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830章 请君入瓮关门打狗中

830章 请君入瓮,关门打狗 中

杨光毅微微一笑,一伸手,旁边立即有手下递了两把小巧的血斧子上来。他微一歪头,豪爽的一笑:“呵呵,你还不是个笨蛋嘛!你说的不错,老子是遮天血斧堂的人!”

夏天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他就算是笨蛋,此时也应该明白,什么遮天内乱,什么疯字营和血斧堂干起来了,疯字营的老大被扣押,全他吗的扯淡!这根本就是演戏,他们下午的时候,抢占的那三个场子,也是人家有意不理会的。

为的,就是今晚将他们引来!

麻痹的!夏天心中狠狠的慰问了一下李东,这煞笔人家挖了个坑,他自己朝里跳不算,还将全堂口的兄弟,都带了进来!真他妈的操弹!

就当他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那边的杨光毅已经将手中的血斧扬了起来:“各位北方堂的兄弟,很荣幸的通知你们,你们的堂主,此时也已经被包围了。不仅你们这些人完了,前去金州的人完了,便连你们的老巢步新市,你们身后的敕封市,汉刀堂的成德也都完了!”

“遮天疯字营,飞羽堂,暗铁堂已经向天狼社发动了全面的进攻!识相的,我劝你们丢下手里的家伙,不然,可别怪我们兄弟心狠!”

在场的一干血斧堂的小弟,有一部分人从后腰上摸出了一把小巧的血斧。这东西,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玩的,倘若没干到敌人,反倒把自己人弄趴下,那可就丢人了。

可虽然只有三十来人,亮出了这些小斧头,可还是让北方堂的人一阵心寒。更让他们感觉心寒的,却是杨光毅的那一番话。

难道,北方堂真的完了?

不少人心中忐忑不安,只得朝夏天望去。

夏天跳脚骂道:“别听他妖言惑众,就算是他说的是真的,可咱们天狼社有三万多兄弟。只要大家随我杀出去,找了堂主,这些人拦不住咱……”

话音未落,一道幽冷的斧光忽然飞了过来。于此同时,三十多把小斧子,四下纷飞。

老实说,血斧堂众人虽然找了一部分手劲大,准头好的人,练习这飞斧,可到现在能够玩的转的也不过就是六百人左右,只占六分之一。而这六百人大多数也就是能保证不伤到自己人,想要指哪儿打哪?那您是别想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挡不住对方的人站的密集啊,也挡不住咱们这边的斧子多啊。反正一斧子出去,不是劈中了这个倒霉蛋的肩膀,就是拍在了那个的脸上,或者砸在了另一个的脚丫子上。

多少会有点效果。

所以,一个照面下,七十多个天狼社的小弟,便有十几个惨嚎起来。倒地的,跳脚的,骂娘的,更有甚者,直接被劈了个满脸桃花开!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杨光毅眼神冰冷,又缓缓的扬起了一把血斧,厉喝道:“投降!”

“投降,投降……”

血斧堂的小弟齐声怒吼,场中不少的北方堂小弟,都被吓了个哆嗦!

“老大待咱们不薄,兄弟们,随我杀出去,我定然为大家请……”夏天的话还没说完,杨光毅将手里的斧子再次砸了出去。

狂暴的斧子,直奔夏天而来。这夏天也是道上厮杀出来的主,精明的狠。别看他一直张牙舞爪,那是他心里清楚,这些普通小弟,投降之后,还能加入遮天,可像他这种头目,还杀过遮天的人的,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可他实际上却一直在注意着杨光毅的动作,一见他举手,他急忙将手里的刀狠狠的向前一劈!

当!

那斧子跳了起来,斧子的金属握柄,狠狠的砸在了他的下巴上,将他砸的向后一仰!

“丢掉武器者不杀,不降者死!”杨光毅可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思考时间,冷喝一声,合身扑了上去:“杀!”

身后,跟了足足有四五十个血斧堂的小弟。堵在了天狼社后路上的人也纷纷冲了上来。

当啷!

有一个天狼社北方堂的小弟,眼见两三把刀斧朝他劈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里的刀一丢,尖声道:“我,我投降!”

有了带头的,那剩下的就简单多了,不大会的功夫,大多数天狼社的小弟,都将家伙丢掉,双手抱头。只有夏天几人,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负隅顽抗的,被打落尘埃!

而相同的一幕,几乎在昭阳市和金州市各地上演,遮天和天狼社的第一次金属对撞,所迸出的火花便远远的超过了人们的预期。

血战在即,大战在即……

李东可不知道,自己的手下,此时正在遭受荼毒!他只是听着森罗渡口中传来的喊杀声,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遮天黑衣所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不该对付疯字营,以至于像他这样的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是在自毁长城!

