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28章 刚愎自用的李东

828章 刚愎自用的李东

遮天老大遭到连续刺杀,遮天内乱的消息,传到了幽冥会后,右帅范伟立即北上,这一次,他要帮助天狼社,击杀黑衣!

同时,他也要在适当的时候,给关森一个警告,让他小心遮天的阴谋。因为他很清楚,那些刺杀韩雨的人,是来自他幽冥会的暗部和幽冥小组。

以韩雨的精明,应该不太会将怒火撒到自己手下的主力堂口中去。

当然,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至于具体的要不要说,还得看天狼社和关森的态度。

这一次跟范伟同行的,除了金剑鬼使王胜西之外,还有五十名轮回和三百名精锐小弟。

毕竟是帮着天狼社在打仗,幽冥会可不会掏出自己的家底子来,替别人扩张地盘。

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果,无非是遮天和天狼社两败俱伤,然后由他们出来收拾残局,当然,这种可能性出现的几率太小了。

范伟的离去,倒还没什么,可他带走了王胜西,却让两个人有些不爽了。

谁啊?

这是俩双胞胎,一上白下黑,一上黑下白,两人背着个小书包,一副前来留学的留学生模样,而不管是白黑还是黑白,一张脸都黑的跟非洲土著似得,正是宋半城手下的那俩杀手。

“我擦,这王八蛋怎么走了?”这俩双胞胎已经来到国内十天了,才刚刚摸清王胜西的行动规律,还没等他们动手呢,不想对方竟然走了。白黑顿时有些恼了,他伸手就去取后面的包裹。里面,有两把改装的沙漠之鹰!

黑白却一把摁住了他的手:“你急什么啊?咱们跟上去看看不就得了?没准杀人之前,还能坏掉他们的好事呢!”

白黑皱了下眉头,是赶紧做完了活回去拍片要紧,还是继续留下来,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呢?正当他犹豫的时候,黑白的一句话,让他彻底的下定了决心:“拍片什么时候都可以,可这么好玩的事情,却不容易碰上。”

“说的也是!不过,再跟上去之前,先将那两个什么新的玉兔和战虎宰了吧!!”

黑白笑笑:“也行,反正有些无聊,给他们找点事做!”

两人也等于是在为血鹰会办事,前面开车的,自然是血鹰会的人。闻言也不多说,立即一掉车头,朝远处的宾馆驶去。

至于王胜西的去处,自然有血鹰会方面负责。

LN,DL。

这是一处国际码头,而在一艘来自梆子国的普通货轮人,下来了两个归国的Z国人。他们是在国外赚了点小钱,然后准备回国内看看的,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身份。

实际上,他们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暗影协会的白银级杀手。

这一次,他们是奉了上峰的命令,来杀一个叫黑衣的社团老大。

BJ。

墨扬风一得到了消息,第一件事情就是撺掇着明天召开墨家会议。当消息传来的时候,墨雨心正一身黑衣的站在荷花池边。

墨白山静静的来到她的身后,轻声道:“怎么了?你改变决定了?”

墨雨心缓缓的摇摇头:“对不起,爹,我也没想到,会让墨家在你的手上,分裂出去。”

墨白山呵呵一笑:“傻孩子!其实,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你不喜欢当家主,这我早就看出来了。老实说,如果不是连殇这孩子心性乖张,他的那个父亲,又太过骄横的话,这墨家交给他们父子俩也不是不可以。”

“可他们还是太过自以为是了,总以为墨家身为三门五姓中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最让我不能接受的,便是他们竟然勾结外人,来向我逼宫!”

墨白山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那轩辕小楼,野心勃勃。轩辕家低调多年,此次付出,图谋之大,绝非他们所能想象的!他们这是引狼入室,与其如此,反倒不如我们主动退却,让出墨家来。只要墨者行会还在,咱们墨家就不会倒!”

