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27章 天狼社备战

827章 天狼社备战

屠刀王杰书似乎比以往又稍稍胖了些,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猩红,一见到李东,他就道:“李堂主,还望你救我疯字营一回,救我们大哥一回!”

李东故作诧异道:“王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来,坐,这回你到我这里来,有事吗?”

王杰书微一皱眉,站着道:“难道您不知道吗?我们大哥,被人给扣了!”

“嗯,有这事?你给我详细说说!”李东沉声道。

王杰书恨恨的道:“昨天黑衣在训练场被刺,竟然污蔑说,刺客是我们疯字营派过去的。今天早晨,他又遇到了杀手,叶随风受了轻伤。还说是我们干的,结果,中午不到便以此为借口,让暗蛇谷子文和花和尚胡来带了手下的人马,突袭了我们疯字营的驻地!”

“现在,我们大哥已经被他们给制住了,这还不算,他们还让人将我们所有的人,都抓起来集中看管,转送回训练场。我见事情不对,提前跑了出来,可我那兄弟判官,却也被他们给抓了!”

“我想来想去,实在是无路可去,所以,才想来您这里借兵!只希望您能大人大量,不计较以前咱们之间的摩擦,能够救我们大哥一回!”

李东满脸为难之色:“这……”

王杰书举手,竖起三指厉声道:“我知道李堂主心中有所怀疑,我屠刀在此立誓,我刚才所说句句属实,倘若有半句谎言,我便不是个爷们!日后,定然刀斧加身,不得好死!”

李东一见忙道:“哎呦,屠刀老哥,你看你这话说的,发的什么誓言啊?我能不相信你的话吗?道上谁不知道,疯字营三雄,不管是魏大哥,还是屠刀老哥你和判官老哥,那都是言出九鼎的人物?”

“只是,我若是突然动手的话,只怕会引起两帮之间的摩擦啊。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要不,我帮你们调解一下吧?”

这话说的,连李东都有些佩服自己了。看看咱这定力,咱这表演功夫,这小明星果然是没白入啊,看起来以后要多跟她们沟通,没准日后也能拿个影帝什么的露露脸!

王杰书却是气的脸上的肉都突突直颤:“调解个屁!那黑衣早就心怀不轨,觊觎我们疯字营的实力,存了吞并之心,现在有了这借口,他不一口将我们吃掉才怪!枉我以为你是个人物,想不到也怕那黑衣,也罢,老子便去找金不四!我将疯字营和三个市的地盘,双手奉上,我就不相信,青帮也会一口拒绝!”

说着,拧身就走。

李东见状,非但不怒,反而露出了喜色。王杰书越是着急,越是粗野无礼,便越说明此事是真的!

他一直等到王杰书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他的门,才忙疾走几步,对着他的背影道:“呵呵,屠刀老哥别生气啊,我也没说不帮忙啊!留步留步,咱们慢慢商议!”

说着话,已经走到了王杰书的身边,十分客气的拉着他的胳膊,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重新将他摁在沙发里,李东亲自给他倒了一杯水。王杰书急忙欠了欠屁股,表示感谢。他现在也算是有求于人,自然不敢表现的太过强硬无礼。

“这黑衣我也见过,不是那种会因为一件事情,便怀疑自己手下的人啊?这回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李东继续试探道。

王杰书轻叹一声:“还不是因为,我们大哥嘛?曾经在剑门的时候,我们就跟遮天的人交过手,我大哥还差点杀了黑衣的心腹大将陆辉!本来我就劝我们大哥,投降天狼社或者青帮的。可是,我们大哥舍不得兄弟们,不愿只身去青帮,又因为以前不明事理,竟然跟剑门坑瀣一气,对付贵帮。拉不下这个脸来,所以,才被迫跟了黑衣!”

“可谁曾想那个黑衣,手段狡猾,先是弄了个什么训练场,让我们各个堂口的人,都去统一的训练,再进行混编。这么做不是摆明了削弱我们对堂口的控制力吗?我们大哥便让原本的疯字营人马,下去了一半。黑衣对此是早有不满,社团中更有人说,我们是拥兵自重!”

李东不由得点了点头,这个说法他也早就听说了,而且在他看来,十有**人家黑衣也没有冤枉他们!不然你把疯字营的人,撒到社团中去干什么?谁不知道,魏正峰手下三百疯子,忠勇无双,悍不畏死?

当然,这话是不能这么说的。

“黑衣不是一直没有动你们吗?”

“在需要我们稳定地方的时候,他当然还得隐忍一二。可现在,他自觉羽翼丰满,青帮北边的老毛子又打成了一片,顾不得他,他当然想要趁这个机会,将我们这种不稳定的因素剔除了!什么刺杀,根本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目的就是想要彻底的掌控疯字营!”

王杰书越说越气,他狠狠的在旁边的沙发上拍了一下,刚烈的掌劲,将沙发拍的砰的一声。

李东却是微一拧眉道:“魏哥是道上的豪爽人物,我是早就仰慕的。本来,我们老大是早有纳贤之心,却不想失之交臂,他还经常悔恨呢!我们自然是不肯看着像魏哥这样的英雄,被那些宵小手段所害!只是……”

他露出为难之色,沉吟的望向王杰书。

王杰书也是个老江湖,知道对方是在要好处呢,他想了一下才道:“李堂主放心,这一次只要您能救出我大哥,救出我疯字营的六千名兄弟,便加入天狼社!”

