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23章 胖子中的变态

823章 胖子中的变态

“肉蛋战车,”突然而来的打击,让胖子有些狂化的迹象。这货大吼一声,身子猛的翻滚了起来。整个人,化作一个咆哮的肉团,然后,朝着对面枪手所在的大楼就冲了过去。

当当当当……

对面的枪手不断的开枪,可是,随着胖子一起滚动起来的铡刀,就像是突然翻转起来的铁轮一样,将子弹挡在了外面,只是溅起了一点点火花。

我靠,你丫的不会要将楼撞塌吧?

韩雨心中暗自嘀咕一句,差点被一枪打中。

他的身子早就从地上窜了起来,恍若诡异的毒蛇一样,迅速的迫向另一个枪手所在的房间。

不过,跟胖子那偌大的阵仗,野蛮似得战斗不同,韩雨凭借的是过人的反应和令人发指的敏锐触觉与感知,让对方枪手的子弹,全都落在了空地上。

哼!

临到了窗户近前,韩雨微微眯着的两眼猛的瞪圆,两脚的脚尖在地上狠狠的一踏,人便猛的腾空而起。

里面的那名枪手,猛的抬起头来,他的手中,正在安着弹夹!

见到窗边突然跃起一道黑影,他几乎是瞬间将手里的枪举了起来,可一道青光,却比他快了一步,迅速的出现在他的瞳孔中。

他的手指已经压在了扳机上,只需要轻轻一摁,便足以将来人轰杀。

可有的时候,生与死,成功与失败,就取决与这一刹那!

那青光,带着无坚不摧的杀意,猛的顶在了他的枪口上,然后,破开了枪管。

他甚至看见自己打出去的子弹,才刚刚推动,便被那青光绞杀成了两半,然后,青光不断的放大,随即,陷入了一片黑暗!

韩雨的身子,则猛的向后一仰。被削成了两半的子弹,硬是凭借着强大的惯性,冲出了玻璃的阻拦,然后从他的面前冲了出去。

玻璃破碎,发出叮叮的两声。

韩雨的左脚探出,在窗户伸出的那点小平台上轻轻一勾,整个人头下脚上的朝墙面拍了过去。

砰!

带着热流的子弹,再次从上而下狠狠的冲到了地面上。尘土,碎石朝韩雨的脸上砸了过来,他抬起胳膊,挡在了面前,随即,扭头朝胖子那边瞄了一眼。

胖子因为被狙击枪打了一下,比他稍慢了一线,此时,才堪堪以肉弹战车的形式,冲到窗户下面。

“裂地斩!”低沉雄厚的声音猛的响了起来,如同龙吟虎啸,又像是远古荒兽的愤怒咆哮,胖子的身体,在这怒吼中猛的跳了起来,正面对着窗户和枪口,然后,霸道狂野的将他的大铡刀狠狠的挥舞了两下。

砰!

里面的枪手,才堪堪开了一枪,打在了胖子的胸口,然后,便被这一刀所淹没。

其利卡察一通乱象,整座大楼,都因此而狠狠的晃了一下。不少砖头,狠狠的飞了出来。

胖子的人,则毫不停留的直接撞了进去,不用看,里面的哥们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恐怖的胖子。

韩雨虽然早就见识过胖子的变态,可是,见到他全力的一刀,竟然能将一座大楼撼动,还是忍不住咂了咂舌头。他的两腿一勾,整个人也荡进了窗户里。

这是一间普通的卧室,韩雨甚至还来过,这里,住的是训练场的普通工作人员。

此时,在窗户脚下,一个身穿普通的遮天制服的年轻人,正静静的躺在那里。在他的眉心,一道细长的菱形伤口,分外引人注目。这是被韩雨手里的天策所留下的。

韩雨静静的扫了他一眼,便直接来开门走了出去。

那边的胖子,也拉着他的大铡刀走了出来。

“大哥!”胖子咧嘴笑了一下。

韩雨微一拧眉,走了过去道:“你中枪了?”

在胖子的肩膀上,可以看见一个小伤口。其他地方更有许多擦的左一块,右一块的,一身上万的衣服,现在送给乞丐估计人家都嫌破了。

“嘿嘿,没事,有青铜战衣在,它那小玩意打不疼!”胖子咧嘴笑了一下。

“少废话,你向下蹲一点!”韩雨想帮他看一下,伤的如何,可胖子的身高在那摆着呢,他想去捣腾他的肩膀,至少得举着两个胳膊。所以,只好让他下降点海拔。

胖子微微半蹲,韩雨将他肩膀处的衣服撕开,不由得揉了揉鼻子:“这……”

伤口不是太深了,而是太浅。那子弹,就在他的身子外面,还露了小半截,竟然生生被他那野猪式的训练法所造就的战衣给挡住了,甚至连血都很少流!

“这叫青铜圣衣,还真是一点不亏!”韩雨伸出两指,轻轻的夹住了子弹的一头,笑呵呵的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拍:“放松!”

然后,两指猛的一用力,将子弹拽了出来。而胖子的肩膀上,一个圆形的小伤口,只是向外渗了一点殷虹的血渍之后,便不再有什么异样了。

“不疼吧?”韩雨暗自咂舌他这身防弹衣的厚度。

胖子咧嘴憨厚的一笑:“好着咧!”