“这也算是以退为进的自保之策,也是我早就已经想好了的。暴风雨就要临近了,这个时候站在风口浪尖上,对于墨家不利。再说,我们墨家本来就没有争霸天下之心,祖上成立墨者行会,也不会是为了宣扬兼爱,非攻的思想,为了保护最底层之人的权益!”

“所以,你切勿自责。倒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这些年来,不顾你的感受,硬是将墨者行会交在你的手中,倒是难为你了。”

墨雨心狠狠的摇摇头,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老爹是这么的了解自己,疼惜自己。

“对了,你跟那个黑衣到底怎么样了?这孩子我看是不错的!倘若你真的喜欢她,我觉得你应该带来让我瞧瞧!”墨白山一来是想转移话题,二来也是想看看她的态度,所以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墨雨心的脸一红,随即目光中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他救过我,可他喜欢的人却不是我。有颜儿,静汐在,只怕他的心中是容不下我了。也许,能够一直守着看墨者行会也不错!”

“胡说,”墨白山瞪了她一眼,不满道:“墨者行会是什么?不过是一股势力,他能代表着幸福吗?你守着它干什么?就算是墨家和墨者行会,在我的眼中,也比不过你的幸福更重要!我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墨者行会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它的领导人姓墨,而是因为它的思想,它的行事法则!”

墨雨心微微愣了一下,她诧异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墨白山轻叹一声:“墨者行会,曾经多次更改过主人。我的爷爷,也就是你的太爷爷,其实原本也不姓墨。只是,为了感谢上一任家主的信任,而改了姓氏罢了。此事,便连扬风也不知道!”

墨雨心不敢置信的微微张大了嘴儿,墨家的主人,竟然不姓墨?

“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祖师本来就是一代圣人,目光长远 ,智慧如海,胸怀天下!岂会在乎这些世俗名利?历代的墨者行会的会长,无不要求淡薄名利,为的就是避免将行会拉入是非漩涡!要是有一天,你找到了能够托付 墨者行会的人,便将行会交给他吧!这样,你也算是解脱了。”

墨雨心半晌才狠狠的点头道:“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墨白山呵呵一笑,目光中露出温柔的神色:“呵呵,等家族的事情一了,你想干什么就去吧!我啊,就在这墨园之内,钓钓鱼也挺好的!”

“父亲,您不是喜欢喝酒吗?不如您去找武爷爷或者楚爷爷他们,老是呆在家里也挺闷的!”墨雨心走了过去,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墨白山笑道:“好,好,出去走走,也好……”

淡淡的黑色,就像是一道天幕,渐渐的笼盖了四周。

步新市。

李东微微皱眉,望着眼前的人。这是天狼社老大关森身边的狼卫之一,名叫无双。这是一个面容冷漠,神情坚毅的年轻人,他带了四个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下达命令,让李东明天再进攻遮天!

“为什么是明天?”李东眉头冷冷的竖了起来。

无双是关森的亲信,在天狼社中,只忠诚于关森一人。即便是面对郑元豪等人,也丝毫不假辞色。

虽然,李东算是他们的队长,无眉的记名弟子,可这并不妨碍他看不起李东。

道上最讲究的是血性,是拳头,是力量。像李东这样,靠着自己姐姐的力量,而占据一堂之主的位子,自然不会让他有什么好感。

只是,处于对关森的尊重,他才没有去想这里面有没有黑幕,有没有小弟的利益被牺牲之类的事情罢了。

“李堂主,老大只是让我传达命令,并让我监督执行。其余的事情我不知道。”无双淡淡的道。

李东点了点头,忽然抬手就一巴掌抽了过去。

跟着无眉练习了三个多月,李东的身手比以前敏捷了不少。而无双更没有想到,李东竟然敢跟他动手,所以,竟然没有躲开。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到去躲。

啪!