“堂主!”屠刀王杰书,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兄弟们已经跟血斧堂的人干起来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帮忙吧!那胡来和血斧堂的人,可不是吃素的。万一惹恼了他们,让我大哥 受到了什么伤害,那可就什么都迟了!”

李东虽然想让两边的人,狠狠的杀上一番,他也好等会动手的时候,更从容些。可他也不想让魏疯子真的出了点什么事。他的目的是想要收服他们,收服疯字营以加强自己的力量。或许,以后他也可以成为一方霸主呢!

想到这,李东的目光中不由得露出一丝热切之色,他来的时候,将整个北方堂分成了六部分,由副堂主带了一千五百人,去进攻金州市,他自己则亲率三千五百人进攻昭阳市。而这三千五百人,他将亲自率领两千三百人,进攻盘踞在森罗渡口的血斧堂主要势力。

为的就是能够,让魏疯子看到自己是多么的雷厉风行,为了救他不惜血本。

当然,也是处于对暗蛇谷子文,和花和尚胡来的忌惮。这两个人如今作为遮天大将,在道上已然是声名远播!

不过,今晚这两个人却是要倒在自己的枪下了。过了今晚,他就会一跃成为天狼社第一悍将。到时候,谁还敢说他的不是,还敢小瞧他?

李东狠狠的抿了抿嘴儿,然后从旁边的小弟手中,接过一把一米四五的长枪来,握枪在手,倒也有了几分杀气。

他上前两步,大声道:“兄弟们,建功立业,升官发财的时候到了。活捉暗蛇,和尚者,赏百万!杀!”

他狠狠的将长枪一挥,身边的北方堂小弟,就像是潮水似得冲了进去。黑压压的人群,就像是一道洪流,肆无忌惮的冲击着前面的一切。

一时间,整个森罗渡口,都是一个声音:“杀和尚,擒暗蛇,救疯子……”

李东站在那里,身边是三百屹然不动的亲卫。

这就是权利嘛?随手一指,便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一句话,便断人生死,定人前途!

很奇妙的感觉啊!李东眼中露出一抹痴迷的神色,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血斧堂的人在自己的压迫下,狼奔鼠窜的情形了。

所以,他提枪在手,大喝一声:走!带了护卫,便也跟着冲了进去。

当他来到场中的时候,发现前面已经战成一团了,到处都是人马在厮杀,以至于他根本就看不清楚,自己的人到底在哪儿!

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手下人下命令?你可拉倒吧,别说电话的声音他们听不清楚,就算是人家开了震动,这个时候,谁有理你啊?搞不好摸电话的空,便让人一刀给抹了!

混战,拼的就是平时的训练,拼的就是双方的斗志,拼的就是小团队之间的较量,和小弟之间的配合!

可不得不承认,他李东已经失去对整体的控制了。

他甚至看不到,疯字营的人在哪儿!

就在厮杀中的另一边,大和尚胡来,正满脸兴奋的搓着两手:“李东那小子来了,暗蛇,你可不能跟俺抢啊!护法罗汉,跟我冲!”

早就已经准备多时的狂熊,带了一队人马,紧紧的跟在了这和尚的身边。

谷子文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随即摸出两根三棱军刺,像是幽灵一般落进了交战中的人群。

暗刺飞舞,专挑那些小头目或者比较棘手的主下手……

李东正看的暗自拧眉,正考虑是不是组织手下,直接杀到对面去。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一队人马,忽然如同劈波斩浪的大船一般,从人群中冲杀了过来,又像是一把扬天的长剑,霸道的直奔他们!

领头的,是一硕大的和尚,顶着个光头,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手里握着的,则是一条杀气腾腾的大斧。这斧子看上去足足有四五十斤,可在他的手中,却是上下翻飞,轻灵飘逸,沾着死,碰着亡,势不可挡!

正是胡来!

在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个又高又胖的浑人,一身灰色的中山装,紧紧的绷在身上,他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禅杖,虎虎生风。血斧堂的正是副堂主狂熊,在他们身后跟着的一批穿着黑衣的小弟,则是血斧堂的精锐战队,护法罗汉。

从上一次护法罗汉几乎全军覆没之后,胡来又从社团中挑选了一批精悍的小弟,和狂熊一起亲自训练的。这些人,无一不是膀大腰圆,力气过人的主,手里拿的则不是大斧就是禅杖,浑如一群入林的猛虎一般。

眼见胡来竟然亲自带了一队人马,朝他杀了过来,李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虽然狂傲,可毕竟是无眉的记名弟子,跟无名对战过的他,见了胡来的威势,自然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便将身子一绷,就想向后缩去。

可不想就在这时候,他手腕一紧,一只大手,忽然朝他的脖领子抓了过来。

李东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反手一枪就挑了出去!

贵宾过了两百,感谢德波兄弟的大力支持,加更一章……