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25章 深海之鱼

825章 深海之鱼

就在徐阀明走后没多久,韩雨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黑衣,你过来一趟吧!”那声音沉稳刚硬,犹如刀锋。

韩雨皱眉道:“你是……”

“楚家,影子!”那声音平静的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干脆利落,典型的杀手做派!

韩雨愣了一下才苦笑着摇摇头,走了出去。

楚老爷子找自己,他是绝不敢怠慢的。老爷子定然是知道了他遇刺的事。至于影子,他跟对方接触的并不多,大概是楚九此时还留在海岛上,主持印钞的事务,所以老爷子才让他给自己打的电话。

上了车,韩雨径直前往楚家。

到了楚园,早就有楚卫等候在那里了,客气的让对方引路,韩雨一路到了书房。

房间中,只有两个人,楚家老爷子还有影子,就像一把出鞘的长刀一样,隐含锋利的站在楚老的身后。

见到韩雨进来,他转身走了出去。这让韩雨有些意外,对方明显是将楚老看的重于一切的人,却不想竟然如此信任他。

韩雨有些感激的冲他的背影点了点头,这才直接找了个座位坐下,笑道:“爷爷,这时候了,您找我有事啊?”

楚老爷子手里拿着个旱烟杆,吧嗒了一口才道:“你小子,没事吧?”

“没事!”韩雨忙道:“不过就是遇到了几个跳梁小丑罢了,已经解决了。这点小事,又何劳您挂记?”

“不见你,总是有些放心不下。另外这次叫你来,是想给你个东西!”说着,楚老爷子将一张纸递了过来。

上面,有大约七八十个人名,后面则是一些年份和数字,韩雨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爷爷,这是……”

“二十年了,楚家从雨心的父亲那时候起,就经手黑道上的事务。那时候,为了帮助狂刀,我帮他秘密的成立了一个潜伏计划,代号深海之鱼!”楚老爷子淡淡的道:“虽然那这二十年间,楚家并不再与人争雄,可是处于习惯和自保,这深海之鱼计划,还是这么一直进行了下来。”

“现在,也是时候让这些潜伏多年的孩子,动一动的时候了。”楚老爷子轻轻的将烟袋锅子敲了敲:“不过,楚家现在已经不在道上了,所以,交给你是最合适的了。”

老爷子说的是轻描淡写,可韩雨听的却是暗自咂舌。单从战略上来说,楚老爷子是他所见过的布局最强悍的人。能够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安插自己的人手棋子,而且一直到如今,韩雨简直不敢想象这老爷子手中的力量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显然,海岛上的基地,只是老爷子力量的一部分,却也是楚家的柱石。它不断的为楚家培养专门性的人才,输送新鲜血液,保证楚家无论是从情报,武力还是经济上,都有一支忠心耿耿的队伍可用。

韩雨甚至想到,这老爷子又岂能只在道上的势力,安插了棋子,只怕上层建筑中,也有不少楚派人马!当然,这一份名单中,是不会有了。

“爷爷,这可正是我所缺少的,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韩雨笑着道。

楚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要是韩雨敢跟他客气,老爷子早就发火了。

“这名单,只是最近几年的一些人手,以前的那些老朋友,有不少都已经转行或者退休了。便不好再去影响他们安定的生活,便是这些人,也有许多是死鱼。要知道,单独潜伏,最难保证的就是他们的忠诚。所以,你也不要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其上,这只是给你一个参考!”

话虽然如此说,可韩雨也知道,老爷子既然能拿出这份名单来,那死鱼绝对不会太多。

所以,他笑着点头道:“您放心,我绝不会让这些人做无谓的牺牲。”

楚老爷子摆摆手:“人我既然交给了你,如何使用,便是你的事。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将自己保护的再严实一点。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你也不例外。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小心在意,千万不可鲁莽!”

顿了一下,楚老爷子道:“就算是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颜儿,为我这老骨头想一想。我还指望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呢!”

“爷爷,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一定能长命百岁!”韩雨也有些动容。

楚老爷子摆手笑道:“行了,活多久也不是咱们能够决定的。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着你,看着颜儿好好的!”

当夜,楚老爷子留韩雨吃了顿宵夜,才放他回去。

而在天水市一家出租车公司的办公楼里,却有几个房间灯火通明,亮了一夜。

房间是属于徐阀明和他的护卫的,在靠里头的一间办公室里,徐阀明正连夜看手下的随风小组,送过来的消息。

这是最近天水市的一些形迹可疑之人的报告,在其中一份不起眼的情报中,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有些东西是需要天赋的,它甚至比后天的努力更重要,比如,对危险的敏锐触觉。

“来人!”徐阀明摁了一下手边椅子上的通话器,大约几秒钟后,便有人敲门走了进来。

“马上带人,去找到这家旅馆,找到这几个人!”徐阀明冷声道。

那神情精悍的随风小组成员,立即走了过来,将他手中的地址拿了过去。

等他出去之后,徐阀明将手中的情报轻轻的放了回去,从兜里摸出一根烟,默默的抽了起来。

遮天的情报部门,现在最主要分成了两部分。一是对外的,以破晓为代号,由手机和他手下的破字辈众人掌控,另一部分便是他所掌管的随风。当然,从名分上来说,他是手机的副手。不过,因为两人都是直接向韩雨负责,所以,他手中的权利要比起其他堂口的副堂主大了些,基本上也就等同于一个堂主了。

不过,这并没有让他变的骄傲自大,相反,对于韩雨的敬重和敬畏,却是与日俱增的,对于遮天的未来,他甚至比韩雨都还要有信心。

因为,没有人比他了解遮天的情况和潜力。

这是一个充满了旺盛生命力的社团,它与其他社团最大的不同,便在于整个社团都拥有了一种踏足世界巅峰的渴望。这种渴望,来自于韩雨和他手下一干大将的影响,更来自于整个社团的氛围,和训练场上那种独到的洗脑式的教育。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韩雨愿意,他甚至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恐怖组织!