响亮的耳光狠狠的轰入了众人的耳膜,无双被抽的一个趔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他的两眼顿时眯了起来,在他身后的四个狼卫,立即向前两步,呈半圆形将李东包围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怪怪带领李东的护卫也冲了过来。

这里毕竟是李东的地盘,从人手上他自然占据着上风。

“怎么?还想跟我动手?”李东眯着两眼,冷笑着道。

无双脸色阴沉,他将手轻轻一抬,止住了身后的小弟,这才有些冷漠的道:“敢问堂主,您为什么打我?”

“什么都不为,我就打你了,怎么了?别他妈的仗着你是狼卫,就敢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我告诉你,老大那是我姐夫,我是他小舅子,我是一家人。你呢?你不过是我姐夫的一个属下,跟我说话,还他妈的装,你信不信我弄死你,老大也不会说我半个不字?”李东恶狠狠的道。

无双身子微微一晃,目光充满了惊诧的望着他。显然是没有想到,李东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是不是经常跟在老大的身边,以为是他的心腹,便将自己的身份给忘了?老子刚才的那一巴掌,就是要打醒你!”李东撇撇嘴儿,冷声道:“别以为社团中发生了什么事,老子不知道。”

“老大是赞同进攻遮天的,就是因为那些堂口怕老子占了先,所以,才买通了你,让我推迟一天!哼,拿我当傻蛋?来人!”李东厉声道。

怪怪立即上前一步,狞笑道:“堂主!”

“把这几个人给我绑了,回头等我拿下了半个LN后,再将他们给我押回天狼社,请我姐夫发落!”李东根本没打算给对方解释的机会,便直接下了命令!

怪怪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屁的机会,立即将腿一并,大声道:“是!”

然后将手一挥,便要手下来拿人。

无双大声道:“我们是狼卫,你没有权利拿我们!”

“这个,等老子拿下遮天,自然会向老大解释的!”李东伸手在他的衣领上轻轻的拨弄了两下,不无嘲弄的道:“当然,前提是你能活到那时候!”

说完,直接向外走去。

无双脸色变了,他知道这个李东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却没想到他竟然嚣张跋扈到了这个地步,竟然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怕连老大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死亡,并不可怕。他怕的是完不成关森的吩咐,所以,忙挣扎着道:“李堂主,李堂主,属下知道错了,可这命令真是老大下的。遮天内乱,很有可能是假象,北方堂不可以单独进攻,要等兄弟堂口一起动手,方保万无一失……”

李东在门口站定,回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贱贱的道:“不好意思,今晚遮天北方堂是打定了!事实会证明,老子的英明的!”

说着,走了出去!

无双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冷光,手腕一翻,直接扣住了他身后的一名小弟的脖子,一巴掌将他抽晕了过去。

跟在他身后的几名狼卫,也几乎同时出手。

五名狼卫在这狭窄的空间内,突然发难,眼前的北方堂小弟虽然十二三个,而且都是李东的心腹,可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放倒了一半多,才反应过来!

“缠住他们!”李东说着,直接就朝窗户边上走去。

他知道想要从门口逃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好在这里是四楼,通过窗户下去还有一丝可能。他要将李东擅自行动的消息汇报上去,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几千名社团小弟,白白送死!

李东的护卫,哪儿知道他不走正门,反而会跳窗户啊?一时间,来不及阻拦,只是大声喝骂!

只有怪怪脸上带着一丝冷笑,静静的看着无双,没有丝毫的意外。

无双已经来到了窗边,他才伸出手去推窗户,忽然,一记腿影突然出现在窗外。

无双怎么能想到窗外还会有人?虽然及时的缩手,后退,可还是迟了。

那腿影撞碎了玻璃,带着一股凶狠的霸道,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

无双的两手在脸前一架,却不由自主的砸在了自己的脸上,整个人更是向后踉跄了两步。前面的玻璃突然哗啦一声全碎了,一个微胖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一声不吭的又是一脚踹了过来。

无双在昏死过去之前,升起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不好,此人好像是疯字营的……

今天清明,就不祝大家节日快乐了,汗,回家添坟,遥祭先祖,稍加缅怀一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