就是想着让他能跟轩辕小楼多亲近亲近,毕竟,他想要掌控墨门,少不了轩辕家的支持。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道:“是,是我失语了,轩辕兄请见谅,不过,我并没有看不起贵属下的认识。”

轩辕小楼语气依旧:“以后,最好也不要有!”

墨连殇点了点头,他转身去想将那筷子捡回来,却见那筷子竟然插在了旁边的木板上,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时候,对于轩辕小楼的恐怖,才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这是一个强悍到无以复加的男人,单单是一甩手,便拥有如此的力量,倘若这筷子刚刚不是对着他的喉咙来的,此时,没准他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墨连殇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他伸手将筷子拔出,然后走到旁边的桌子上放下。

“那黑衣,已经是佛门的山门护法了,他继承了龙鳞匕首!”轩辕小楼,跟他毕竟也还要合作,所以,冷漠的解释了一句。

墨连殇的眉头微微一弯,随即对着轩辕小楼略施一礼道:“昔日天下第一杀手的武器?”

“我知道了。不过您放心,只要有轩辕家的支持,墨门门主的位子,一定会是我的!到时候,墨门会跟轩辕家展开全面的合作,我们,一定会成为让人仰望的存在,就像当年的三皇会一样!”

说完,告辞离去。

轩辕小楼望着他的背影,眉头所蕴藏的嘲弄之色更浓了:“三皇会?轩辕家本来就是三皇会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