能够成为这样一个社团的情报大佬,徐阀明感觉很自豪。他一直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热情,在努力的工作。每天都要到凌晨一两点,甚至是直到天亮。

随风跟破晓的工作重点不同,破晓留意的都是各个社团的实力,包括一些高层的习惯,和他们的行动计划之类的。

而随风则是负责社团内部的安全,手下送上来的情报,有的时候十分繁琐。比如,什么时候,哪儿个路口多了几个卖地瓜的老大爷,发生了点什么奇怪的事,哪儿个旅馆,饭店,多了几个陌生人,哪儿个司机拉了几位有些可疑的乘客,或者谁提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古怪的包,哪儿里新开了个门头……

而徐阀明的主要工作,就是要从这些看似寻常的消息中,找到自己想要的。

这无疑需要巨大的工作量,要是换了别人,或许早就崩溃了,可是,他猎狗却是乐在其中。

他喜欢这种用一种更为隐蔽的目光,注视着那些自以为躲避的很好的狐狸们,看着他们自以为是的种种举动,那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让人如痴如醉!

更何况,眼下社团正职多事之秋,幽冥会的暗杀,天狼社的逆袭,还有他从叶随风那里,了解到的正蠢蠢欲动的世界最大的杀手组织,暗影协会。被老大无意中掺了一脚的墨家权利之争,那个惊鸿一瞥的轩辕魔,自己曾经跟踪过的三色石顶级杀手,白河愁……

这些一个个的像是石头一样,横在了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人,必须要一个个的踢开,或者搬走,或者垫在自己的脚下。一想起自己等于是在暗中跟这些人较量,徐阀明就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嗡嗡……”

电话震动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徐阀明将电话接起:“喂!”

“组长,”电话响了起来,正是刚才派出去的那名小弟:“那里没有人了,不过,根据老板的情报,他们好像开走了一辆大油罐车。”

“油罐车?”徐阀明微微眯着两眼:“我知道了,你们撤回来吧!”

第二天一大早,韩雨便亲自带队,前往LN。同行的还有,裁决堂堂主谷子文,军师叶随风。车子,在快速的行驶当中。

李勇,幽冥小组的成员。身为一名暗杀的高手,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弑神居士。因为他们每次要杀的人,在普通人的眼中,或许会是神一样的存在,可是在他们的手下,却一样得灰飞烟灭!

这一次,他带了一个小队前来刺杀遮天的老大黑衣,虽然难度系数比以前大了些,可他们依旧充满了信心。在他的前面,是一辆大型的油罐车。按照他们的计划,油罐车会撞向遮天老大黑衣的座驾,然后,他会在后面射爆油罐车。

凭借巨大的爆炸,将黑衣送上西天!

“弑神,目标已经出动,我被人盯上了,要撤了。前面,会换成阿海继续跟踪!”

听着无线电中传来的声音,李勇淡淡的道:“收到,注意安全。”

“目标已经出现,还有两公里!请做好准备!”

“明白!”

李勇笑了笑,握紧了方向盘,然后右手轻轻的将一把早就装好了消音器的手枪掏了出来,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目标黑色的悍马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那冰冷而强悍的车身,实在是太过扎眼了。

根据暗部成员传来的消息,黑衣和他的一干大将,就在那辆车中。

昨晚,暗部没有完成的使命,便让我们幽冥小组来结束吧!

李勇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冷光,他将车子轻轻一打,开始了减速:“阿虎,准备行动吧!”

“收到!”

前面的大油罐车开始了加速,就在这时候,李勇忽然发现,打斜里窜出来一辆大开车,那车子原本好好的开着,此时,突然转了过来,挡在了油罐车的前面。

砰!

两辆车狠狠的碰在了一起,油罐车的力量不轻,可这重卡是打横了窜过来的,正撞在了他的车头上,带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徐阀明满脸冷漠的握着方向盘,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火花,会引起爆炸,将他送上西天似得。他只是狠狠的轰着油门。

前面,被称为阿虎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将车子瞄好了韩雨的座驾,正要打开车门,准备撞上去,突然身子一晃,然后发现有人将车子撞了上来,顿时脸色一变。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忙探手窜入怀里,准备掏枪应付危机。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辆飞驰而过的车中,突然飞过来一道寒光,那冰冷的金属,生生从玻璃中窜了出来,随即将他人都刺透了。

紧随其后的一辆车中,黑B猛的跳了过去,紧跑几步,爬上了油罐车的驾驶室。

这一幕幕突然的变化,李勇虽然没有全部看在眼中,可是,自从突然杀出一辆大车,多年从事刺杀的经验便告诉他,危险了。

他就像是被老虎盯住的兔子,只有制造混乱,才能有望逃脱。

踩刹车,打方向,车子猛的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甩尾掉头,然后,对准了油罐车便要开枪!

“砰砰!”

车子的前后,都猛的被车给撞上了,他手里的枪,更是掉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辆车停在了他的旁边。车门打开,韩雨面目阴沉的走了下来,直接一拳砸在了车窗上,玻璃破碎,拳头呼啸而至,狠狠的捣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李勇一向引以为傲的身手,此时就像孩童似得,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他的手还扣在韩雨的手腕上,却显得那么的无力!他想瞪圆眼睛,可脑袋却昏昏沉沉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昏死了过去!

“将他带走!”韩雨头也不回对向油罐车走去,黑B从车里跳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他的龙鳞匕首,正是韩雨借着两车一交错的空,宰了阿虎!

这时候,悍马已经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韩雨微一躬身走了进去!整个过程,竟然不足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