“哎,天狼社三万多兄弟,便是加入个三五千人,只怕也对兄弟们的前程,没有什么好处!”

“那您的意思是?”

“倘若遮天真如你所说,我想,北方堂势必还要再行扩大。我手下虽然也有几千人,可能跟屠刀兄几位相比的,还真没有!”

见李东眼中露出的灼热之色,王杰书只是略一想便道:“李堂主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只要能救出大哥,我一定会劝他和众兄弟,听候李堂主调遣。就算他不愿意,那疯字营的几千人,也会唯您马首是瞻!”

“好!”李东闻言大喜,说实话,他也想收服魏正峰三人,可这三位爷那都是道上久经杀伐的主,即便是他们真的跟了自己,李东心里也没底。可是,他的那些手下就不一样了,疯字营的三百人,以一当十,李东可是垂涎已久了。

他急忙站了起来,使劲拍了拍王杰书的肩膀:“倘若真能得到屠刀兄和魏兄相助,是我李东之幸,天狼社之幸!”

“李堂主言重了,还望您赶紧集结人手。我愿意冲杀在前,为兄弟们引路!”王杰书道。

“你不用回去吗?”李东微一挑眉!

“不用,疯字营中还有不少是我的心腹,我已经密令他们,暗自集结人手。等到您的人手一到,便里应外合!”王杰书沉声道。

“好,那我让人安排你休息。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这里,可有个不错的小明星……”

王杰书缓缓道:“李堂主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大哥没有救出来之前,我……”

“是,是,怪我唐突了。反正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来日方长。来人,送屠刀兄去休息!”

怪怪走了进来,轻声道:“屠刀哥,请!”

将王杰书送到隔壁去,他又安排了几名小弟在外面站岗,这才重新走了进来。

李东靠在沙发上,微笑道:“真是运气来了,城墙也挡不住啊,对了,我让你向老大汇报的,你说了吗?”

怪怪轻声道:“堂主,不知道有句话我该说不该说!”

李东扫了他一眼:“你哪儿来这么多屁事啊?说!”

怪怪搓着手道:“咱们在社团中的地位,您也知道,要是咱们汇报的话,那老大能同意咱们行动吗?不说豪猪,刺狼这些社团元老,就是其他的堂主,也一直都眼红您被老大所信任,我担心他们会故意阻挠,免得咱们北方堂再立大功,后来居上啊!不如咱们先干,倘若得手,再向老大汇报也显得堂主您英明果断,能力过人不是?”

“嗯!”李东略一沉吟,还是被这几句舒服的马屁,拍的有些晕滔滔的,他点头道:“这倒也是。那豪猪自以为是什么社团元老,又跟那黑衣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一向跟我做对,倘若他知道此事,定然会横加阻挠。就按照你说的办了!”

天狼社的总部。

关森刚刚将他的儿子放了回去,正听着手下汇报关于遮天的变故。黑衣遇刺的事情,他已经收到了。不过,对于他借机清理疯字营的事情,他却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过,就算是不信,也必须要试一下,因为他的合伙人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反正已经有暗影协会的杀手来对付黑衣,他要做的就是抓住机会,抢在青帮之前,将地盘抓到手而已!

“监察堂,秦风堂,燕赵堂负责留守,宋武堂,汉刀堂,隋枪堂,集结人手,倘若北方堂能够拿下葫芦岛等市,那三个堂口两万人,全力出击,按照早就制定好的计划,兵分三路。争取一战而定LN。”

“倘若北方堂失利,便要守住东北的防线,以防止遮天的人趁势撵杀!”

“老大,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仓促了些?”宋武堂的堂主付强,微一皱眉道。

汉刀堂的堂主陆少游冷笑道:“仓促?咱们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制定好了攻击遮天的计划了吗?怎么我总觉得,一说到对付遮天,社团中便有些人,老是有畏敌情绪呢?他黑衣别说不是老虎,就算是,我汉刀堂也能将他变成病猫!”

“姓陆的,你这含沙射影,说谁呢?”付强眼中寒光一闪,整个人须发怒张,气势迫人!

却不想陆少游根本是毫无惧色,冷冷一笑:“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难道刺狼哥心中有鬼不成?”

“行了!”关森有些不满的冷喝一声,止住了两人的争执道:“刺狼跟着我出生入死,身经百战,身上的伤口大小几十道,倘若说这样的人会畏敌,那我天狼社还有敢战之人么?”

陆少游冷冷的哼了一声,这才不说话。

隋枪堂的堂主冷夜,微微拧眉道:“老大让北方堂出手,不知道通知李东堂主了吗?”

“嗯,马上就会派人亲自去传令,北方堂明晚出击,诸位还有一天的时间做准备。时间虽然急促了些,可就像是刚才陆堂主说的,咱们早就有对付遮天的计划,所以也算不上突然。各位,能否击破遮天,事关天狼社未来,我希望大家能够同舟共济,若是谁敢扯了社团的后腿,便是我这个老大认得他,监察堂的钢刀,也认不得他!”说到最后,关森已经是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