“嗯,你就在这儿守着,我到上面去看看!”韩雨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握紧了天策便要向上,那里还有一个狙击手在等着他。

“俺跟你一起去,大哥!”胖子急忙道。

韩雨笑了一下,声音平静但坚决的道:“不用了,你就在这里看着,不要让任何人出去就行。你的圣衣虽然厚实,可挡不住狙击枪的子弹。所以,关键时刻,还得看我的白银圣衣。”

说完,不等胖子拒绝,便朝二楼跑了上去。

他伸出了手,在旁边的扶手上轻轻一拽,整个人便窜到了二楼的拐角处,然后,再次一个跨步,一拽,便来到了二楼。

而就在这时候,砰的一声枪响,然后,他便看见一个黑影从窗边落了下去。

韩雨的身子微微一顿,重新走了下来。

外面,呼啦啦的闯进来几十个人,他们快速的冲到各个房间里检查了一遍,还有十几个人,朝着楼上跑去。

领头的,正是墨迹和苏飞!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韩雨有些意外的道。

墨迹脸色铁青,他大踏步的走了过来,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老大!”

“你这是干什么?”韩雨急忙走了过来,伸手就去扶他!

墨迹却在那里直挺挺的跪着:“老大,是我没用,竟然让奸细混了进来,还差点让他们刺杀了您,您按帮规制裁我吧!”

苏飞等人略一迟疑,也跟着纷纷跪了下去。四周的黑羽堂直属小弟,一个个的也纷纷效仿,一时间,除了韩雨和胖子还站着之外,其他的人全都矮了半截。

“胡闹,你们这是干什么?起来,都起来。墨迹,你他妈的这是在给老子唱戏吗?”韩雨急了。他虽然知道制度和等级的重要性,可绝对不想把自己放到高高在上,俯瞰众生,杀伐狠辣,铁手无情,又偏偏要做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个位子上去。

现在墨迹等人的举动,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在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渐渐变的疏远。

所以,他很不高兴!

“老大,我是黑羽堂的堂主,这里是训练场,是黑羽堂的地盘,所以,有人在这里刺杀您,我们黑羽堂才难辞其咎!如果要是老大您有了一点意外,我便是百死也难赎其罪!”墨迹脸色沉沉的道:“所以,为了安我们大家的心,还请你下令责罚。不然,我便跪在这里,自求心安!”

韩雨伸手去拉他:“可老子现在好好的,你也看见了!现在我命令你们起来,你们也都他妈的起来!”

墨迹见韩雨真的发火了,这才缓缓的站起了身,韩雨瞥见他的腿还在微微的颤抖,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惶恐和不安。

韩雨只是略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墨迹曾经眼睁睁的看着狼牙和山炮死在了他面前,那种无助和无力,至今还像一根刺一样卡在他的心中,那阴影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却绝对不会消失。

而一旦发现了韩雨遇刺,而且对方出动了枪手,狙击手之后,心中害怕悲剧再次上演的他,心中满是恐惧。

以至于在见到韩雨的刹那,他选择了跪拜这中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心中的那份浓浓的担忧。

轻叹了一口气,韩雨在墨迹的肩头上拍了两下,轻声道:“我们是兄弟,兄弟就是你能替我死,我也能替你去死!如果只是让你们为我流血牺牲,而我却躲藏在后面,高枕无忧,那我还算什么狗屁的老大,算什么兄弟?”

“所以,以后,不能再这样了。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当不得你一跪!若有下次,那你就是没拿我当兄弟!”

“老大……”墨迹猛的抬起头来。

“好了,既然你叫我老大,这事就听我的!”韩雨笑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递了过去。

墨迹伸手接过,韩雨的火随即递了过来。墨迹迟疑了一下,看见韩雨笑呵呵的再将火朝前举了举,这才凑了上来,点着。韩雨深深的吸了一口,轻笑道:“这才对嘛。不过就是一次刺杀罢了,这样的事情我以前也不是没经历过,算不的什么。”

“走,你和苏飞,陪我一起看看这些刺客去!”

外面的那名狙击手,手里还拿着他的狙击枪,准确的说那只是一把射程三百多米的步枪,可迅速拆卸,方便挟带,只是威力和精确度要差了不少。不过,从刚才那人的几下枪击也可以看的出来,这名狙击手的水平,已经算是一般往上的了。

只是,此时他的人,先是中枪,然后从六楼摔了下来,面容模糊一片。

“他还有帮手?”墨迹左右看了一眼。

韩雨笑笑:“不,是神罚小队的人出的手。”

开枪的应该是尚地,虽然幽冥会似乎是将对遮天的报复,用在了血鹰会的身上,可神罚小队却并不敢怠慢。他们在韩雨的身边,随时都保持着一到两个行动小组,以应付突发事件。

这一次,大概是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所以才果断动手。

韩雨扫了远处的黑暗一眼,尚地所在的位子,应该是八百米外的一栋楼上。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这边的情况,找到对方的狙击手,并将他干掉,这小子的技术,明显又进步了不少。

两人来到了楼里,一楼房间中被胖子虐过的那名枪手,此时几乎是变成了两半。旁边的窗户,已经碎裂倒塌,就像是地震过了似得。显然,胖子含怒出手的那一刀,破坏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几名黑羽堂的直属小弟,都禁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要不是他们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经历了残酷训练的话,只怕都要吐出来了。

而二楼的那两名枪手,一名被龙鳞钉在了墙上,就像是挂着等待阴干的咸鱼,另一个则是**迸裂,在那红白之物的旁边,则是一个被啃了半拉的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